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宠爱:早安,我的最佳男主 第二十五章:所谓的道歉_岁暮南山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12日

挂断电话,安一整个人都有些迷惘。

她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样的感觉,不似失去那般痛彻心扉,却像是蚂蚁啃噬那般绵密的疼痛。

前几天还当众宣布两人之间的关系,转眼间,顾以南就和苏暮走到了一块。

安一内心一股被骗的感觉,就连她自己也不知,这种感觉到底从何而来,又因何而起?

在心里几次三番告诫自己不要再想这件事之后,安一总算是能够静下心来面对眼前的这些文字,也终于能将失落慢慢按压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安一依旧没有去公司,也没有和顾以南联系。

苏暮也每天准时出现在顾氏集团。

说是来给安一道歉,实则是为了见到顾以南,期望两人之间的关系能更进一步,而苏暮的出现,也让顾氏集团的流言开始纷飞。

这几天,安一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说世界中,并未和外界有联系。

而站定安一和顾以南这一对cp的苏云深实在是忍不住,直接电话轰炸安一,得知安一的住址之后,杀到了安一的公寓里。

彼时安一刚刚洗完澡,头发被水雾打湿些许,柔顺的垂在肩膀上,素雅的脸上晕着一层绯色,双唇粉嫩水润,皮肤白皙,一双眸子意外的灵动。

哪怕苏云深是个女人,也忍不住被这一幕所吸引。

不得不承认,安一确实漂亮。

比那个整天待在公司里不愿走的苏暮不知道好多少!

一想到苏暮,苏云深便止不住的来气,张口和安一埋怨道:“这几天你不在公司,你是不知道苏暮那个女人的所作所为,简直是蹬鼻子上脸!”

“我也不知道顾总哪里看得上她!”

安一抿唇,似乎不太想提这个话题。

实际上,她是不知该怎么和苏云深解释。

难不成说之前她和顾以南都是在逢场作戏,又或者说顾以南之所以愿意和苏暮在一起,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她根本没有话语权?

这些话,安一的确是不知该从哪里说起,所以只能选择保持缄默。

“安一,你别不说话啊!”苏云深扯了扯安一身上柔软的睡衣,“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顾总被人抢走?”

“可我的确不能左右他的思想。”

“怎么不能!”

苏云深的声音突然放大:“那天你在顾总办公室待了一天,你不知道,为了不打扰你睡觉,顾总甚至推掉了和对手方的面谈交流!”

顾总是谁,那可是鼎鼎有名的工作狂魔!

谁能想到,仅仅是因为安一在睡觉,他就能推掉如此重要的洽谈,可以想见,安一在顾以南心中的分量有多少。

安一本人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却没想到顾以南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居然对她这么好。

有一丝愧疚涌上心头。

“他对我……真好。”安一半垂着眸子,额前的碎发遮住了她的星某,让人看不清里面蓄着的情绪。

再次抬起头,眼底已是平淡如水。

苏云深伸手,揉了揉安一嫩滑的脸蛋,“我的大小姐,你才知道顾总对你好啊,简直羡煞了我们啊!所以,大小姐,你赶紧回公司把顾总从那个女人的手里抢回来,行不行!”

听苏云深这么说,安一竟有些隐隐约约的松动。

“我再想想吧。”

如此松口,已经到了安一的极限。

苏云深也知道适可而止,并未强迫安一,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公司里有趣的事,苏云深这才离开。

只不过,苏云深刚走到楼下,这迫不及待拿出手机。

“顾总,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吧?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接下来怎么做,就得看安一自己的想法了。”

电话那边的顾以南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万家灯火,车水马龙,显得他的背影更加的寂寥,“我知道了,多谢。”

“不谢,我也希望安一和顾总能够好好的。”

而在两人口中被谈论安一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犹豫着是否要去找顾以南。

去,她害怕被顾以南冷漠以待。

不去,她心里的失落以及不甘心又无法扶贫。

这两个选择萦绕在安一的脑海中,让她左右为难。

最后,还是前者战胜了后者,安一决定,明天去公司一探究竟,并且,按照苏云深所说的那样,和顾以南“和好”。

安一做的这个决定并没有人知道。

所以,第二天安一出现在顾氏集团的时候,办公室的同事都纷纷围了过来:“安一,这几天你宅在家写文简直是太幸福了,你不知道,这几天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安一为人和善且又有原则。只要是真心对她的人,她都会笑脸相迎。

可这并不代表着有些柠檬精会放过安一。

“有些人仗着自己有关系就觉得了不起,整天在家躲懒,我们呢?可怜的要死,天天都是完不成的工作,有什么差错还要被上司骂……”

安一眯了眯眸子,并没有理会。

有些人你越是理他,他反而越来劲。还不如晾在一边,把他所说当成耳旁风,这样他反而会选择收敛。

和同事们聊了一会儿天,安一这才去工作。

不知不觉时间慢慢流逝。

转眼间,指针指向十二点,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

安一拒绝了其他同事的邀请,孤身一人上了电梯,朝着最高楼而去。

果然不出她所料,虽然已经到了饭点,但顾以南和门外的秘书们并没有休息,还是投身在工作之中,整层楼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息。

“顾总在里面吗?”安一小声的问道。

她不知道,当她踏足这一层楼的时,就已经被顾以南监控。

秘书是认得安一的,她点了点头:“顾总在里面。”秘书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如,安小姐还是先进去吧!”

“好。”安一微微摆平手里的保温桶,避免因为倾斜将里面的汤洒出来。

当安一叩响顾以南办公室门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一道柔软的嗓音:“直接进来吧!”

手指微微一抖,安一差些没拿稳手里的保温桶。

收敛了情绪之后,她朝着里面走去,果然如同安一所想的那样,苏暮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脸上的表情格外生动。

“呀!是安小姐来了。”苏暮惊喜道,“我在公司等了你好几天了,之前的事情的确是我不好,我是专程来给你道歉的。”

安一看着那张伪善的脸,想起宴会当晚苏暮恶心的嘴脸,下意识道:“我不用你的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

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要来有什么用?

“我已经知道错了,安小姐就不能原谅我吗?又或者说安小姐想要什么补偿?我也可以补偿你。”

“我说不必了。”

安一不想和苏暮继续死缠烂打下去,这个女人显然就是在两面三刀,当着顾以南的面一套,到了背后又是另一套。

上次在游泳池边不就是这样吗?

先装作她的粉丝,再惹怒她。那天若不是安一反应迅速,说不定会被现场的人误会成什么样,以她这样没家是没背景的身份,更不用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见安一是铁了心没打算原谅自己,苏暮反而将求助的眼光投向了顾以南。

“以南哥哥,你和安一的关系好,你帮我说说好吗?”

安一冷着脸,将手里的保温桶摆在顾以南面前:“顾以南,你不用劝说我了,我不想原谅的人是坚决不会原谅的,这是给你做的便当,我本来想陪你一起吃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不用了。”

顾以南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没有解释,更没有挽留,就这样看着安一默默走远。

顾以南还没亲手打开保温桶,旁边的苏暮就自作主张地替他掀开了保温桶的盖子,里面是热气腾腾的汤,煨的松软的排骨和海带结。

汤上漂浮着些许葱花,熬得浓稠,让人食欲大动。

苏暮眨了眨眼,脸上精致的妆都这掩不住她表情中的嫉妒:“以南哥哥,这汤熬得真好,不像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学过做饭,不过,如果以南哥哥喜欢做饭的女人的话,我可以去学……”

顾以南的注意力都在眼前的汤上,对苏暮的话毫无反应。

苏暮见状,以为他是默认了自己的行为,十分自来熟的拿起勺子,想要从保温桶里舀汤喝。

“放下。”顾以南突然扣住苏暮的手腕,语调冰冷,“出去。”

“以南哥哥……”

“听不懂人话我可以叫保安来送你出去。”

苏暮很不服气,但是在顾以南阴沉目光的注视下,她还是乖乖的放下了汤勺,“我这就走,以南哥哥,你别生气。”

“以后没事少出现在顾氏。”

在苏暮离开办公室之前,顾以南冷漠的抛下一句。

苏暮恨得咬牙切齿,可是脸上却要还是要表现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忍得她实在是难受,却还是点头:“我知道了。”

脚步飞快的离开顾以南所在的楼层,苏暮并未离开顾氏大楼。

她这几天已经打探的清清楚楚,也知道安一所在的部门在哪一层楼,苏暮径直来到办公区域,此刻其他同事都去餐厅吃饭了,整个楼层静悄悄的。

唯独一道有些落寞的身影坐在窗前,睫毛在光线下显得纤长,小脸上挂着的表情也并不愉悦。

听到身后的动静,安一缓缓回过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