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重回初世代 第80章 比赛录像_拿铁不加冰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13日

立海大的比赛结束的很快。

在他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好离开时,才得知下半区的青学和六角的比赛还没结束,卡在了单打三上的消息。

对战的是两校的一年生,比赛打了很久都还在拉锯战。

“诶,是新生代的对决呢。”丸井拨开口香糖的外包装,“前两场赢的是谁?”

“青学。”柳翻着笔记本,“第二双打是青学的河村、桃城对战六角的黑羽、天根,7-6,第一双打是菊丸和不二对战佐伯和树,6-2,第三单打现在还在打。”

“那看起来我们的对手就是青学了。”丸井把口香糖扔进嘴里。

“啊啊,青学啊。”切原打着哈欠,“手冢不在,其他人一点威胁都没有嘛。”

“你闭嘴!”真田狠狠拍了他后脑勺一下,“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对手,都不能松懈!”

“是是是副部长……很痛诶!”切原捂着后脑勺怒视真田,却还是在视线对上的一瞬间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

“总之,接下来为决赛备战的一周,大家都不能松懈!特别是你切原!”真田抱着胳膊,“只许胜利不许失败!听到了吗?立海大的三连霸——”

“没有死角!”

立海大这场比赛的比赛录像,在数天之后,被青学拿到了。

当时正在河村的寿司店聚餐的青学众人兴致勃勃地让河村拿来了放映机,围坐在一起打开了录像带。而凑巧在场的橘杏,则是不由自出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录像带的前半段因为事故而被覆盖洗掉了,当比赛的画面在一阵雪花过后出现时,已经是真田和柳的双打比赛过半的时候了。

“第二双打出赛的是立海大的柳生比吕士和丸井文太,从我的资料显示他们并不是固定的搭档,只是临时的组合。”乾推了推眼镜。

“……第一双打为什么是真田和柳?”多少了解一些立海大的三年生们全都不解地问。

“他们啊,完全猜到了我们的策略吧。”小杏低声道,她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桃城追问道。

“从关东大赛开始,我们不动峰就是采取了把全部战力都放在前三场的策略。”小杏微微低下头,“由石田和樱井出赛第二双打,神尾和伊武出赛第一双打,哥哥打单打三,争取在前三场就拿下比赛。”

“立海大他们,根本就是反利用了我们的出赛策略吧……”小杏握了握拳,她又想起了那天的比赛,不由得情绪激动起来。

青学众人看着这样的小杏,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

菊丸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双打二是柳生和丸井,双打一是真田和柳……那仁王呢?那家伙不是一直在和柳生打双打吗?”

“仁王?”乾推了推眼镜,“他只是‘这一年’的‘大部分比赛’在和柳生一起搭档双打而已。”

“什么嘛。”菊丸嘟了嘟嘴,“他和柳生不是都号称‘无敌双打’了吗。”

“那是因为在今年县大赛上他们两个人使出了角色互换,被评价为默契与实力都无可挑剔的组合。”乾摊了摊手,“不说他在联赛里偶尔的单打比赛,他那次来青学的比赛就能够说明他并不是不能打单打了。”

“所以呢?这一场他上了单打?”菊丸问道。

“嗯,这个嘛……”乾干笑了两声,“事实上我从组委会拿到的立海大的出赛名单里,仁王是单打一。顺便一提,向来和丸井一起搭档的桑原是单打二。”

“咦?!”其他人都不由得叫了起来。

立海大是所有有志于全国冠军关东冠军的最大假想敌,也因此立海大的资料和往年的比赛录像带往往被其他学校拷贝分析的一清二楚。

青学的三年生在现场观看过前一年立海大和冰帝的关东决赛不说,前一年全国大赛时立海大的比赛录像也看了不少。这一次录像他们纯粹是想知道知道这一年来立海大的变化和进步,以及在幸村不在场时,其他队员的改变,可是这样的出场顺序……

“他们是抽签定的出场顺序吗?!”菊丸忍不住拍了拍桌子,“真田和柳跑来打双打还能说是战术,柳生和丸井的组合才奇怪的无法解释啊!还有,仁王单打一,桑原的单打二,那单打三是谁?”

“切原赤也。”乾答道,“立海大的二年生。去年在关东大赛决赛出赛单打三的那个。”

“啊啊啊,就是立海大弃权了的那一场?”菊丸恍然大悟地合掌,“说起来那一次弃权的那场比赛,我记得是……”

“两败俱伤。”大石叹了口气,“是一场不知道怎么评价的比赛呢。”

“切原赤也那家伙,根本是个恶魔吧!”小杏听到了切原的名字,实在忍不住了,她双手拍在桌面上:“哪有人是那样打球的!”

“……怎……怎么打球?”桃城吓了一跳。

“诶,去年切原的打球方式是很奇怪啦,不过他不是生病了吗?”菊丸托着腮,“最后还晕倒被送去医院了呢,不知道现在变成怎么样了。”

“看看就知道了。”乾重新点开了被暂停的录像带。

一出场就出言不逊的切原那嚣张的姿态顿时让青学的两个二年生也不爽起来。

“这家伙可真讨人厌啊!”桃城切了一声。

“嘶——”

“橘干得不错嘛。”菊丸眨了眨眼,“第一局拿下的很轻松啊?”

在电视里,橘一副微笑的样子对切原说出了那句引爆了切原情绪的话。在青学众人的眼里,就是原本只是普通暴躁的切原,突然就不对劲了。

“他刚才……眼睛是不是红了?”桃城不确定地问。

“这算是切原的身体问题?”乾拿着笔记本有些迟疑,“去年立海大就是在切原出现红眼状态的时候弃权的,我听说是切原的血压过高引起的身体问题。”

听着的青学的其他人半懂不懂地点头。

而之后,切原的网球,在第二局的局末点,狠狠咬上了橘的膝盖。

“啊!我想起来了!”菊丸猛地一拍掌,“去年切原也这么做过!”

“啊,是啊,和芥川对战的时候。”不二不知不觉淡了笑容,“也是突然就把球往膝盖上打了呢。”

“立海大的其他人应该会有反应吧?”大石迟疑的道。

他话音刚落,录像带里就传来即使电波也无法减轻一二的属于真田的气势磅礴的低吼:“切原赤也!”

“呃……我就说立海大其他人会有反应的哈哈哈。”大石吓了一跳,只好干笑。

可这之后的情况完全出乎青学的人的意料了。对着立海休息区的方向说出了“只有这一球”的切原,虽然改变了球路,却始终让网球擦着橘的身体而过。

照理说这种球不算很难对付,只要克服对网球的害怕心理就好。打网球的少年们要说对网球害怕,完全是笑话,也因此,他们十分不解橘为什么每每在接球时克制不住躲闪的动作。

“这……”连不二也微微敛起了眉。

他们看着橘在这样躲闪的动作中强撑起姿势,却不小心扭伤了脚。

而抓住了这个弱点的切原又恢复了开赛的状态,每每把球打在橘左脚的反手位置,没耗费太多体力就拿下了比赛。虽说比分和比赛时间距离比赛开始时切原的海口甚远,可这结果……

乾按掉了放映机。

他看着一直一言不发握着拳头脸色黯淡的小杏:“不好意思,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橘他……”

“哥哥,哥哥他……”小杏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哥哥是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才会没办法不去躲网球的。”

这之后,小杏断断续续说出了橘在九州时的故事,和那一场改变了两个少年人生的,看似普通的练习赛。

“……千岁哥的眼睛经过医生诊断,复原的几率几乎为零,视力只有正常人视力的十分之一。对于网球选手来说已经可以算是失明了。哥哥他过不了自己那关,就……就从九州转学走了,并且发誓说再也不打原来的网球了。”小杏咬着下唇,“我知道哥哥一直没有从那场比赛里走出来,否则,他是绝对不可能输给切原的!”

“原来……原来有这种事啊。”桃城看着小杏的样子想要安慰,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急的出了汗。

他抬头想要请求支援,却望见前辈们都是一副凝重的样子。

“原来如此,是这样的原因吗。”不二若有所思,“那这么说,切原的球风……”

“录像带根本表现不出来!”小杏双手握拳放在胸前,“那个家伙,分明就是想要把球打到哥哥身上去的!哥哥一定也是因为这样才忍不住躲的!毕竟哥哥在这上面的经验……”说到这里,小杏不由得停住了。

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立海大的人都不管的吗?”桃城竖起了眉毛。

“也没有不管的吧。”大石试图让桃城的情绪冷静下来,“刚才录像带里切原不是说了吗,‘前辈们可是超级反对他把球往别人身上打的’。”

“但是他们才不是因为反对用球打人才阻止切原的!”小杏不忿地反驳道,“比赛结束后我们有进行赛后礼仪,那群人一个两个都傲慢的让人讨厌!他们反对切原把球往别人身上打,只是怕影响切原的心态和状态而已!”

青学其他人看着这样激动的小杏,相视着不知道怎么安慰。

不二走了过去拍了拍女孩的肩膀:“你哥哥,现在是在医院吗?”

“嗯,对,哥哥的扭伤拖了太久,伤到了一点骨头,医生说还是在医院住院几天比较好。”小杏点了点头。

“那么,可以把医院的地址告诉我吗?”不二笑道。

“啊……当然没问题!”小杏不解地眨了眨眼看着不二,还是借了寿司店里的纸笔,把地址和病房号告诉给了不二。

而越前,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录像带直到结束。

他看着桃城终于鼓起勇气约了橘杏一同离开,前辈们也因为立海大的录像动力十足,跑去加训。

“……大家都还MADA MADA DANE。”他这么念叨着,脑海里却不知不觉浮现出录像带里,切原舔着嘴唇眼带邪气的模样。

在决赛之前的一天,网球周刊的记者再一次对立海大进行了访问。

这一次井上由于事务繁忙而没有到场,还算个菜鸟的芝怀着上一次访问立海大时残留的心悸走进了立海大的校园。

“打扰一下,真田同学,能请问你对于明天的决赛的看法吗?”

“明天的比赛?明天的比赛只不过是简单的练习,我们的目标是进入全国大赛取得三连冠!”真田说完就转身走了,“不好意思,失陪了。”

这样的本该带着歉意的语句,却分明被真田说出了居高临下的意味来。

芝愣着眨了眨眼,在一阵无措过后只好离开了立海大。

记者小姐又是震撼又是不满的情绪完全表现在了她的背影里,就在不远处旁听了这场算不上采访的对话的队友们纷纷调侃起真田来。

“真田,虽然你说的是实话,但语气可以稍微委婉一点的。”——柳

“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是什么呢,我们的副部长。”——柳生

“噗哩,看起来记者小姐把你拉进黑名单了哦~”——仁王

……

“你们很闲是不是……”真田的额头冒起了一个两个的青筋,“有时间聚在这里聊天?!”

“你忘了我们等会儿要去看幸村的吗?”仁王摊了摊手,“大家准备好了,就差你了哟~”

“那就走吧!”真田压了压帽檐再一次觉得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好了。

立海众人去东京早就熟门熟路了。

到达东京综合病院时幸村正在房间里看画册,见到队友们的到来,抬手打了招呼。他气色挺好,心情也很不错的样子。柳看着幸村格外精神的模样,忍不住问起了原因。

原来是幸村的复健已经进入了尾声。

由于他个人强烈的斗志和意志力,手术后复健的进度一度超乎医生们的想象。就连外国来的几个专家都不由得称赞起幸村来。

“医生说,按照这样的趋势,我可以提前出院也说不定。”幸村坐在床沿笑道,“他们说我的肌肉机能已经完全恢复了,只是为了防止反复,还需要再观察几天。以及就算出院了,在一年内也要定期复诊。”

“太好了幸村!”丸井忍不住扑上了幸村,抱住了他的肩膀,“这么说,你马上就能出院了?”

“嗯,明天的决赛是赶不上了,全国大赛,就绰绰有余。”幸村反手摸了摸丸井的红发,“你们呢?战绩不错,决赛的对手是青学?”

“是。”真田点了点头,“不过,手冢因为上次和迹部的比赛受伤复发,现在去德国治疗了。”

“这样啊。”幸村点了点唇,“哈哈,真有意思呢,我和手冢都不在,挑大梁的,变成每个球队的副部长了呢。是吧,真田?”

真田压了压帽檐。

“出场顺序呢?定好了吗?”幸村问道。

“还没有。”柳摇了摇头,“目前有好几种方案,都各有利弊。”

“哦?”幸村抱起了胳膊,“我听听。”

几个人开始谈论起出场顺序的事,而这头的切原一路被前辈们严密看护着(为了防止迷路走丢),早就感到不耐烦了。

谈话的间隙幸村一侧头就看到后辈放空的模样,挑了挑眉他决定在他们讨论出场顺序时给切原找点事儿做。

“对了,你们上次告诉过我赤也和橘比赛的过程了。虽然我是不觉得赤也做了很过分的事,可橘既然扭伤到不得不住院的程度,还是让赤也去道歉一下比较好。”幸村这么提议道,“不能让别人觉得我们没有礼貌。我记得橘就在这里住院,病房号嘛……啊,文太你和桑原带着他去前台问一问,顺便看着他去道歉好了。”

丸井从幸村肩上抬起头来:“橘住院了?”

“嗯,我听护士们说他伤到了骨头。”幸村道。

“这样……那好像是有道歉的必要。”丸井眨了眨眼从床上站起来,“走吧,杰克,赤也。”

“啊?什么?”切原此时才回过神来,“你们说了什么?要让我做什么?”

“我们说橘在这里住院,你是间接造成人家伤重的人,为了礼仪还是去道歉比较好!”丸井翻了个白眼,他推了推切原的肩膀,“走了走了。”

“什么啊,我为什么要道歉啊……”切原一脸不满被推着走。

“这可是幸村吩咐的哦。”丸井摇了摇手指道。

“……我做就是了啦!”切原的声音渐渐消失,最后的抱怨的声音却还是被留在病房里的前辈们接收的一清二楚,“总是让我做些很难理解的事,前辈们真是太烦人了啦!”

“噗哩。”仁王左右看了看真田,幸村和柳讳莫如深的表情,忍不住勾起一个狐狸笑。

而幸村,则笑着摇了摇头:“看起来在我不在的这半年多,赤也变了不少嘛。”

他揶揄地看着真田:“弦一郎,没有什么想说的吗?还有莲二,你呢?”

在他的注视下,柳缓缓地移开了视线,而真田,则默默地黑了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