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岁月中,你的背影 第一卷第二十六章现,再遭重创 一蹶不振_轶紫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10日

苏影南整整病了一个星期,发高烧,说胡话。命运再一次给了他重重一击。他一蹶不振,感觉自己再也没有力量重新爬起来了。

他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目光呆滞地停留在天花板上,万念俱灰。

安歌伸手摸了一下丈夫的额头,他还在发烧,清醒的时候,他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影南,你不要这样,之前我不是说过吗?考试都是有风险的,没有人能保证一考就中,我们可以去查一下分数,看失分的地方在哪里,然后查漏补缺,明年再来。”安歌等他情绪略有好转,轻声劝解道。

“不考了,再也不考了,就算考上也没用,我没有背景,我父母亲都是普通工人,姐夫也扔下我不管了,我拿什么和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争?”苏影南捂住耳朵,烦躁地大声喊道。

“不考就不考吧,你先好好休息,不要再胡思乱想。”安歌无可奈何地说,她知道说再多丈夫也听不进去,但她深爱着他,她做不到放任他这样不管,除了劝解,她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在这一点上,安歌永远不能理解她的丈夫。

他们,包括他们周围的很多人,都是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既没有旷世奇才,也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大部分人都注定要过普通平凡的生活,她和苏影南同样也不能免俗。她已经很多次委婉地劝告他,与其好高骛远,不如脚踏实地,但苏影南的思想始终转不过弯来。

也许夏乔说得对,一个成年人已经定型的思维方式是很难扭转的,哪怕是他最亲近的人也不能。

她也越来越纳闷,苏影南说的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到底是指谁,他所追求的,又到底是什么呢?

“没有人能明白我,理解我。"苏影南突然嘟噜了一句,然后依然沉默不语,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机遇总是降临不到他的头上,很多不如自己的人都越过了自己,有了新的发展空间。

安歌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仔细回味一下,才好像忽然明白他想说的是谁了。

怎么?他连他最好的兄弟朋友都要嫉妒了吗?

秦泽森固然学历不高,但他敢想敢拼,扎实肯干,有他自己独到的一面,资历也比苏影南老很多,新的发展空间也是他自己争取来的,他也没有任何背景,父母都是已经从公安部门退休的普通职工。

客观地说,机遇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其实苏影南心里也清楚,局里的职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别人干得好好的,也没理由把位置让给你,如果不是因为胡大队长的牺牲,队里急缺有经验有能力的人手,秦泽森恐怕也没有这么容易这么快被提拔上来,他怎么还和这个较上劲了呢。

当然,她并没有否定苏影南,他在事业上付出的努力和心血,不比任何人少。

可是,难道他不明白,每个人的命运和要走的路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一辈子一帆风顺,有的人却注定一生坎坷曲折。他们只需要尽力做好自己,走好自己脚下的每一步,其他的,只能交给命运去安排。

在她看来,即使一辈子都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也没有什么不好,绝大多数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何必如此急于求成呢?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上总有人比他强,难道他要一辈子和自己过不去吗?

苏影南翻了一个身,没有再说话。

安歌从来不会咄咄逼人,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觉得,应该给丈夫留点时间和空间来思考。

既然有情绪,发泄出来总比郁结在心里强,不管怎么样,生活还得继续。

现在她终于不得不承认,丈夫不但性格偏激,思想也很狭隘很不成熟,她想,自己虽然不能完全改变他,但是通过家庭爱的温暖和长期正确的引导,总会慢慢有所改变的。

好在事业上虽然不尽如人意,苏影南对他的家庭生活却基本上挑不出毛病来。

安歌家里家外都聪明能干,性格却并不强势,对父母孝顺,和丈夫相敬如宾。与公婆相处,分寸也把握得恰到好处,十分善解人意。

虽然目前他们还没有能力为他们换楼房,但是安歌手里已经暗暗存下了一些钱,她相信不久的将来,苏影南这个最大的心愿就能实现了。

每年换季,安歌都想着给公婆置办衣服,购买营养品,自己父母有的,公婆一定也会有。

安歌在湖城市正骨医院找到一个名医,针对婆婆的风湿关节炎开了不少药方,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苏妈妈的病情缓解了不少,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

因此苏家老两口特别喜欢这个儿媳妇,在亲家面前对安歌赞不绝口,夸他们养育了一个好女儿。

家里也总是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即使在她妊娠反应最强烈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杂乱无章。

行里给安歌分配的三居室已经拿到了,但是房子还需要翻新一下才能住人,一来他们没有时间,苏影南没考上情绪不佳没心情管,二来装修需要一笔钱,他们暂时还拿不出来,虽然岳父母愿意资助他们,但是苏影南拒绝了。

眼下出租房子的钱都是二老出的,他的脸皮还没有厚到又接受他们资助的地步。

幸好岳父母极有修养,除了任劳任怨地帮他们打理家务、带孩子,对他们的生活从不指手画脚,即使小夫妻间偶然有不同意见,也不会偏袒女儿,给他们足够的空间自己解决。

整个家庭的氛围和睦温馨,苏影南不再对没有自己房子这件事耿耿于怀,他的“寄人篱下”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中消除了很多。

难怪夏乔说,苏影南娶了她的好姐妹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他的确应该知足了。

他们的儿子皓然长得眉清目秀,皮肤又白又嫩,眼睛又黑又亮,头发又密又长,和苏影南小时候的照片一对比,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安歌开玩笑说,如果把苏影南小时候的照片洗成彩色,再把皓然的洗成黑白色,那他俩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双胞胎,自己家里的人都分不清楚了。

苏影南一看,还真是的,父子俩实在是太像了,皓然长大以后绝对也是一个美男子。

小家伙脑门儿鼓鼓的,用安妈妈的话说,这叫"天庭饱满",他才八十多天,就已经十几斤重了。

拿着小玩具在他的眼前晃动,他就不错眼珠地盯着,小脑袋随着玩具变化的方向而转动,常常逗得全家人乐不可支,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开心果"。苏影南只有把儿子抱在怀里的时候,才能忘记全部的烦恼。

所里工作不忙的时候,苏影南就抱着皓然四处走四处看,不是去长龙湖呼吸新鲜空气,就是坐在银行大院里的石板凳上晒太阳。

这么漂亮的孩子人见人爱,大院里的人都爱抢着抱他,逗他玩;连路上不认识的人都忍不住驻足赞叹:“呀,好漂亮的孩子!”再一看苏影南,又忍不住再感叹一句:“难怪孩子这么漂亮呢……啧啧,这一看就是亲生的!”。

苏影南从小到大这样的赞美听得太多了,所以也不以为意,说实在的,他并不特别在意自己的外表,也很少照镜子,他的皮肤是天生的好,夏天不管多大的太阳晒得有多黑,一到冬天就自然恢复了白皙细腻,这一点连安歌都羡慕不来。

他的衣服都是安歌给他买,买什么他就穿什么,从不挑剔,更多的时间他就穿着警服,安歌也特别喜欢看他穿制服,真的又酷又帅。

“歌儿,你家影南这叫‘天生丽质难自弃’啊!给你省了多少银子啊!哈哈!你看我家老秦,没事就对着镜子捣鼓他那头发,发胶都不知道用了多少瓶了!”夏乔还是那么顽皮,连带着把丈夫也嘲笑了一番。

“你瞧你这张嘴吧!叫我说你什么好呢!有你这样形容一个男人的吗!回头小心泽森收拾你!”安歌被她说的哭笑不得。

“他倒是敢才行啊!”夏乔依旧嘻嘻哈哈,没心没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