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为君顾 第33章_墨青城

科幻未来 2020年07月01日

“我们……不是故意偷看的,呃……是来要签名的。”一向彪悍的李倩舌头打了结。

“哦?那真不幸,我是故意泼水的。”他交叉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人。

被浇湿的以陌皱了眉。这个性格和外表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家伙实在让她很火大。她看看身边沮丧和无奈交织的妞儿,那点孱弱的自尊心猛然爆发了。

“苏先生。”以陌以一个漂亮的手撑翻过阳台跳进室内,冲面容冰冷的男人说,“我的同学为了要到你的签名甚至弄伤了手。或许我们偷听的行为让你不快了,可是那确实是个偶然。你不能通融一下么?”

“不。”他居然连个理由都不给,拒绝的万分彻底。

以陌深呼一口气,安抚已然狂躁的心态,抬眼平静的说,“幸好你说不。在我看来,让你这样的人签名真的会糟蹋一张干净的纸。”

说完她拉着同样从窗户爬进房内的李倩大步往门外走去。

碰巧这时响起敲门声,精致妆容的年轻女助理探头进来,看见湿漉漉的以陌和捂着胳膊的李倩吓了一跳。

“你,你们……”她愣愣的在两人身上打量。

“什么事?”恹恹的声音在她两身后响起。

助理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即刻从迷蒙中清醒过来,小心翼翼的赔笑道:“远歌,刚才宣小姐说身体不适,让我们把节目时间向后推……”

无声无息的,另一杯水冲着助理扑面而去。她脸上的妆容被水冲散,顺着脸颊淌出黑色痕迹。似乎是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般,她没有任何惊讶和埋怨的神色,只是从衣袋里摸出纸巾,把水擦干。

“车钥匙。”他站在女助理面前摊开手掌。

“远歌!……你不能一走了之,老板嘱咐过……这次……”她手足无措的哀求。

“五秒内把钥匙交给我,否则,开除。五。”他冷着脸。

“远歌,你听我说……”

“四。”

“你不能走……”

“三。”

“这样是违约……”

“二。”

“宣和地产那边没办法交代……”

“一。”

助理认命的把钥匙放在他摊开的手掌上。他拉过搭在椅背上的一件大号卫衣套上,把帽子拉起,遮住大半张脸。

“我先走了,后续交给你,你应该很善于处理这些遗留问题,南希。”“哦对了,再见,偷窥狂小姐们。”他轻笑一声,翻出窗户去。

很不幸的,那便是以陌和李倩爬进来的那扇。

在他的潜意识里,既然她们能从这条路进来,他自然也能从这条路出去。

于是,苏帅哥很错愕的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建筑垃圾挡住了去路。

他皱皱眉,转身欲翻窗回来,却发现窗户已经被人从里面扣住了。

手指搭在锁扣上,站在窗口的以陌挑眉淡定的望着他。

隔着玻璃的针锋相对。

一旁的李倩和助理南希满头冷汗。

安以陌是个倔强的姑娘。这是李倩对她的认知。她执着和坚持的姿态时常出现在愤怒的时候。现下,明显的,她怒了。

南希是苏远歌众多如走马灯般淘汰的助手中坚持时间最长的一个,她跟着他已经超过了半年。在她看来苏远歌的脾气类似于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任性的、无理的、骄傲的,但同时又是将自己的真实情感隐藏极深的人。大多数时候他是安静的,面容冰冷的。但此刻,玻璃窗外他皱起的眉,反射般让她扶额虚汗。他,也怒了。

他微眯起的眼,看向自己,就像是一条在打量食物的蛇的眼神。以陌被脑袋里忽然冒出的这个比喻所纠结,浑身不舒服起来。

“那个……”先出声的是南希,她拍拍以陌的肩膀说,“这位同学,呃,外面很冷。他站久了会着凉的。”

“不会。我刚顶着被水浇湿的脑袋站在外面吹了会,不算很冷。”她置若罔闻。

“……他需要准备节目,放他进来吧。”南希又瞥了眼窗外目光阴冷的男人,说话时不由背过身,如芒在背。

“刚才不是说节目推迟了么?而且放他进来他会跑,不如关起来安全。”以陌微笑。

其实我也不想放他进来啊啊啊~南希内心对这个勇敢的姑娘致以一万分的敬意。可是……

假如不放他进来我会死的很惨呐……南希欲哭无泪的感觉到那零度以下的视线透过玻璃砸在自己背上。“同学,无论如何,你还是先把窗户打开……”

手机忽然作响,南希迅速的接起来。

里面传来那男人低吼的声音。“速度开窗。叫保镖进来,把这两个不知从哪儿来的东西给我丢出去!”

果然,爆发了……

“同学,你再不放手我就要被炒了……”南希神情哀怜的望着她。

“……”以陌完全受不了这种楚楚可怜的眼神,电打了一般松开手。

李倩看准时机拉着她便往外跑去,穿过走廊,顶着保安和围观女生诧异的眼神狂奔。

两人气喘吁吁的钻进卫生间,面面相觑,只觉得这遭遇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以陌看着李倩不知是哭是笑的表情,李倩看着她湿漉漉的脑袋,两人想起苏大帅哥纵身一跃的潇洒姿态和被关在窗外进退两难的气急败坏,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现在我才发现,个人崇拜害死人呐。”李倩认真总结。

“傻瓜,你手还疼不疼?”

“疼。”

“刚不是说不疼了么?”

“看到帅哥一时忘记疼了。”

“……”我真想踹飞你。这是以陌的心声。

陪着李倩去医务室包了纱布,两人这才回到体育场内看节目。

原园和唐小音的一顿埋怨是少不了的。

“阿嚏……”坐在观众席上的以陌鼻子痒痒的。

“着凉了吧?”李倩有些担心。

“大概是吧。”打了个冷战的她揉揉鼻子,腹诽。或许是某个BT男在背后咒骂自己的缘故呐……

节目单被临时调整,宣晴与苏远歌的节目被放在了最后。于是,当晚会接近尾声的时候,座无虚席的体育场内群情激奋起来。

“下一首歌名叫《萤火》,是歌坛王子苏远歌的新作。今天他也来到了我们的大学生艺术节现场……”

尖叫和掌声完全淹没了主持人剩下的串词,当苏远歌牵着宣晴的手出场的一刹那,激动万分的学生们挥舞着荧光棒在原地蹦起来,完全把矜持和仪态抛在脑后。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聚光灯下的苏远歌是完美的。俊美的容颜。笔直的身姿,优雅的鞠躬。举手投足间便足以令人疯狂。

原园诧异的看着蛋腚的保持着总统夫人坐飞机架势端坐在位置上的李倩,心道:这丫头是中什么邪,跑去要签名的时候还抽抽的手舞足蹈,现在怎么一点激情都没了?

当苏远歌坐在钢琴前按下第一个琴键的时候,场面逐渐安静下来。

宣晴的声线很柔美,将这首歌演绎出一种恰如其分的淡淡哀伤。

“梦境里的画面。

你微笑的亲吻我的侧脸。

梦醒时的留恋。

可否多留一刻在我身边。

一场萤火般的爱恋。

消失在盛夏的终点。”

副歌部分第二次重复的时候,苏远歌的琴声却忽然慢了下来。宣晴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却见他修长的手指在琴面上游移,弹奏出一段从未听到过的旋律。这旋律与《萤火》风格相似,却有着多样的变化。

缓慢的,忧伤的,却又动人心魄的。

他的脸移近话筒,轻唱起来。

“有如一场萤火般的爱恋。

我站在原地,看着你的身影越来越远。

最后的最后,淡出我的视线。

无法挽留的,你的心。

依旧眷恋的,你的眼。

这一场萤火般的爱恋。

原来我输给的,是时间。”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

保安艰难的抵挡着从四面八方涌向场中的人群。助理和保镖引着苏远歌从偏门匆匆离场。

以陌从体育场拥挤的人群里钻出来,四处寻找着不知去向的三人。

太没天理了。她忿忿。这种人有什么值得崇拜的?

只不过虽然她有心蔑视,却没胆喊出声来。否则她会被狂热的女生们踏成脚下泥。

在这种情况下寻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以陌摸手机打算打电话,却发现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不翼而飞了。

来K大之前明明还在的。她焦虑的回忆着。

那么,是在自己翻窗的时候……她似乎听见某物坠地的轻微声音,因为当时那种情境下,自己没有细想……

以陌转身朝体育馆里跑去。

“你为什么要突然变调?”宣晴跟在苏远歌身后责问。

“我乐意。”他一把抓住身着黑色正装的年轻司机,把他从驾驶座上拖出来,然后自己坐进去,对宣晴身后的南希说:“我出去兜兜风。”说完,一脚油门离去。从始至终未看宣大小姐一眼,气的她直跺脚。

遍寻手机不获的安同学和正在收拾物品的南希撞个正着。

“助理姐姐,你有没有看见一只红色的NXXX7手机?”她慌慌张张的问。

“啊?我好像看见……远歌从窗边的地上捡起来一个红色的……难道是你的手机?”她反问。

“他……拿走了?”

“嗯……”无比同情的眼神。

以陌抓狂了。虽然不指望这人能物归原主,可是他怎么能占为己有?

这个该死的BT男!

“电话,能借我用用么?”她无计可施。“我得把手机要回来。”

南希拨通了苏远歌的电话,迅速丢给以陌,嘱咐道:“在十秒内说清楚你的事。一定哟~”

以陌深吸一口气,等电话那边传来一句:“南希,你是真的想被炒?”的同时,她中气十足的吼出一句:“苏远歌,把手机还给我!”

气壮山河。

“偷窥狂?”对方显然也被这么雄壮的音色震住了,半天才问。

“你才是偷窥狂,你全家都是偷窥狂。”她顺口就嚷出来,一抬眼,看见南希面如死灰的脸,顿时蔫了。“呃……那个,那是我的手机……”

“想要的话,到青藤路水色年华门口来,我在这等你。十分钟。”说完,对方挂了电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