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兰斯·波特 第4章 第一场魔药课_烟猫

科幻未来 2020年07月08日

从开学晚宴到现在,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左右。

他们上了各种各样的课程,草药学啊,魔法史啊,黑魔法防御啊,变形啊,等等等等,课程很紧,但对于从小就在这种氛围长大的兰斯和马尔福来说,并没有多么吃力。让兰斯觉得时间过的又快又慢的是,他除了上课以外还要和教授补私课。

虽说补私课,其他教授都很体谅大方的说‘等校长制定了新安排之前不用补课了’,就连斯内普在与他见了一次面都说可以暂时休息一下。只有认真负责的麦格教授在第一天就通知他补课照旧,听说其他教授都不补了,麦格教授很愉快的说,“那更好,波特先生,请你这一个星期的晚上都过来找我吧,我们要加快进度。”

就这样,兰斯在忙碌中度过了他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周。

又是一天清晨,星期五。

“往好处想想,你估计是第一个还没入学就已经开始和各科教授学习的人了。”将手中的《预言家日报》放下,马尔福一边吃了口面包,一边含糊的说道。

“我真感到无比荣幸,尤其是麦格教授威胁我:‘波特先生,请你在一年级结束之前将《中级变形术》学完,不然期末考试我将不会给你A’。”兰斯捏尖嗓子假装麦格教授说话,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将麦片粥一饮而尽,险些被噎到。

马尔福哼笑了声,他的思维明显在另一个频道上。

“你说……我让我爸给我买个飞天扫帚,然后偷偷寄给我怎么样?”

“你看了半天的预言家日报,就得出了这个结论?”兰斯瞄了眼预言家日报的封面,然后回答道:“不怎么样。今天有哪些课?”

“魔药课。你竟然忘了?我们要和格兰芬多那群白痴同上两节。”

就在那一瞬间,兰斯感觉自己头像是被施了咒一样大了起来,他遏制住自己想拿头撞桌子的冲动——他忽然想起,以前斯内普一涉及到关于哈利的事时,就表现得极为厌恶。尽管兰斯并不理解斯内普为什么那么讨厌与他从未见面过的哈利。但不管怎样,稍稍想一想斯内普和哈利见面后会发生什么事,他就完全不想去上课了。

“我好期待斯内普教授对上波特会发生什么事。”马尔福在另一边不怀好意的坏笑了起来,兰斯头更痛了。他怎么能忘记自己身边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货,他们几个聚在一起……让世界毁灭得了。

魔药课在地下教室里上课,沿墙摆放着玻璃罐,里面用马尔林浸泡着动物标本,显得有些阴森——但对于已经经过‘恐怖隧道’洗礼的斯莱特林新生们来说,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当兰斯走进教室时,哈利与罗恩已经在另一边格兰芬多的位置坐好了。哈利看着兰斯,两人对视了一下。兰斯这才恍然想起来,他们在开学之后还没有好好的聊聊天,因为他实在是太忙了。

在兰斯停顿的这几秒,马尔福也已经做在了斯莱特林的位置上,他看着兄弟两人还在对视,于是不耐烦的叫了句:“兰斯。”

兰斯这才回神。他在两人之间犹豫了下……还是走向了自己的弟弟。这是从安全考虑,如果斯内普针对哈利,他还可以救救场。

“我能在旁边坐吗?”走到哈利旁边,兰斯低头问道。哈利抬起头,很开心的冲着他点点头,“当然。”

看到那个笑容,兰斯心都化了。

两个波特坐在了一起,教室立刻又开始嗡嗡的低声炸开了锅。

好吧,双胞胎总是引人注目的,更何况是这么特殊的双胞胎。

他们并没有像韦斯莱兄弟那样相像到极点,波特两人坐在一起后,仔细看的话,还是有区别的。最明显的区别就是眼镜和疤痕,哈利因为从小得不到完善的生活环境,导致眼睛近视,戴着圆圆的眼镜,而兰斯却没有近视,自然不用眼镜。

还有眼睛,两人虽然都是绿色的眼眸,但兰斯的眼睛要比哈利稍微狭长一点点,相比之下,其实哈利的眼睛更像妈妈。剩下的就是头发和身材的区别,兰斯的头发比哈利长了大概两三厘米,身材方面,因为哈利营养不良,稍稍显得有些瘦弱,兰斯则是正常的体型。

当然,这些都是从细微的方面来分辨两人,但光是两人坐在一块,就已经能吸引很多目光了。

但是尽管如此,却不会真的有人把两人弄混。这并不是因为哈利戴着眼镜,而是因为两人完全相反的气质——没错,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气场。

管他呢,对于兰斯和哈利来说,他们只是坐在一起,就已经能让两人感觉非常开心了。兰斯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马尔福,只不过被后者白了回来。

“你怎么在这里?”哈利的另一边,罗恩不知道冲谁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凳子上又没写着你的名字。”赫敏说道。话毕,女孩抬着下巴,不再看他。

罗恩转过身,冲着哈利用大拇指偷偷的指了指赫敏,做了个鬼脸,像是在说‘怎么又是她。’哈利回以一笑。

学生们刚刚坐好,一个黑影便从门外走了进来,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斯内普的步伐轻盈,他站在黑板旁边,那双乌黑的眼睛扫过全班,在波特兄弟两人边停顿了下。

他拿起了名册,点过了马尔福的名字……点过了兰斯,下一个就是哈利。斯内普念到哈利的名字,他停了下来。

哦,是的,”他小声说,声音比泡在马尔林中的动物标本还冷:“哈利·波特,这是我们新来的——鼎鼎大名的人物啊。”

马尔福低声笑了起来,克拉布和高尔也附和他吃吃的笑出了声。

点完了所有人的名字,斯内普终于肯将他的目光从哈利身上撤了回来。他用很低,却能让所有都听清他的声音说道:“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教室里井然有序,没有一个人出声。“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哈利和罗恩互相交换了个眼色,赫敏已经做好了举手发言的准备,而兰斯,却感到了不详的预感。

“波特!”果然,斯内普突然说道。他乌黑的眼睛看向哈利,充满着审视:“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啥啥啥加啥啥啥得到啥啥啥啥?

一看哈利的表情,就知道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啥啥啥啥啥’在飘来飘去。与此同时,赫敏第一时间像是弹簧一般高高举起了手臂。

“我不知道,先生。”哈利硬着头皮说。

斯内普微微勾起一边嘴角,轻蔑的啧了声。

“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你说呢,波特。”

很明显斯内普不是真的问哈利答案,于是哈利只能选择不吭声。

“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斯内普停顿了一下,重新问了个问题。

赫敏的手已经举高得快要碰到大气层了。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他们三人已经笑得趴在了桌子上。哈利当然不知道牛黄是什么,这真的理所当然——兰斯试图不动嘴皮的告诉哈利答案,可是与此同时,斯内普的眼神一转,盯了兰斯一眼。

于是兰斯只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我不知道,先生。”哈利说。

“我想,你在开学前一本书也没有翻过,是吧,波特?”斯内普冷漠而轻蔑的说。

兰斯不由自主将手搭到哈利的肩膀上,就在这时,斯内普目光一转,已经看向他。兰斯有了不好的预感。

“兰斯,你会去哪找牛黄?”

一句话,全班人的目光重点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他感觉到马尔福已经闭上了嘴,期待的看着他的反应,而哈利,也侧过头,看向了他。

最重要的是斯内普的目光。斯内普双手环胸,微微抬着下巴,虽然目光有点咄咄逼人,却没有刚刚对哈利的那种冷漠与轻蔑。

答案就在嘴边打转,可是……兰斯放在哈利肩膀上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微微握拳。

“我不知道,先生。”他说。

一瞬间,教室里陷入诡异的沉默,就连似乎想用手冲入太空的赫敏也放下了手臂。兰斯感觉到斯内普还在看着自己,他下意识的躲闪着斯内普的目光。

……从小到大,兰斯从没这么做过。他只会让斯内普满意,从不会让他失望,更何况这次是当着众人的面……兰斯一点点上移目光,他抿着嘴,有些底气不足的对上斯内普的目光。

与他想象中的责怪完全不同,斯内普似乎没有生气,尽管他的眼神在外人看来十分冷漠和恐怖,可是兰斯却看出来,斯内普不仅没有生气,他的眼神里还有那么一丝……戏谑?

“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牛黄是从牛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斯内普缓慢的说道。全班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学生们都呆呆的看着他。斯内普微微抬起下巴,他看向所有人,(主要是冲着小格兰芬多们)轻蔑的抬了抬眉毛,他的嘴唇几乎不动,微微抬高了点声调:“你们难道还指望我替你们将这些抄写在笔记本上吗?”

就像是如梦初醒,教室里顿时响起哗啦啦的翻笔记声和摸索羽毛笔的声音,斯内普在学生们的一片混乱中说:“波特,由于你没有好好的温习课本,所以我要因为你不尊重这堂课而扣掉三分。”他顿了顿,在后面加了句:“格兰芬多。”

尽管没有出声反对,但坐在格兰芬多堆里的兰斯,很明显感觉到有很多小格兰芬多们正在他背后愤愤不平的盯着他看。这种芒刺在后的感觉让兰斯埋下了头,笔尖更加用力的写着笔记。

尽管这和他并没有什么关联,但……有那么一瞬间,兰斯恍惚觉得是自己的错。他很确定,虽然他还没有和其他小格兰芬多们说过一句话,但就光凭这节课,凭斯内普如此偏向自己,估计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喜欢他了。

就在这时,兰斯感觉到有人环住了他的肩膀。兰斯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哈利温和的绿色眼眸。

“谢谢你。”哈利轻声说,“我知道这些问题难不到你。谢谢你站在我这一边……哥哥。”

可能是因为不习惯这么称呼别人,哈利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眼神闪烁。

“没关系……弟弟。”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两个小波特看着对方,都有些不好意的笑了起来。

“波特,或许你这种管不住嘴的人应该去托儿所,而不是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再扣一分。”

两人立即噤声,把脸绷得紧紧的,转回头赶紧装作认真的看笔记。兰斯微微偏过头,对着哈利做了个‘抱歉’的口型……尽管他完全没必要道歉。

这可真是奇怪,尽管刚一开课就被斯内普扣了四分,但哈利还是忍不住很高兴——在他看来,一个极其偏心讨厌他的老师,完全影响不到他因为兰斯偏袒自己而产生的好心情。

两个波特的互动,完完全全的没有逃过坐在讲台一侧椅子上的斯内普的眼睛。他和往常一样面若冰霜,乌黑的眼睛中除了冰冷以外完全看不到其他感情/色彩,可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就那么一瞬间,斯内普的嘴角似乎微微勾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