[娱乐圈]刚好遇见你 第144章 晋江·认可正名_麦籽_已经被注册

科幻未来 2020年03月24日

凌晨的香港小吃摊关得七七八八,权至龙带着张书允坐上复古风情的红色的士游荡在香港的凌晨,在老旧的街道里找到了一家经营宵夜的地道排档。

两份云吞,一份叉烧。

权至龙撕开湿巾擦了擦筷子。

张书允饿得几口下去就把自己的碗吃得 见底,吃完了还把权至龙碗里得食物挑了大半。

“欧巴好撑啊。”张书允腆着肚子拉老公的手去揉。

权至龙看着她被热气熏红的脸颊,勾起食指在她鼻梁一刮开玩笑,“猪。”

张书允的腿翘在权至龙身上,两只手搓放在他的帽子上揉了一会儿去嘬他含笑的眼睛。

“欧巴太坏了,快说是小仙女。”

“猪宝宝。”

“小!仙!女!”

张书允不是第一次见权至龙染发,不过今天这一头小红毛还是让她着实惊艳了一把,一半成熟一半少年的英俊脸庞配上张扬的红发骚气得一塌糊涂。

“舞台打灯上效果更好,可惜你不在,今天VIP在台下应援得可带劲儿了,韩国的日本的还有中国粉丝。”权至龙自豪道。

越说越激动完全没注意张书允不停向他抛来卫生球。

“我告诉你权至龙,以后给我少染头发,耍帅有什么用,你看着吧等你和威廉王子一样成了地中海除了我还有要你?”

“老婆,你闻到酸味没?”

“没有,”张书允没好气得瞪他,“肯定你闻错了。”

你看这人多讨厌,明知道她的意思还调侃自己,张书允觉得闹心催着他去付钱,她还想回酒店休息呢。

密密麻麻的房屋布满闵粤风格的老街,天上没有星星,路上街灯亮着。

偶尔有几个喝醉了行人飚起脏话从马路上骂骂咧咧得晃悠,偷窥了神秘世界的好奇宝宝踮起脚尖咬耳朵:他要是点一根烟,像古惑仔一样才帅呢。

张书允的这个观点的形成归功于上个世纪80年代香港电影和粤语歌曲大热,刘德华,梁朝伟,郭富城,黎明,蛊惑仔是香港黄金时代最具代表性历史烙印。

权至龙十分好奇你说她当时看上自己难道也是看中了自己有港片电影里坏男人的影子?

心虚地摸摸鼻子,自己现在还好吧。

回到韩国必然要去拜访长辈,权至龙家里还好,一家人聚在权至龙在抱川新建的别墅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

京畿道的房子权至龙今年9月才全部装完,房子是真大,战地几百亩,依山傍水风景特别好,三层高的房子与其说叫别墅不如叫做山庄。

刚买下这块地的时候,权至龙只是想给父母建立一个尽孝修养的地方,可是结婚的时候父母又要转给儿子儿媳,虽然他们拒绝了父母的好意,但是却没有打消权爸权妈想要为儿子做点什么的心情。

他们在和儿女们讨论后决定明年将这里做为小型的度假村对外经营。

张书允和权至龙绞尽脑汁才取了一个漂亮又好听的意大利名字Dolce Vita,寓意甜蜜生活。

“啧啧,上了大学的孩子就是和我们老一辈的不一样,我和你aba就取不出这种好名字。”

作为新婚礼物,还有什么比甜蜜生活更适合这座山庄。

权妈妈对他们取的名字满意的不得了,闲来无事开始和老公畅想起他们经营旅馆的场景,老了老了当上酒店社长了哈哈。

相比权家的舒适普通的家庭聚会,张家把权至龙的到来仪式整得贼隆重。

张书允穿着艳丽的韩服和身着传统韩服的权至龙在一个风和日丽的良辰吉日肩并肩站在乡下祠堂,接受宗亲的祝福。

过完仪式,张大哥送了权至龙一块韩式玉佩。

送玉不送金,这里有着很深的讲究奖头的。

新娘子回门送妹夫一个塞满支票的红白对他们来说并非难事,可是金银又怎能表达他们对于家族新成员的期待与祝福。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张会长和妻子希望自己小妹夫能如玉一般润泽内敛不张扬不浮躁,逐渐成长为家里的顶梁柱。

宽大的袖子权至龙握住张书允的手,他一路绷直背脊才不至于让自己在一群为高权重的宗亲面前输了气势。

普通家庭出生的小练习生一步一步走到如今,没人比他更能体会大哥将他们大费周章带来乡下正名的良苦用心。

不管是Ivan传给自己的那块只是年代久到市面上可能并不怎么值钱的祖传戒指还是大哥今天送给自己的这块并不实用的复古玉佩,其中深藏的情意已经超过了事物本身的价值。

粉刷一新的宗堂里几位近亲羡慕地看着当家人亲自为权至龙戴上了这枚意义非凡的玉佩。

韩国就这么大,权至龙又是当今最火热的公众人物,再不关心娱乐圈的人打开电视调调台也总能看到两天关于GD的报道。

除了几个年迈长居乡下不谙世事的叔奶奶辈,剩下谁没听说过权至龙。

英国亲家同意外加帝国如此郑重回家祭祖,种种行为都表明了他们对新晋姑爷的看重。

你管人家是不是出生小门小户出生的艺人,张家人员在韩国社会关系盘根错杂,有了帝国撑腰权至龙算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插上翅膀了,天大的事情都有人罩。

而且谁也无法否认自从Bigbang海外获奖,这个名叫权至龙的男人和他的组合带领韩国娱乐圈跃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

GD是谁?

年轻人眼里他是超越爱豆的艺术家,中年人眼中他是当今少有人才。

于是乎活络的堂表亲打着关照自家晚辈的旗号争先恐后得和权至龙套起近乎。

“至龙啊,有空来三堂姐的公司看看,我们公司新产品很适合你的形象啊,韩药和高科技相结合,我们公司年年销量全国第一,前景杠杠的。”

“老三,你要是想让至龙给你代言就直说嘛,拐着弯子逛什么,既然都去你三堂姐那儿了也别忘了顺道来表哥的工作单位逛一逛。表哥我最近在竞选釜山市长,我们党里好多年轻人都是你粉丝,现在看来都是缘分呐。”

上市公司的社长,釜山下任市长候选,平时贤硕哥都未必能看到的人物,一口一个堂哥表姐,权至龙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帮着妻子张罗庆典的张会长看到权至龙被一群远亲围着上了出面解围。

“三妹你这是让我们至龙代言什么,别是你们家专销中老年的大保健哈哈~上次我想让至龙和我们旗下一家子公司搞个合作,我们家志云愣是没让愣是说我们做重工的太土,让换成汽车。”

“怎么会四哥。”张幸子幸幸地的捅了捅张民远胳肢窝。

“老妹儿你捅我干哈,要我说你也该转转型了,成天捣鼓中老年中

中药保健没有市场眼光,现在年轻人才是祖国的未来,要我说你和你家大儿子也该跟大哥志云学学转行新兴产业。”政治家张民远几句话把自己摘了个干净,绝口不提想让权至龙给自己拉票的事。

老大的意思太明显,少用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招他们家妹夫。他自己的产业都没找权至龙,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要是好事儿也就算了,偏偏他老妹儿是个搞韩药保健品的,自己又是个搞政治的,单看咱们理解总统也知道做国内政治场复杂的很,只要有一点被人抓住把柄,周遭的亲朋也会连根把柄。

张明远自己就是仗着张家的关系一路从检察院升上来,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老大呀。

“好了,去院子里看看,你嫂子说是要给你们拿点东西。”

权至龙信以为真离开大厅。

权至龙为人处事略有一套,张会长挺看好她妹妹挑的这个人,不过想要在各种场合混得如鱼得水阅历终究差了点,当然这里肯定有家庭的原因。

倒没瞧不起权至龙的意思,在他心里他妹夫已经比同龄人高了太多,甚至提及权至龙张会长可以好不犹豫得说在某些方面被自己寄予厚望得儿子也未必有他厉害。

至于张书允就更被别谈了,他妹要多聪明有多聪明就是脾气被宠坏了。

他和载民早说了,她进的那个圈子自己不能每一次都护住她。可她呢即便自己喊着要和她断绝关系也一门心思跑进演艺圈,最后落得声名狼藉。

最开始的时候为了让她死心自己是使过绊子,可是后来她成功的背后就没有自己的关照?

张书允不喜欢成为别人茶余饭后过度消费的谈资,自己就找人给国内几家最大的媒体打招呼,明里暗里得表示给这丫头多留成长空间。

事情最严重的时候他找人连夜删光了国内网站所有□□,可能有些时候真的是物极必反,不断发酵的舆论控制不住了,家里的举动翻到让人坐实张书允的□□,甚至可能影响公司股价。

无论再怎么解释上诉也抵不过韩国人的网络暴力,你击退了一个会有更多的键盘侠抱着键盘打着伸张正义的旗号充上战场。

后来她妹妹走了回去念书了,张会长和二弟比谁都开心,做演员赚得一般活得不自由,有时候他想要是小时候听了妻子得画让他去学绘画会更好一点。

每每和妻子讲到这些,张会长自己都会忍不住沉声发笑,张书允却实是个没什么绘画天赋的孩子,练了几年依旧还停留在画简笔画的基础水平,你让她画个素描,转手就在素描本上涂起了鸭,半大的孩子尽是对不务正业的活动感兴趣。

从事电影到遇上权至龙,信佛的张民书不得不把这一切归咎于难以捉摸的命运。

权至龙找到嫂子和大嫂才知道是大哥帮她解围。

张书允问她三姐四哥拉着他说什么了,虽然是近亲但也几年才见一面,认识却没啥交集。

“三堂姐说他们公司推了高科技新产品让我有空去看看,不知道是不是代言。”

新产品代言?

嗯,她三姐家确实挺高科技的,人不仅该科技还养身呢。

“你造我三堂姐家里做什么的吗?”

“不是说高科技韩药保健?”权至龙警觉得凑近了一些。

张书允束着古代端正的闺秀发髻,站在约摸半米高的塔板上提着裙摆低头对着权至龙露出狐狸般的坏笑。

“亲爱的,你听说过听过宏大保健裤吗?”

倾泻而下的阳光衬起耳边的碎钻bulingbuling。

一排乌鸦成群结队呱呱飞过。

爱晒身材的中年大叔身着紧身短裤对着镜头竖起大拇指,用蜜汁自信的笑容说出那句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台词:拥有宏达幸福一生,大韩民国销量冠军,宏大你值得拥有。

妈呀,他才不要代言三姐家的年度新品,不要!

最近李泰希怀疑他家龙哥是不是吃错了药,按着他哥的尿性老婆回来了绝对懒宅一枚的权至龙不仅上通告比以前积极了,半夜居然还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要求加行程,大魔王不对劲哟~

最近从乡下回来的权至龙时常会陷入惶恐,生怕哪天自己真的上了KBS 3套。

人家富二代是混不好要回家继承家业,到了他这里混不好就要接保健裤,你造他有多惨吗?

晚上权至龙偷偷跑到客厅打开电视颤巍巍得打开电视,死守午夜两点广告段,非得看清中年大叔大叔的脸,然后骄傲地来一句劳资还红着呢才敢遥控器安心睡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