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与他的故事_幕间 普通的哨笛与平凡的商人.4(明天要早起)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01日

有时候人的一天总会反反复复,而生活越是平静,这种感觉就会越强烈。

“诺斯先生,您今天的故事可要什么时候补上啊?”也许三年前的诺斯会记得伊戈尔究竟在他住在那里的时间里对他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那是他又在深夜去小酒馆的次数。

可惜三年过去,有些东西不忘记反倒成了值得炫耀的事。

只是那天稍微与平常有些区别,所以他偶尔也会记起来罢了。当诺斯某天向萨莎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是这样解释的。

“没办法啊,只好等你哪天不去市场了再补喽。”

“啊呀,那可真是糟糕,没有您的故事,我可爱的小爱列娜怕是晚上又睡不着觉喽。”

“呵,我哪有那能耐啊。”

“说到这个,我给你个东西,”那是一支哨笛,材料大约是牛或者鹿的骨头,木质的哨口,就像在任何有出售乐器业务的小店能看到的那样,就算被打磨地异常光滑,也没有过多的瑕疵,终究难掩那只是一支普通哨笛的事实。

“您给我的礼物吗?”

“呃嗯······其实这也不能算是‘我’的礼物,它是爱列娜买来的,说是要送给我们家的吟游诗人,又不好意思自己给,就让我给你喽,”商人压低声音,两人像极了谋划着愚蠢案件的低级劫犯,“可千万别告诉他这是我说的,不然我怕是又要好几天没法和她说上话了。”

“好,是是是,不说不说。不过,谢谢啦。”

“唉,这孩子也真是,就买了这么个普通的哨笛,吟游诗人的话怎么着都是雷贝琴这种弹奏的好一点吧。”

刚走出两步的诺斯听到伊戈尔的小声吐槽,转身挥了挥手里有些不太习惯的笛子,“那她可刚好买对了,我啊,根本就不会弹奏类乐器啦。”

---

“说实话,我说不清之后发生的究竟是不是那天的事了,毕竟北国的冬季往往是千篇一律的阴云和间断掀起的狂风。

谁知道呢,反正那肯定是我有了那支哨笛以后了。”

---

午夜的小酒馆从来不会过于吵闹,北方冬季穿过石砌街道的寒风可不是一件厚重的皮毛大衣能够缓和的,有钱买得起大衣的人尚且不愿走出拥有温暖壁炉的房间,穷一点的更是紧闭木门木窗,恨不得用泥将那些多年累积的缝隙全部堵住。

这种时间还在酒馆里的,大多是失意的商人或者因来自远方的苦恼而夜不能寐的旅人,也许还会有些不适宜出现在这座城市阳光下的东西。

不过这也许也是好事,毕竟诺斯并不喜欢过分的吵闹,至于那些阴影中的家伙,于他又有何干呢。

“你说那个叫伊戈尔的商人吗,他不是有个在北方军精英部队的儿子吗?你还敢动他?”同样也是因为没什么人的缘故,诺斯的听力没有漏过某些奇怪的话。

“我像是那种随便乱动人的家伙吗?这事你可就不知道了,北方军队那些白.痴居然真的把自己的精兵都派去杀诺尔特拉斯了,真可笑呢。”

“那就是说那个走了狗.屎运被某位将领看好的碍事小混蛋已经······”诺斯几乎已经能看到他狰狞笑脸下的青筋了。

“哼,那个不肯站队的老蠢.货终有这么一天啊。”

“你倒好,直接可以接管整个市场了,那我又能得到什么该死的好处呢啊。”

“伊戈尔那漂亮的女儿和他迷人的太太你可别装作不知道,像你们做这些买卖的,就算自己看不上,拿去卖掉,免费得来的抢手货还不够让你开心?”

摇晃的烛火里,那人的喉头往上跳动,“那也比不上你们长期占有这座城市市场的可观利润,听好了,我可不吃你这套,要我的人帮你杀人,光这点可不够。”

“北方军所剩无几,你以为我们将来的日子会好过?倒是你,干完几单能远走高飞,哼。两个女人,外加我市场利润的五个点,你自己想想看吧。”

“不可能,我要二十个点,以及那两个女人。”

“你可真是个蠢.货,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七个点,不会再高了,这座城市不缺肯接脏活的人,你要是不同意,就一个子也休想从我手里拿到。”

“······行吧,成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