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源氏物语 第17章 御守_碧绀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22日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

赖光坐在牛车上,踏着熹微的晨光回到源氏大宅。

迈进主殿时才刚刚寅时,博雅和晴明却已经穿戴整齐等在赖光的屋内。赖光见状拉紧肩上的羽织,露出毫无破绽的温柔笑脸:“博雅今日起的好早,是找我有什么事么?”

博雅看着赖光的笑容,下意识放松了身体,转而又正襟危坐道:“兄长昨夜独自去讨伐罗生门之鬼的事,我都听晴明说了。虽然我也知道兄长武艺非凡,但是孤身一人赴会实在太过莽撞。且明明昨夜我也在家,兄长为何不将此事告之于我,莫非兄长信不过我?”

赖光闻言似笑非笑的瞥过一旁摆出无辜脸的晴明,款步坐在了博雅面前,揉了揉弟弟柔软的黑发:“我自然相信博雅,只是这等小事我自己便可以解决,告诉你不是让你平添烦恼么。”

“兄长,”博雅脸上浮起薄红,拉下头上赖光的手,正色道:“我知晓兄长的爱护之情,望兄长亦体谅我对你的关心。兄长有难,我又岂能安心坐在家中。且博雅受兄长庇护多年,如今羽翼已丰,自当为兄长解忧,以报养育之恩。”

看着博雅固执的眼神,赖光终究叹了口气,掐了把博雅的脸颊妥协的说:“这件事是赖光错了,以后诸事,赖光必定与博雅商量。”

博雅闻言长吐了一口气,刚要展颜,忽然嗅到微弱的血腥味,连忙剥下赖光的羽织。

赖光的背部是被春的巨兽所伤留下的爪痕,如今已经止血结痂,让博雅可以更清楚的看见可怖的伤口,以及两侧被妖毒侵蚀的腐肉。

博雅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兄长!”

“嗨嗨,”赖光见隐瞒不下去,举起双手主动认错,“对敌的时候受了小伤,博雅不用着急。我相信安倍大人须臾便可解决,不是么?”

赖光祸水东引。

晴明看见博雅充满希冀的目光,摇着蝠扇的手一僵,随即妥协的从袖中取出人形符纸,将桃花妖樱花妖统统召唤出来。

伴随着两位粉衣女妖的翩翩起舞,赖光背后青紫的妖毒被清理干净,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愈合。在确定赖光背后光滑如初,再也找不到一丝伤痕后,两人伴随着缓缓坠落的花瓣慢慢消失。

见傻弟弟崇拜的看着晴明,赖光立即出声拉回博雅的注意力。

“说起来,赖光现在便有一事忧心,想与两位商量。”

见博雅果然担忧的回过头,赖光不着痕迹的向晴明投去了挑衅的目光,随即将审神者与付丧神的事情告知了二人。

“太可恶了!”博雅听到审神者春对刀剑付丧神的所作后,不出所料的勃然大怒,“刀剑是武士的半身,这人竟敢随意欺辱,实在不可原谅!”随即转头问赖光,“兄长将那人擒下后,带回家里关押起来了?”

赖光点点头,“是。毕竟苦主仍在,如何处置不应由我决定。”

“的确,”博雅赞同的点点头,“那兄长是打算接任审神者,替那两位付丧神疗伤?”

“疗伤自是应当,”赖光闻言看向晴明,取出怀中绿色的御守,“不过关于审神者,赖光还有些问题想要询问安倍大人。”

与晴明一番交谈后,赖光对手中的御守有了更深切的了解。

据晴明所言,时之政府派发的御守实际是本丸的“核”。具有灵力的人类在向御守输入灵力的同时,本丸就会与人类签订契约。按照契约,人类将成为审神者,拥有本丸内包括付丧神在内的所有事物;而本丸则会不断吞噬人类的灵力,直到人类枯竭,再寻找下一任主人。①

而刀剑付丧神,则只是本丸内的可消耗品。

“源大辅大人听说过‘地缚灵’么?那是一种被束缚在死亡之处,不断溯回死前时光的冤魂。某种程度上说,刀剑付丧神就是本丸的地缚灵。”晴明蝠扇敲打着手心,向赖光与博雅解释着,“局限在本丸与审神者身边,即使被碎刀或刀解,新的意识又会抛弃过去记忆重新开始。只要本丸还存在,付丧神就会不断重生于审神者身边,拼尽性命保护审神者。”

“太过分了,这对刀剑来说太残酷了。”博雅闻言紧紧握着拳,愤怒的说道。

“毕竟从人类的角度看,刀剑,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罢了。”晴明眯起细长的眼睛,眼角流露出不屑与嘲讽。

赖光听到晴明的话,脑海中忽然想起那夜月光下三日月胸前心跳的声音。

赖光右手微微蜷起,将绿色御守握于手心,随即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向晴明:“安倍大人看我可有灵力?”

“岂止于有。源大辅大人所负灵力之盛世间罕见。担任审神者绰绰有余。”晴明挑了挑眉,“那么,源大人决定要继任审神者了么?”

赖光低垂下眼眸,莞尔一笑:“不。我只是决定终止这一切罢了。”

三日月再次醒来是在赖光的主殿中。

素净的和室中飘着袅袅薄烟,混合着柑橘与露水味道的白檀香在空中弥漫。和室中央,赖光着月白色直衣跪坐于三日月面前,两侧分别是绯衣黑发的博雅和蓝衣白发的晴明。

三日月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原本密布伤痕的手指如今恢复了玉一般的光滑白皙。身上的明伤暗疮也已经不再隐隐作痛。

三日月明白,赖光已经是自己新任的审神者了。

虽然看起来游刃有余,但和赖光坦明一切的三日月同小狐丸一样,已是强弩之末。在被赖光带回源氏宅邸到迎战茨木、春这段时间内,三日月一直沉睡在本体之内,只对外界有着最基本的探知和回应。

可以说,三日月是赌上了自己与小狐丸的性命来信任赖光。

而事实证明,赖光是值得信任的。

三日月抬起头,将赖光纤细的身影映入新月升起的眼眸中。

和室中。

只见面容秀美温雅的青年挽起月白色直衣的袖口,颀长的手指划过小狐丸濒临破碎的刃身,温柔的水色的灵力随着青年的动作包裹住小狐丸的伤口,驱赶走暗堕的瘴气。

似乎感受到三日月炽热的目光,赖光抬首一笑,随即继续为小狐丸手入。

手入比赖光想象中更困难。

由于需要将灵力送入付丧神体内,因此赖光不得不时刻用心,以防直接用灵力摧毁手中刀剑。

手入三日月时尚好。在接触到小狐丸时,赖光明显感受到手中太刀的抗拒和不甘。考虑到小狐丸脆弱的刀身,赖光不得不耐下心反复用灵力安抚小狐丸,小心翼翼的用灵力修复付丧神破碎的本体。

直到接近晌午,赖光终于将小狐丸身上最后一道刻痕抚平。

一道白光闪过,赖光冷静的歪头躲过袭来的太刀。

面前忽然出现的男子蓄着一头松软的白色长发,薄云鼠的单衣外斜披着栌染色的羽织,将男人矫健的胸口与右臂显露出来。

“啊啊,”见赖光躲开自己的攻击,白发的男人仿佛对待无理取闹的情人般叹了口气,狭长的红色凤眼微微弯起,语气缱绻的说道,“您就是小狐新的审神者么?”

“兄长!”三日月刚从兄长被唤醒的喜悦中醒来,便看到小狐丸攻击赖光的一幕。三日月呼吸一滞,连忙走到小狐丸身旁,按下比在赖光耳边的太刀。

“源氏君,”三日月隐蔽的将小狐丸挡在身后,随即对赖光说道,“不,审神者大人。”

三日月顿了一顿:“兄长他因为前任审神者的事情对人类怀有戒备,并非故意冒犯您的威严。望您能体谅兄长,饶恕他这一次失礼。”

赖光看了眼三日月背后的白发太刀。男人感受到赖光的视线,嘴角一寸寸拉开,展现出宛若捕食的野兽般残忍的笑容。

这可不是“怀有戒备”这种程度的恶意啊。晴明玩味的看着对峙的三人,拉住想要起身保护兄长的博雅,口中做出“相信源大人”的嘴型,心里却狭促的调侃着赖光。

赖光并不在意小狐丸这种程度上的恶意。实际上,若不是威胁到重视之人的安危,或是源氏的名誉,大部分针对赖光自己的恶意,赖光都视若无睹。

三日月确认赖光并不在意小狐丸的冒犯,长呼一口气。接着目光便被赖光手边水色的御守吸引。

“这个?”赖光注意到三日月的目光,晃了晃绣有青龙的水色御守,“我输入灵力之后便变成这样了,可能是会对不同人的灵力反应不同吧。”

“说到此,今剑、石切丸,我记得阁下之前提到过,是你们的同伴吧?”看着面前两人骤然紧张的面容,赖光继续说道:“御守中显示,这两位付丧神如今也在平安京,状态是轻伤。至于鹤丸与岩融...”

“非常遗憾,状态是失踪。”

“多谢大人告知,”出乎意料的,率先反应过来向赖光道谢的竟是小狐丸。高大的付丧神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驯服的单膝跪于赖光身前:“诸位兄弟有赖大人寻回。小狐虽不肖,愿奉大人为主。言听计从,绝不违背。”

见赖光并不回应,小狐丸血色的双眸暗了下去,继续说道:“在下小狐丸,乃三条宗近所铸太刀,传说是受了稻荷明神帮助锻出的太刀。”②

随着小狐丸缓缓吐出名字,一条金色的锁链凭空出现,两端分别向赖光与小狐丸绑来。

赖光看了眼垂首的小狐丸和一旁手指骨节发白的三日月,忽然拔出髭切一刀斩断锁链。

“我想你们误会了,”赖光姿态优雅的站起身,纤细的手腕脚踝透出宽大的直衣,显得尤为动人,“赖光从未说过要做审神者。”

说着赖光忽然提刀。

弧形刀光闪过,水色的御守断为两半。

三日月和小狐丸不可置信的感受着体内源源不断的妖气。

三日月阖上眼,之前受制于春的灵力水平而被压制的实力已经回复,甚至有所突破。体内与本丸的契约也已消失殆尽。如今的三日月或许重伤后不能靠审神者的灵力手入,碎刀后也不能重生,但却是真真正正的活在世间。

三日月与小狐丸无言的站立良久。

赖光看着两人无措的表情,终究软下心肠,走上前揉了揉两人的发顶。

“好了,你们自由了。”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