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宝:陈先生的落跑甜妻 第九十五章 不安_子不语Z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28日

陈铭君正在聚精会神地写手中的项目详情,通常这类事情是有项目组完成,他面前的项目却是从筹备到开工,全部由自己操作。

小刘给他续上一杯咖啡:“您加个班,我也不能去约会,唉。”

“你俩现在打得太火热,可以适当降降温。”

“你是信不过扈沛儿吧,才让我在这里帮你。”小刘无奈道。

陈铭君终于舍得从项目表上抬头,沉沉地看着他:“我相信孩子的话,所以悠悠说自己不喜欢她,一定有原因。”

“那可不,你现在加班做的项目也是为了悠悠,宠溺。”小刘笑着摇头。

没错,陈总连着忙活半个月的神秘项目,就是预备在悠悠生日的平安夜当天送给他,项目之巨大,大到小刘直呼他宠儿子宠到没下限。

因为陈铭君把左曼母校的后山包了下来,整整包了二十年。

项目的内容则是把后山打造成一个影视基地,以悠悠的名字命名。

当时启动项目的时候,还没有让左曼离职的打算,所以原本的计划是悠悠可以靠近左曼上班的地方工作,自己重回演艺圈之后也不必东南西北到处跑。

结果阴差阳错,学校出了个黄世礼,左曼辞职,但后山的项目已经基本快拿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最终还是敲定这里。

本周就将动工,他办事效率一向很快。

现在整天待在办公室忙一些文件类的书面东西,等下周开始可以全盘放手交给下边了。

他正敲着字,猛然一阵心悸,倒不是生理意义上的心悸,而是一种无法言说的预感。

不太好,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陈铭君慢慢站起身,别在上身口袋里的钢笔忽然坠地。

啪嗒。

同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悠悠脆生生地声音叫住他:“爸爸!”

那阵心悸的感觉消失,就好像刚才没有出现过。

陈铭君顾不得捡起那支笔,弯腰抱住直冲进他怀里的儿子。

“我就知道你们迟早坐不住,得来亲自接我。”

左曼不承认:“只是带悠悠来看你,然后我们就回家,你继续加班。”

陈铭君可不管,直接说:“我忙完了,咱们回家。那个,小刘,你帮我收收尾,做好了奖励你两天假期自由约会去。”

小刘刚想拒绝的心被最后一句话制止,说:“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

于是,陈总爽快地大袖子一甩,把工作丢给小刘,自己带着老婆儿子回家。

好几天没好好抱抱儿子,陈铭君抱住可就不撒手了。

他们正大光明地走公司公用电梯下楼,路上遇到不少公司员工,看见悠悠纷纷避开目光,不敢看自家父爱泛滥的老板。

倒是多看了几眼左曼,左曼最近可是断断续续霸占着热搜名人榜的素人之一,看到现实中的左曼,果不其然跟在陈铭君身边,难免会好奇。

左曼感到浑身不自在。

陈铭君从一楼大厅进入地下室车库,把儿子放下来时,说:“我去开车,你们在这等我。”

可当他的手乍一离开悠悠时,那股子不安的心悸又来了。

他愣在原地,左曼注意到他的异样,以为是他加班过度身体发虚,就下意识地扶住他。

然后,心悸又消失了。

陈铭君的眉头皱紧,想不通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心脏出了问题?最近睡觉少,难说没有关系。

“你怎么了?”左曼紧张地问。

“没事。”陈铭君看看她再看看悠悠,“大概是饿了。”

见他不肯实话实说,她也没办法。

一家子回到别墅,陈铭君随便吃了一点去陪悠悠画画,左曼给他们准备果汁,久违的温馨画面,显得十分难得。

悠悠说:“最喜欢这样了。”

“什么样?”陈铭君问他。

“爸爸妈妈和悠悠在一起。”

他捏了捏孩子的脸:“继续画吧。”

左曼给父子俩关上门,想到悠悠最近和她说的话。

“妈妈,我问过班上其他小朋友,爸爸妈妈生日的时候,送什么礼物。”

“然后呢?”

“他们买了好多东西,可是当悠悠问他们为什么会有钱买的时候,他们就说是妈妈给的,或者是爸爸给的。”

“是啊,因为你们还小,现在没有自己的钱。”

悠悠歪着小脑袋:“爸爸说悠悠拍广告会有钱。”

左曼正视他的脸,认真地问道:“悠悠现在需要那笔钱吗?妈妈可以去把它取出来给你。”

悠悠笑着摇头:“我要给爸爸一个无价之宝,不是用钱买的。”

于是左曼问他到底要送给陈铭君什么东西的时候,小家伙却神神秘秘,什么也不说。

再回头看看屋里的那个人,左曼露出沉迷的表情,真是赏心悦目。

至于陈铭君,这么敏感的一个人,当然不会放过“心悸”,可这种偶然发作的心悸连着几天没再出现。

安全起见,陈铭君还是去贺言那里咨询了一下。

贺言听他描述了大概经过,神神叨叨地说:“别看我们学医的是唯物主义者,有时候我还是挺开放的。”

“说人话。”

“这就是俗话说的,不详的预感。”

陈铭君拧眉:“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原来是这些胡话。”

贺言道:“你还别不信,这东西很神奇的。诶,你最近眼皮跳不跳。”

“不跳。”

“那就是大灾啊,眼皮已经预警不了你,要靠心脏来提醒你了。”

“我走了。”陈铭君懒得再听他说下去。

贺言拉住他:“心电图和各项指标全部非常正常,顶多是你最近睡眠不足,但是吧,我还是倾向于……你自己注意点,可能水逆了。”

陈铭君抬手给他一记假拳,贺言轻松躲开,耸了耸肩。

“我是认真的,你真的最近低调一点啊!”

贺言的声音在背后阴魂不散,陈铭君大步流星,只想迅速离开这里。

明天就是他的生日,陈铭君心说,命,他不信。

还是想想自家乖儿子会送什么礼物给自己,来得更实际一点。

他没料到,这个“礼物”,比他的命还重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