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第四分室日常 第73章 心塞的场合_子易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23日

十天后,腿伤养好的伏见重新披上Scepter 4的青色制服,回到属于他的工作岗位。

由于绿之王是依靠石盘的力量存活下来的,所以,一旦石盘被毁,他的人生再次宣告完结。

据说不知何时消失的灰之王抱着绿之王的遗体引爆了埋在基地里的炸弹,两位王权者双双葬身于废墟之中。御芍神紫和五条须久那连同会说话的鹦鹉琴坂一起下落不明,绿之氏族其他普通成员在逃的在逃、被捕的被捕。曾经的绿之氏族可谓一呼百应,人人竞相争点数,现如今,Jungle平台却再也不会有新的任务发布了。

没人敢继续明目张胆地戴着U级头盔招摇过市,辉煌而又短暂的Jungle时代已然过去,一切再度回归正常轨道。

而Scepter 4方面,情报课这边在破解Jungle的程序时相对费了一点工夫,不过毕竟有伏见重新坐镇,特务队高端技术宅榎本也参与其中,总体而言还算进行顺利,几天下来,收获颇丰。

打定主意要早早刷回好感的伏见埋头苦干,看他的架势,恨不得把二十四小时掰成四十八小时使用,然后再多长出个三头六臂,以方便他处理海量的文件和情报。

尽管伏见是卧底的真相已在Scepter 4传开,大家也都知道之前伏见与宗像的争吵只是为了打入敌人内部而演的一场戏,但这件事情还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一个脾气糟糕、带着满脸“你们这群愚蠢凡人”嘲讽表情、动不动就发闷火的毒舌眼镜男居然成为Scepter 4的头号大功臣,令早先暗暗对伏见心怀不满的普通队员在同他相处时稍微有些别扭。

如今,伏见受到的关注明显比以前更多。别管心里吐槽的冲击波有多强,反正他表面上摆出一副坦然无视的样子,淡定接受各类视线的洗礼——目前唯二无法让伏见淡定的也许只有情报课明显不能够令他满意的效率和美纱纪的刻意忽略。

不过,正如没有指望其他部门的队员可以跟上快节奏的善后工作一样,伏见也没指望美纱纪能马上谅解他。为此,他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然而这个“不谅解”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

伏见觉得有点意外。

自他回到Scepter 4的这十天里,美纱纪要么窝在宿舍,要么就跑去找善条聊天,完全没给他留下与她单独相处的机会。

——大概只是因为受伤了,所以心情不好吧……

伏见相当罕见地盲目乐观了一回,并且拒绝思索其他原因。其实就算美纱纪不原谅他,依伏见的性格,未必能想出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反而可能会采取一些适得其反的应对策略。

另外,让伏见倍感郁闷的还有一件事。

最近值得庆祝的喜事实在太多,情不自禁的淡岛连续数日都用她的心头爱红豆沙招(荼)待(毒)大家,导致Scepter 4这段时间红豆沙供不应求。本次红豆沙料理覆盖面之广、品种花样之繁多,简直不可思议。囊括了便当、甜食、茶点乃至于宵夜在内的各色红豆沙料理(重点是“红豆沙”而不是“料理”),让宗像和伏见这两位主要试吃人的脸都快变成红豆沙色了。

对此十分抗拒的伏见不禁要合理猜测副长这么做是为了故意报复室长,而他则是那个被牵连的小卒子。无辜受害的他开足马力,态度明确、抱怨连天,认为副长不该罔顾他人意愿,一厢情愿地将红豆沙拔高到主食的地位,造成饮食结构单一化。

淡岛称:“红豆沙有助于促进伤口愈合。”

伏见真心不敢恭维:“……这什么歪理啊,伪科学吧?”

淡岛从容表示:“伏见,如果你不想吃,那我就请同样有伤在身的北野过来替你品尝。”

——淡岛炮台一举击沉伏见号战船。

然后,原本还唧唧歪歪、满腹怨念的伏见乖乖吞下属于他的大分量红豆沙料理。

过去的一个多月,先是伏见叛离、后是美纱纪受伤,事件频发,特务队又加班不休,所以班次表一直处于混乱状态,战斗部队里没几个队员严格按照贴在公告板上的排班表上班,基本随叫随到,压根不分什么当值不当值。现在社会渐趋平静,没再发生新的骚乱,很多临时制度也该取消了。宗像授意淡岛尽快制定新班次表,因为时间有限,可以酌情将稍早前的班次表延续下来。

于是,伏见北野这组搭档重出江湖。

继伏见之后,胳膊被吊了小半个月的美纱纪总算等到了队医的解禁许可,愉快归队。

正式归队的第一天,美纱纪刚进主楼便碰到了伏见。她轻飘飘的一眼扫过去,接着不吝赞美地打起招呼:“早上好,伏见先生。果然,您还是穿这身制服最合适呢。”看着比较顺眼。

“……咳。”伏见不自然地抓了抓衣领,而后不自觉地降低了嗓音,“……真的?”

美纱纪忍笑点头:“嗯,是真的。我认为我们Scepter 4的制服很衬伏见先生的气质哦。”

——啊。被她夸奖了被她夸奖了被她夸奖了……

脸上写满不耐烦的伏见脑内无限循环,眼看即将破功,却悚然一惊:等等北野这家伙?!

伏见站在原地发了一小会儿呆,终于吐出美纱纪灌给他的这碗迷魂汤,透过现象抓住了问题的本质:话说……怎么又是“伏见先生”?听错了?听岔了?

伏见顿觉接受不能。

而接下来,他有一天的时间可以验证自己的听力完好无损。

“伏见先生,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伏见先生,据情报课消息称……”

“伏见先生,室长正找您……”

…………

来自美纱纪的各种“伏见先生”萦绕在伏见耳边,弄得他焦躁无比。

这种感觉好像玩游戏的时候忘了存档,又要重头再攻略一次。

伏见原以为当初刚从绿之氏族基地安全撤出时,是因为有外人在场,美纱纪才这么称呼他,或者只是源于她的一时气愤。没想到,正式交往前好不容易换成的“伏见君”又变成恭敬而疏远的“伏见先生”,妄想让她用曾经脱口喊出的“猿比古”这个称呼更是彻底没戏。

——这是什么情况?故意的吗?一定是故意的吧?!

伏见别提有多心塞憋屈了。

他憋啊憋、憋啊憋,最后在下班的时候终于憋不住:“北野。”

美纱纪微笑:“是,伏见先生?”

看着她的笑脸,伏见瞬间无话可说:“……啧,没事。”

“既然伏见先生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美纱纪面上不动声色,实则一肚子不满,“整理完的文件已经做好标记,您需要的电子版报表全发到邮箱里了。如果有加班任务,请务必联系我。”

——哼,凭什么他说走就走、说回就回,还用那样的话伤人。

即使美纱纪心里明白伏见这么做无可厚非,并且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的最好选择,但……为他担心是一回事,原谅他是另一回事。

美纱纪认为自己总要出口恶气,尽管这口恶气在旁人看来可能没什么大不了。

关于美纱纪的“这口恶气”,伏见可谓深有感触。

不过他一改往日死拗着不肯讲的做派,心里升起一股想要直说的冲动:有些话直说会比较好吧?反正美咲那家伙也说,笨蛋是学不会察言观色的,不好好解释清楚,笨蛋就什么都不懂,所以,一定要一直说到让笨蛋听懂为止。

既然如此,先在她身上试验一下好了。

伏见推推眼镜,借此掩饰自己有点狼狈有点尴尬又有点期待的表情:“北野。”

正准备离开情报室的美纱纪回眸:“什么?”

“那个……啧。”伏见欲语头先扭,“称呼啊……”

美纱纪装傻:“称呼?”

伏见打出直球:“啧,叫我的名字啊。什么‘先生’不‘先生’的,我说过的吧,不要随便用称谓决定亲疏远近啊。”

——叫他名字?

这回换美纱纪有点狼狈又有点尴尬了。前次一时失察,在劝伏见别走的时候喊出了他的名字,现在想想,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从各种意义上讲都是妥妥的黑历史。

美纱纪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出声困难。

“喂,快喊啊。”某人不耐烦地催促着。

伏见在不吐槽不烦躁不毒舌的时候,说话语气还蛮弱的,至少美纱纪不怕他。因此美纱纪干脆放弃:“抱歉,我没办法直接称呼你的名字。”

“为什么。”

“因为Scepter 4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这么做。”

“……啧。Scepter 4的其他人又不是你。”伏见小声嘀咕着,“真是……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