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洋洋得意 第27章_潮水朝生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20日

说实在的,一群人凑在一起研究一个13英寸大的笔记本电脑的画面真的还挺滑稽的。

栩栩本来觉得英子失踪,自己肯定不是最着急的、也该是数一数二着急的,但她还挺意外的,心里基本没什么波动,甚至有点理所当然的感觉。

听到这个消息,她脑子里第一个想法是羡慕——“我也想跑”。

反应过来以后她睁大了眼,又有点低落,被听到消息赶过来的季杨杨从身后握住肩,拍了下头。

“别胡思乱想啊。”他在她头顶小声警告道。

栩栩觉得季杨杨肯定以为她是被英子的异常打击到了,不过也不想反驳,毕竟她自己都解释不了自己那一瞬间的反常,于是在原地站定,嫌季杨杨压在她肩膀上的手太用力,脑袋向后顶了顶他的胸膛。

笔记本在一群人手里传阅着。先是英子的爸妈,再到童文洁和方圆,然后显然是几个自诩长辈的人也束手无策了,竟然一个闪神就把电脑放到了伸出手去的方一凡手里。

童文洁反应过来就想瞪他,让他别添乱,结果被方一凡伸手给挡住了。他面色专注又严肃地看着电脑的密码页面,一手试探性地往里敲了几个字符,一边对童文洁道:“妈你等等、等等。”

方栩栩现在也回过神来,开始在脑子里搜刮英子平时的习惯喜好,想她会设置什么密码出来。季杨杨跟乔英子关系尚可,说亲近也没到那地步,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在一边担心地看着。

方栩栩想出一串字符,心想瞎猫兴许今天能碰上死耗子呢。她从餐桌上探身过去,方一凡删删减减,正迟疑着往里敲最后一个字符。方栩栩便打算等他试完自己再试试。

结果不用她碰运气了,电脑页面上出现一个被咬了一口的大苹果。这密码真还就解开了。

几个家长来不及想多的,赶紧凑过头去看桌面的文件和历史网页,想知道英子到底去了哪儿。倒是栩栩看了方一凡一眼,略有些意外,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能这么快猜到英子的密码。

不过方一凡现在也没精力理会她,盯着几个研究电脑的大人看,目光少有的认真。

从历史浏览页面宋倩发现英子买了去南京的票,这不用人说的太透,在场的人都知道她跑去南京是为了什么。宋倩难堪极了,乔卫东在一边又气又急,眼看他们俩说不定又得吵起来,看着眼色的方圆赶紧打圆场。

“那什么,既然查到孩子的去向,你们赶紧订张机票去把孩子领回来啊。那冬令营不都结束了吗?可小心她去南京干什么去。”

一语惊醒梦中人。

后续情况就不是大人能让几个小孩知道的了,方栩栩还是断断续续听童文洁和方圆说的。

两天以后,英子被宋倩和乔卫东领回了北京。

之所以说“领”,是因为方栩栩在机场接他们的时候看到的英子的状态。

方圆有工作,童文洁在面试,方一凡抓紧艺考最后几天在练习,杨杨在补课,陶子在姥姥家,磊儿在给王一迪补课,只有她能来接英子。

况且现在宋倩和乔卫东求之不得,他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女儿了。栩栩是英子最好的朋友,她们在一块说不定能让英子放松一点。

栩栩手里抱着个兔八哥的巨型玩偶,路过的人都对她一个大姑娘还抱这种玩具投来各种视线,但栩栩根本没心力去管他们怎么想了,在出口看到被宋倩和乔卫东揽在中间的英子以后,她眼睛一下就红了。

英子从小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儿,有时候还有点男孩子气。她和栩栩之间,一向是她在赞美、宠溺着栩栩的娇气,所以方栩栩看到两眼无神、面容憔悴的英子,那种撕裂感和失真感才这么惊心动魄。

她看宋倩看到她,惊喜地对英子指着她说了什么,英子抬眼,目光微微有些波动。栩栩与她对视了一眼就觉得自己受不了了,所以用兔八哥遮住自己大半张脸,迈开腿就冲着英子跑了过去。

跑到一家三口面前,她却又胆怯地停下脚步,哽咽地看着英子,见英子头一次没怎么理会她,嘴角一瘪就想哭出来,但还记得英子是病人,她不能让病人安慰她,硬是把要脱口的哭声给咽了回去。

“英子,欢迎回来,送你一个兔八哥。”

所以最后她也只能偷偷抹掉眼泪,小心翼翼地冲英子笑了一下,伸手隔着兔八哥圆润柔软的身体抱了英子一下(她怕英子会推开她)。

英子下意识伸手接过兔八哥,略有些迷茫的脸陷进玩偶里。宋倩在一边看着,忍不住露出这几天第一个笑来,笑着笑着眼泪就又流了下来。女强人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眼泪好像永远都流不完。

兴许是有些憨的兔八哥打动了她,也兴许是栩栩到底还是让英子有些动容,她终于表现出一点想要理人的征兆,努力地向栩栩勾了勾嘴角,笑了一下。

也许是看出来女儿终归更愿意见同龄人,正好也在放假,宋倩和乔卫东征求了栩栩的意见,得知她最近没什么紧要事,于是回家的时候避开英子,恳求她常来陪陪英子。

栩栩看着他们两个都挺要强的人对她一个小辈这么慎重地恳求心里也很难受,她本来就打算经常来陪着英子。英子这件事以后,她已经没怎么睡过一个好觉了,最近几天晚上都失眠得厉害,不知道是英子离家出走这件事给她冲击太大还是起了共鸣的原因。

说实在的,她最近真的觉得自己的状态都有些不对劲,对英子也产生一种感觉。此时此刻,好像只有她们两个能理解彼此心里的感受了。

有些话她没有办法对爸妈说,没办法对哥哥弟弟讲,没办法告诉季杨杨,现在也不忍心再说给英子听了。

随着艺考一天天逼近,方一凡都没有紧张成什么样,方栩栩却开始睡不着了。

她也不明白,明明要考试的是她哥,为什么她反而这么紧张,每到夜里,躺在被窝想起艺考这个词就手脚冰凉。睡不着的时候她就去看床边立着的小提琴盒,很想起来拉几首曲子,但夜深人中,房间不隔音,就是想找些事消遣无眠夜晚也做不到。

栩栩翻来覆去,想着明天要陪英子去医院,一大早就得起,本来该早点睡。只是越想她越清醒,杏仁眼在夜里闪着光。

她伸手拔下床边充电的手机,解锁打开,点开除了会发来小学班级群信息外没什么用的QQ,打开动态,开始发私密动态,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的那种。

写动态就像写小日记,只是因为给自己看,所以不必要求文采与格式。她想到什么就发什么,有时候一条动态只有几个字,有时候洋洋洒洒写了一两百个字。

她在天色微亮的时候才惊觉自己一晚上干了什么,对着发出去一屏幕的动态发呆,手指在屏幕上上下移动,夜深人静,只有她一个人刷屏一样刷了几百层。

方栩栩怔在原地。她下意识环紧了自己的手臂,冰凉的手隔着一层睡衣都让皮肤爬上鸡皮疙瘩。她什么也没想看着天花板发愣,等有一点困意的时候她侧头点开手机看了一眼。

凌晨五点。

八点的时候她被童文洁叫起来,她妈把一套干了的换洗睡衣放到她枕边,嘴里还在念叨:

“早就说了今天要早起陪英子去医院,你那闹钟七点就响了,把你哥和磊儿都吵醒了,就你还睡得死沉。还是我把你闹钟掐了,让你多睡了一个钟头。”

方栩栩有些心事重重,但还是扬起笑抱了她一下,手臂挂在她妈的脖子上,两个人缠缠扭扭地走去客厅。

“老妈最好啦~我收拾好八点半出门,今天我想去市图书馆,中午不一定跟宋倩阿姨他们一起回来。”

童文洁有点意外,方圆也从餐桌抬头看过来:“我昨天还割了一斤排骨,打算中午给你炖汤呢。”

方栩栩打了个哈欠:“这不高三压力大嘛,我昨天都没怎么睡好,一闭眼就是磊儿和陶子把我压得暗无天日。我要去市图好好学习。”

童文洁欣慰地对她比了个大拇指:“妈就知道我们栩栩自觉,不用操心。快去洗漱啊,别等会儿让英子他们等你。”

方栩栩飞快地洗漱完,穿戴好衣服,等吃完简单的早饭,正好离约好时间就差五分钟。她套好了鞋,带了个小包装了钥匙和钱包还有个充电器,就跟父母告别出门了。

乔卫东的车已经等在楼下。栩栩开了车门进去,宋倩从前面递来一个面包,问她吃早饭了没。

栩栩说自己吃了,但斜里横出来一只手,英子把那面包给了栩栩,说:“给你就拿下呗,反正他们买那么多。”

方栩栩感觉车里气氛登时特别尴尬,也不敢出声,倒是英子,好像已经跨过之前那种谁也不理的阶段,反而开始跟栩栩聊起了方一凡艺考的事。

说着话车就停到了医院门口,宋倩提前预约了精神科一位专家的号,因此倒是没有排队挂号。等轮到他们的时候,宋倩推着英子和栩栩都进了屋,倒是不用栩栩犹豫了。

英子和医生聊天说话的时候栩栩一直陪着她稳定情绪,时不时帮宋倩和乔卫东补充几句英子平时的状态,等聊天过了一轮,医生也看完英子做的表,方栩栩看了看形势,有眼力见地说去上厕所。

医生要说诊断结果,她就不该再待下去了。总归要揭开别人的家庭创伤,她一个外人听也不合适,让在场的两个家长也觉得难堪羞愤。

何况她也有要做的事。

方栩栩从科室出来,坐电梯下了一楼。挂号的窗口已经排了队,她默默走到队伍的末尾,等终于排到她的时候,她拿出几张现金,说道:“心理科,谢谢。”

-

等英子一家终于从医生的科室里出来,栩栩从走廊的长椅上站起,敏锐发现宋倩似乎又哭了一场。

乔卫东虽然没哭,眼也是红的,对栩栩小声道:“抑郁症。”

方栩栩心里有准备,但真的确诊还是心里一酸。

宋倩反倒安慰她:“没事儿,知道病因就好治了,我和你乔叔叔也知道该怎么改了,英子肯定会好的,你别太担心。”

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乔英子这时候抬起眼来,看了栩栩一眼,没说话,上前拥抱了她一下,仿佛一切都在不言中。

栩栩明知英子不可能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从这拥抱里感受到了一种温暖的鼓励。

因为来的时候方栩栩就和乔卫东他们说了,之后要去市图,不回家,所以宋倩提议开车先把她送过去,被栩栩拒绝了。她说自己想去楼下药房看看有没有什么缓解压力的药,想买给她哥艺考的时候用。

乔卫东提议说等她买完请她吃饭感谢她这些天陪英子,方栩栩推拒,两个大人也不愿强迫她,再三追问不需要送她一程,他们才带着英子离开了医院。

栩栩下了楼,就在医院楼底下的快餐店吃了午饭,就回了医院,坐电梯上到她要去的楼层,坐在走廊的椅子里闭上眼浅寐。

手机振动闹钟响了,方栩栩睁开眼。她是下午预约的第一个病人。

她重新把包背起来,揉了下眼睛,站到门前,敲了敲门。

门里传来声音:“请进。”

栩栩推开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