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 第173章_清风予我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28日

夏柠跟随着空海与白乐天去找那春琴,不,应该说是白龙。她深吸了一口气,捂着脸蹲在院子中,白乐天见她心神涣散便让她坐在院中,两人独自进去了。

她该如何面对白龙呢?恨他,好像她没有理由。爱他,好像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可是她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白龙为什么附身于猫身?为什么她睡了三十年?为什么醒来后会忘记一切?这些她都不得而知。

有些事情在她脑袋里就像缺了一块儿。

白龙此刻也是恍惚的,他感觉到外面的夏柠情绪波动很强烈,不知道何时起,对方的内心情绪他居然能够感同身受,就如此刻,他倍感痛苦。

两人不知该如何面对对方,只能如此煎熬。

当夏柠走进来时,谈话近乎结束。她蹲在黑猫面前直愣愣的看着它,似乎想要看见身体里另一个灵魂。

白龙此刻很忐忑,夏柠眼中的神情很复杂,他想对方是不是想起了过往的事情?但是他心中却抱有一丝侥幸,如果可以,他宁愿她永不想起,就这样守着她一辈子,直到自己走向生命的尽头。

“白龙,你有没有后悔过?”

千言万语,夏柠最终问出来的居然是这个问题,这是她的执着,是她最想要知道的答案。

“阿柠,你”白龙颤抖着声音看着面前笑魇如花的女子,他没想到短短一天她就记起来了,他张了张口,却是留下了眼泪。

“我大概已经明白了。”夏柠释怀一笑,当得知黑猫就是白龙时她就已经明白了,这个家伙后悔了,她终究没有错付真心的。

白乐天云里雾里的听着两人的对话,倒是空海似乎想通了什么,“劳烦夏姑娘讲讲这过往的故事吧。”

夏柠抱着化为猫身的白龙坐在石凳上,叹了一口气,白龙哑着嗓子说道:“我与阿柠初见时她方才十岁,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逼真的幻术……”

白龙与师傅师兄刚刚搬进这个院子,他们靠表演幻术谋生,虽说挣不了多少钱,但好歹也能够混口饭吃。但是人们渐渐看烦了,不再新鲜了,他们就应该去下一个目的地了。

今日才搬来这繁华小镇,收拾完东西后他走出了房门,过几日便是他的生辰了,他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师傅索性就定了他来到这个小家庭的日子,也就是他被卖的那天。

“你说隔壁家搬了三个男人进来?两个十几岁的小子,一个中年人?”婉转悦耳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白龙一听,这小姑娘说的不就是他们师徒三人吗?

他走近了一些,靠近墙壁伸出脑袋想要瞧瞧这小姑娘是在与谁说话,谁曾想竟看见令他震惊的一幕。小丫头背对着他,她在不停地嘀咕,可是面前没有人。

白龙一愣,想着这姑娘莫非脑子不大好,他仔细一看才看见地下裁剪的纸人活跃的漂浮在小姑娘身边,还泛着些许红光。

“你看够了吗?”

小丫头转过身来,意外的是她脸上有一块红色胎记,她嘴角攥着笑意,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白龙。”

小姑娘捂着嘴喃喃道:“名字挺不错,怎么让我想起了白龙马!你肯定没看过西游记,哈哈。”

白龙马是什么他不知道,他盯着小姑娘与四周漂浮的纸人,心想,如果没有脸上的胎记,她应该是极为漂亮的。

初遇让人猝不及防,当然后来他也知道了白龙马的故事,这都是后话了。

“小柠,你会幻术?”白龙看着屋外晾衣服的夏柠问道,他不止一次问过了,也不止一次见过他眼中的幻术。

“不是,那是法术。”夏柠没有停止晾衣服的动作,娘亲嘱咐她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但是别人早已对她们这古怪的母女起了怀疑,索性街坊领居都不错,没有为难这孤儿寡母的。

“法术?”白龙帮她端着盆子,和她一起坐到树下的凳子上,好奇的问道,“这世上竟真的有法术?”

“幻术是假,法术是真,真真假假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夏柠左手撑着脑袋叹了一口气,最近娘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她悄悄的注入灵力竟然也不见好,究竟是什么情况?

“小柠你最想看见什么?看见什么能够让你开心?”白龙问道,最近她眉头紧皱,他也知道夏柠娘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似乎随时会死去。

“李白大大啊,这世上我告诉你,我就想看看杨贵妃有多美,还要见见我偶像李白,可惜我还想见武则天,我女神啊!”夏柠兴奋的说道,刚刚的忧虑少了许多,说起这个话题她就停不住。

他转移话题应该是成功了吧?白龙默默地听她讲述杨贵妃与李白等等事迹,他也曾想过贵妃娘娘会是哪般模样,为何夏柠这般想瞧瞧她。还有诗人李白,每次夏柠讲起他眼里似乎像有星光一般亮闪闪,他倒是有些羡慕这两位了。

说了许久的话,到了夏柠屋外白龙才将盆子递给她,凑巧此时夏柠娘亲走了出来。那个女人脸上也有一块胎记,约莫是自出生就有吧,就像夏柠一样。

夏柠娘亲冷冽的盯着白龙,他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自己的第一眼,夏柠娘亲就有些不喜欢自己,这三四年过去了还是如此。

“白龙,日后好好照顾我女儿,莫要让她伤心才是,不要做害人害己的事情。”女人说了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后就将夏柠拉进了屋里。

白龙不解的看着关上的房门,刚刚夏柠娘亲对他的态度似乎没有以前那般不好了,只是她说的话让自己不懂,害人害己?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坏事。

他摇了摇头,见丹龙倚靠在树下对他挤眉弄眼,顿时将之前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又和小柠聊天去了?我都看见了,居然也不叫上我,没义气。”丹龙上前揽着他的肩膀笑着说道,这四年与夏柠相处下来他也挺喜欢这小丫头的,是真的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妹一样罩着她。

害人害己?白龙将这四个字抛在脑后,后来发生的一切才让他明白,这四个字像一把刀插进了心底,血淋淋的。

“娘,你今天对白龙好像不大一样。”夏柠放下盆子,动手收拾了一下乱糟糟的房间,问道。

女人眼底挣扎片刻,终是叹了一口气,她上前紧紧的抓住夏柠的胳膊,别人都说她疯疯癫癫,可是此刻她很清醒,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去送死,她不能看着女儿连十六岁都活不过啊!

“我恨极了你爹,但是我从未讨厌过你,你是与我血缘关系的亲人,是我相依为命的女儿,我从来没有做好一个母亲的责任,但是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定要记住。”女人将夏柠拉到桌旁坐下,认真的开口说道,就算是死,她也要保住女儿的命。

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的大限就是这几日了。

“好,我一定记住娘亲的话,乖乖听你的话。”疯疯癫癫的娘亲这般郑重的说话,夏柠还是第一次见,她并非觉得娘亲对她不好,只是她身体里另一半血是抛弃她们孤儿寡母的人,或许娘亲有时候会想起那个男人吧。

“不要喜欢白龙那个小子好不好?”女人哀求的看着夏柠,“你向娘亲保证好不好,他真的不是你的良人。”

他会害死你的,会成为你十六岁死劫的。

夏柠睫毛微微颤动,她握紧女人的手温柔的说道:“为什么呢?白龙他很好啊,娘亲你是不是对他有偏见,从见他第一面起你就不喜欢他。”

“不行!你答应我,不然会死的!”女人不停的摇头,希望女儿能够听自己的话,但是此刻并不能将她看见的一切告诉面前的少女,泄露天机怕是会死的更惨。

夏柠听懂了她的话,“娘亲您说我如果喜欢白龙会死?可是这些我无法把握,就像您当年也不曾料到自己会喜欢那个男人。”她耸了耸肩膀,这辈子注定了早夭,怕是只能将白龙当成个暗恋对象了,虽然很多东西不明白,她却知道自己这辈子的寿命终点在哪里。

“罢了,你去把黄鹤师傅找来,我有些话想对他说。”

那一天与谈话结束后,这个女人向夏柠嘱托了许多事情,送了她一条漂亮的项链,讲述了家族背后的故事等等,她拍着夏柠的后背与她一起入睡,但这一切都太过于匆忙了。

以至于夏柠第二日清晨睁开眼便瞧见身旁有一个极其美艳的女人,那模样正是她的娘亲,可惜美人却没有了一丝生命气息。

原来恢复美丽的代价是死亡,原来她早知自己要死去了,才会嘱托那么多的事情,才会强迫她听完所有的故事,夏柠颤抖的穿好衣服,整理好女人的遗容,才去找了隔壁的。

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却难以置信,在黄鹤师傅、白龙与丹龙三人的帮助下,夏柠办完娘亲的丧事后跟着他们去了下一个目的地,据说这是她娘亲生前最后的愿望,希望师傅能够带上夏柠,好好照顾她。

夏柠似乎悟出来什么,她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死亡是避不开的,除非……

白龙与丹龙长了夏柠两三岁,她在那般小的年纪经历了变故,两人都格外照顾她。

不知不觉夏柠已经十五岁了,黄鹤见她年纪小可幻术比之他还厉害,渐渐也当成自己女儿一般照顾。

“小柠,你是否有喜欢的男子?”一次饭后黄鹤师傅在只有两人的时候悄悄问她,也是怕小女孩儿脸皮薄,但这个问题他还是要问的。

夏柠想了想,微微笑了笑,“对白龙有些好感,大约是心仪他的,可是我还小,况且他也不喜欢我,谢谢师傅关心。”为什么要将这些话说出来?其实师傅是能看出来她对丹龙与白龙的不同之处,那何必要隐藏呢?

黄鹤师傅叹了一口气,他倒是希望小丫头喜欢丹龙就好了,不过这两个孩子的感情是纯粹的的兄妹情,互相之间都没有心心相印的情谊。而白龙,他对夏柠确实很好,可是这孩子还没成熟,看不通透这情之一字。

夏柠走出屋子坐在草地上看着天空的星星,她是喜欢白龙,但是还不算特别深刻,女孩儿的心智比男孩儿早熟,她想这么多也只是令自己心塞。

“师傅骂你了?”白龙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坐下,从怀里拿出一条手帕,手帕里包裹着夏柠最喜欢吃的点心。

夏柠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禁一笑,毫不客气的拿起一块点心吃起来,“师傅最疼我了,怎么会骂我,只是明天就要去长安城了,我很期待!”

“是啊,长安城最出名的美食是胡饼,到时候我带你去吃点心。”白龙笑道,这姑娘也是奇怪,她什么也不关心,只喜欢吃东西。

如果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哀嚎,命都快没了,不尝尝这个时代的美食很亏啊!

“白龙啊,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夏柠叹道,她不等对方回答又继续说道:“如果,我说如果啊,我要死了你会怎么办?会不会为我难受啊?”

白龙只觉得心脏一疼,他很抗拒死这个字,夏柠的语气很惆怅,似乎这个问题她很认真。

“你不会死的,你还这么小!”他斩钉截铁的说出这句话。

“我不小了,女子十五岁没成亲官府可是有惩戒的,索性我长得小,应该看不大出来。”夏柠捧着脸忧愁的说道,“可惜没人娶我,这辈子也没有啦。”

“有的,会有的!”看着夏柠眼睛里冒出的星光,他想这般好的姑娘是一定有人愿意娶的,他就曾听见过媒婆来找师傅提亲的,可是师傅一个也没有答应。

“要不,你娶我吧,哈哈!”夏柠转过头猛然开口说道。

“我,我”白龙脸微红,有些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出来完整的一句话,“姑,姑娘家还是要矜持些。”

“我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夏柠眨了眨眼,继续抬头看向满天繁星,“白龙,若是有一天我死了,你把我火化了洒进海里吧,请你一定要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你也不要再说这些不吉利的事情了。”白龙伸手在她额头戳了戳,问道:“你十六岁生日快到了,想要什么礼物?”

“我不想过生日,我有些讨厌……”

她不想死在那么快乐的一天,当真是生与死都是同一天。

等了许久夏柠才吐出这么一句话,他有些不解,以往大家过生日她都是最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她很抗拒这次的生日?

现在的他不明白,后来明白也晚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