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名字叫玛丽方 第29章_溪山债

科幻未来 2020年07月03日

夏日已尽,半个多月的时间倏忽而过。初秋暖阳下的兆华置地广场,车来车往,川流不息。

永不停歇的人流在覆压千里的广场上穿梭不断,巨型LED灯光在精美绝伦的高楼之间闪闪烁烁,将白日的慵懒也平白烘托出了几分夜晚的璀璨。

一辆宝石蓝的捷豹悠然的刷卡驶离了地下停车场,一个利落的转弯滑入了车流滚滚的大道上。

出了停车场恰巧遇上红灯,高扬坐在跑车里漫不经心的看着人行道上人潮如织。

视线略略扫过前方,目之所及处,拥挤的道路边,黄色的大伞下,一道清丽的身影笔挺的站立着,正在翘首四顾。

高扬只消一眼就认出了那道靓丽的风景线。

“从缘!”墨黑的车窗缓缓摇下,高扬等红灯一切换便迫不及待的驱车而上。

“高扬哥哥?”方从缘有些吃惊,呆愣了几秒方才莞尔一笑,烟波潋滟。

“好巧。”高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看她这样子,是在等车?

“是啊,好巧。”

她在旁边的办公楼里辛苦蹲守了十来天,每次瞧见他的跑车一开出来就飞快奔下楼站在广场边的人行道上“等车”,眼睁睁瞧见他八次统共就只被“偶遇”了这一次,还真是巧。

“学校的事忙完了?”高扬轻挑眉问她,话语中有着几不可闻的戏谑。

前段时间他本来想约她出来吃吃饭聊聊天,奈何方从缘一直推脱说要忙竞赛,实在是挤不出时间来。

在方从缘第一次拒绝后高扬心中就已有些隐晦的不悦,直到第二次还没约到她的人,他也明白了方从缘应该是对自己无意。

上赶着不是买卖,高扬也清楚这个道理,慢慢就将她抛之脑后了。

可饶是高扬这般千帆过尽的人怕也料不到,方从缘的一再婉拒实则是在憋大招。

“嗯,已经将申报书交上去了,就等着最后的结果。”方从缘似是瞧不出他眉眼间的异样,顾自轻笑着回话。

两人适才说了几句话,身后的轿车已经不耐的鸣笛,高扬略皱眉,开了中控锁。

“上车,我送你。”

眉眼弯弯,方从缘笑着点了点头,自若的坐进了副驾驶座。

“你怎么在这儿?”高扬漫不经心的问道,手上方向盘一打,跑车已经转了个弯儿,径直向着琼大的方向开去。

“我在译正事务所找了份兼职,做点法语翻译,就在那栋楼。”方从缘手指着道路旁一栋高耸入云的华美建筑笑着开口。

兼职?印象里她好像不是在忙工作就是在忙学习,高扬很少遇上这样勤奋的女孩子。

“高扬哥哥,能麻烦你送我去淮海路137号吗?”

挑眉,高扬淡淡询问,“去哪儿干什么?”

和以往的不闻不问不同,高扬现在的一举一动无不诉说着对她强烈的探寻欲望,偏偏他还不自知。

车窗外切换不定的霓虹灯光透过车窗辉映在她的脸庞上,方从缘只做懵懂状,柔声开口道,“我在动物之家做志愿者,今天约好要过去看看。”

一路无话,车程过半。

这时恰是下班高峰期,跑车卡在拥堵的立交桥上,上下不能。

随手摸出卡槽里的烟,高扬打火点燃后才想起问身旁的方从缘,“不介意吧?”

她敢介意吗?方从缘微微蹙眉,将车窗摇下,却没吭声。

淡淡的白色烟雾在车厢中萦绕,高扬顿了片刻将烟掐灭了,沉声问她,“想好去哪个学校了吗?”

“嗯,想好了。”方从缘应了声却并未作答,她现在还不打算告诉他。

两人又闲聊了小半会儿,停滞的车流总算是松动了些。

广阔的天际隐隐垂下黑幕,宝石蓝的跑车叫嚣着驶进了淮海路。

“高扬哥哥,待会儿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边解安全带,方从缘边体贴的提议道。

“没事,你帮我把后车座的电脑拿过来,我等会儿送你回学校。”高扬松了松领带,不疾不徐地说道。

“可是,会有点儿久。”方从缘有些嗫嚅,“要给懒虫洗澡,还要给杀马特剪毛……”

“……?”懒虫和杀马特是什么鬼?

“懒虫是哈士奇,杀马特是金毛。”方从缘含笑补充了一句,明眸善睐。

“没事。”接过方从缘递来的笔记本,高扬略略勾唇。

看来他知道哈士奇和金毛,隐形爱狗人士一枚,方从缘心里略有计量,笑的越发甜美可人。

方从缘一走,高扬又摸出了卡槽里的香烟,灯火一闪,香烟已夹在指尖。

略低头深吸了一口,高扬轻吐了个烟圈,开始看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报表。

他才看了没几行,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是濮亚辉打过来的。

“什么事?”高扬单手捞过手机,一只手仍旧在电脑上敲击,目光没有离开那一行行数据。

“扬子,你现在人在哪儿?去你家也没见你人。”濮亚辉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你甭管我在哪儿,有什么话直说。”

濮亚辉站在公寓门口,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深吸一口气,方才沉声道,“安瑞的合同没有谈下来,这事你知不知道?!”

将手上只余下半截的烟掐灭,高扬淡淡道,“知道。”

“知道你他妈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你当我的钱是草纸吗?!”濮亚辉越想越不忿,抬脚狠狠的踹了脚铁门,登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隔着听筒,高扬也听到了那尖锐的响声。

深吸一口气,高扬摇下车窗将手上短短一茬烟头随手扔了出去,方才冷冷说道,“安瑞的负责人什么时候过来的?你他妈又是什么时候投资的?”

“濮亚辉,你搞搞清楚,当初那份合同不是我逼着你签的。”

他的声音很冷厉,里面有了几分不耐烦。

濮亚辉慢慢捏紧了手中的手机,修剪整齐的指甲都掐入了掌心,印出浅浅的红痕。

短暂的沉默,只余下听筒一端越发粗重的呼吸声。

直到高扬再次开口,“你就这么点见识,难道只能是安瑞不想签约吗?”

他的语气轻飘飘的,却让濮亚辉陡然舒了一口气。

“你的意思是……”濮亚辉沉吟了片刻,不确定的问道,“项目真有进展了?”

话说完,濮亚辉又有些不确定,之前新升科技不是打算和安瑞续约后就单方面终止研究吗?

高扬没吭声,给他冷静的时间,只是手上的电话并没有挂断。

他换了只手拿着手机,目光又转回了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据,直到听不到电话那头粗重的呼吸声时,他才语重心长的开口,“亚辉,我们这么多年兄弟,你觉得我会坑你吗?”

“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濮亚辉顿了顿,暗恨自己太冲动,这个节骨眼儿上冲高扬发什么火。

他斟酌了片刻才继续说,“你知道的,这次我输不起。”

声音有些沉重,却也有几不可闻的冷厉。

“你放心,项目没问题,又有新的的进展了。”高扬沉声安抚他。

话说完,他又冷笑着道,“脚脖子上的泥都还没洗干净,就敢来和你争家产,这次就让他彻底滚回山沟里去。”

方从缘进店后没多久,天上便飘起了毛毛细雨,等她忙完事出来的时候,米粒大小的雨珠已经变成了泼泼洒洒的豆大雨滴。

高扬看着项目预算表正入神,突然听到了车窗外一阵“叩叩”的轻微响动。

抬眸,雨帘遮蔽的车窗外方从缘头顶着个透明的塑料口袋正在轻敲车门。

高扬连忙按下了一旁的中控锁,轿车“嘟嘟”两声后,他才发现他刚刚并没有锁上车门。

车门外的傻丫头脑袋上还罩着塑料袋,正一脸傻笑的着看他。

“快进来。”高扬大跨步推开了车门。

方从缘愣了愣,将头上的透明袋取下抖了抖,瞬间又抖落无数水珠在衣裤上。把透明袋团成了一个小团后,方从缘才一个灵活的扭身上了跑车。

“唉,我刚刚是想让你直接开走来着。”方从缘局促的坐在副驾驶上,赧然说道。

“……?”高扬没吭声,扭头瞥了她一眼。

“我全身都打湿了……”方从缘顿了顿才又小心翼翼的说道,“害怕把车子给弄脏了。”

高扬瞬间失笑,探身将笔记本扔在了后车座,解开西装纽扣,利落的脱下外套递了过去。

这时已近初秋,秋雨甚是凉人。

瞧见方从缘傻乎乎的接过外套就要直接套上,高扬拧眉提醒,“把你的外套脱了。”

他的话很是正经,有些许关怀的意味。

方从缘也没犹豫,直接就将粉色花呢外套麻利地脱了下来。里面是件很修身的白色衬衣,因为淋了雨的缘故,有些若隐若现。高扬只瞥了一眼就能瞧见里面淡粉色的内衣,他定定的看了几眼方才不露痕迹的转头,发动车子。

“不是说要等很久吗?”手表上显示的时间不过将将三十二分钟。

高扬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异常,以往哪个女伴要是让他等上十分钟他都能立马甩脸子走人。

“今天杀马特特别乖,我一个人就给它剪了毛。”方从缘拿过车座上的纸巾,小心的擦拭着发梢的水渍,避免滴落到座位上。

“好想要快点毕业啊——”方从缘唉声叹气。

“不是说想要一直留在学校吗?”高扬还隐约记得方从缘以前说过的话。

噘嘴,方从缘将一大团湿发握在手心里,苦恼的开口,“可是我又想要领养杀马特。”

“想要有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它。”

透过雨雾迷蒙的车窗,方从缘遥望街灯路景,幽幽叹气,“估计要等到很久以后了……”

高扬微启唇,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跑车在黝黑的夜幕下穿行,驶到巍峨的校门口时凄迷的雨下得越发大了。

不待高扬下车去买伞,方从缘飞快的笑着道了声谢,拿起一旁的衣服径直顶在头顶就朝着校门口跑去。

缠绵细雨中,她奔跑的身影并不狼狈,反而很清灵。

高扬失笑,他本来是想送她到寝室门口的。

座位上有些深色的痕迹,是刚刚从她身上滴落下来的水珠,高扬凝神看了会儿,才又开车。只是前行的方向并不是自己的公寓,而是刚刚离开的动物之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