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总裁追妻路漫漫 第83章 贺思弦的怀疑_锦云仙

科幻未来 2020年05月21日

“诶?贺先生您来了?”

看到贺思弦来,泉峰立马站起来,毕恭毕敬看着贺思弦,赶紧招呼着。

刚刚还笑着呢,这会儿就不敢笑了,脸上的表情都严肃了不少。

不因为别人,仅仅是因为看到贺思弦那铁青的脸色。

这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贺思弦是生气了。

虽然不知道他因为什么生气,可这气息,很明显了已经,要是再不克制一下的话,估计这后面的气性更大,指不定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呢。

而叶悠,在看到贺思弦的时候,原本脸上的笑意也散去。

对这贺思弦点点头:“贺先生您来了。”

“嗯。”贺思弦嗯了一声,随着就走进去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人,此时的他不知道是什么心情,脸上的表情都诡异的让人看不出他现在在想什么。

这个人是怎么了?

叶悠心里不禁犯嘀咕,这人一过来就这样的,好像是比人欠了他百八十万似的,怎么着?难道是他遇到什么事儿了么?

仔细一想,可能是。

要不然的话,他脸色绝对不会这么难看的。本来这个人的脾气就不太好,要是再有人招惹了他的话,那现在这样,就可以理解是是那么意思的了。

贺思弦翘着二郎腿,说:“叶小姐现在感觉着怎么样了?”

“嗯已经好多了,我这儿没事儿了,谢谢贺先生,如果不是您的话,昨晚我还不知道会什么样。”叶悠轻声说着。

昨晚的事儿她心里清楚,但是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指证刘姨,所以话不用说太多了。

见叶悠这么说,贺思弦点点头:“泉峰,叶小姐这边医生怎么说的?”

“回贺先生,医生说叶小姐的情况没多大的问题,就是擦伤比较多,头部的话,有些轻微脑震荡,其他的情况倒是没有。”

看着老板问自己,泉峰赶紧交代着,生怕自己忘了什么,把什么都交代了出来。

这么说,这女人也没多严重,就是脑子上的问题多一点儿。

这样自己就放心了。

贺思弦的心里松了口气,脸色也好看了一些,抬头看着叶悠那惨白的脸色,皱着眉问:“昨晚到底是在怎么回事儿,叶小姐还知道么?”

“昨晚?”叶悠想了想:“昨晚是我自己不想小心,没想到就摔下去了,没事儿。”

“仅仅是这样?”明显贺思弦不太相信。

毕竟他不是什么傻子,看那样子就知道家里肯定是有事儿,叶悠再怎么样,那也不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这绝对不可能是自己摔的。

也就是说,家里的楼梯肯定有问题。

但是他回去之后就做了检查,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甚至于都很干净,看起来和平时一样的。

可是越是这样,他的心里越是不能平静。

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叶悠这个人,他了解的不是很多,但是也知道她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

不过贺思弦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叶小姐以后要小心一点儿,这幸好是在家里,要是在别的地方,还不知道会摔成什么样儿。”

“我知道,谢谢贺先生关心。”叶悠说着。

话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这气氛有些不太对啊,这正常应该是这样子的么?

泉峰不禁觉得奇怪。

这贺先生不对劲儿,就连叶小姐现在都不对劲儿了,难道自己之前想错了?

老板和叶小姐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们俩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自己怎么有些看不懂了呢?

仅仅是看着这样的情况,就足够泉峰寻思好一会儿的了,更别说这会儿越来越怪异的气氛,让他很想出去,这病房有些待不下去了。

“贺先生,叶小姐等下就要注射ye体了,您来这边还有什么事儿要交代么?”

不行,不能让这诡异的气息继续下去,不然自己绝对受不住的。

听到泉峰这么说,贺思弦说:“没什么,就是来看看叶小姐现在怎么样,既然叶小姐没事儿我就放心了,叶小姐好好休息。”

“嗯贺先生放心,我肯定会好好休养,争取早早好起来。”叶悠笑着说。

不知道为什么,贺思弦总觉得叶悠这笑不像是平时那样的笑,这笑容里的意味,让他觉得很不舒服,甚至他现在很想对着叶悠吼两句。

那种没由来的烦躁,让他哪儿哪儿都不舒服,这可太难受了。

而包裹着叶悠额头的纱布上,那明晃晃的红色,更是让他的眼睛不舒服。好像是什么强烈的光一样,刺激的他眼睛生疼,说不出的感觉。

眉头紧锁,看着叶悠,似乎在寻思什么一样。

叶悠也注意到了他的情绪,看着这样的情况,叶悠站起身,走到贺思弦的跟前,对着泉峰先摆摆手:“泉峰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有事儿要单独和贺先生说。”

“啊这样?那我就先出去吧。”

听到叶悠这么说,泉峰直接就走了,病房里就剩下叶悠和贺思弦两个人。

那说不出的诡异气息,此时更加明显。

看着贺思弦,叶悠的心里虽然不怎么舒服,但是她确实从心里感谢贺思弦。

这两次,如果不是贺思弦的话,自己真的会很危险。

就怪自己没有注意到那些,要是真的注意到,也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儿。

家里的孩子们还不知道,要是给他们知道的话,那这事儿估计就没完了。仅仅是叶十安一个,都会闹得人仰马翻的,更别说再来一个梗闹腾的叶九音了。

看着贺思弦,叶悠一脸郑重:“谢谢贺先生救了我两次,只是这次的情况有些严重,恐怕没那么快好起来,所以给贺先生治疗的时间,那就推迟几天了。”

“嗯我知道没关系,养好身体再说别的。”

就算是叶悠不说,他也知道这事儿,治疗的时间肯定要推迟,他还想着等等再和叶悠说,没想到被叶悠先说了。

这也好,不用搞得太尴尬。

听着贺思弦的意思,叶悠就知道贺思弦倒是不在意这个,于是点点头:“那贺先生,如果没事儿的话您先回去吧,还有泉峰,不用他在这里照顾着,我一个人可以的。”

“泉峰没事儿,让他在这儿就行。”

......

这话说的,叶悠直接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一个人又不是弄不了什么,这也不是伤着胳膊腿儿的,真的没必要多一个人来照顾她。

只是这...这贺思弦也太难受了。

“贺先生,真的没有必要,我自己完全可以的。”叶悠紧忙说着。

这总感觉有些不舒服,有人在的话,自己干啥都有点儿不习惯,除了有个人说话,不至于自己太闷了。

想到这些,叶悠继续说:“贺先生,我自己一个人完全可以,真的不需要有人再来照顾我,您那边也挺忙的,再找人来照顾我......”

“没事,泉峰是我的助理,就算他不去的话,也有人来处理工作,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

......

得了,这还是别说了,跟这个男人就是说不明白,再怎么说都没用的。

他这是死脑筋吧,难道就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么?

还是说他其实是知道的,但是就是在这儿装不知道,在这儿跟自己在打哑谜呢么?

这也不是没可能吧?

还是说,他这是怕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偷偷跑回去了?

嗯,如果是这个的话,那自己觉得还是有可能的,毕竟贺思弦这个人,自己多少也知道一些,他这么折腾的,不就是要自己在他身边。

有人在这儿看着自己,那他就能知道自己的全部动向了。

得,那自己还是不说了吧。

反正说了也没用,说多了就是浪费口水呢,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呢。

“那要是这样的话,就麻烦贺先生了。”叶悠无奈说着。

贺思弦点点头:“没有多麻烦,叶小姐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了,还有,叶小姐摔下去这事儿,我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嗯?贺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太明白~”叶悠皱着眉说。

看着贺思弦那脸色的,叶悠不禁心惊,难道贺思弦是察觉到什么了?

不能吧?

贺思弦会对自己家里的人有怀疑么?

“我的意思叶小姐是明白的,如果叶小姐想起什么的话,那就和我说一下,叶小姐这边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贺思弦都没给叶悠说话的机会,直接抬腿就走了。

看着贺思弦的背影,叶悠一脸诧异。

这个男人是干嘛?留下这一串令人瞎想的话,这连个解释都没有,这就走了?

而且他话里的意思,他这是注意到了什么么?

不能吧,刘姨是他身边的人,他应该不会怀疑到刘姨的身上去吧?

这...这个贺思弦是怎么回事儿?自己怎么越来越迷糊了呢?

仅仅是给他治病而已,自己并不想牵扯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要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不过叶悠也行了,这个男人可能真的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跟自己这么说,亦或者,他这是在试探自己?

这么一想,叶悠眯起眼睛,看着门口不禁思索起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