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很忙:我在七零开矿山 第三十一章 小溪抓鱼_一生琉璃白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26日

顾行深原先也不知道村里的人那么可怕,直到夏瑶有几次来牛棚找他,被其他人给撞见了之后,村里便盛传他和夏瑶在一块儿了。

那时候,他就算是有八张嘴也说不清,便没有理会。

原以为,只要他不做解释,这些人就能消停,可没想到,后来他一出门,对他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多。

所幸最后他和程青雪登记了,这些人才消停了,但又开始指指点点他和程青雪了。

果然,还是老话说的好,不能和妇人一般见识。

“行深,二狗妈其实挺好的。”程青雪这人爱恨分明,只要是对她好的,她能记着一辈子,对她差的,她自然也能记恨一辈子。

自从穿越过来之后,二狗妈除了一开始跟人八卦过她之后,这段时间倒是对她挺不错。

就拿夏瑶那件事儿来说,想必除了二狗妈,也不会有人叫她提防着了。

见程青雪如此执着的相信二狗妈,顾行深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一路无话,程青雪有些无奈,这个顾行深,真是个小气的男人。

两人走着走着,突然,程青雪看到了路边的一条小溪流。这条小溪流之前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小溪都被冻住了。

现在才刚立春,一些冰已经融化了,一些被冻了一个冬季的鱼也开始露出了水面。

“行深,快看,小溪里面有很多鱼,我们抓一些回去炖汤如何?”

闻声,顾行深的目光看了过去,果真,小溪里有许多的鱼。

两人径直的往小溪走去,顾行深这个从小生活在城里的人,一点抓鱼的经验都没有,他无奈的看了程青雪一眼。

“我不会抓鱼。”

程青雪愣了片刻,然后露出笑眯眯的笑容,看顾行深的模样,就不像是一个会抓鱼的人。

“我来。”程青雪挽起袖子,蹲下身体,看准目标,一下就抓了一条大鱼起来。

作为一名优秀的地质科学家,她的野外生存能力绝对强过于这个年代的不少人。当然,还有一些前些年常年在战场上的人她就不敢比了。

顾行深目羡的看着程青雪手中的鱼,心中暗誓,他一定要将学会抓鱼。

程青雪抓鱼的技能很好,不一会儿便抓了五条鱼。

看着背篓里活蹦乱跳的鱼,程青雪挑了两条大一些的留下,将剩下三条小的放回了小溪里。

两条鱼,也足够他们三人吃了。

今天是除夕,自然桌上要有一道年年有余这道菜。否则,这哪能算是年夜饭呢。

两人回到牛棚,就看见老爷子在灶台生火。

顾行深将背篓放下,急忙走到老爷子的身边。

“爷爷,你在干嘛?”

一边说着,一边将爷爷手中的柴火扔下,老爷子身体不好,他真是害怕老爷子把自己给伤到了。

“今天是除夕,我在生火啊。总不能我什么都不做吧?”老爷子的心中有些不开心,他的身体状况,他自己是清楚的,但还没有到走不动的地步,他这个孙子,就知道大惊小怪。

一旁的程青雪见状,走到老爷子身体,将他扶起。

“爷爷,你还真的就什么都不用做,等你身体再恢复一些了,咱们再做好吗?今天是除夕,就让我和行深做菜,好好的孝敬你。”

老爷子的不开心缓缓的散去,还是他这个孙儿媳妇会说话,比他哪个孙子强太多了。

他喜笑颜开的看着程青雪,心满意足的说道:“好,好,好,青雪说的话,我这个老头子自然要听。”

顾行深被老爷子的话逗笑了,哪个小时候总是叮嘱他要好好学习,威严满满的爷爷已经不在了,现在的爷爷,就像是一个小孩儿一般。

“爷爷,你可不能这么偏心,我才是你的亲孙子呢。”

老爷子冷哼一声,一点儿也不愿意搭理顾行深,他松开程青雪的手,缓缓的回到椅子上坐着。

顾行深无奈的摇了摇摇头,眼神不经意看到程青雪偷笑的模样,他无奈的耸了耸肩。

“青雪,咱们开始做年夜饭吧,今天我一个人一定做不完那么多菜,你帮帮我可好?”

一边说着,顾行深的手便开始将背篓中的鱼拿到盆子里。

程青雪见状,急忙拦住他。

“今天这顿饭我来做,你就好好的在一旁生火就好了。”

这几个月,每一顿饭菜都是顾行深做的,她都吃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本一开始,她是想自己动手的,可又害怕做出的菜太现代化。到时候恐怕会让顾行深起疑。

不过,这段时间顾行深做的饭菜,很多时候就已经精心装扮过。

虽然顾行深被弄到这儿来下乡改造了,但骨子里资本主义家的生活还是很难改变。

“青雪,还是我来做,今天是年夜饭,要引起重视。”顾行深一脸担忧,他很怕程青雪将这一切给搞砸了,那今晚,他们三人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程青雪脸上闪过一丝浅笑,原来顾行深是瞧不起她。那她可一定要好好的向顾行深给证明证明了。

“那不行,我来做,你可不要瞧不起我。”

说完,程青雪也不管顾行深还想说些什么,自顾自的拿起野菜开始处理起来。

一旁的顾行深看她处理的那么熟练,心里也放心了些。

原本,他还以为程青雪是不会做饭的。

不过想想初次见到程青雪的时候,她那副模样,一看就是将心中所有的家务活都揽下的人。所以,饭菜自然是会做的。

程青雪的脑海里不断的回忆着在二十一世纪做饭时的场景,今天她一定要做出一道道的美味来,绝对不能让顾行深给看扁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程青雪熟练的厨艺让顾行深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两人的配合十分默契,还没有临近天黑,饭菜便好的七七八八了。

顾行深看着破旧桌上的一道道美食,心情甚好。

这是他来到这个乡里第一次的年夜饭,去年的年夜饭,是他和老爷子两人就着一些馒头和水凑合着咽下的。

今年的年夜饭虽不比前些年的那般丰盛,但有着家的味道。

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的程青雪看见望着饭菜发呆的顾行深,淡淡的说道:“行深,你干嘛呢?快帮忙拿碗筷啊,咱们要吃饭了。”

闻声,顾行深急忙收住心里的思绪,连声应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