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剑三]道姑才是真绝色 第21章 古剑奇谭五_唯卿不语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23日

午饭过后,张紫虚头一回自觉的清理桌上的碗筷,少年长琴笑了笑,走出院子里,开始把赵大叔送来的柴火搬去厨房。

对于已沦落为凡人的太子长琴来说,没有什么粗活累活是他不会做的,这些他早已习以为常。更何况,张紫虚表面上利落能干,不管是烹饪炼药铸造还是缝纫都样样精通,实际上却是个生活白痴,明明做的一手好菜,但却连点燃柴火这种小事都干不来。

要说在外人看来是作姐姐的张紫虚含辛如苦地带大年幼的小弟,其实,还不如说是少年长琴在照顾着张紫虚的起居生活。

可是做着这些琐碎的小事,长琴的心中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满足。

至少再也不是独自一人,需要经常以极大的恶意去揣摸着他人的心思,他有了一种被人需要的感觉。

长琴拆开捆成一堆的柴火,却发现柴火堆中多出了一截色泽不同的木块,虽然被柴刀砍的有些糟践了,但是这木板的表面上有一种色泽光亮的纹理,手指轻轻一触,顿时明了。

这是一截梧桐木。

桐木耐腐,善导音,是极佳的乐器材料。

原本身为天界神色的长琴的神情瞬间低沉了下来,脑海中碎成片段的记忆纷纷向他扰来。

那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日子,身为天界上神的他平日除去清修,便喜爱去榣山旷野奏乐怡情。

于此结识好友悭臾,一只榣山水湄边的水虺。悭臾虽弱小,却坚信自己与别不同,终有一日将修炼成通天彻地之应龙。

那日与他相约,悭臾若成应龙,定要自己坐于龙角旁,带其上天入地,乘奔御风,往来山川之间。

然时光飞逝,转眼便是数千年,沧海桑田,不过如是。

如今岁月,悭臾定然已成应龙,而他不过是为了存活挣扎于众生中的一缕残魂而已。

他还记得被打下凡界时的不舍和不甘,被角离以禁法“血涂之阵”抽取命魂四魄的愤怒和痛苦。

而太子长琴这个上古乐神,早已湮没于历史洪流之中……

他一手掩住充满了扭曲恨意的脸,另一只握住梧桐木的手指生生的掐入木屑,渗出点点斑驳血迹,整个人身上恍然拢罩着一层噬血的戾气。

“长琴!”

恍惚中听见有人在叫喊他,他没敢转过身去,害怕她看到自己这可怕扭曲的面容,更害怕她会就这般将他疏远,他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东西了。

猛然看到这样的太子长琴,张紫虚心中倒真有些害怕,长时间的相处让她渐渐忘却对方是一个心黑手毒的大BOSS,她的脚步顿在原地,迟迟不敢上前。

直到发现对方有些颤抖虚软的脚步,她的心顿时一酸,银牙轻咬,终于走上前前牢牢的抱住了满身戾气少年。

“长琴,别想,什么都别想,你还有我!”

长琴的双手死死地抓住张紫虚的衣袖,下颚埋于她的颈间,双眼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丝丝血色,嘴角露出一抹满足却又带着阴狠的笑容。

他的嘴唇缓慢地张合着,无声地回应着她的话语,“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你若敢背叛我,我必定会亲手杀死你!”

张紫虚待安抚完长琴之后,这才发现,长琴的手中握着一大块枯木,手指上生满了被木屑刺破的伤口。

她连忙抢过木头,又心疼又生气的骂道,“你跟一块木头较什么劲呀,它要是惹到你了,烧了它就是!”

张紫虚的手刚抓住木头,基三系统顿时给出了提示,“一块梧桐木,铸造材料,可用于制琴。”

见到提示,她顿时就明白过来,太子长琴的武器不就是一把叫做九霄环佩的琴吗,可惜她虽然精通了铸造,但并没有学习过制琴的配方,空有材料也造不出琴来。

张紫虚突然间又想起,自己当年渣游戏的时候,特意刷满了万花谷的声望,买了一个背部挂件,那挂件就是一把琴,但是这琴能否弹的响却是两说了。

为了安慰长琴,她还是把琴从背包挂件包中找了出来。

这把古琴色泽呈红竭色,仅有五弦,外观非常简单,除此之外,令张紫虚郁闷的是,它连个名字都没取,就被简单的称作琴,用它作礼物似乎有点太寒酸了。

不管长琴看到这琴时的表情倒是极为惊喜欢,“你会弹琴?”

张紫虚嘴角不自然的抽搐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会。”

“那你随身带着把琴作什么?”

“……”

她可以说只是单纯的为了耍帅吗?虽然这把琴看起来不怎么炫酷。

所幸长琴只是随便问问,并没有追根究底的打算,他伸手接过古琴,盘膝坐下,眉目突然舒展开来,神色温柔地看向张紫虚,目光中带着艳潋的光晕,“想听我弹一曲吗?”

不等她回答,长琴修长的手指已经拂向琴弦,一曲动人的音符跳动在耳间。

虽然张紫虚不怎么懂琴艺,但是好听和不好听还是能够分辨的,在这曲音撩绕中,她佛仿看到立于瑶山之畔间,那道白衣纤素,墨发拂袖的淡雅身影。

悬梁绕耳,余韵不绝。

曲子不长,转瞬即止,长琴爱惜的拂拭着古琴,“紫虚送我的礼物,我必好生珍藏。”

张紫虚讪然笑道,“不必如此,这琴实在是辱没你了,以后我再送你更好的。”

……

第二日,张紫虚照例准备来到镇门口,进行新一轮的日常任务,但是却发现镇子里第一富户虞家的门前挂起了白藩。

这大约是有什么人去世了吧,往来路过的行人也弄不清楚是虞家的哪一口人逝世,纷纷议论不休。

说起这虞家,在安陆县算是比较神秘低调的人家,家中有大财,也常做些善事,但是一直人丁稀薄,倘若没什么大事,虞家人也甚少在外走动。

沿街路过的乡亲们都嘘吁不止。

“那虞家怕是要败了!”

张紫虚压住心头的好奇,还是按原计划跑去了告示牌前,她刚刚收下那个蓝色卷轴的任务,却发现今天的任务有了重大的改变。

“大战!英雄虞家!”

这是个什么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