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踏天涯 第二五八章 能力展现_午夜狂响曲

科幻未来 2020年03月24日

好几天,都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白霄国师和洮洮他们回来了几次,但没休息多久就下水再次锻炼洮洮的能力。

晁良由始至终没下水,四公主左人婧始终躺在他身边,被点了穴的四公主动弹不得,但她是醒着的,可真有如此才痛苦,好端端的一个人却像是瘫痪一样,换做是谁也接受不了。

“到底有什么用意呢?”张天流猜不到。

如果晁良是好色之徒的话还好理解,可他压根就对四公主没意思!

如此一个貌美的绝色佳人,呃,就是胸小,有点一马平川的意境,但她也是女人啊!

一个把绝色女子带在身边却没有色心的男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怎么看,晁良都不是怕朝廷供奉的人。

玉境去了天涯,这片大陆他就是顶尖的存在!

他要走没人能拦住他,人质完全就是一种说词。

思前想后,张天流还是不得要领。

苦等了一个月,白鸢都让它落下几次,给它抓鱼果腹了,那边也没什么大动静。

反倒是后方的汤警官几人则热闹非凡啊!

四人合力围攻一头类似海象的巨大怪物,这是货真价实的大海兽,体形如小山般巨大,跃出冰层时,扑在冰面上把方圆千丈的冰川都震碎了,就像是破碎的玻璃,景象是一场的壮观。

大海兽只有头部神似海象,尾部却如蛇一般,尾巴一扫,汤靖承一个闪避不及,被它一尾扫飞几百丈远,浑身血肉模糊的,场景异常的吓人!

烟好几次都想跑了。

不过发挥出色的是眼镜男,他不再是一扇门一扇门的开,而是一次性开了两扇门,一扇通往汤靖承被抽飞的地方,给汤靖承回来用,另一扇则是通往海兽头部,因此汤靖承能瞬间回来又瞬间出现在海兽头顶,并一拳回击,打得海兽吼叫连连。

“虐待动物啊!”张天流摇摇头,把目光收了回来,这一看,他不由惊讶。

此刻,白霄国师等人正好回来,并且商量了几句后他们就开始集结,但他们没有深入冰川,而是在冰洞里浮出一头海兽,形体如四脚蛇,却比鳄鱼大了百倍,众人全部进入了四脚蛇的口中,然后消失在了水里。

“卧槽!”张天流惊讶了。

操控海兽很可能是洮洮新掌握的能力!

或者说能力的开发。

但不论如何,这样进入深海寻着烛门岛的确安全了许多。

反观张天流可没什么保护,这要怎么办?

好在,这头四脚蛇没有潜入深海,而是靠近冰面游动,张天流可以通过它体内的妖气追踪!

“应该是不确定方位,需要时不时浮上水面观星。”张天流没有猜错,白霄国师就是这样的心思,而且上面比深海更安全,以四脚蛇的体积,能吃它的只有鲲了。

他们在水里潜行,张天流则在空中跟踪,他觉得这样更好,这些人或许因为借助四脚蛇在水中潜行能避过他,从而掉以轻心,甚至彻底的忘记他这个人。

换做别人也不可能跟踪得了。

整整六天,茫茫冰原上空,张天流已经感觉不到时间再动,因为入眼的全是冰,不过最近化了不少,春季已经过半,再有一个月冰就要全化了。

张天流观察的四脚蛇妖气终于在浮出一次冰面后,就开始下沉。

张天流观察了一下星辰方位,觉得跟他收集的资料差不多。

“果然是为烛门来的。”之前只是怀疑,现在落实了!

张天流让白鸢回去,以最快速度找到汤靖承四人。

这四人没有在练手,都躺在烟的烟雾之中休息。

张天流的到来让他们精神一阵。

“他们行动了,快点。”张天流催促一句,便跳上烟雾中,让白鸢回圣京找阿七。

一行五人在张天流的指引下,回到了四脚蛇最后破冰的位置。

距离其实并没有多远,之所以要耗费六天是白霄国师寻着方位的用时,其实距离只有四百里。

一行人落在冰面上,画中人如神笔马良把,画了一艘潜艇!

当然不是真的潜艇,依然是一幅画,但能潜入水中,其实就是让他们进入了画中。

整幅潜艇画是有保护色的,亦如水中很难看得到。

毕竟只是薄薄的一片纸,就像是一片树叶落入水中,没有什么动物会感兴趣。

可它却能顺利的往下沉,这样的能力应该是画中人特有的,否则他完全可以直接画保护色,或者一张黑纸,倒了深海依然看不到,不用画什么潜艇如此费事。

但用黑纸就不会有潜水的能力。

“老画就是牛啊,要没你,我们还真下不来!”烟跟画中人虽然在地球时互不认识,但来到这里后,已经成了多年的好哥们。

画中人却摇头道“我们下不来,但张总不同,他对这里的熟悉远比我们想象的多,我想这也是他的目的,你到太学翻阅古籍为的就是这里吧,想必应该有潜水的功法。”

张天流没想到这厮居然揭穿他!果然少话的人一开口,往往一针见血!

“功法是有,但不许要。”张天流真不需要什么功法,因为他有冥海之源!这玩意让他在水中和鱼一样自由自在,水压对他没有效果,加上鸳鸯双刃,他能在水里飞!

一边下沉,张天流一边观察,足足一刻钟,他才发现了白霄国师等人的真气!

“大概水下两千米,他们似乎围在一起商讨什么,跟他们拉开距离,往东边飘一千米,放心,他们的视线在深海是看不到千米之外的。”

“你为什么能看得到?你的千里眼还能夜视不成?”烟很八卦的问。

“废话,天上地下,只要三百里内我都能看得到,在水中虽然受阻了点,但三十里不是问题,只是在这画中方向不受自己控制,难找了点。”张天流半真半假道。

汤靖承对烟道“你的套话对他没用,他说了如此多,但几真几假你根本无法判断,不论信了哪一种,或者都不信,都有可能成为他故意暴露的弱点圈套,等你钻。”

烟忙道“瞎说什么,什么套话这么难听,我和张总关系好着呢,我们是不打不相识,你说是不张总!”

“当然,咱俩铁哥们。”张天流是脸不红心不跳,一句话让众人瞬间无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