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本纪_112.人间无敌,刀剑百解!(戎马)

科幻未来 2020年07月02日

石田刀棠的大墨也是一把素有传承的名刀,在阿拉斯加湾他作为叛徒死去之后,这把刀就被送还到了石田斋虎的手里。

今天参加婚礼,他原本是打算把这柄刀作为礼物,送给石田剑樱未来的丈夫宋长卿的,但现在这种拔刀相向的状况,是他没有想到的。

不过这样的也好,刀棠一向疼爱这个妹妹,如果他在天有知,也会欣喜的吧。

石田斋虎的天赋是序列五十二的“烈虹”,朴实直白的元素类天赋,却正适合当年大开大合的他,况且在里世界有一件人所皆知的事情,那就是上了年纪的送葬者,可能体力上不比当年了,但在经验和英灵录上去却往往要超出年轻人的想象。

尤其当这位老人,是一位世家之主的时候。

罗刹看着石田斋虎,这一回他不用回头再去征询宋长卿的意见了,在机场第一次看到这个老人的时候,他就对此人卖弄资历很是反感。

长刀“观月在”,罗刹握着刀,盯着石田斋虎,作为天下五帆之一,他身上的灵力同样不可小觑,尤其因为他特殊的天赋,在一对一的战斗中,他几乎不曾有过败阵。

序列三十“独桥”。

罗刹与石田斋虎的身影几乎是同时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石田剑樱对老人突如其来的爱护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那个苍老的身影就这么忽然消失了。

于是视线的前方,又变成了咬牙切齿的宋长卿。

其实原本石田剑樱谈不上多讨厌宋长卿,毕竟说到底他也就是被卡尔洛斯蒙在鼓里的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早就有了男朋友,所以他此前的很多行为,都算是对待一个从不相识的未婚妻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现在,刘小千就在镜湖上,为了自己在和卡尔洛斯拼杀,他却还这么纠缠不清,未免就让人反感了。

迟疑了一下,女孩还是决定相信石田斋虎,她转身,要去找她的雪切。

婚纱那长长的裙摆实在是不方便跑动,石田剑樱走了几步,又恨不得把裙子撕了,但是手抬起来,她又想到了石田斋虎刚刚的那句话。

嫁给喜欢的人。

面无表情地想了几秒钟,她伸出手,把裙子收拢成大大的一团,然后两只手抱在怀里,脚步轻快地奔跑起来。

嫁给他,和他一起离开,去哪里都好!

……

这是一个诡异的空间,四周翻涌着黑紫色的虚空,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

脚下是桥,长长的石桥,宽有十米,另一端笼罩在远处稀薄的雾气中,石田斋虎拄着刀感受了一下身体里的灵力,然后眼神凝重。

和传闻中的一样,罗刹的独桥上,只有他自己能使用英灵。

身后是虚空,桥外皆是虚空,所谓“独桥”,就是狭路相逢,生者回归,死者湮灭。

脚步声从桥的那一端传来,“观月在”被拖曳在桥面上,身材谈不上高大的罗刹从对面的薄雾中走出来,他的年纪不大,但在这条独桥上,他比谁都要经验丰富。

送葬者之间很少彼此搏命,但活到石田斋虎这个年纪,手上怎么也要有几十条人命。

杀人,这恰恰就是罗刹绝对不输给石田斋虎的地方。

因为独桥,他每一次出战,都是生死相向,而且,他总是活下来的那个。

英灵的虚影在罗刹的身后浮现,他看着石田斋虎,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刀。

石田斋虎笑了笑,年纪到了他这个程度,也就不在意这些轻薄的挑衅了。

生死相向吗?

真是轻松啊……

老人抬手脱下了自己的上衣,虽然很老了,但当灵力灌注全身的时候,线条分明的肌肉上依旧能清晰的看到过往岁月里的那些伤痕,犬牙交错的伤疤昭示着他舔血而活的过往。

生死相向,真是轻松,反正……

“老夫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了!”

双手握刀,踏前,纵身,木屐踩踏在桥面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呼啸的风从他的裤腿上吹过,须发扬起,大墨的刀光上荡漾着猩红的火焰。

心眼睁,刀若开屏!

……小剑樱,这一次,这条命,爷爷替你拼!

……

温度渐渐的在升高,湖边的小草们开始飞快地枯萎起来,围观的客人们先是觉得寒冷褪去了,而后便开始滴下了汗水,再之后,他们便不得不向后退去,站到更远的地方,去观看这场盛大的对决。

除了无智大师、格尔科、哈亚等寥寥数人外,已经没有人还能站在湖边了。

此时的镜湖上,正在上演着奇迹般瑰丽的一幕,金红色的辉煌火焰,在一整块被冰封的镜湖上绽放着,冰与火近在咫尺,却像是并肩的袍泽一样互不相侵。

序列第三,天冠炎帝!

刘小千默然挥手,金红色的火焰像小蛇一样,恭顺地从他的手臂上环绕着汇聚在掌心,烈火熊熊地燃烧着,但散发出来的却是丝丝缕缕森然的寒气。

长刀,近身!

岚宗在脚下炸响,数百米的冰面,刘小千一掠而过,他死死地盯着卡尔洛斯的脸,双手紧握着烈焰的刀柄,无数灵力汹涌地灌注进那一双手臂中。

扬起,落刀!

卡尔洛斯手里的醉卧精准地拦在了刘小千火刀的刀锋上,这把连空间都能切开的利刃,此次却似乎并没有那么游刃有余。

彼此的刀锋激烈地碰撞着,看着近在咫尺的卡尔洛斯的脸,他真想问些什么,问为什么,但最终他张口说出的话却让他自己都很茫然。

他说:“只有疯子,能杀死疯子。”

卡尔洛斯看着少年的眼睛,老人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根本看不出情绪,但他低声地回答了刘小千,他说:“可你们都不曾想过,为什么好好的人会变成疯子。”

刘小千没有想过,也不愿去想,他很强,但他也就只有“强大”而已,但在这一点上,卡尔洛斯同样很强。

目光越发冷漠,手里的火刀散发着森然的寒气,刘小千心念一动,冰河与天冠炎帝瞬间反转,一股躁狂的力量开始在刘小千的手中膨胀起来。

是爆炸。

刘小千盯着卡尔洛斯,虚空幻界骤然发动,他要把手里的这团冰火,扔到卡尔洛斯的身体里去!

会成功的,当然会成功,他故意把烈焰化作长刀,为的就是吸引卡尔洛斯的注意力,只要他把灵力用到刀剑上,那虚空幻界就可以把最致命的攻击在他最脆弱的地方引爆!

无师自通般的战斗天赋,刘小千早已展示过,他的觉醒,绝对不止是单纯的力量而已。

但就是在这一瞬,诡异的情况发生了。

刘小千,他突然失去了虚空幻界的感应。

他从爱尔薇那里获得的,序列第七的虚空幻界,那种穿梭空间的力量,忽然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斩断了一样,从他的身体里,被分离了出去!

与此同时,卡尔洛斯的醉卧刀身一振,那团灵力驳杂得可怕的冰火被轻易地撕裂,老人优雅的抽刀挥手,雪亮的刀锋从刘小千的胸膛上残忍掠过!

鲜血,泼洒在了镜湖的冰面上。

卡尔洛斯看着一脸茫然的刘小千,他甩了甩刀身上的血迹,淡淡地说:“这世上能战胜刀剑百解的,同样只有刀剑百解。”

————————

还有一更,不推荐等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