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君 第0126章 诛杀皇子_有木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29日

“挟持皇子,可是大罪!江枫你可想清楚。”

江枫手中长剑架在楚天阳脖子之上,令得不远处的楚天骄面色一变。

听闻楚天骄出言,江枫却是不由微笑了起来,“大罪?还能多大?”

“楚天阳之前言我无视君威,已是死罪。方才我灭杀青龙卫朱雀卫如此之众,又是死罪,挟持皇子,充其量还是一个死罪,你说的大罪究竟还能够多大?”

江枫随意说着,看的出楚天骄的话对他产生不了任何震慑,因为其心中无所惧怕。

最坏的结果不过都是死,江枫又有何可惧?

难不成还能株其九族?

江家之人已亡尽,江枫,除了他父亲已没有一个亲人,如今父亲身处何地,生死未知,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

楚天骄闻言沉默,眼神阴翳,不知其此时又在思肘些什么东西。

“我再说一遍,让他们都停下!否则,今日大皇子殿下怕是离不开这里了!我想,诛杀皇子的罪名同挟持皇子应该没有什么区别。”

江枫手中执剑,轻轻朝前一推,剑尖轻轻划破楚天阳表层皮肤,依稀有点点血迹溢出。

“全部都停下!”

感受到生命的威胁,楚天阳面如死灰,却又不得不妥协。

江枫是一个疯子,疯起来什么都干的出来,楚天阳知道,刚才江枫所说的那些话,绝对不是威胁,如果他不按照江枫说的做,江枫还真有可能杀了他。

随着楚天阳一令,青龙卫朱雀卫纷纷停手,目光皆朝江枫所在方向看了过来。

地面上尸横遍野,整整死了三百多玄武境军士,外加十二名地武境军士。

这些可都是隶属于楚天阳,精锐中的精锐。

死这么多人,楚天阳心痛啊。

并且,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江枫没死,楚天霖也没死,即便是天剑宗的那几名长老也就是出现了轻伤而已。

“很好!”

看着青龙卫朱雀卫停手,江枫满意的点了点头,继而扭头看向了狮菲等人。

“走!”

江枫回眸之际,楚天阳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芒。

趁着江枫不注意,他突然间退后一步的同时,抽出了腰间配剑,直取江枫喉咙。

江枫杀了他这么多人,若任由其离去,他的颜面将荡然无存,今后又如何为这大楚皇朝之君?

所以,今日,江枫必须死,这里的其他人同样都得死,只有如此,他才能挽回他的皇子颜面,震慑众人。

只不过,他以为趁江枫不备便可得手,可惜他想的太简单了,随其一动,江枫便已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楚天阳手中长剑刺向江枫,猛然间,江枫其地武境层次气息狂暴的喷发而出,令得楚天阳身影一滞,紧跟着手中之剑微微朝前一送,长剑直接刺穿了楚天阳的喉咙。

楚天阳瞪大了眼睛,无法相信眼前一幕,为何明明是他先发制人,结果死的却是自己。

这一切只不过是因楚天阳对自己的实力认知不清罢了,区区玄武境巅峰,也不知其哪来的勇气对江枫出手。

楚天阳死在江枫剑下,顿时间,整座会场鸦雀无声。

皇家学院之内,众目睽睽之下,大楚皇朝大皇子楚天阳,死了。

诛杀皇子之举是在蔑视大楚皇朝皇室,此刻无人出声,无人议论,因为他们知道,江枫诛杀皇子,必震怒皇室。

就连若风长老五人也愣住了,之前江枫挟持楚天阳还不算什么,不至于引起皇室同天剑宗开战,但是此刻,楚天阳身死,意义完全不同。

五位长老脑海当中一片空白,停止了思考,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出,事情如何还能有转机。

唯有楚天骄,脸上似有一抹淡淡的笑意。

虽然他也知道江枫是个疯子,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他有这个胆量杀楚天阳。可是当他真正杀了楚天阳的时候,楚天骄心中不免依旧有所震荡。

不过,江枫如此行径,正合楚天骄之意。

如今,江枫杀了楚天阳,楚天骄已无需再思考如何才能杀了江枫,因为皇室定不会轻饶。

众人惊愕之际,数道人影出现在皇室上空,当这些人看到地面上的楚天阳尸体之时,一个个眼眸之中迸发出愤怒之色。

“父皇,江枫他杀了皇兄!”

看着天空中出现的几道人影,楚天骄立刻脸色变化,表现出一抹哀伤之色,口中更是悲呼。

天空之上,帝君御空而来,在他身后跟着的是御林军统帅岳扬以及国师诸葛元。

今日,他们三人本于皇宫之内商议要事,有人通传大皇子身死,方才至此。

帝君脸色阴霾,不难看出此刻他的愤怒。

大楚皇朝帝君虽只是天武境修为,但他身后的岳扬以及诸葛元,可都是尊武境层次的强者。

面对尊武境强者,哪怕江枫有若风长老五人相护,亦难逃一死。

“江枫,为何杀我皇儿?”

帝君目视江枫,眼眸之中充斥着怒火。即便此刻尚且没有爆发出来,可众人依旧明白,他的怒火一触即发。

“是他自己找死!”

面对帝君之威,江枫毫不在意,口中直言。

若非楚天阳自己找死,欲杀江枫,又怎么会死在江枫剑下?

“你可知道,你现在这么说,也是在找死?”帝君口中说着,杀意渐显。

感受到帝君的杀意,众人皆心中一沉。

“这个江枫,面对帝君竟依旧不肯低头,也不知该说他狂傲,还是无知。”

“或许这就是无知者无畏。”

“无知也好,无畏也罢,就他这份胆识,值得佩服,即便看起来有些愚蠢。”

众人摇头,完全想不明白,为何事到如今,江枫依旧表现的如此硬气,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怕死吗。

不,事实上,并非如此。

江枫怕死,也怕他所在乎的人死。

只不过,从他出现在这里开始,落寒山,楚天阳,楚天骄,一个一个都想让他死。

如今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死局,即便他现在服软,他能活吗?

答案是肯定的,即便服软,帝君还是要他死!

如此,又何必放弃他的高傲,面对帝君卑躬屈膝呢?

“江枫杀害皇子,罪不可赦,来人,先废其修为,打入天牢。”帝君见江枫面无惧色,当下口中令道。

让江枫死,太便宜他了,杀害皇子之罪,不是一死就能够抵罪。

废去修为,打入天牢,等待他的将是大楚皇朝的各种酷刑,帝君这是要让他生不如死,让他为自己方才的举动后悔。

“是!”

听闻帝君一令,皇室一方当即有几名天武境武者上前。

捉拿江枫,普通地武境武者已经拿不下他,故而只有天武境武者动手。

“楚国帝君,好大的君威!”

正当那几名天武境武者打算上前废江枫修为,擒下江枫之际,突然间一道悠扬的声音传来。

听闻这道声音,众人皆是一愣,在皇城之中,皇家学院之内,除了江枫,竟还有人敢这么跟帝君说话。

帝君闻言,眉头亦是一皱,目光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日之内,楚国帝君的威严一而再的受到藐视,受到挑衅,已令之相当不悦。

迎着众人目光,一名青年身着白衣正徐徐而来,缓缓至江枫身前,在他身后,跟着一黑袍老者,气息内敛,高深莫测,旁人根本看不出其修为。

众人目光皆落至青年脸庞之上,唯有岳扬,诸葛元二人看向了青年身后的老者,微微皱眉。

“陛下,此子身后之人实力不在我之下!”岳扬眉头微皱,口中小声的对帝君言道。

岳扬身为御林军统帅,拥有着尊武境修为,其口中所言对方实力不在其之下,意味着青年身后的老者亦是尊武之境。

听闻岳扬之言,皇城之内突然出现一名尊武境武者亦让帝君面色微变,目光更是看向了白衣青年。

能够让一名尊武境武者随身保护,不用想都知道,青年的身份定是不凡。

“你是何人?”

帝君目视白衣青年问道。

“赵国,赵无极!”

白衣青年嘴角浮现一抹邪意的微笑,口中回答道。

“赵国太子赵无极?”

听闻赵无极三字,帝君眼眸中杀意一闪而逝。

赵无极之名身为楚国帝君又怎么可能不知?

沧海域七国争霸,在七国皇子当中,名声最响亮的两人,其一为秦皇朝太子秦弑天,另外一个便是赵国太子赵无极。

只不过,在长青古墓之行后,赵无极的名头隐隐有盖过秦弑天之势,他也是众多从长青古墓内活着出来的真龙当中第一个修为突破至地武之人。

半年之前,赵无极离开长青古墓,回到赵国,第二日便突破至地武之境,然后又以其手段,收拢势力,发展军力,国力。

仅仅耗费了三个月时间,便令得赵皇朝整体实力较之之前提高了三成有余。

此时此刻,在楚赵两国边境之地,赵国更是布下重兵,不断与楚国制造摩擦,虽未大举进攻,却依旧让帝君心有不安。

这一切都和赵无极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他在赵国的地位也早已上升至与赵皇朝帝君平齐程度,甚至有超过赵国帝君的趋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