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线木偶不流泪_第三十三章 巧夺领导权五(总裁下放)

科幻未来 2020年07月08日

禹傅当然知道自己这一巴掌的含义。

当众打学生——或者说更加聪明的人已经猜到了禹傅和倪雅之间做了什么交易。

这一巴掌下去,意味着禹傅苦心经营的声望已经开始遭到动摇了。

然而,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禹傅也清楚丧尸病毒的恐怖传染性。

它是通过血液传播的,但目前并没有证据否定它会通过别的什么途径传播。

也就是说,没有谁比禹傅更加的清楚,他现在是最接近被传染的目标之一。

所以,禹傅现在十分的急切。

他只需要一个答案。

只有得到了这个答案,他才能够在之后的日子里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巩固他现在的领导权。

也只有得到了这个答案,他才能够在丧尸危机解除之后成为这间学校的校长!

想到这里,禹傅攥紧了拳头,开始对着四周大喊:

“有没有对学医比较了解的学生,能够做丧尸病毒检测的?”

“……”

然而,没有人回答他。

「不,不行。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禹傅一直在内心重复着这样的话语。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生气还是什么的原因,禹傅感觉到自己现在的身体十分的热。

汗如雨下,呼吸急促。

“快回答我!有没有人能够帮我!只要帮我的我就认命你为班长!不对,我可以让全校最好的老师来帮助你学习!提供全校最强的师资资源!”

禹傅说着,略微停顿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

“这间云梦中学是本市最好的学校,你们应该知道这间学校的最强师资资源意味着什么吧?”

禹傅认为,这样的条件仿佛就像是上天所给予的恩赐,没有人会想要去拒绝。

有了这样的师资条件,学生距离踏入最好的大学学府只剩下自己的努力!

这简直是再划算不过的交易了。

然而,这一切的许诺,却被禹傅自己的一声咳嗽给打断了。

那是很严重的咳嗽声,禹傅觉得自己的肺仿佛都要被这一次咳嗽给带出来了一般。

可实际上,更加糟糕的情况是禹傅咳出了一团黑血。

那种血液的颜色不像是人类血液该有的颜色。

并且,在禹傅咳出来的黑色血液之中仿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一般,令人感到恶心作呕。

“啊~~”

离那团黑血很近的女生直接吓的叫了出来。

“那是什么?”

赵沐芝皱着眉头询问着姬松月。

而姬松月则是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清楚。

“可恶!废物!一群废物!难道就没有人帮忙的么?!”

禹傅一边大喊着,随后又是怒从中来——他一瞬间袭击了猝不及防的倪雅,然后扯着她的头发,不停的捶着对方。

现在的禹傅需要宣泄。

既然没有人能够救他,那么他就打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他陪葬!

所有人都要变成丧尸!

“啪!咚!”

禹傅每一次对倪雅的捶打都比之前显得的更加的凌厉。

而四周的老师学生也逐渐开始皱起了眉头。

“太过分了,他真的是太过分了,居然这样捶打一个学生!能想办法救救那个叫倪雅的女生么?”

站在姬松月身旁的赵沐芝有些看不下去了,她扯了扯姬松月的衣角,仿佛像是在希望她出手一样。

但是姬松月知道,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机。

周围学生老师的愤怒没有达到极点,如果过早的出手,之前花费所有心机去设下的局都会付之一炬!

况且,如果倪雅真的与禹傅达成了某种“交易”。

那么倪雅的死亡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了。

“连晓月你也对付不了那个老师么?之前击杀丧尸时如此顺利的你居然也对付不了那个老师么……”

赵沐芝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禹傅每一次捶打倪雅,倪雅叫喊的声音都会小上几分——很显然,倪雅的身体开始因为禹傅的殴打逐渐的变的虚弱了。

眼前的画面给了赵沐芝一种深深的自责感。

而很显然,在这种时候有自责感的不止有赵沐芝一人。

“住手!禹傅!你不要太过分了!”

叫停禹傅的是一个高瘦的女人,戴着眼镜,文绉绉的。

从模样上来看像是一个语文老师。

“啊?仇莹莹?你下个月的奖金不想要了?居然敢指使我?”

在聚光灯的照耀下,禹傅大喘着粗气,脸上的虚汗都能够洗把脸了。

但他的气势却依旧不输给任何一个人。

而被禹傅称为仇莹莹的老师点了点头,但目光也变的更加的坚定:

“是的。我为了生存,我为了改善生活我必须要学校的奖金。可是……”

仇莹莹说着顿了顿,似乎是想要打破自己之前思想的束缚,随后用更加高涨的语气说道:

“在这所有的前面,我是一个老师,一个人民教师!我的职业不会容忍,也不允许我容忍你去这么伤害一名学生!”

“老师?!!笑话!”

禹傅的嘴巴张的很大,仿佛是听到了一个他从未听过的笑话。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老师?我说好听一点,这个丧尸危机不到一年根本不能被解决,说难听一点,这就是人类的世界末日!哈哈哈,你们……你们不管怎挣扎,都得完蛋!”

现在的禹傅已经完全接近了疯狂的程度,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心机。

而禹傅的这幅模样也点燃了仇莹莹的愤怒。

“啪。”

仇莹莹一巴掌拍到了禹傅的脸上。

声音很响,而且也很痛!

“你,你居然敢打我!来人,来人!快来!你们几个快出来!快点出来把这个女人给赶出天台!你们要是不出来的话,我就把之前的事情全部都抖出来!”

禹傅捂着脸,有点气急败坏的大喊着。

而随着禹傅的叫喊,以一名壮汉为首的一群人突然从储物间里冲了出来,把仇莹莹给包围起来了。

“你,刘老师你被禹傅给收买了?!”

仇莹莹有些生气的质问着眼前这个壮硕的老师,但那个被称呼为刘老师的壮汉则是歪了歪脑袋。

“抱歉啊,仇老师。我被人抓到了把柄,而且你知道的这些年来体育老师不好混啊……”

刘老师说着就准备抓起仇莹莹的手臂准备拖着她向门口赶去。

而在此时,姬松月突然赶到了两人之间,抓住了刘老师的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