眬花物语_第一节(哦呀i)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08日

暮霭沉沉,夕阳的光辉顺着透彻空旷的天边的卷云,归向西边的天际,最终剩下的,唯有一条冗长的残弱天光。

光辉抚去,留下的是此地特有的清香,这清香,似有形又无形,似落地又挑起,含藏间,又暗显疏放,无疑,此并非凡物,这乃是沉淀了千年灵气的菩提百花,所发散出的,笼罩此层神界的芳香。

黄昏之际,本是人声鼎沸,灯光火影之时,可如今,唯有两个身影,颇显孤寂。

一个步履稳健,其长发却凌乱不堪,下颚还满是胡茬,这人外貌与其步调相衬,宛如行云多年的乞这者,"我说,真就只有我们俩了?"此人略举目,正视着前方的漂浮着的少女。

少女衣着异域风格衣裙,衣裙两肩处,接有宽长的绸缎,绸缎随风起舞,

或许是少女飞在半空的原因,两条缎带宛如仙鹤展翅,其末端的金铃也随风做响,与之共鸣的,还有环在少女手腕脚腕上的玉花风铃细镯,

这衣裙断袖,袖接臂中,接口处绑有青色飘带,袖口宽大,接有如叶轻纱,少女纤细的玉手从中微微探出,袖口亦随风漂浮,却若雏鸟弱翼。

“嗯。。。。。。。硬要说的话,伏羲前辈也醒着吧。怎么了烛阴?”

听到身后的问话,少女手卷着一缕头发,随口说到。

少女的头发艳丽夺目,从发顶到发梢,竟呈现着一种由乌黑到橙红的递变,头发最末端处更是橙光透亮,宛若柔和的火焰在燃烧。

仪表堂堂的少女与糟逊不堪的男子,这光景到也别有一番风味

。所谓烛阴者,自是那钟山之神,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 息,息为风。

可这大名鼎鼎的神如今落魄的模样,再加上身旁少女的对比,更是让人不禁怀疑此人到底是不是真货。不过烛阴似乎满不在乎。

“不,没什么。”

大约一个小时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唔。。。。嗯。。。。。哈?谁啊,干嘛打我。”

烛阴刚想睁开紧闭的双眼,一阵耀眼的白光又让他乖乖闭上。“烛烛烛烛阴啊你醒了太好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呼。。。。。”

听着她一口气吐完,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呼吸,烛阴刚想坐起时,一阵突兀的,钻入他鼻中的香气,已即胸口的重量阻止了他,“精卫?”

似乎是听到了烛阴的询问,爬在烛阴身上的少女只是虚弱的嗯了一声,双手便一阵乱扇在烛阴脸上,

随后就保持着这颇被人指点的姿势——衣衫与头发一样,凌乱不堪,发梢的橙光也微弱疲惫,以及双手捧着烛阴脸,全身压在烛阴身上,甚至嘴角还留着口水的姿势睡着了。

而随着精卫的沉睡,那耀眼的白光也是瞬即崩塌。

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幕的烛阴那微妙的表情,简直就是这场景的点睛之笔。

若是被不知情的又识趣的人看见,多半是闭眼转头关门无事发生,但若是被不知情又不识趣的人撞见,多半是闭眼转头锁门报警。

烛阴能做到,只剩下苦笑,因为他的意识,正如同石沉河坛一样,慢慢消失,

对于这个状况,烛阴到丝毫不动,方才精卫乱扇一气,不知哪一巴掌,把一缕特殊的灵魂,扇到了烛阴体内。

再度清醒之时,烛阴双眼微闭,眼角随之上扬,仿佛确认着猎物入网的猎人一样,微微地笑了。

“汝......汝之颜面,纵使经久,也依然瘆人啊。”

一阵叹息声飘来,宛如一缕春风,毫不经意的,拂过草地。

闻言,烛阴瞬间不淡定了,原本自信在握的表情也瞬间崩塌,倒不是因为他被讽刺而变脸......

好吧确实有点,他也承认,但更多的是这传音者的身态。

“汝......吾形神聚在时,汝尚且不顾,如今吾惨魂之态,竟为汝所好?”

“好你个头啊!”烛阴狠狠地瞪了眼前的虚影一眼,

“我什么都看不清好吧!而且你是大男人好吧!”

是的,眼前的“人”只不过是一团青色的雾气勉勉强强凝聚的轮廓。

“啧”“喂!”看着人影迟迟不再发话,烛阴也懒得搭话,仔细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很不可思议的境地,远山环抱,宁汇清潭,潭面波澜不惊,如同一块巨大的透亮晶体,映射着略有黯淡的青空,

空中有白云联翩,而在水天相接的地方一轮初日刚刚吐出屡屡柔光,在潭面的映射下,如同深井刚有微光破入一般。

“还有多长时间?”烛阴突然问道,听到似乎极其突兀的疑问,人影动了动,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此地日落之时。”

句落,烛阴复杂的心情横生,想到刚见面时人影对自己的吐槽不禁气的咬牙

“混账东西,都什么时候了,就知道和我拌嘴。”

“你的语气,可一点都不像在骂我。”

人影似乎笑了,默默看向了烛阴,烛阴却别过头,复杂的心情涌上眉间。

“想起这个时代的说话方式了?”为了不让人影察觉自己的心情,烛阴故作轻松地说。

“我没有多少记忆,只是一缕残魂,留有的只是些许映像。所以,即使是我主动来找的你,也需要你,来唤醒那些模糊的映像。”

“靠!不是吧!”

为什么烛阴在初次到来时会露出那样自信,甚至有些像变态的表情,就是因为此地的一个场景“初日”。

在和精卫短暂的对话中,烛阴就猜到整个神界,必定是出了什么状况,而且状况还不小。

神界的管理者兼好兄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联系自己,而这初日,就是最好的证明。“伏羲,此地,是何时形成的?”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听到这样的回复,烛阴眼角抽了抽,不说真话,却也没说假话,

伏羲,是通透一切的神灵,仅仅只需通过“一”和“二”两个数字,就可以推敲甚远,

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烛阴对此也只是略知皮毛。

不过可惜的是,他所推敲到的,无论是什么,都不会明说,借他之言,便是一句“顺其自然”什么都糊弄过去了。

“行行行,这境地之意,我解解看”

日,这是伏羲最喜欢用的意境,想起以前伏羲算卦时的言行,烛阴就依葫芦画瓢,推导了起来,

初日,便会生霞,日和霞,自然就是时间,所以烛阴地疑问不无道理,

日,即乾,阳的极致,而初日,即少阳,

emmmmmmmmm,然后......我不会了。

等一下,太阳,现在是初阳,霞.......为什么,霞是惨白的,

烛阴不禁感到困惑,霞,他再熟悉不过了,霞光一起,水色天色都铺满摧残的橙黄,无论在哪看,都极其壮观,

可这霞呢,别说照亮水天,那惨白的光芒就像是即将燃尽的蜡烛,随时可能会熄灭。

想着想着,烛阴竟然有一种想去捉住这初日的冲动,

随即向前踏了一步,这不踏不要紧,一踏,如同跨越万里,仿佛真的到了那水天相接的地方,

看起来烛阴只踏了一步,而在烛阴的眼里,光景也只是一步的变化,可是一种强烈的直觉一直回荡,告诉他,这里,就是尽头了。

这吓得他赶忙退后了一大步,可这种直觉不减反增,

要知道,任何世界,哪怕只是虚像的世界,其境界的边缘都藏着玄奥的构造法则,

触及边界的生物,无论是什么都会被强制灌入构造法则的内容,那些难以理解的东西会对脑带来极大的损伤,更何况这还是伏羲所创的境界。

他可不相信自己能承受的得住。最终烛阴还是选择回到最初的位置。“尽头,尽头,咫尺天涯?不对......是反过来,看见的却不真切,所以是......虚?”

“虚......有虚而无实。初阳而没有升发出阳气,初阳,阴入极致而化为初阳......否极泰来?”

他立马将目光投向潭面,然后怀疑,转化为了确信

回想起伏羲之前说的话,一切就解释通了,“此地日落之时。”那“月”呢?

......

“阴面,出了问题?还是说......”

说时烛阴脸色一沉,因为听到他的话,人影猛地震了一下,沉默良久,终是挤出一句,菩提秘境,速来。便随同这奇妙的境地一同消失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