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女律师 第三十二章 反将一军_涩之余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23日

丁山微笑感谢田野坐了下去,这时法官看向司马淇淇询问:“辩方律师有问题询问控方证人吗?”

司马淇淇摇了摇头站起来说:“法官阁下,辩方没有问题提问田野教授,我方请求询问辩方证人谢君杰,这位证人申请我也是提前交给法庭审核了。”

法官点了点头,谢君杰来到证人席,所有人看到谢君杰的样子都笑出了声,法官看到谢君杰的样子很生气地说:“证人,你不知道你今天要上庭吗,你这个样子是不是藐视法庭,我可以当庭让法警拘留你。”

C.K捂着脸心想:“混蛋,让他收拾一下过来,除了穿了身衣裤,其他根本没有改变,天呐,唉这法庭最看重仪表,这不是触逆鳞吗?”

司马淇淇也被谢君杰的样子给震惊了,愣了一会儿,突然回过神来立刻辩驳道:“法官阁下,证人的样子并不代表他藐视法庭,因为证人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天才,天才总有天才的脾气,不与世俗一样就是他们最大的体现,证人换了干净西装就是证人对法庭的尊重。”

法官看了看谢君杰,C.K这时已经双手合十心里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不要驱逐出法庭呀!”

法官点了点头,示意司马淇淇询问证人。司马淇淇重复了丁山刚刚询问田野的问题,谢君杰直接回答:“问这个问题的人还不是很蠢。”

此话一出,C.K差点被口水呛死,咳嗽了几声,这时法官警告谢君杰:“证人,注意你的言辞。”

谢君杰瞄了一眼法官,缓缓地说:“认为环境声音会影响音频函数的只有那种庸才用他们的分析软件不能完全剥离环境中的声音,所以才会对音频函数造成影响,可是我的音频分析软件是将所有杂音干扰跟研究对象完全剥离,再利用音频软件分析,函数不会受到杂音干扰,将图像拉大,可以发现曲线是十分平滑的,没有波动也就是没有杂音干扰。所以是百分百可靠的。”

司马淇淇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坐了下去,而丁山直接站起来说:“谢君杰先生,刚刚田野教授说会影响,而你说你的软件比田野教授开发的软件更厉害,可信吗?”

司马淇淇立刻反驳:“证人的身份是得到社会确认的,控方不应带有歧视语气询问证人。”

法官低头翻了翻文件,点了点头说:“控方,证人的能力你不应质疑。证人你不用回答这个问题。”

没想到谢君杰很高傲地说:“田野那个白痴,根本是个半吊子,他那哪叫开发软件,根本就是将别人的东西直接拿过来修改几个代码,没有什么大的实质性突破,而我的分析软件是独立开发,并且就是为了解决环境杂音难以剥离干净而创造的,而我的软件已经在国外应用,所以不要拿田野那个白痴跟我相提并论。”

丁山听到这话脸色变得铁青,C.K发现连法官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C.K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这时只听到丁山继续向谢君杰提问:“谢先生,你的资料中写你本来应该以优等毕业生身份毕业,可是后来被取消,是不是因为你个人品格不配优等毕业生的称号。法官阁下证人如果品格有问题,那么他的证词法庭不应该采信。”

司马淇淇站起来反驳:“法官阁下,学校优等毕业生的评定本来就相对主观,不能以证人读书的情况判定证人的品格。”

法官点了点头,说:“辩方律师说得有点道理,不过,我希望证人解释这件事,好让本庭判断证人是否品格有问题。”

谢君杰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因为在毕业前我发现系主任偷拿我的论文申请专利,我在学校网站发布了这则消息,学校认为我言过其实,破坏教授声誉及学校形象,就取消了。”

谢君杰说完司马淇淇立刻站起来说:“法官阁下,证人并不是品格有问题的,而是因为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所以才没有获得,正如我之前所说,‘学校优等毕业生的评定本来就相对主观,不能以证人读书的情况判定证人的品格’,如果以此判定证人品格有问题不采纳证人证言,我在此表示严厉抗议。”

法官想了想说:“的确,以此判定证人证言不可信是片面的,证人我对刚才的问题询问涉及到你个人隐私代表法庭向你道歉,你的证言本庭采纳,控方律师你还有问题询问证人吗,不过请记住不要在进行人身隐私问题询问。”

丁山表示没有问题询问坐了下去,C.K听到法庭采纳证言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想着:“我的天,这个谢君杰,这么搞,我的心脏都快承受不了,记下记下,以后千万不要再出这种情况了,唉,寿命短3年。”

C.K尽量平复自己的呼吸,看着丁山那难看的表情,才把呼吸平复下来,再看了看司马淇淇,心想:“谢君杰的证言被采纳,看来丁山没什么希望了,老老实实接受蒋纨无罪的事实吧!”

C.K似乎看着大堆钞票在向自己招手,C.K拍了拍自己的脸,又变得正经起来。

这时司马淇淇站起来说:“法官阁下,以辩方证物及证人所做证明,可以表示我的当事人是在室外打的电话,与之前我当事人在警局所录口供一致,以此可以表明我当事人没有杀害死者,我再次请求法庭判我当事人无罪。”C.K见法官嘴唇动了动,等着法官说出判决,这时丁山突然站起来,打断道:“法官阁下,控方还有个证人需要盘问,这个证人可以推翻辩方一切陈述,还可以证明被告依然有杀人嫌疑。”

法官点了点头同意证人作证,司马淇淇面带疑问地坐了下去,C.K也靠着椅背看着丁山,丁山之前表情是那么难堪,似乎都是一个失败者的表情,可是这时丁山表情变得冷峻无比,似乎像换了一个人似的,C.K吞咽了一下,感觉后背汗毛直立,C.K感到这个证人好像会对这次庭审产生翻天地覆地影响。

这时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郎坐在证人席上,丁山开始询问证人:“证人请你说出你的姓名,职业,与死者的关系。”

女郎缓缓地回答:“我叫苏倩,我跟死者属于同一家模特公司,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说完强忍着,所有人都能感到这个女郎提到死者心情便变得不好,丁山也顿了一下,继续发问:“苏小姐,不好意思,请你暂时收拾你悲伤的心情,你要想让你的好朋友瞑目,就要让犯人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苏小姐我请问你,在案发当天凌晨1:15,死者是不是给你打了通电话。”

C.K听到这话,立刻坐直身子,这个问题虽然很简单,可是C.K不安的感觉一下涌上心头,C.K看向司马淇淇,司马淇淇正拿着文件翻看着。

只见苏倩点了点头,丁山大声地说:“证人,请你说出来。”

苏倩此时似乎都用哭的声音说出来:“是的,当时她给我打了个电话,可当时我睡了,谁知道这个电话是她的求救电话,我没接,我没接。”

说完在法庭哭了起来,此时丁山依然面无表情,向法官缓缓说道:“法官阁下,根据证人的口供,证人说打完电话就回到房间,从通话时长可以看出,证人是凌晨1:13结束的通话,而1:15死者当时还给证人打了个电话,控方相信当时死者生命已受到威胁,很可惜,一个花季少女香消玉损,就算辩方提出无数证据证明被告离开过房间出去打过电话,可是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被告打完电话之后,法医曾经判定死者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钟头,也就是案发当天0:30~1:30,从证人电话显示究竟过程如何我们现在不得而知,但是可以想象,被告当时是多么的凶残,在短时间就杀害了死者,这是故意致他人死亡,因此控方请求判被告死刑,让死者可以瞑目,死者亲友得到安抚,让法律公正得到彰显,不会让社会大众认为法律是有钱人的游戏,只保护有钱人。”

C.K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这丁山,之前是在演戏吗,太可拍了,完了,他这么说,这是摆明了不想给蒋纨活路呀,看来我们都被玩了,没有翻转机会了,被反将一军。”

司马淇淇放下文件立刻大声反驳:“法官阁下,控方所提论述,我方表示不认同,在现场警方没有找到杀人凶器和死者手机,这依然是个谜题,我请求找到杀人凶器和死者手机再做定论,还存在证据疑点的情况下,如果判我当事人罪,我坚决抗议,并上告高级法院法官您忽略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准则。”

C.K感到这时法庭气氛降到冰点,司马淇淇身上散发一阵令人不可言语的气息,感受到这,C.K不禁吞咽一下口水,看着司马淇淇表情冷峻地站着,此时法官和丁山都冷冷地看着司马淇淇。

气氛冷到极致,C.K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时法官开口打破现场的僵局,法官缓缓说:“的确,控方的陈述可以看出被告具有重大杀人嫌疑,但是辩方律师说的没错,到目前为止,警方并没有找到死者手机及杀人凶器,在这两处上案件依然存在疑点,虽然现在的一切指向被告,但是还缺失这两个证物,证物链并不完整,法庭不会即时给被告定罪,无新证据呈堂本案将延期审讯,但是这段时间被告依然不准保释还押候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