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克斯心脏 第三百九十四章 风暴来袭_可能有猫饼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30日

奥术彗星飞来,毫无疑问的将凯特琳所处的高楼变成了一片废墟。

但她们所处的位置距离战场太过遥远,没有人知道这对废墟了躺着两个人,她们就这样似乎被人遗忘了。

硝烟散尽,泽拉斯缓缓从中升起。

他身上的石棺碎片又少了几块,已经拼不回完整的形态,这是在刚才的爆炸中被炸脱落的。

刚才的那颗飞弹飞来的时候,他可是一点魔法波动都没有察觉的,他只当那是呼啸的风声,所以才会被轰中。

凡人发展的速度让他感觉到震惊,三千年过去了,这帮凡人也研制出了可以对付飞升者的武器吗?他们是怎么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的?

要知道在三千年前,飞升者在凡人的心目中可就代表着不可战胜的天神战士啊!

在怒号的狂风之中,泽拉斯将目光重新放在身下的废墟之上,他满门心思都放在了杰诺的死活之上,以至于没注意到自己在飞行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丝凝滞。

他落到废墟之中翻寻着,终于让他找到那只半掩在砖石之下的金属义肢。

这只义肢受尽了烈火的炙烤,但仍然呈现着亮银的金属光泽,与周围焦黑冒烟的砖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泽拉斯很想笑一下,如果他有嘴的话。

他欲图飘向义肢所在,但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后扯动着自己,让他如陷泥潭,无法寸进。

泽拉斯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望向身后——那场风暴不知何时已经逆流来到了离他不远的地方,那可是连通天水的巨大龙卷!

无数砖瓦碎片与被风暴绞碎的衣服破片,向迅捷的黑色海燕一般绕着水龙卷高速盘旋,靠岸的房屋簌簌抖落着玻璃与砖瓦碎片,像雁过拔毛的蒲公英,全都被龙卷风来者不拒的吸纳了。

俨然一副末日景象!

一滴水花被风暴甩出抛在泽拉斯的脸上,一阵青烟在眼前冒起,竟然让他感觉到了些许疼痛。

他开始感觉到了害怕。

这股风暴连沙漠中最大的沙尘暴都无法与之相比的巨大龙卷,出现的时间地点连通行进的轨迹,都太凑巧了!

凑巧到让他觉得是有人在幕后操控着这股风暴。

但他更多感到的是愤怒!

为什么连天都要违逆他!身下的废墟就设在靠岸的地方,在龙卷风的行进半径之中,而他正要发掘敌人的尸体,拿取他的战利品。

他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再不抓紧时间离开,就要被卷入风暴之中了!

但他现在已经被接连的阻挠搞得气急败坏失去理智了!

杰诺胸口的水晶诱惑实在太大,而且泽拉斯觉得这风暴来势汹汹,但却伤害不了自己,所以准备赌一把,抢在风暴来临之前取走水晶,那他就可以恢复不少一部分的能量。

他向前冲刺,身体上下每一处都在抵抗着风暴的吸引。

费尽功夫,他冲到了义肢的旁边,看着这只仰望星空的手臂,眼中戾气爆发,直接伸手抓住了它!似乎抓住了未来。

幻化出的能量爪在握住义肢的时候就被掠夺能量虚化了,泽拉斯发现自己握不住这只义肢,更别说将其拔出来了。

没关系,他可以搬开周围的石头。

但用小火花炸开周围的石头后,他看见了令他更为震惊的一幕!

金属义肢被一大块坚硬的水晶封住隐藏在砖瓦之下的大臂部分,牢牢的固定在废墟之上;除此之外,还有密密麻麻的翠绿藤蔓将缠绕着手肘,它们的根系深藏在废墟之下,让人看一眼就失去了连根拔起的欲望。

而透过透明的水晶,泽拉斯看见本该躺着一具焦黑尸体的地方,却空无一物……

一块高速飞行的碎片打醒了泽拉斯,仔细一看,这不就是自己被打飞的头盖骨吗?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被摆了一道,这个陷阱的意义只在于拖延他的时间!

但是已经太晚了。

眼前的焦黑砖瓦动摇了起来,经过他的身旁向身后快速翻滚而去;更有甚者直接漂浮了起来,掠过他的头顶被吸进了风暴之中。

泽拉斯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在漩涡边缘游曳的小船,随波逐流。

轻盈的身躯很快就被飓风抬了起来,泽拉斯手疾眼快的抓住了一根藤蔓!但杰诺设下的陷阱怎么可能会给敌人留下一线生机?

毫无意外的,藤蔓被他的能量爪烧断了,泽拉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跌向风暴中心。

他的怒吼响彻整个皮尔特沃夫,但很快就被呼啸的风声淹没,可恨的是他到最后都没能知道敌人的名字。

……

伊泽瑞尔感觉自己要逃不掉了。

在躲掉泽拉斯的反击之后,他没有事先找个结实的屋子躲避风暴,现在他正在逆着皮尔特河快速奔跑,而那场接通天地的龙卷风正在身后快速的追赶他。

很明显,在逆风的情况下,人是跑不过龙卷风的,就算有耐祖克护臂的帮助也不行。

一条长相恶心的黑鳗被风暴甩出来,坠落在眼前的鹅卵石地板上,摔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肉酱,看起来比活的时候更加恶心了。

“这是一场皮尔特河生物大灭绝!”伊泽瑞尔心里想着,他去过那么多次危机四伏的古墓遗迹里探险过,但独独这一次遭遇带给他的震撼最大,在生死间游走的刺激感也最为强烈。

跟龙卷风赛跑可比躲避机关什么的刺激多了,要是跑得稍微慢了一点,下场就是粉身碎骨。

然后他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一家银行,他知道银行的金库一定很结实。

他将目光落在手套之上,宝石正在充能,暂时没法发动跃迁,而他又不能用闪光飞弹轰碎银行的大门,这样的话躲进一间漏风的建筑内就没什么用了。

就在这时,岸边一根倾斜的路灯不堪重负,被狂风连根拔起,朝着伊泽瑞尔拦腰飞来!

伊泽瑞尔吓了一跳,不过脚上动作却没停下,在瞬间判断好时机纵身一跃从路灯上跨了过去。

常年应付各种突发情况的伊泽瑞尔刚想表示这只是一件小事,然后他就踩在那团恶心的肉酱上,啪叽一声摔倒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