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别追我,我要回现代 第四十三章 行侠仗义,为民除害(二)_唐蓝楹

科幻未来 2020年07月04日

“是谁?娘的,竟然敢砸老子!不想活了?!”

张宪柱手捂着脑袋站起来,一把将面前的桌子掀翻在地。

桌子周围的跟班全部跟着站起来,吱吱喳喳的帮着叫喊。

周围的食客见状纷纷离开酒楼……

“谁?到底是谁?”张宪柱一边喊着,一边用眼睛搜寻周围可疑的人员。

突然目光一顿,所在墙角的一张小桌子上。

其余的食客纷纷离开,只有那桌的两个人还稳稳的坐着。

“喂,我说你们……”张宪柱带着人朝安心他们走近。

听见张宪柱的声音,安心嘴角的冷笑没有放下,缓慢的抬起头看向正在走近的几个人。

张宪柱等人刚刚走近,就看见面前的女人抬起了头,刹那间就愣住。

好美的一张脸。

一双乌黑澄亮的眸子像是北山之巅的雪莲,精巧的鼻子下一张小口宛如半月下的新荷娇嫩欲滴,如雪的肌肤如墨的发。

明明一副清纯之姿却偏给人妖媚之感。

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尤物啊!

张宪柱看见安心的瞬间,顿时忘了头上的伤,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安心。

可是看着看着,张宪柱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面熟。

直到安心开口,“张公子,多日不见,不记得我了?”安心坐在椅上未动,声音清脆悦耳。

安怀心被外界传成妖女自然也有妖女的资本,平时她只是不想让人注意,所以出门基本上就是男装,哪怕是女装她也是能素颜就素颜,今日心情好,她正好画了一点妆容,带上遮冒,刚刚吃饭时才刚把帽子拿下来,没想到今天这妆容还能用得上。

安心对于这本书的幕后作者真是越来越佩服了,连她都能算计进去!

“你是?“张宪柱有些疑惑的问道。

“公子,她不就是安怀心吗?”那狗腿子倒是个眼尖的,一眼就认出了安心。

“什么?!”张宪柱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安怀心,上下打量半响后才换上一副痞痞的笑容调戏的问道,“哦,原来是安小姐啊,这怎么今日独自出门了?不会是府里寂寞,想出来……”后半句话张宪柱用那猥琐的笑声替代了。

这笑声里的话不言而喻。

周围的人全部纷纷而笑。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安心勾着嘴角冷笑道,“看来刚刚那一下着实有些轻了,这样吧,我在补一下如何?”

安心话声刚落,就看见张宪柱虎目一瞪,大骂一声,“原来是你这个放荡女打的我!娘的。”

“恩,乖儿子!”安心直接应承一句。

惹的一旁围观和坐在对面的春蕊掩嘴而笑。

她刚刚都没瞧见小姐是怎么出手的,就看见一个盘子直接飞过去。

刚开始她也惊了一下,但是听见小姐说的话后,她就放下心来,“相信我。”这是小姐刚刚说的话。

短短三个字,却抚平了春蕊惊慌的心。

从消极而最近的一点点变化来看,她相信小姐绝对是做有把握的事情。

至于小姐的伸手,她过后一定会知道的。

……

听见安怀心如此侮辱自己,男子一把将身边人的佩剑抢了过来,直接朝着面前的安怀心刺过去。

众人皆倒吸口凉气,纷纷闭上眼睛,连一旁的春蕊都赶忙惊呼,“小姐,小心!”

可是安怀心却还是面露坦然的坐在椅子上,神色未见一点惊慌。

两根纤细的手指轻松地夹着耳边那尖锐的剑锋,不管对方怎么用力,剑在她手指尖丝毫未动。

昨日她只是试试轻功,今日她就拿这个张宪柱试试她给自己写的其他功夫。

虽然她现在的武功不如萧锦城那般出神入化,但是对付这样的纨绔子弟,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砰“的一声响起,谁都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周围的人只感觉一阵寒风略过,几秒后化作平静。

当周围的人缓过神儿来,看清周围的一切时,周人又在次深深吸了一口凉气。

“小姐……您没……事吧……”春蕊目瞪口呆的问着。

但是说出的话却也是磕磕巴巴的了。

“没事。”安心挑起嘴角,一脸轻松的回答。

“……”

春蕊无语的看着刚刚举剑的张宪柱,此时已经倒在离他们2米远的地上了。

张宪柱身边的狗腿子一个个吓得面色铁青,纷纷跑过去,声音颤抖的问着,“少……少爷,您……您没事吧?”

张宪柱现在处于发懵的阶段,直到听见下人的声音才回过神儿。

“没事,没事……”张宪柱愣愣的回着。

“少……少爷,头……你的头……”

见身边的人纷纷指着自己的脑袋,表情惊悚,张宪柱下意识的伸手往自己的头上摸了摸。

“本少爷的头……”

话音未落,下一秒便听见一声惊悚的呼声从男子口中喊了出来,“头发……本少爷的头发呢?”

四周围观的人见状纷纷掩嘴偷笑,压低声音开始窃窃私语。

张宪柱此时已经顾不上这群围观人的幸灾乐祸的表情了,当他看到满地的碎发时,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你……你……安怀心……你……”张宪柱磕磕巴巴反复的说着这几个字就在也说不出来了,当看见安心手上扬着的小刀时,马上噤声。

安心将手上短小的小刀扬了扬,锋利的刀锋上还残留着一些碎发,安心略带嫌弃的甩了甩手,将那些残留的碎发甩在地上,之后又拿着桌布擦了又擦。

这一系列侮辱的动作,安心都做的漫不经心,但是侮辱意味十足。

张宪柱何时受过这等气,顿时双目暴突,虽然心里对安怀心有些惧意,但是心中仍愤愤不平,“安怀心!你竟然敢剃了本少爷的头发?你……你给我等着!”

面对张宪柱没有半点威慑力的恐吓,安心只是慵懒的用眼尾扫了他一眼,便开始把玩手中的小刀。

恐吓?谁不会啊!

“下次,再敢出言不逊,我就把你的衣服扒了,让你围着南城跑回家!”

敢说她放荡,她就让他的头剃了,在敢说她,她就让他一家没脸见人!这次回来的安怀心可不是之前的安怀心了!

安心说完,一道寒光从她眼底划过,紧跟着,手中的笑道飞出在张宪柱耳边划过,空气中撩起一丝清凉,随后定在张宪柱身后的柱子上。

这淬及不防的动作,吓得张宪柱猛然打了一个冷颤,脚下一软,瘫软在地。

周围顷刻间发出一阵哄笑,惹得张宪柱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最后,张宪柱似乎是为了给自己找回一些面子,在身边下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指着安怀心道,“安怀心……你敢杀我!”

安心听着张宪柱的话,挑了挑眉,“杀你?NO—NO—NO—,我还怕弄脏了自己的手呢! ”

杀他?他也配她动手?

听着安怀念的讽刺,张宪柱再也受不了了,顿时朝身边的人大喊,“上啊,上啊,没看见本少爷被欺负了吗?都瞎了?”

说完,张宪柱就一个巴掌扇在身边的人脸上。

“少……少爷,她现在是……镇北王妃……我们……”下人磕磕巴巴的说着。

“王妃?她算哪门子王妃!给我打,出了事,有我爹呢!”

听着张宪柱的话,安心顿时苦笑不得。

得了,又一个坑爹的!

周围的几个下人,看了看张宪柱,又看了看怡然自得的安心,咬了咬牙,紧跟着,几名凶神恶煞的手下就像安心冲了上去。

“小姐!小心!”

……

另一侧的酒楼,一张宽大的圆桌旁,以为紫衣男子正优雅的坐在桌边,修长干净的手指端着酒杯细细的品味。

即使是一言不发的喝着酒,那身上自带的气场也轻易的压倒了在场所有人。

男人四周弥漫着一股凉薄的寒气,让人不敢接近。

他的身边站着三个青衣男子,个个面无表情,手执利剑,看上去就是生人勿近。

几个人看着对面打的不可开交的场面,纷纷皱着眉。

其中一个青衣男子恭敬上前,“主子,萧王妃那边已经动手了。”

被青衣男子称作主子的人抬了抬眸,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完成喝酒的动作。

好看的薄唇轻轻一扯,却问了另一个问题,“我让你查的人查到了吗?”

“已经查了,但是整个南朝没有安为之这个人,而锦云楼那边好像有人故意想要隐瞒,属下暂时还没有查到。”青衣男子回道。

没有?

男子好看的眸光一闪,看似漫不经心的目光却凌厉的看向对面混乱的场景,“安怀心……安为之……”

青衣男子听着主子反复念着这两个名字,顿时有些惊愕。

难道主子怀疑……

不可能!那日主子明明说是男人啊!

“查一查这个安怀心。”男子吩咐完,看向对面。

另一头,张宪柱已经被安怀心撂倒在地,一群打手全部躺在地上痛苦哀嚎,少女的脚踩在张宪柱的胸前,看似轻松,但只要张宪柱每动一下,都能听见骨头‘嘎吱’的声响。

“服不服?”

“服,服了,王妃饶命!王妃饶命……”

“这一脚如何?和你之前打晕我的那次相比哪个更厉害?”安心一边问,脚下有是重重一下。

哀嚎声又响起,“啊,您厉害,您厉害,您最厉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