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没有观众的主角人生是不圆满的 第205章 chapter205_城喃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23日

看来,他们真的都不记得她。

关柊顾不上回答雷婷的问题,继续追问:“雷婷,你外公现在在哪里?”

“他,”雷婷下意识回答,“退休了,在家啊。”

“那他待你如何?”

雷婷不假思索:“我外公当然对我很好。”

关柊看雷婷的表情不像在说谎,那么庞天启没有出国,留在了雷婷身边,而且尽到了外公的责任;并且,雷婷和中万钧出手时用了战力,这个世界是有异能的。

这和原剧里两个版本的十年后情况都不尽相同,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金时空和关柊之前生活了三年的金时空是同一个,是她走后、大家都遗忘了“关柊”的金时空。

理清状况后,关柊开始向终极一班解释自己的身份,但却有点困难,她不能说实话,况且说了实话,终极一班也未必会信。

她最终犹豫道:“我叫关柊……是十年前芭乐中学的学生,所以会认识金宝三,因为时震出现在这里。”

闻言裘球瞪大眼:“你这个人比我还爱说谎话耶!”

“姑且相信你来自十年前,”花灵龙托着下巴,慢条斯理道,“但既然你来自十年前,又怎么会第一眼就认出King呢。”

“我金宝三号称包打听,整个芭乐中学没有我不认识的人,”见关柊没恶意,金宝三仗着人多放松下来,凑上前打量关柊,“还蛮正点的,我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啊。而且!”他言辞凿凿,“你怎么会有我东哥的龙纹鏊!”

龙纹鏊可以被召唤,但却像是个死物,让关柊感应不到它的思维。被金宝三问起,索性随手把龙纹鏊收了回去。

紧跟着她右边就闪出个黑影,那个谁手里翻着本旧书:“对啊,挡得下我们King和中万钧,你当年在KO榜上排名应该也不低吧,可我怎么没在图册上见到你。”

她无论怎么说都漏洞百出,关柊对他们的质问早有预料,也不想过多解释,只轻描淡写道:“无名小卒而已,十年足够把一个无关紧要者的痕迹抹掉了。”

这也不是足够的理由,其他同学还想要争辩,雷婷却突然开口了:“你在这里应该没有落脚的地方,今天不早了,先到我家去吧。”

“King!”

“雷婷,这个人……”

“球,灵龙,”雷婷一抬手制止他们,“我心里有数。”

关柊一怔,轻笑了下,拉起她的箱子跟着雷婷往剩死门外走。中万钧见状也跟在他们背后,经过裘球时,裘球下意识抓住他胳膊:“中万钧!……我是说,King今天好奇怪,你——”

中万钧打断她:“我相信雷婷。”

暗恋中的小兔子的耳朵耷拉下来:“……哦。”

中万钧意识到自己语气太过生硬,补了一句:“而且……”

裘球立刻精神一振:“而且什么!”

中万钧看着拖着行李箱的人,心中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和雷婷一样,对这个来路不明的人有着莫名的、全情的信任。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裘球解释,最终没有回答,快步跟上了雷婷和关柊。

今天是12月31日,他和雷婷之前就约好了,要在解决掉闹事的人后,一起去雷婷家度过跨年夜,即使突然出现一个关柊,中万钧也不打算取消这个安排。

雷婷这十年一直没有搬家,从芭乐中学附近到那片高级住宅区的路是关柊无比熟稔的。为了雷婷、为了雷克斯,这条路她不知道走过多少遍,沿途风景虽然变了很多,但依然能窥见十年前的影子。

司机在庞家门口停下车,在他去后备箱取行李的间隙,雷婷一下车便看到关柊站在车旁望着远处发呆。

雷婷问道:“你在看什么?”

关柊看着远处另一间别墅的屋顶:“雷克斯还住在那里吗?”

雷婷和中万钧对视一眼,讶异道:“你认识雷克斯哥?”

“嗯……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听起来就不像是实话,但雷婷没再继续问:“他一直没有搬家,那栋房子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万钧的父母本来都是他家的工作人员,我们小时候常在那里玩。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我们就不怎么去那里了。”

关于雷克斯,关柊还想知道很多:“……还有呢?”

异能行者的身份都是双重的,雷婷犹豫了一下,还是毫不保留地告诉了关柊全部:“雷伯父基本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了雷克斯哥,还有就是……雷伯母那边是魔化人家族,所以,雷克斯哥现在也在武裁所负责管理和约束金时空的魔化人。”

雷婷现在记得雷克斯,还知道武裁所,她外公和金龙阿嫲应该也保持着联系,那雷婷现在多半是能知道汪大东现在的状况的。但关柊只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对关柊的身份,雷婷解释成是自己的同学暂时来借住,老孙没多想,乐呵呵地准备晚餐去了。庞天启一如既往的阴沉,盯着关柊看了半响,但他不是异能行者,虽然可能有所察觉,但感觉不出关柊和金时空的人有什么区别,倘若换成金龙阿嫲,关柊倒是可能危险一些。

比起他们,关柊更在意穿着白裙子,在桌上趴着写作业的小姑娘。

小姑娘摸了摸自己的辫子:“姐姐为什么要一直看着我?”

关柊回过神,笑道:“因为小芹很漂亮很可爱啊。”

和十年前的雷婷分别的最后一夜,她留给雷婷的纸条上,叮嘱他们不要让小芹一个人,她本不抱希望,但关柊不知道是不是那张纸条的缘故,中芹真的活了下来。

留住中万钧最后的亲人,是关柊能帮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她这话一出,在场的雷婷和中万钧都脸色古怪……他们好像还没来得及向关柊介绍小芹是谁,叫什么名字。

关柊处处都是马脚,也是她从未想要认真地在雷婷万钧面前遮掩自己。即便他们有怀疑又如何,只要他们还在这个时空里,就不会想起那些被时空秩序抹掉的回忆。

关柊拎着箱子进了孙管家安排的房间,箱子在地上摊开,礼物拆封,关柊一一看过去,大家送给她的都是那些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或者有着特殊回忆的东西,鲨鱼的小鲨鱼、丁小雨的珍藏CD、刚刚被煞姐拖去照的大头贴、刀鬼给的便当盒里装着她给关柊做的最后一顿饭……

“关柊,”雷婷来找她,“洗漱用品没有新的了,不然你暂时先用我的……”

门没关,雷婷一眼看见屋里敞着的箱子,愣住了:“兔子?”

“嗯?”

“那个兔子,”雷婷指着箱子一角塞着的米色玩偶,“我有个一样的。”

实际上,一样的兔子并不是巧合,而根本就是同一个。当年庞天启没有隐瞒雷婷关柊要“回家”的消息,送行那天,雷婷上学,庞天启代她将这个对于当时的小姑娘来说非常重要的兔子送给了关柊。

雷婷不知怎的,因为那个兔子而格外情绪激动,她回到房间里胡乱翻了半天才终于找到,立刻拿着兔子兴冲冲回去找关柊,但刚走到关柊身边,就眼睁睁地看着关柊手上的那只布偶兔子消失了。

凭空消失,像是蒸发一样。

雷婷失声:“这……”

关柊却早猜到了会这样,既然雷婷手上还有那只兔子,那这个布偶便早就在之前的某个时间点回到了雷婷手上。她看着空了的掌心,耸耸肩:“它只是回到了十年前而已。”

它回到了小雷婷的身边,陪着她入眠,陪着她走过了这十年。

大家的礼物也都会这样,回到它们应该在的地方。

消失的兔子加剧了雷婷心中的怀疑,但她没来得及问,孙管家就来叫他们下去吃饭了。虽然是跨年夜,但关柊和他们毕竟“不熟”,她自己心里又乱,吃了点东西就偷偷去了露台。

没过多久,雷婷就推开玻璃门走到她旁边。

关柊见她进来也不惊讶,从口袋里掏出颗奶糖给她:“要吃吗?”

雷婷看了一眼糖果,摇头:“不用了,谢谢。”

“明明就很想要,”关柊没有放过她的小动作,“真是傲娇。”

雷婷别扭:“你才傲娇呢。”

关柊却很感动:“终于回到了一个能听得懂我说什么的时代了。”像“傲娇”这种一旦言传就丧失内涵的词汇,她真的很难向那群零几年的原始人解释。

她感慨之余不忘给雷婷塞糖,雷婷半推半就让奶糖进了嘴,甜腻的味道冲上来,雷婷顿时陷入怔忪:“这个味道……”

“不喜欢?”她小时候很喜欢的,十年间口味变化这么大啊。

“这个糖,”雷婷脸上有几分茫然,“我小时候常能吃到的。好像是我外公给的……好像又不是。后来,长大以后,我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同一个味道的糖了。”

关柊将叹息藏在笑容背后,手在栏杆上一撑,面对雷婷坐在栏杆上:“当年卖得就不好,现在大概停……”

雷婷忽然道:“我们的记忆是不完整的。”

关柊愣住。

“我、万钧、外公、金宝三、老孙,还有很多人……关于过去同一段时间的回忆都像碎片一样,很多事情,无论我们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会演变成之后的样子。”

为了避免时空崩溃,时空秩序没有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不能强行将人物关系和事态发展扭转到另一个方向。

虽然没有人记得关柊,但关柊带来的影响却实实在在的存在,尽管,大家无论如何也无法顺着影响的结果找到源头。

“我一直很认真地练功,努力想变强,想要保护我想保护的人。保护外公,保护万钧,保护小芹,保护老孙……”

雷婷摊开手掌,掌心浮现深紫色的光球,和幼年时的那个不同,她的异能极具攻击性,足够给人带来威胁。雷婷看着夜色出神道:“但是,我却觉得……还落下了什么。”

“关柊,”她转过头,认真地看向关柊,“既然你来自十年前,而且好像对我们很了解,还会有和我一样的兔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究竟落下了什么?”

面对着这样的雷婷,关柊恍惚间回到了十年前庞家琴棚旁的草坪上。

雷婷靠在她旁边,手上也像现在这样托着一个浅浅的小小的异能光球,还未变声的童声念着:

“等我长大了,就可以保护你了。还有万钧和小芹,还有外公,还有孙管家……”

阳光很好,汪大东就坐在她们身后。

一晃眼,雷婷就比她高了半个头,也有了足够出色的能力可以保护自己保护别人,甚至还承担起了继续守护终极一班和整个高校界的责任。

而且,在这个雷婷长大的过程中,始终有着来自亲人的关怀,她不曾背负间接杀害小芹的愧疚,她最好的朋友也一直在她身边陪伴着她。

这个雷婷,没有困扰,没有阴影,无惧无忧,是一道真真正正的光。

能够看到这个小姑娘长成这么出色的模样,关柊眼眶湿润,忍不住伸出手,在女生栗色短发上揉了揉:“长大了。”

这动作很短促,关柊的手很快就要移开,却忽然被抓住了。

雷婷抓着她的手,一个称呼脱口而出:“姐姐。”

关柊一怔。

“对,对不起,”雷婷很快回过神,松开手,她说不清自己刚才的举动,“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她脸色一变,“你的手!”

关柊收回手,挥了挥,掌心变得半透明,手掌已经无法遮挡光线,透过手掌,关柊可以看到露台的大理石地面。

她知道这样代表着什么:“……我大概要离开了。”

“离开?”

“像那只兔子一样。”

“那,”雷婷急切,“那你会回到十年前吗?”

关柊摇头:“不知道。”

原本她还打算去找钱莱冶,他或许能解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者能把她送回去,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

只是,兔子有它应该在的地方,关柊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在的地方是哪里。或许是上位面,或许是十年前的金时空,也有可能是,在时空与时空之间不断流浪着。

她在小巷里转身就是为了要见汪大东最后一面。现在看来,下次见到他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也或者,根本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

“雷婷,”关柊从栏杆上跳下来,“借你家车用一下,我想去赴个约……见一个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