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少深宠超甜呦 第一百零五章 牵线木偶_秋叶寻歌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08日

“宫卉你认识吧,她的身份可是我捏造出来的。”单雅说起这个,也有点得意的。虽然费了她不少的心思,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不是吗?

......

第三天了,苏芳蔼看着衣衫整洁的梁辰,内心说不出的难受。现在的梁辰虽然每天都会回家洗漱一番的,就连早午晚餐也会准时的食用。

但是苏芳蔼觉得这样的梁辰就好像一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完全就看不出平日里叱咤商场的人。

苏芳蔼觉得梁辰这样不行,再这样下去他就没救了,“阿辰,我原本是不想让你知道这些事的。但是看着你这个样子,我觉得也只有这件事才会让你振作起来。”

苏芳蔼将自己这几日来搜罗到的所有资料都递到了梁辰的跟前。“这几天,我都在着手查着美景的这次事情。这就是我这几天的所有资料。”

梁辰的手动了动,将那份文件接了过来,“苏苏,你不用这么做的。”这样做,太累了。

这几日即便苏芳蔼不说,梁辰也能感受到苏芳蔼的身心疲惫。不但是白天要用手机和她那些患者说话找解决方案,还要着手去调查美景的事情。

晚上了,还要先帮他把那些签阅的文件都给看了,确认没有什么问题才放到他手中,让他签名。

可是没想到,苏芳蔼却一脸严肃的看着梁辰,“梁辰,你是不是还没有把我当做你的家人?”

“没有的事。”你早已经在我的心中扎营了,又怎么可能没有将你当成我家人呢?梁辰看着苏芳蔼严肃的眼,也逐渐变得郑重了起来。

“这些资料你先看看吧,若是你看了之后还想要这么消沉下去。”苏芳蔼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了下来,然后继续说着,“那我也不管你了。”

听着她的话,梁辰的手一僵。然后才低头细细的查看着苏芳蔼递过来的所有资料。看到最后,梁辰的眼眸已经缩了起来,双手也是轻微的颤抖着。

“我已经让修罗帮你联系上了曾经解过这种毒素的医生,今天就能到达医院了。”

苏芳蔼看着他的这个样子,暗地里舒了一口气,然后才继续说道。而梁辰握着手中的资料,迟迟没有出声。苏芳蔼也没有去催促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病房里的美景。

轻声的说着,“我想美景,也不会看着害她的人,逍遥法外。”

“苏苏,谢谢你。”

苏芳蔼闻言并没有转过身,只是继续小声的说道,“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帮美景做的。”然后她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嘻嘻索索的声音。

但是她始终抱着自己的手臂看着病房里的美景,既没有转过身也没有再出声了。

“我绝对不会放过害了美景的人!”而且还要将这个人给碎尸万段!让她知道得罪了他梁辰,害了美景的下场是怎么一个凄惨的!

直到梁辰的身影离去了,苏芳蔼的眼眸才从美景的脸上移开,双手也垂了下来。眼神欣慰的看着转角处的身影,“阿辰,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美景,一定会好起来的。苏芳蔼握紧了拳头,暗地里的想着。

......

装潢非常华丽的库房里,充满了血腥味。

宫卉眼睛没有任何焦距的看着前方,二话不说的,浑身也都是血粼粼的没有一处是一块好肉。她看着同样筋疲力尽的藏獒。

嘴角勾起了一抹无力的微笑,“我赢了。”

在这段时间里,她不断的被藏獒咬在口中,不断的从藏獒的口中逃脱。身上都是遍体鳞伤的,但在看到藏獒一脸恹恹的躺在地上的时候,她还是笑了。

宫卉躺在距离障碍不远处的地方疲惫的将双眼闭上了。她喘着气一直注意着藏獒的举动 只要藏獒有所举动她就会立马警惕起来。

但是藏獒也只是恹恹的叫了几声,没有再动了。 宫卉也渐渐的放下了心来紧绷的精神也松弛了。 “ 单雅!我要是出去了,就一定会去找你报仇。”

宫卉眼中充满了仇恨,放在身旁的两只手也紧紧的握了起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是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单雅立马就抽筋扒皮的。

几个小时的追逐时工会也有点疲惫了而藏獒的柔顺也让她渐渐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都昏昏欲睡的。

就在宫卉隐隐沉睡过去的时候, 那觉得紧闭的大门却打开了。 一道和煦的阳光从大门处照射在宫卉血淋淋的身体上。

“还没死啊?”

这声音,宫卉猛地就睁开了眼睛,转动着眼珠子看向了来人。“放我出去。”

李舜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藏獒之后, 再看了看狼狈的宫卉。眼神阴翳的嗤笑了一声,“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女人已经出卖你了,她为了自己活命不顾你的死活。”

宫卉闻言浑身一颤,“你告诉我这下有什么意义?”有本事,你们就把她抓回来啊!“所有的事情都是单雅让我做的,你们为什么不把她抓回来。”

李舜好笑的看着宫卉狰狞的脸,“因为,我还需要她。”

......

原本还在病房外静静的看着美景的苏芳蔼就听见了一声呼唤。她将自己的视线收回来放在了来人之上。

“ 你们怎么来了” 苏方 惊讶的看着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王妈妈还有王雨薇。惊讶着他们的到来,同时也在好奇他们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她应该没有说起过美景所在的医院吧?

也许是看出了苏芳蔼的疑惑。王妈妈难为情的搓了搓自己的手,不好意思的开口说,“ 是我让你雨薇找的。”

王雨薇看着苏芳蔼不太好的神情,连忙就开口解释着,“我们不是故意要调查苏医生的。只是这件事,我们一直都过意不去。”

“不过我们真的不是调查苏医生,而是奶奶心脏不好,来医院复查的时候我才看到了苏医生。”王雨薇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苏芳蔼的脸色。

见苏芳蔼的脸色没什么变化,倒是王雨薇一双手都沁出了冷汗,“所以,对不起苏医生,真的对不起。”王雨薇九十度鞠躬的和苏芳蔼道歉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