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开封妖怪多 第90章 番外——聊斋(五)_沙十二少

科幻未来 2020年06月30日

展昭和白玉堂以赴考穷书生的身份就在兰若寺住了下来,现在整个兰若寺里只有他们二人,还有宁采臣和燕赤霞,以及兰溪主仆几人居住。因为兰若寺建于郊外,本身又已经荒废,这几个人住在寺中也觉得十分清静。

兰溪出身豪富,自是看不上展昭他们这样的穷书生,还有燕赤霞这样的一看就是市井之徒的人。而燕赤霞可能是面向过于凶恶,也不愿跟人接触。弄来弄去,个性爽朗、笑脸迎人的宁采臣反而成为几人之间的纽带,跟每个人都能聊上几句,就连兰溪让仆人去置办酒菜当晚饭也会邀请宁采臣一道享用,只不过被宁采臣以已经备好了食材给拒绝了。

宁采臣还是跟早上一样在院子里弄了一个小炉子,把自己带来的米放进小锅子里熬粥。他还是招呼燕赤霞和展昭他们来一起吃。

“正好我们带了一些肉干来。”白玉堂对宁采臣这个书生还是有些好印象的,他看到宁采臣就想起好友颜查散来,当年他就是装成叫花子戏弄过颜查散那个呆书生的。

“把这肉干掰碎和米一起煮味道一定不错。”宁采臣也不推辞,接过展昭递过来的肉干就放进锅里。“嗯,果然很香。”肉干放进锅里很快就发出香味来,宁采臣不由赞叹了一句,这肉干做的不错,特别香。

白玉堂跟展昭对视了一下,这肉是杨戬带着梅山兄弟他们出门打猎打到的猎物,可不是普通的飞禽走兽,味道自然是很好的。

那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燕赤霞在闻到肉粥的味道之后,不由得抬眼打量了一下展昭和白玉堂,不过在他们看过来之前又把头低下了。

这肉粥的香味特别浓郁,以至于连特意差遣仆人从金华城内买了酒菜的兰溪都闻香而至,连连夸赞宁采臣的手艺不错。

既然大家都很捧场,宁采臣自然十分高兴,于是没人都分上了一碗粥。而兰溪则索性让仆人把酒菜都搬了出来和大家一起吃。几人他乡相逢,自然是很有缘,吃了一会就能聊了起来,除了燕赤霞依然低头吃他的,别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就聊上了。

宁采臣心里有些惊讶,没想到那对兄弟见识如此广阔,天文地理都能聊上几句,果然人不可貌相。

几个人聊来聊去,就聊到这兰若寺上。

宁采臣说了他从金华城里的茶摊听到的关于兰若寺的事情。

兰溪说:“鬼怪作祟?怕是都是世人臆想的,不过我估计要是真是死掉的都是年轻男子的话,只怕遇到的都是艳鬼了。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知那艳鬼究竟是何样的美貌,这才弄来了这些风流鬼。”他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很显然他很有跟那艳鬼一会的想法。

宁采臣也笑了起来,他不相信鬼神之说,更觉得这兰若寺之所以被传成这样,估计都是人们穿凿附会出来的。“兰兄,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鬼神?要是有天下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不平事?”

白玉堂好奇的问了一句:“宁兄不信鬼神之说?”

宁采臣点头:“这世间要是真有鬼神,我也只相信百姓所说的包大人是天神下凡来人间管尽不平事的。只可惜,包大人已经仙逝,想当年包大人坐镇开封府,文有公孙策,武有展昭是何等的风范啊!”

听到展昭的名字,白玉堂不由得用别有意味的眼神瞟了眼不动声色的展昭,然后感叹了一句,这只猫越来越像他那个冷面神的爹了,也越来越不好玩了。得了,他还是逗逗宁采臣那个呆书生吧。

想到这白玉堂又问宁采臣:“听宁兄此言,想来十分敬佩包大人,还有展昭等人。只不过我等都是斯文的读书人,展昭却是一介武夫,道不同不相为谋。”

宁采臣听了这话立刻神情一肃:“孙白兄此言差矣,虽然那位展昭展护卫是武人,可是他忠君爱国,扶危济难,可以说是侠之大者。宁某只是遗憾,展护卫英年早逝,宁某没有机会一睹展护卫的英姿。唉!”他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那只猫有什么好见的,不是一只鼻子两只眼吗?好吧,他还有犄角,有尾巴。白玉堂默默在心中吐槽着展昭的好名声,他明明都“死”了这么多年,还有那么多人记挂着他。

很显然宁采臣的话让展昭很高兴,他微微低头喝了一口酒,来掩饰刚才翘起的唇角。

几个人又继续聊着天,几杯酒下肚除了一句话没有说的燕赤霞之外,几个人已经很熟悉了。

这个时候,燕赤霞放下筷子,把酒杯往一旁推了推,之后站起身准备回房。不过临走之前,他看向兰溪和宁采臣:“此地晚上夜间有不少蚊虫,要是没事,还是呆在自己屋中早点睡觉比较好。”说完这话,他还冲一旁的展昭和白玉堂二人拱了拱手就回了房。

“这燕赤霞可够古怪的。”兰溪撇了下嘴,宁采臣和展白二人虽然看起来是穷书生,可是毕竟是读书的斯文人是圣人门生,且谈吐不凡,他还可以折节相交。可那燕赤霞却是举止粗俗,样貌丑陋,真是多说一句话都不舒服。

展昭和白玉堂则相互对视,他们都发现这燕赤霞有不凡之处,看起来可能是凡间的修道之人,可能也是为了这兰若寺的古怪而来的。只怕刚才那碗肉粥已经让他对他们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几人酒足饭饱之后,就纷纷回了自己的屋子。

展昭和白玉堂两个人和衣坐在床上打坐,展昭这次出门,杨戬可是说了不许他松懈,回去之后要检查他的修炼进度的。而白玉堂现在只是跟孙悟空学习了一点道法的皮毛,眼看着展昭在杨戬的指导下加上先天优势,已经以一日千里的速度进步着,他又起了好胜之心,要努力追赶展昭的脚步。另外,他们来兰若寺就是为了查探是何方神圣在这兰若寺兴风作怪,自然要在夜里戒备着。

而旁边的几间屋子里,最早回房的燕赤霞的屋子里一直没有点灯,可能回到屋中就睡下了。而兰溪和宁采臣的屋子里还都点着灯,显然这两位考生正在挑灯夜读。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午夜,温书间歇的宁采臣似乎又听到隔壁院落传来了声音,他有些好奇隔壁又有什么人怎么一到这个时辰就有声音。

还没等宁采臣推门出去一探究竟,就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

“什么人?”宁采臣走到门边问道。

门外响起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奴家住在公子隔壁院落,良宵苦短,彻夜难眠,想要和公子同享鱼水之欢。”这女子声音轻柔中又带着一丝妩媚和诱惑。

宁采臣自由饱读诗书,是个正人君子,当即正色道:“人言可畏,姑娘当谨言慎行。”

那女子又说道:“现在是夜深人静,没有人知道。”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又有什么人不知道?姑娘还是回去吧,否则我就要喊其他人了。”

门外没了声音,宁采臣以为那女子已经离开,当即转身准备继续去温书。不料他一回身,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子正满脸笑意的坐在桌前看着他。

宁采臣等到看清那女子的长相之后,不由得心里一颤,这是他看过最美丽的女子了。那女子一身白衣,身上没有一样配饰,不过那一头乌丝,那一身玉骨冰肌,还有那妩媚勾人当中带着幽怨的神情显然不需要任何点缀已经足够了。

宁采臣呆呆的看着这女子,直到那女子突然轻笑他才回过神来。“姑娘,孤男寡女不可共处一室。”

“果然是个呆书生,”那女子突然起身,紧接着下一刻就出现在宁采臣身边。她的那双冰凉彻骨的手搭在宁采臣肩头,带着馨香的脸靠近宁采臣的耳边,在看到宁采臣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之后,她满意的笑了。“我乃是鬼仙,跟你有夙世姻缘,所以特来与你相会,了结这因缘。”

在女子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特别是那双不带温度的手搭在自己肩头的时候,宁采臣就知道这女子一定不是凡人。在听到女子提到自己是鬼仙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那么害怕,甚至他还有功夫在心里调侃了一句,原来这时间真的是有鬼神的存在的。

不过在听到女子依然想要自荐枕席之后,宁采臣赶紧移开自己的身体,非常规矩的冲女子施礼:“姑娘请自重。”

那女子轻笑一声,她已经见过无数拜倒在她裙下的凡人了,她以为这个书生也就是嘴上说的好听,等一会她再小施手段就得屈服了。于是她再次缠上宁采臣,更加施展魅惑之术来勾搭他。只不过如此三番两次,那宁采臣却一点没有被蛊惑,反而让她心里升起了对这宁采臣的敬佩之心。

这女子将刚才诱惑宁采臣时扯下的衣服整理好,然后下拜对宁采臣道:“小女子聂小倩,乃是一介孤魂野鬼,受此地大精怪差遣,专门诱惑那些男子采其精气。公子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能够抵挡我的诸般诱惑之人,小倩敬佩公子的为人,此地危险,还请公子尽快离开吧。”

宁采臣听了聂小倩的话不由得一惊,他立刻想到了同一个院子住的其他几个人,立刻就想过去提醒他们几人,接过却被聂小倩拉住了。

“公子且慢!此地大精怪我称她为姥姥,姥姥麾下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姐妹,我们几个姐妹今夜是一同到此的。那主仆二人定力不够,怕是要遭殃了。而那对兄弟,也只怕是见识浅薄,只有那武夫,非常人。公子若要执意去救人,就去找那人吧。”聂小倩原本是打算说出其他几个屋子的情况,让宁采臣打消念头。不过看他神情坚决,当即只能给他提供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找那燕赤霞求救,让燕赤霞去救人。

宁采臣十分感激聂小倩,连连向聂小倩道谢。而聂小倩也不停的回礼,两人的手不小心碰到一起。虽然聂小倩的手还是凉的惊人,可是宁采臣却没有觉得多冷,他反而冲聂小倩笑了起来。而聂小倩也不由得羞红了脸,更增添几分魅色,让宁采臣差点看呆了。在两人之间似乎某种感情已经在酝酿了。

不过随着隔壁屋子里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声,所有的旖旎都烟消云散了。宁采臣立刻想起此地危险,他和其他人正面临着生死危机。

“那是孙杨两位兄弟的屋子,我们过去看看。”宁采臣只来得及对聂小倩说这一句话就立刻冲出了自己的屋子。

聂小倩叹了一口气,也立刻跟上。她先是敬佩宁采臣的为人,后来又有些芳心暗许,加上她本来就不想做这害人的勾当,不愿害人,所以打算先保下宁采臣的性命,然后去求那燕赤霞帮忙,让她脱离这姥姥的控制。不过她有些奇怪,怎么刚才的叫声似乎是她某个姐妹的声音,按理说对上凡人,她们这些山精鬼怪可是胜算十足的。

等到聂小倩追着宁采臣的脚步来到隔壁屋子,她才惊讶的发现,她的那个姐妹此刻正倒在地上瑟瑟发抖,而那个她只觉得是个穷书生的白衣人正手持一把宝剑,指着她的那个姐妹。

“这……”聂小倩顿时有些惊慌,她们这些人包括姥姥只是看出那燕赤霞不是普通人,而这间屋子里的两个书生并没有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没想到他们这么深藏不露,如果这样的话,只怕是他们比那燕赤霞还要厉害三分。不知道这人好不好说话,要是不好说话的话,只怕她今夜就过不去了。

聂小倩有些害怕,宁采臣发现她的惧意,当即挡在她前面。

宁采臣看向白玉堂:“孙兄,这是怎么回事?这女子是?”

白玉堂越过宁采臣看向那聂小倩:“宁兄,我想你身后的女子应该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哦,对了,她也不是人,正是今天兰溪提到的艳鬼。”

白玉堂的语气不算太好,刚才地上这女鬼来到他们门前叫门,当时他们为了引鱼上钩故意开了门,然后这女鬼进了门之后居然看上了展昭,一个劲的勾搭展昭。于是火冒三丈的白玉堂索性让展昭去救他们几人当中最危险的兰溪,自己则把这女鬼制服了。

“公子,这位恐怕不是普通人,我们且求他一求。”聂小倩轻拉宁采臣的衣袖小声说道。

宁采臣一个激灵,他想起聂小倩说过,她们姐妹几个是女鬼是来害人的,此刻既然害人不成,那么想来那位穷书生孙白并非常人。于是他连忙对聂小倩说:“小倩姑娘,你把你的事情跟孙兄说一遍吧,想来他会有办法让你脱离苦海的。”

“也好,且让我们也听一听。”屋外展昭和燕赤霞联袂走了进来,他们还押着一个女子,想来也是聂小倩的某一个姐妹。

原来展昭过去救兰溪主仆,却跟同样去救人的燕赤霞相遇。他们两人制住那个女鬼,然后救下了兰溪主仆。当时燕赤霞就想询问展昭来历,不过兰溪主仆只是普通人,他们索性让被吓晕的兰溪主仆继续晕着,然后他们两人押着女鬼回了展昭这间屋子。

燕赤霞进了屋子就看到了宁采臣毫发无伤的站在那里,他那丑脸上有些许的欣慰:“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他只跟宁采臣相处了两天,就觉得此人一身正气应该能抵御住女鬼的诱惑,现在看来他真的没有看走眼。

“燕兄。”宁采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坐下说吧,这么傻站着真不是五爷的风格。”说着白玉堂索性把刚才变回普通陋室的房间又变回了之前的金碧辉煌。

白玉堂露出的这一手让宁采臣惊讶的张大了嘴,就连燕赤霞于是有些惊讶,他是剑修,走的是以剑入道,本不擅什么法术。刚才他看到展昭救人的时候那干脆利落的剑法,他还以为展白二人也是剑修,这下子他是要重新调整对这两人的判断了。

这间屋子里的唯一凡人宁采臣率先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孙兄,杨兄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白玉堂大笑,他冲展昭一努嘴:“你今天还说对某人抱憾没有相见,怎么现在见了反而没有感觉了?”

“白兄。”展昭有些无奈,然后他冲正一脸迷茫的宁采臣一拱手:“在下展昭。”

“啊?展昭?”宁采臣更加的惊讶,“你说你是展昭,是那位曾经效力开封府包大人麾下,后来战死冲霄楼的展昭?难道你也是鬼?”

“他身上没有鬼气,反而你身边那女子一身的鬼气。”燕赤霞开口说了一句,他眼睛瞪着聂小倩,在他看来宁采臣是被这女鬼给迷惑了,没看到他看那女鬼的眼神都不对了吗?

被燕赤霞这么一瞪,聂小倩有些花容失色,还往宁采臣身边靠了靠,眼中多了几分惧色。

不过此时宁采臣的注意力更多的在展昭身上,他佩服展昭的为人,也为他身死冲霄感到惋惜,现在这人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对了他应该是人吧,要是鬼的话只能在夜里活动对吧?

展昭冲燕赤霞一拱手:“阁下好眼力,在下确实不是鬼。在下因为有一些经历,所以已经开始修道。”展昭不愿意提到自己那个可以吓死人的家事,所以只是对自己的经历含糊其辞。不过这不见得他不会揭白玉堂的短:“这位是我的好友,白玉堂,他也已经开始修道,现在是斗战胜佛孙悟空的得意弟子。”他将白玉堂介绍给在场诸人。

无论是宁采臣还是燕赤霞都一下子倒吸一口凉气,孙悟空之名他们可是如雷贯耳的,没想到面前这人就是当初大名鼎鼎的白玉堂,而且他还是孙悟空的徒弟。

白玉堂瞪了解了他的底的展昭一眼,不过只得到了展昭回过来的一个俏皮眼神。看到那猫调皮的样子,白玉堂也顾不得跟他生气了,只在心里暗暗盘算什么时候让这猫也吃点亏,现在这猫可是越来越难骗了。

那一边聂小倩听了展昭的话,当即立刻跪倒:“小女子求白公子一救。”当下她就把自己如何被这姥姥控制来害人的事情说了一遍,“这姥姥只是一个小头目,在她之上还有一个大妖怪,叫黑山老妖,据说法力无边。”

“法力无边?”白玉堂冷哼一声,他见过法力无边的是他那猴子师父还有猫儿爹,一个妖怪也敢自称法力无边?聂小倩这话引起了他的好胜之心,他更想去会上这黑山老妖一会,也好看看他在孙悟空那里学到的本事究竟如何。

不过看来不用他送上门去了,门外传来吆喝声,原来聂小倩等人久去未归,那姥姥带着剩下的小妖女鬼找了过来。

“猫儿我们今天先拿这妖怪祭旗,然后再去会会那黑山老妖!”白玉堂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自当与白兄同往!”展昭应和道。

“果然是知己!”白玉堂原本有几分的斗志也在这知己良朋的激励下变成了十分,立刻就冲了出去,而展昭也不甘落后紧随而去,这对生死之交今日就要斩妖伏魔大开杀戒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