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中、下卷] 第1章_十四夜.

科幻未来 2020年04月27日

韶乐悠扬,琴瑟和鸣。

殿前仪官宣布礼毕,请王爷、王妃入内殿,卿尘随着交入手中的红绫往前走去,忽闻远远传来一声通报:“湛王殿下到!”

只一停的工夫,一个温雅的声音由远而近,立刻便到了正殿:“四哥今日大喜,怎也不请我们看看新娘子的花容月貌?”声音淡朗,依稀含笑,韶乐声中,给这殿前更添热闹。

卿尘心中微紧,怀滦赈灾,连着楸、荥两江春汛,夜天湛奉命监察,天帝并没有旨意召他回天都,他怎会在此时到来?尚未待人思量清楚,平日里往来甚密的皇亲贵族已经一呼百应,闹着要看新王妃。

夜天凌清冷的眸子往众人身上一带,卿尘感到他回身过来,手扶在自己腰间微停顿了下。帘影之外透来熟悉的目光,她敛眉,柔唇淡淡勾出抹轻盈的微笑,面前细细密密的珠帘轻挑,那笑便如同琼宇天光落在了众人眼底。

大殿中的哄闹顿时一静,卿尘大方抬眸,两痕秋水潋滟映着凤冠霞帔,妩媚明丽,从容中带着温婉,矜持里透着隽秀,如一朵娉婷清兰,绰约淡雅处偏偏慑人心魂。

而这清水眸光却只落向了一人。夜天凌薄唇噙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亦看着她。

相对凝望,全不知身前还有一人已痴到了骨子里。

逆旨回京只为这一眼,夜天湛定定地看着柔彩娇红中的人。

九翚凤冠,珠玉累累,半掩面前似水容颜,如隔重山深梦。广袖翟衣上繁复的花纹红得夺目,美得绝艳,似一片飘逸的红云,却化作利剑,瞬间刺入心房。

面上温文如玉的笑掩了锥心之痛,他起手斟酒,举杯勉强笑说:“我来得匆忙,没备下贺礼,便敬……敬你一杯酒……”

一盏喜酒,斩不断理还乱。

卿尘看着夜天湛递来的金盏,眸子微抬,清澈里映出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容颜。

总有一日,你会把我当我。

曾几何时,早已忘却了前尘。

纠错爱恨,繁华一梦,今宵酒醒。那双俊朗如斯的眼眸却也从此印在了心中,刻上了今生。

她不想亦不能拒绝这杯酒,静垂的鸾红广袖微动,便要接过来。

突然身边伸来一只手,在她之前将酒杯接下:“多谢七弟,卿尘不善饮酒,这杯不妨由我代她。”夜天凌淡淡说着,将那酒抬头饮尽,照杯一亮。

夜天湛深深望来,笑容下复杂、隐忍、不甘、痛楚种种神情合成杯中苦酒,仰头时宽袖遮下,尽数随这辛辣烈酒呛喉入腹,抑回了心底。

酒入愁肠,深底里烧心地痛。

亲贵之中,夜天溟饶有兴趣地看着几人,脸上突然逸出抹妖魅冷笑,细眸轻轻上挑,也端杯道:“大喜的日子,不如我们也敬四嫂一杯?”兄弟闹喜堂,这在行礼之时并不稀罕,便是皇家规矩森严也难免。年轻的皇族子弟便有人跟着起哄闹酒,纷纷自案前举杯而起。

夜天凌眸底深沉,掠过丝冷然神情。十一早觉气氛微妙,方要设法阻挡,却见夜天湛剑眉一挑,回身一笑,抬手揽住夜天溟,挡下面前众人,俊朗笑容中带着几分薄醉:“还是咱们兄弟先饮几杯的好,莫要误了新人吉时,稍后再敬四哥不晚!九弟,你说是不是?”

俊眸望去隐着丝微锐,和夜天溟无声对视,仍是那翩翩儒雅、玉树临风的湛王。卿尘静静望着夜天湛,看着他一如既往的袒护,心海波澜顿起。

夜天溟眼中魅光一动,意味深长地笑道:“七哥说的也有理。”回身对卿尘端了端杯,倒也没再纠缠下去。

礼部仪官正怕这些皇子闹起喜堂来不好收拾,见机忙再高唱:“入洞房!”

珠帘轻落,再度遮挡了卿尘的秀颜。夜天凌却将红绫微收,握住她的手往新房走去。卿尘知道他是怕自己不悦,丝丝柔情悄然萦绕,暖入了心底。

龙凤花烛高照,一室流光溢彩。

入了内殿,几个侍女托着金盘上前,伴着吉利话将五色花果撒入凤帐鸾榻,红枣、栗子、桂圆、莲子、花生,圆圆的滚动着喜气,藏入了各个角落。

待到安床过后,掌仪女官便请王爷王妃并坐玉案之前,将两人衣角牢牢打了个结。紫玉盘捧上如意秤,夜天凌伸手接过,轻轻将那道珠帘挑开,再放回盘中。

白夫人看着新王妃轻赞了声,红妆粉黛不掩清颜,只周身那潜定的书卷气,淡然而幽静,清隽而高洁,便叫人形容不出她的美。再看自家王爷,朗目含星,一身叫人仰视的峻冷潇洒,在这红烛下更添了几分难得一见的柔情。这才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璧人。

纵已看过千回万回,夜天凌仍醉在那一瞬的抬眸中。

红烛微动,似是带出了流光如水,恍若旧梦前尘浮光掠影,化作一缕幽香覆上心头。

金钗凤冠的华艳都不及那双眼睛,如秋水,如淡波,如清月,波光粼粼里带着点点温柔和羞涩,自细羽般的长睫下看向他。极静的,极轻的,似是一触便蒙蒙漾了开去,然那微藏在水色清光后的灵黠便这么一带,偏又勾起心中深深涟漪,漾得人心口震荡。

掌仪女官手托金盘,将合卺酒跪送到身旁。夜天凌含笑取过那一双翡玉如意盏。

湿湿楚璞,既雕既琢。玉液琼浆,钧其广乐。

冰纹玉盏鸳鸯丝,柔柔绾做同心结,纤细如缕,却牢牢牵扯丝丝柔韧,跨过这万世千生山高水长,在大红的幔帐前生出枝叶缠绵的连理。

卿尘静静望向夜天凌,一抹灿亮炫目的笑在他的凝注下漾起,倒映在轻红醇浓的美酒中。朱唇微抿,琼浆入口,是你中有我的盟誓,是同甘共苦的约定,似苦而甜,缕缕缠绵。

酒未沾唇已微醺,夜天凌只觉一道清凉甘洌带着兰芷幽香直润肺腑,千回百转心神俱醉,忍不住轻轻抬手,将卿尘鬓角的一缕青丝绾起。

女官上前跪请了两道发丝,以五彩丝系成如意同心,笑道:“恭贺王爷、王妃,喜结连理,百年好合!”

白夫人带着几个侍女并碧瑶等亦贺道:“恭喜王爷、王妃!”说话间见晏奚在影壁外探头探脑的,笑说:“哎呀,这就等不及来请了!”

夜天凌微一叹气,站起来,眼光却始终没离开卿尘,只觉她是如此牵绕心神,低头柔声道:“我去去就来。”

卿尘知道外面华宴张设,多少人等着他,轻柔一笑,亦殷殷叮嘱:“别让他们灌酒。”

短短数字,激起万丈柔情,直如瀚海旭日一般喷薄荡漾。夜天凌几欲开怀畅笑,回头深深再看她一眼,方往前殿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