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魔王的自我修养_18.两面性(东云)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02日

根据我对雪莉平素的印象,我本以为她的寝居会是强烈的暖色风格,但实际上,当我望见那无比沉静的冷色布局时,不禁有种误入冰雪国度的错觉。

「这是……你的房间?」

我忍不住微微睁大双眸,这整间寝室意外地很是空旷,仿佛是一望无际的冰原,处处透着令人窒息的冷感。

可以看到,那四面的墙纸皆是纯粹的冰蓝色,上面嵌着一枚枚晶莹剔透的透明水晶,在天花板上的赤红水晶灯映照下,好似是一簇簇真实的火苗在冰面上摇曳;地砖也是无比深沉的海色,肆意拼接而成的黑色地毯歪曲前行,宛如是深海中的未知生物,甚至令我都有些莫名心悸。

寝室内最大的家具乃是中央的冰帘床铺,一串串水色的晶链如雨线般遮挡床上的布置;床畔有着一只无比朴素的玻璃茶几;墙角则摆着几具大型的动物玩偶,竟是如封冻一般充满冷意。

「嗯?确切来说,这是仿照我的房间而造的房间……我家里的寝室就是这个风格的,很奇怪吗?」

「说实话,没有不奇怪的。」

「呃,那到底是奇怪,还是不奇怪?」

雪莉有些茫然地一歪脑袋,而我意味深长地望着她,据说寝室会如实地反映出居住者的深层性格,如此看来,莫非雪莉还有不为人知的精神面?又或者是她自知脾气火爆,才刻意选择这种冷色来舒缓心境?

就我个人而言,当然是希望答案是后者,可已然有安洁儿这一先例在前,那么前一种可能性也不能说不存在。

观察微表情也好,解读体征反应也罢,终究无法轻易深入到人性的本质,面对越是复杂的人便越是如此。

「你随便坐,克洛。」

雪莉一边招呼着我一边关上房门,还慎重地上锁以防外头的两人进来,可令我颇有些郁闷的是,她就不曾考虑到被我袭击的可能性吗?莫非我的绅士学者气质已然化为实质性的光环?

不过,我本就未对雪莉有什么不轨之心,因此便随意寻了个坐垫,而后慢悠悠地打量起这间寝室。

「安洁儿的情况怎么样?」

雪莉认真锁上门后,转身绕过我面前的茶几,拨开床畔的水色珠帘,坐在床铺上向我搭话道。

因为她此刻身着睡袍,又是披散着长发的缘故,在赤红水晶灯与冰蓝荧光石的映照下,竟是令我萌生出几分陌生的沉稳感。

「其实我刚从教会那边回来,先见了安洁儿,再过来见得你……她托我给你带了一封信。」

我摇摇头甩开心中的杂念,说着从怀中取出安洁儿的信笺,正欲起身递给雪莉,她本人却是忽地跳过来,一把夺走那折叠起来的一页信纸,而后坐回床边一本正经地浏览起来。

「安洁儿写了什么?」

我有些好奇地问道,这我是真的不知道,毕竟我没有偷看别人写信的兴趣,说实话,那便仿佛是在窥探别人的隐私一般,会令人萌生出强烈的罪恶感……以及一丝丝的兴奋。

「你闭嘴,吵到我看信了。」

「——」

雪莉很是嫌弃地一瞥我,而我不禁陷入沉默,心想是不是该骗雪莉签一份卖身契,狠狠为她灌输一番人与人的基本交流法。

「哈——,这下子完蛋了,安洁儿居然真的当上圣女了。那个大笨蛋,圣女听上去很威风,可就是个大坑,怎么就非要往下跳呢……真的是蠢死了。」

半晌后,雪莉忽地长长一叹,整个人瞬间往床上倒去,而后抱着枕头开始滚来滚去,似是在发泄心中的郁愤。

那封信笺被雪莉甩开,自半空中缓缓飘落,我顺手取过来快速扫视一遍,只见上头书写着——

『雪莉,冲动是魔鬼,犯罪是不可以的。』

『听克洛大人说,你因两次强闯教会而被关进监狱。』

『监狱里的生活想来万分辛苦,但你终究有个好出身,应该也不会受到虐待。』

『强闯教会的理由我也已听说,感谢你为我如此拼命,但我意已决,事到如今也不打算退步。』

『既然你顺利看到这份信,那么克洛大人多半也是在场的,详细的情况可以向他打听,信面毕竟字数有限。』

『此外,我认真考虑之后,还是决定不退出勇者队伍,可圣女事务缠身,往后也只能当一名挂名勇者。』

『有机会的话再一起挑战任务吧,以后说不定会在茶会中遇见你,届时请务必告诉我丰胸的秘诀。』

『——安洁儿·M·露娜,敬上。』

最后是那天翼挂饰的红色拓印,还附着一束安洁儿的霜银发丝。

「柔中带刚……倒是很有安洁儿的风格。」

我忍不住呼出一口气,但说实话,对于安洁儿能否当一名挂名勇者,我也是颇感怀疑的,归根结底还得看教会高层的态度。

「克洛,你和安洁儿都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忽然间,雪莉保持着仰面朝天的姿势,自喉咙中漏出几分幽幽的话音。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安洁儿的话只是有所怀疑,今天她才真正确认你的身份。」

我面不改色地撒谎道,当然,只有前半部分是在撒谎,真真假假才是为处世之道。

「那你猜,我又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的身份的?」

却见雪莉缓缓地坐起身来,一对赤红的眸子在冰色环境中,竟是隐隐闪烁深邃的光芒。

闻言,我不禁眼角微微一动,沉吟一声,这才是说道:

「你第一次强闯教会失败之后吧……当时你应该是被家里关了禁足,所以期间才无法再闯教会。以公爵家的情报网,把握弗洛斯山脉那边的事情并不奇怪。」

「这么说来,你真的和赫丝蒂娜有一腿?」

雪莉幽深无比地望着我,微微一顿后,继续说道:

「虽然大家都没有说出口,但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们这支队伍的目标之一就是找到赫丝蒂娜。既然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在哪里,那你到底是为什么才加入我们的?」

「如果我告诉你,是赫蒂……就是赫丝蒂娜本人,是她建议我这么做的,你会相信吗?」

「不知道。」

雪莉很是干脆地说道,旋即很是苦恼地摇摇头,郁闷地叹道:

「我现在脑袋还很乱,要不你跟我讲讲安洁儿的事情吧,她怎么就非要当什么圣女呢?对了,之后再听我讲件离奇的事情,是关于那根木头的。」

雪莉忽地指向安详地倒在地上的法杖,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有那么一瞬间,这法杖竟是微微一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