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小姐的奇幻冒险_第二百七十四幕·皇都(茨木包子仙)

科幻未来 2020年04月14日

弗兰诺亚迪斯,托雷斯王国的帝都,它身处于大陆内侧,但是却因为得天独运的地理位置,有着一大一小两条长河途径其身侧的平原地带,使得它非但没有很多内陆城池缺水的弊端,更是不出意外的,有着柔和温润适宜人居住的环境。

春天这座城市的周围,会充斥着万物复苏的生机盎然,冰河解冻、树木抽枝、当然,还有那围绕城市的众多村庄中,一片热火朝天的繁忙播种农时景象;

而夏天的时候,则是草长莺飞的时节,在不是那么毒辣的阳光下,斑斓蝴蝶在天空飞舞、银鳞肥鱼在河岸中潜游、果树在村庄中开花结果,漫山遍野的各色鲜花争相开放,组成了姹紫嫣红的一片锦绣璀璨景象;

至于到了秋天,那些纷杂到迷眼的各色浓艳就会逐渐褪去,在碧蓝天穹的注视下慢慢被结实的金黄所侵染,到最后,只余下一片丰收的喜庆,与空气中麦酒与腊肉的飘香;

就算到了冬天,万事万物都被白雪覆盖的无趣日子里,在多种多样花灯与演艺节目的映衬下,这座城市也没有沉寂的意味,倒不如说,是进入了另一种宛如童话世界的晶莹美丽。

四时俱全,且景景皆美,弗兰诺亚迪斯,就像是位于托雷斯国土内部的一颗最璀璨的明珠,吸引了大量的商人与旅人在这里驻足,寻找可能存在的商机,亦或是理想中的天国……

除了景色美,身处众多城市交通枢纽的终点站,弗兰诺亚迪斯的运输也异常发达,陆运、河运,每一天都有着不计其数的珍馐美食、贵重货物通过马车或是货船,被运送到这座城市之中,被食用、被消耗,然后被转换为同样价值的货物,或是散发着醉人光泽的金币,再运送出去,终年不歇。

繁荣、昌盛、华美、雄伟、不夜城、一生中来到过的最好地方,这是这座城市给予大多数人的印象。

当然,这座城市的繁华并不是它的全部,另一面,身为帝都、并且作为国家的权利中心,这座城市中不出意外的,有着大量的高官贵族与士绅富豪。

王宫大臣、公爵伯爵、一方大富,他们是这个国家中真正的大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都是小事,他们是这个国家的中枢神经,一个念头就会使得这个国家震动,他们居于权利的巅峰,每一个命令下达或仅仅是一句话的暗示,就有无数的人为之行动或者揣测上意,甚至于……付出自己的生命。

无上的权利光辉之花,是由鲜血与阴谋构造而成的,没有一个权利执掌者的手上,是完全纯净到不染纤尘的,就像表面光鲜亮丽的弗兰诺亚迪斯,谁能肯定,这颗璀璨明珠的背后阴影中,是完全不沾染猩红与污秽的洁净呢?

有光明就有黑暗,有纯净就有污秽,光与影都是相互依存的,自然,有能让女性身心喜悦、男性脸上赔笑心中悲苦的商业美容一条街,就能有让男性身心巨爽、女性脸上赔笑心中悲苦的陪睡销金窟。

帝都弗兰诺亚迪斯、西城贵族区、黄金美人鱼会所,人声鼎沸,这里是帝都内城,西城贵族区中堪称最装饰最为华贵的几个场所之一。

最外围,平整光滑的大块石板构成了一条条通向内部的长路,一座座富有艺术气息、其上纹着奢华金纹的雕像,陈列于过于宽旷的道路两边,就好像在欢迎着一位位从眼前行过的贵人,至于道路中央,则有着一眼眼由**理石雕刻而成、底层铺有鹅卵石的三层喷泉,喷洒着洁净透彻的水流,让有着花香飘荡的空气微微湿润……

再近一些,平整的路面上开始渐渐出现花纹,两旁的幻影雕像身侧也出现了一簇簇的各色鲜艳、由不只出现于春夏两季花朵构成的花团,甚至于还有开满了花朵的各种树木栽种于道路中,不时就会出现的两眼喷泉中央,一有微风吹过,就会落下簌簌花瓣,美不胜收。

一辆辆装饰同样华贵的马车,现在就行走在这纷扬的花雨之中,缓缓的,向着那所有道路尽头,华美无双的宫殿行去。

道路尽头的宫殿,那是一座可以说,真的是‘金碧’辉煌、‘煜煜’生辉的宫殿,因为,这座宫殿之上几乎所有的装饰花纹,都镶嵌着一颗颗碧绿的宝石,并且带着淡淡的金色光辉,让整个宫殿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出一种堪称晃瞎人眼的金色光泽,更别提那个巨大的、在宫殿最高峰处,身下由‘碧波’拖着身体,慵懒俯卧的纯金色美人鱼了!

按理说一座宫殿要是这样装饰的话,绝对会让人看上去,就有一种令人生厌的暴发户气息拂面而来,但是现在身处阳光下这座宫殿,让人看过去却怪异的丝毫没有这种感觉,反倒是在较暗底色的映衬下,显出一种奢华而磅礴的大气,让人只是抬头望过去,就会有一种沉迷于其中、不可自拔的感觉。

此刻,这座‘纯金’辉煌的宫殿外,已经聚集了数量众多衣着华贵的贵族,他们在侍者的搀扶下缓步的迈下马车,然后就连忙挺胸抬头,做出一副自己认为最潇洒的模样,带着自信而急切的礼仪式笑容,于在门口等候,穿着艳丽服装侍女的陪同下,被引领进入那扇硕大的实木雕花大门。

作为可以说是专供贵族的最大销金窟,黄金美人鱼会馆今天,也是可喜可贺的兴隆昌盛。

“啊哈……没想到今天的人也是这么多啊……”众多奢华马车中一个款式普普通通的家伙被打开了车门,然后一个身穿黑色男士礼服,头发瞳孔皆为暗红色、皮肤白皙的俊俏男子从其中迈步而出,看着眼前虽然声音并不嘈杂,但是却仍旧人数众多的场面,缓缓叹了口气。

“真是让人有些失落啊……本来平时这个时候,人数应该没有那么多啊……”“布劳德男爵,你也来了啊!”

不远处突兀响起的声音,让头发为暗红色的青年眉梢一挑,举目望去,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跟自己同属白面小生层次,金发碧眸一身米色礼服装扮的青年人,一边向自己高举右手挥舞,一边面带微笑,大踏步的向自己走过来。

“你是……啊!原来是米托诺斯男爵啊!你今天也来这里啦!”

暗红发色的青年脸上,同样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点头打了下招呼,就向着金发青年走了过去,然后两人拥抱了一下。

“你今天怎么来了,你那个老爹可是不怎么喜欢让你来这地方啊,上回你偷着跑过来,我记得几天后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屁股都肿了两圈……”

暗红色发色的青年跟金发青年打过招呼后,就压低嗓音,向着他问道,结果收获了对面一脸的不堪回首。

“别提了,上回我没想到那个老爹竟然会早回来,结果在家门口把刚回来的我正好堵了个正着,然后他身边同行的还有他的同事,……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惨。”好像回想起那次‘文明杖炒屁股肉’的惨烈,金发的青年后怕似的咂了下嘴巴,但下一刻他的表情就恢复了原来的阳光。

“不过这回我已经确定,我老爹出差了,至少这两天去‘访友’的他是绝对没有可能回家了,至于我今天为什么来这里,你不是也知道嘛?嘿嘿。”低头荡笑着,青年看着布劳德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知道?我知道什么?”布劳德一脸的莫名其妙。

“天呐!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每三个月一次的‘入货’日期?”看到布劳德真的一脸茫然,金发青年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入货?等等……那不是明天嘛?让我先看看怀表……”“你是睡过头了吧?就是今天!要不然这个时间段,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

一个银质的怀表从礼服领口处的口袋被掏出,布劳德打开表蒙后,看向其中的日期。

“真的是今天啊!”“所以说嘛……”

“我说两位,你们挡在这的时间好像有点长了吧?让其他人因为你们的失误,而多出了等待时间,这样做,应该是不符合绅士礼仪的吧?”

一道隐含不耐、声音中带着不满的中年男性声音,在交谈的两人身后响起,让两人终止了谈话,回头望去,却看见了一个正在摆弄着自己袖口金属扣子,眉头微皱的褐发蓝眸微胖中年男子。

微胖中年男子背后,还跟着两个跟班一样的华服青年,他们同样也是一脸不耐,甚至于说,是带着气愤语鄙夷的不耐。

“哦,抱歉,我和我的同伴耽误你们了,请你们先走。”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虽然对面的三人态度不是让人那么舒服,但是被叫做米诺斯的金发青年,仍旧是欠身行礼后,拽着布劳德,侧身给这三个面露不虞,态度倨傲的家伙,让开了去路。

“哼哼……区区两个没有实权的男爵,竟然敢怠慢康诺侯爵,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呸!”

五人错身而过,本来眼看这场冲突就此为止,但是没想到最后都要走过的时候,位于三人后方的一个家伙突然扭头,就像要体现自己身份地位有多高似的,向着布劳德和米诺斯轻蔑咧嘴一笑,说出上述话语后,还冲着两人呸了下。

“你!”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金发青年眉头皱起,怒目而视,但换来的,却是更加不屑的嘲讽。

“你什么你!没长眼睛啊!白痴家伙!一边去!”“哈勃,我说够了,别跟这两个穷酸的男爵一般见识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你要是再和他们吵,那就一直和他们吵下去吧!”

听到身后微胖中年男子不耐烦的声音,两人身前的男子脸上表情陡然一变,瞬间从高高在上的鄙夷不屑,变成了谦卑阿谀的奴才样,狠狠瞪了两人一眼,就弯着腰小步快跑回到了三人队伍中,属于自己的位置。

“康诺大人,我这不是替您出气吗,你看那两个家伙……的样子,挡了您的路还……”狗腿的声音渐行渐远,逐渐消弭在飘荡着花香的空气之中,金发青年攥紧了拳头,狠狠咬牙切齿一番,才最终颓然的叹了口气。

“那个叫康诺的家伙什么来头?还有他后面的两条狗……”身边响起的声音悠然平淡,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好像蕴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米诺斯瞬间抬头,看向了刚才偶遇到的同伴。

“还能是什么来头,一个曾经捧了臭脚的家伙呗,至于他身后的那两个跟班,估计也是相同的做法……”没好气的嘟囔两句,金发的青年突然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目光中带着焦急飞快的将布劳德拉到身边,压低声音对他说道:

“你不是想要找他报仇吧?我劝你尽快的放弃这个没有前途的想法!他虽然只是一个靠着父辈名号混吃等死的白痴,但是因为他前一阵子捧对了臭脚,人家现在可是当红的人物!要是你惹到了他,那他绝对会是疯狂的报复你!”

“呵呵,放心,我没有只是收拾一下他的想法……”摇头笑了笑,暗红发色的布劳德看着那三个,已经在侍女陪同下迈步走进了会馆的家伙,眼中一抹暗淡的流光一闪而逝。

“那就好,那就好……”没有听清楚刚才那句话中的不对,金发的青年松了口气,然后揉揉脸,再次让自己的脸上带上了明亮的笑容“我说,我们快进去吧,在这门前也浪费了很多时间了,要是再不抓紧,我想我们可能最后的一波都赶不上了。”

“好。”不可置否的点了下头,布劳德跟从这金发的贵族青年,随便点了两个在停车广场一旁等候的侍女,就让她们带着自己,进入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不同于外面堪称辉煌到瞎眼的建筑风格,黄金美人鱼会所内部的摆设透着一种奢华的古典韵味。

干净明亮的花纹大理石地板、洁白无瑕的支撑立柱、晶莹剔透的水晶吊灯、充满了艺术气息的雕饰摆件、随着不知从何处吹过香风,微微浮动的落地绸布门帘,还有那贴在墙壁上、有着美丽繁复花纹的壁纸……随着人的深入,朦胧而梦幻般的气息,在微有昏黄的光线照耀下开始于人的心中升腾,在耳中听到的、若有若无的音乐声配合下,行走在期间的贵族们,会逐渐感受到一种虽然有些朦胧,但却让人感到愉快的微醺感。

“呼……果然不管是来几次,都会丝毫没有厌倦感啊……”跟随着前方领路的女子,金发的青年深深吸了一口带着香氛的空气,满脸陶醉的神色。

“有吗?我倒是还好,还没到你这种几乎要沉迷了的样子。”瞥了一眼自己身侧的同行者,布劳德暗红色的眼瞳中,满是无所谓的淡然。

“那是你不懂得欣赏!过多的睡眠已经让你的鼻子变得迟钝,你知道我刚才的那一口气息中,有多少种香气吗?”

“有哪几种?”

“雪葵的、桂花的、苹果的、墨兰的、沉香木的,还应该有几种……虽然我虽然嗅不出其他的味道,但是我知道最绝妙的,还是这些不同种的香气竟然完美的混合到一起,丝毫没有冲突的感觉!啊……实在是太棒了!”

“还有轻微的致幻药剂……”内心吐着槽,但是布劳德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暗暗离这个现在这个一脸高潮样子的家伙远了一些。

在环境与药剂的配合下,人的时间感有了微妙的错位,或许只有几分钟,或许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当前方那个领路的侍女脚步突然停下来的时候,两人才注意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扇带着编号的门前。

“两位客人,这是您们上周三订好的初级包厢,请进。”声音甜美、长相同样甜美的侍女向着两人弯腰鞠躬后,缓缓打开了包厢的房门“本次的‘入货单’就放置于两位椅子的旁边,如果两位还有什么需要的,那么就请摇铃,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您的身边,我先暂且告退。”

将包厢彻底呈现在两人面前,侍女再次深深鞠了一躬后,倒退离去。

“哟呵,还有包厢,你这回是下了下了血本了,恐怕小半年的零花钱都花在这顶上了吧?”

缓步迈进地面上铺有红地毯的包厢,布劳德略微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邀请者:“你这回花的钱,足够你上这个会所的陪酒区大吃大喝,并且叫上几个‘公主’随意陪你玩了,就这么花到了这个包厢上,并且还不一定能买到你心仪的‘货物’?”

“唉……我这不是想要尝试一回嘛,毕竟传说中,能参加这个‘入货’竞拍会的‘货物’,可都是美若天仙,看了就让人流口水绝色,就算吃不到,但是看一回不也总是好的嘛……再说我又不是没有机会。”

“随你,不过事先说好,我可不会借你钱干这个。”

“行行行,你是大哥,你说的我一定遵守好了吧!现在帮我把那个手册递给我一下。”

“这么迫不及待?”摇着头笑了下,暗红发色的青年,就伸手将自己身侧的薄薄一个册子拿了过来,然后看起来好像丝毫不好奇的,就递给了现在坐在自己旁边的青年“喏,给你!”

“哦!太棒了!先让我看完过足瘾,就借给你看!”金发的青年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中册子,然后不时惊讶的直抽凉气。

“嘿,我可用不到这东西,……嗯?!”暗红色的眼瞳因吃惊微微睁大,甚至那圆形的瞳孔也有瞬间变成了一条细缝的竖瞳。

“你怎么了?”手上小心翼翼的合上册子,金发青年看向劳伦斯。

“没事,撞到脚趾头了,你接着看吧!”“哦……”

看到金发青年再一次沉迷到自己手中的‘货单’中,布劳德眯起眼睛,开始摩挲起下巴。

刚才一个好像有一个眷属好像死掉了?……嗯,到底是谁干的呢……很奇怪啊。

头颅低垂,深红的短发遮住的眼瞳中在黑暗中,开始闪烁起猩红的光芒。

PS:5000+章节!月票欠更再还一个,求票票~\(≧▽≦)/~啦啦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