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末世而来 第12章 审问_执灯夜行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23日

“姜小姐,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一个家庭普通、从小到大的履历都十分平常的学生枪法竟然这么好吗?”

“我说了,我不会用枪。我当时看到他劫持那一对母子,我很慌张,然后觉得如果拿枪指着他,或许多少会让他产生忌惮,至于后来那一枪……完全是因为不小心走火了,不是我有意要开枪的。”

“走火了会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他的脑袋?”

“几率这种问题,我也没办法控制。”

“姜小姐,不说实话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的。”

“你不用三番四次地提醒我,我当然知道你们在审问我,可是无论我说什么,你们都不肯相信,那这个问话有什么意义呢?”

银行的一间办公室被开辟出来作为临时的审讯室,姜云衣和魏泽屿的副官方君杰隔着一张办公桌分坐两边,方君杰面前还摆放这一台小巧的笔记本电脑,边发问边在键盘上敲打记录。

姜云衣是被魏泽屿带到这里来的,说是有些疑问需要她配合调查,然后姜云衣坐着等了一会,推门进来的就是负责审问的方君杰。

方君杰这个人相比起一脸肃穆的魏泽屿来说,人要和气得多,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一开始只是像闲聊似的询问姜云衣在银行里的经历,不动声色地想要套话,但姜云衣秉持着死不承认的原则,无论方君杰问什么,她都坚持以“这只是意外”来应对。

过了约摸半小时,方君杰也稍微流露出一丝不虞了。

“姜小姐,你必须知道,如今军方怀疑你具有潜在的社会危险性,如果你拒不配合,那么我们是有权使用特殊手段的。”方君杰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文件夹,推到姜云衣面前,说,“你出生至今的档案都在这里面,清清白白、没有一点出格的地方,所以才让我觉得奇怪。”

方君杰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润润嗓子,接着问:“比方说,你的资料上明明写着你从未参加过任何武术培训班,甚至你上学时的体育成绩也只是中等,那么你是如何能够制服一个体格比你强壮太多的男人呢?”

说着,他又抽出一张纸,扔在了姜云衣面前,手指点了点,示意她看:“被领头误杀的那个人,是西南边境的刺头、穷凶恶极的雇佣兵,以前是黑鱼的手下,你是怎么做到把他撂倒的?”

姜云衣只瞥了那些资料一眼,便向着方君杰伸出一只手,掌心平摊向上,道:“能把你的手给我吗?”

“什么?”她这个要求来得奇怪,方君杰愣了一会,可能也想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点点头,握住了姜云衣的小手。

女孩子的手心又小又软,摸起来触感极佳,不过方君杰很快就没心思想这些事情了——因为就在他握上去的瞬间,姜云衣猛地并拢五指,牢牢地钳制住他的手。

力道很大、非常大,就像有一块重达上百斤的铁板压在手腕上面一样,方君杰恍惚听到了骨骼咔嚓作响的声音,脸部登时就扭曲了。

但万幸的是,姜云衣并没有将他的手掰折的打算,握手的过程持续了不到五秒,她就主动将手放开了。她撤回手后,方君杰看了看自己的手腕,那上面印着一道清晰的青紫痕迹,看样子似乎都肿起来了。

剧烈的疼痛令他缓了好一会,才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你这是……要谋杀军人吗?”

“不,我是在回答你的问题。”姜云衣将手收回后,又恢复了规规矩矩的坐姿,看起来异常的乖巧,“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能扳倒那个人吗?因为我天生力气奇大。”

姜云衣用冷静万分的语气瞎扯:“相信先生你刚才也体验过了,应该不会有疑问了吧?”

方君杰噎住了:“……”

不对吧,这姑娘吃什么长大的啊?要是经过训练,她是不是就能徒手拆高达了?

“那么……”方君杰憋了一会,慢慢问,“过肩摔……”

姜云衣十分镇定,甚至还微微笑了笑:“网上学来的,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总要带点防身本领。”

方君杰心想,这哪里是防身本领,别人防着她还差不多!

姜云衣从头到尾都没有表露出抗拒的神态,她只是坚决否认之前银行里发生的事情与她有关而已,方君杰问了这么久,见还是撬不出多少有用的东西,只好说:“你先等会儿,关于你的问题,我得向少将请示。”

姜云衣淡定地让他随意。

方君杰走出办公室,顺手关了门,就看见魏泽屿正靠在旁边的墙上,手里点了一根烟,但却不抽,只是夹在指间任由它燃尽,升起的烟雾让他的表情有点看不真切。

“问完了?”魏泽屿低声道,“如何?”

一提起这个,方君杰就郁闷地叹了口气,摇头道:“别提了,这姑娘滑不溜鳅的,说了半天,就绕了半天圈子。”

这场审讯其实全程都有录像的,只不过魏泽屿方才需要亲自去处理那些被生擒的劫匪,离开了一段时间,所以就没能听完全程,见方君杰哀声叹气的模样,魏泽屿掐灭了手中的烟,走过去拍拍自己副官的肩膀。

“你到外面替我一会儿,我去跟她谈。”

姜云衣心如止水地坐在房间里,门突然开了,她瞥了眼,见进来的是魏泽屿,轻声问:“先生,你们这是要打车轮战?”

魏泽屿走到桌边,先是关掉了录像设备,也不坐下,而是靠在桌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打量了半晌,忽然开口:“你救了宁宁。”

“你救了宁宁,大嫂她很是感激,特意去搬了老爷子来做救兵,让我不要为难你。”魏泽屿没想要她回答,自顾自地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当然也是感谢你的,毕竟因为你的缘故,大嫂和宁宁避免了被抓来做人质的命运,并且你还提供了很关键的线索,让我的人能突围进去,只是……”

姜云衣安静地听着。

“只是你要明白,当时是在直播中,你在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的情况下杀了人,必须得给出一个交代。”魏泽屿眼眸深邃,里面酝酿着风起云涌的思绪。

“枪支走火,意外命中,这不是交代吗?”姜云衣仰起头来。明明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站着,但姜云衣却丝毫不显弱势,她就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湖泊,将魏泽屿倾泻来的洪水全数接受,自己却不起一点波澜。

就是这样冷静自持的态度,即便淹没在人群中也闪耀着别样的光芒,吸引人去探究,想要看看这平静的表象下到底隐藏着什么……魏泽屿的目光在她秀美的小脸上逡巡,神色微微一暗。

“你觉得,这种交代能让人信服吗?”魏泽屿沉声反问。

姜云衣听他这样问,反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她将之前方君杰扔在面前的资料整理好,全部放回文件夹中,然后递给了魏泽屿:“先生,实际上,我只要取信于你就足够了,你说对吗?”

整件银行劫持案都是交由军方来接管的,最后当然也会由军方出面解释一切,虽然插入了监控视频流传到网上这么一个意外,但只要军方有心,舆论不是不能控制。

而军方的核心人物,无疑就是站在她面前的魏泽屿了。

姜云衣不想暴露自己,更不想无缘无故招了军方仇恨,她听魏泽屿的语气有所松动,就知道救了那对母子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魏泽屿和她对视了一阵,平心而论,要是放一个普通人在这里,没准真会在少将威严的瞪视下腿软。

“……你的样貌已经暴露了。”沉默过后,魏泽屿开口指出,“会招惹很多麻烦。”

魏泽屿指的是她可能被人肉出私人信息,又或者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缠上,但姜云衣显然理解的是另一回事:“你是说……我会被那些劫匪的同伙寻仇?”

魏泽屿静了几秒,加重语气:“军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况且这个犯罪团伙大部分已经落网,只剩极少数在外逃窜,你可以放心。”

姜云衣“哦”了一声:“所以那极少数人就逃到了S市,策划了这一场事件?你们的消息似乎不太灵通啊。”想了想,她似乎觉得这样说有点不妥,于是诚恳地补充道,“其实你们动作很快了,刚出事就能立刻赶过来。”

魏泽屿:这姑娘怎么专戳别人痛处?

谈到最后,在魏泽屿有意无意地放水下,姜云衣勉强洗清了头上的嫌疑,得到了军方会帮忙解决她擅自开枪杀人这件事的承诺。

魏泽屿将她送去的时候,两人在银行大厅里撞上了等候许久的抱着孩子的女人。

“大嫂?”魏泽屿率先开口,皱了皱眉,“不是让你先带着宁宁回去吗?”

女人迎上来,责怪地瞪了他一眼:“你还说,把人家小姑娘扣下来这么久,我担心你吓唬人家。”

魏泽屿神色有些无奈:“大嫂,你都把老爷子找出来压我了,我能不卖个面子给你吗?”

魏泽屿的大嫂名叫张楚悦,年龄比他要大上一些,因此颇得尊重,在黑脸黑面的小叔子面前也敢开开玩笑。

张楚悦没再理会他,转头就亲亲热热地对姜云衣说:“我是来……”

她还没说完,姜云衣忽然就打断了她,郑重地说:“抱歉。”

这下子张楚悦是真真切切愣住了,好一会才问:“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你不是害怕吗?”姜云衣看着她怀里熟睡的孩子,目光柔和下来,“刚刚吓到你了,是我不好,抱歉。”

张楚悦消化了一阵,才反应过来,姜云衣指的应该是她开枪射中那个劫匪的脑袋,结果自己却吓得尖叫的事情,不由苦笑:“这算什么事儿呀……本来应该是我向你道谢的。”

姜云衣却说:“义务而已,不用道谢。”换做是末世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婴儿在眼前被杀。

张楚悦只当她是在谦虚,正想说些什么,姜云衣又问:“你的孩子,是叫宁宁吗?”

“对啊。”张楚悦回答,然后,她就看见姜云衣眉目间染上了笑意,这种神情与之前持枪时候的极度冷静不一样,眉角眼梢都透出一股春风拂面般的轻柔平和。

“他很可爱。”末世里能存活的婴儿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姜云衣没能忍住,一直盯着宁宁肉嘟嘟的小脸蛋看。

恰好就在这时,宁宁睁开了眼睛,黑葡萄似的眼珠子对上了姜云衣略带好奇的双眼——稚气的小婴儿安静地咧开嘴,绽出甜美的笑容。

张楚悦心下一动,笑着问姜云衣:“要抱抱他吗?宁宁也很喜欢你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