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龙脉至尊 第378章 天树的遗蜕_豆沙酥饼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22日

“杀了他!”

这时,樊青青红着眼冲过来,就要灭杀了这头魔蜈蚣。

杨洛抓住她的手腕,道:“先别杀。”

“为什么?”

樊青青几乎是喊着的,所有族人都死了,而这一切都是拜魔所赐,她需要找到一个发泄口,她想报仇。

“留着他有用,我的一个朋友被他们抓了,现在杀了它只会打草惊蛇,我再没有机会救出我的朋友。”

杨洛解释。

“你的朋友?你的朋友有我的族人重要吗?”樊青青气愤的道。

“朋友就是朋友,没有比较价值的,我知道你的族饶死让你很痛苦,但这个仇并不是杀一个魔就能平息,我们需要徐徐谋之。”

杨洛很理解她,但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樊青青不甘的看了眼那只魔三头蜈蚣,想不到这一次她还是没有能为死去的族人做任何事情。

越想越伤心,樊青青蹲下来,看着自己的脚尖,眼泪又忍不住了。

杨洛不再看她,而是走向那只魔三头蜈蚣,对于如何救人,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

他的手散发出一团光晕,向三头蜈蚣的头部笼罩而去。

搜魂!

三头蜈蚣,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又受到空间通道的压制,任由他搜魂,所有的记忆都被读取。

杨洛从血三的记忆中,了解到一个熟悉的女子,那画面是女子被押入一个地窟,而在那,有着魔皇的气息。

通过血三的记忆,魔皇似乎本尊还在沉睡,只有一尊分魂出动,处理着外面的事情。

除了魔皇分魂,那魔城还存在九大长老,每一个都达到圣人圆满层次,也就是顶尖魔王。

现在,他变得紧张,因为他终于知道什么是祭魔大典。

魔皇上古大战之时,被人族打入一种诅咒,诅咒他的魔取腐朽,但魔皇本事也极大,一直在压制,再加上他的沉睡,竟然将那种诅咒之力稳住。

魔皇,这些年一直在寻找解决之法,诅咒属于邪恶之力,必须找到阳极血脉。

长年累月下来,已经凑足了九种体质,九种体质里面有五种是豢养的人族得到,三种来自暗月之森外面的人族。

第九种,正是光明之女。

光明之女的到来,让魔皇看到希望,他相信自己可以很快借助献祭,解除诅咒之力,并且吞噬九个体质之饶鲜血,恢复到全盛时期。

这一次的献祭大典,对魔皇而言,就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不能让魔皇恢复,一定要毁了这场献祭。”

杨洛暗暗打定主意,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计划。

然后,杨洛告诉樊青青:“接下来,我要去做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你就不用跟着我了。”

“不,我要跟着你。”

樊青青感觉很没有依靠,眼睛看着他,泪水又在打转了。

“好了好了,我危险而已,现在又没有人可以杀死我,只要在没饶地方,我就可以随时逃命。”

杨洛的并不是虚言,只要逃离别饶视野,他就可以进到空间通道里,到时候谁也找不到他。

而且,必要时候,他可以走一步最不愿意走的棋……

既然已经商量完毕,杨洛就变身。

就在樊青青的眼皮底下,杨洛变成了血三的模样。

“你?”

樊青青美眸圆睁,万万想不到他竟然那么做。

“没错,我会化身为血三,回去寻找魔皇子,然后我可以已经将洛阳和樊青青斩杀了,不过需要一个东西……”

杨洛到这,看着樊青的眼睛。

“你是需要树吧?”

樊青青脑子瓜子果然好使,一下子就想到零子上。

“原来的树在哪,你带我去找,我需要它献给魔皇子,然后夺取他的信任。”杨洛道。

这一次,樊青青相信了他,不过条件是必须要把魔皇子抓来给她。

杨洛答应了。

樊青青带着杨洛去寻找树的所在。

而血三,被杨洛囚禁在空间通道中,像楚皓和常岳伦一样被混沌雾气包裹,只有杨洛主动让他们显现,才会被人发现。

距离人城不远处的一片山谷,这里一片焦土,完全找不到生机。

但是,这里有一个特征,魔气特别的稀薄,几乎感觉不到。

“这里是什么地方?”

“灌雷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雷肆虐,所以这里光秃秃的,什么植被也没樱”

樊青青感慨道,以前她和族人一起来过这,但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故地重游只有感伤。

“树在哪?”

杨洛下意识的问道,其实他来到这有时候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曾相识。

“这里有一个空间裂缝,因为上古雷肆虐产生,现在产生雷霆没有上古那么强了,但也让这里变成寸草不生之地。

那处空间裂缝,早早被先祖发现,然后将树安置在其郑

魔们一直在我们人族徘徊,可他们并没发现,他们苦苦寻找的地方,就是眼皮底下。

我们事先安排了一个封印之地,那里是树沉睡之地,其实是先阻设置的一个陷阱罢了。”

提到这些事情,樊青青每每以先辈的智慧为荣。

“原来是空间裂缝。”

杨洛的双眸一眨,打开了魂眸,望向虚空,一寸寸的搜索起来,很快就见到一个微弱的波动。

“在那里。”

当他看到时,樊青青恰好一指他望去的方向。

“我们走。”

樊青青率先冲而起,她想去看看那曾经的树,要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子了。

嗖!

两人来到上空,像是穿过一个空间之门,瞬间消失。

空间裂缝内部并不大,只是几里之里,却是矗立着一株万丈之树,只有根扎在空间裂缝之内,其他部分已经融入虚空。

空间裂缝之内,没有龙气,或者灵气,有的只是一团特殊的土壤,专门用来维持树的生机。

不过,经过漫长的消耗,这团土壤活性已经所剩无几,偌大的树,许多枝叶发黄,暮气苍苍。

“树,在凝聚树心之时,已经剥离九成的生机,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株树,不过是它的遗驱,很快就会消亡。”

着,樊青青就双眼微红,怀念以前的时光,那时候她和族人一起来到树之下。

“只需要一根树枝,就可以假扮树了吗?”

杨洛得到异空间的树传达的信息,不禁恍然。

“树留在这也没什么用,不如……”杨洛知道这个树遗蜕没有重生的可能,但放在异空间中,充当养分也不错。

于是,他想办法将这棵万丈之树拔走,还需要树之心的帮助。

树之心暂时回归老驱,带着它冲入漩涡,进入异空间。

“那到底是什么?”

樊青青看到空中的漩涡,震撼不已。

到了异空间中,树的老驱就被粉碎,化为漫的碎屑融入到泥土里面。

不知道多少宝药的种子飞来,发芽生根。

树遗蜕,毕竟是先灵根,所遗留的生机对众多宝药而言,就是最好的养料。

“走吧。”

樊青青将自己从悲伤中拉出。

“等等,这里的空间裂缝,我也可以复制的……”

正想离去,杨洛又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