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要我成为王?_LVI 夺城之战I(FateFlame)

科幻未来 2020年04月19日

LVI 夺城之战(I)

夹杂着远处嘈杂的微风拂过空旷无人的寂静街道,四周都笼罩在漆黑的夜色之下,深蓝色的天空中映着不远处的大火带来的红色光芒。从监狱里出来的斯沃德一行人在确认安全之后停了下来,每个人都气喘吁吁、疲惫不堪,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离军营有一段距离,不用担心被辛布里人发现。而且实际上现在辛布里人全部的注意力大概都在如何扑灭大火和重新控制军营上了,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们。

“我们现在怎么办?”在稍事喘息之后,斯沃德收起了剑,问道。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麦恩死了,这绝对不是预想内的情况,眼下如果没人能出面统率守备军的话,他们很可能会在这样的混乱之中因为单方面被辛布里人屠杀而伤亡惨重。斯沃德握紧了拳头看着火光冲天的方向,他手下的马穆鲁克们也一个个垂头丧气。这些战士为了混入城内而只穿着便装,衣服布料上或多或少都有着血污,碰上巡逻队根本无从辩解。

“我去召集守备军,司令临死时将指挥权交给了我,而且我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昔日的战友和同僚被残杀自己却无所作为。”戈林微微低着头,虽然斯沃德无法在夜色之中看清他的表情,但能肯定的是他说这番话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确定?”

斯沃德轻轻叹了口气,细声问道。回到守备军被关押的军营,说这是个送死的行为也不为过。辛布里人既然敢留下这一万多人的定时炸弹,那就肯定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先前斯沃德派人清除掉的只有岗哨而已,实际守卫在军营附近的数千辛布里人现在大概已经全部进入了临战状态并且在追杀围堵逃跑的守备军士兵了。很快全城的辛布里人军队都会进入戒严状态,真到了那个时候就一点奇袭夺城的机会也不没有了。

反观这边,斯沃德等人却什么目标也没有达成。军械库没有夺回,麦恩死了、守备军也没有成功控制……最终目标打开城门和艾瑞尔里应外合的计划也希望渺茫。

“现在只能放手去干了不是么……”戈林耸了耸肩,无可奈何地笑着说道。“兰菲洛!走吧,我们该回家了!”

“祝你们好运。”

到头来,斯沃德剩下的只有这句话了而已。都是自己的无能才会造成这种情况!现在不光是守备军,城外的艾瑞尔恐怕也被自己拖入了危险的情况之中……咚!斯沃德重重一拳捶在身侧民居的墙壁上,看见他那副样子,身旁的将领卫队的马穆鲁克们也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他们确实是进退维谷,辛布里人在城门驻扎重兵,没有一定程度的军事力量想从内部打开城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现在守备军恐怕连自身都难保,完全指望不上。这里算上斯沃德自己也不到十个人,就是马穆鲁克再怎么骁勇善战也没办法。但是如果他们退却的话,辛布里人毫无疑问不会放过守备军了,他们本来就没有很多理由留下这样一个定时炸弹,守备军被借此机会屠灭殆尽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队长……那个,我们现在……”一名马穆鲁克走到斯沃德身边,忧心忡忡地问道。

“还用问?夺下城门,和殿下汇合。”

“可是,光凭我们这些人的话……”马穆鲁克有些犹豫地说,他们这几个人要去攻打城门实在有点不自量力,但是看着斯沃德严厉起来的神色,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能做阿尔夏家的马穆鲁克,那就绝不可能是贪生怕死之辈。

“连被俘虏的守备军都在奋战,我们又怎么能临阵脱逃!?”斯沃德忽然转过身面对着一众马穆鲁克,盯着眼前自己捏紧的拳头。“你们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怪你们,毕竟让大家陷入这种危险的境地都是我的无能……但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完成殿下交予的重托!”

“你下令吧,卫队长。”

斯沃德吃惊地看着面前的马穆鲁克,斯沃德记得他,格瑞,阿尔夏家亲卫队老一辈的精英,按理说这个时候就算对斯沃德这个愚蠢的新人队长嗤之以鼻也不奇怪。但是他听着斯沃德的话,只是淡然地笑了笑,眼神之间没有一丝犹豫。

“阿尔夏家的马穆鲁克,有谁会是贪生怕死之徒?队长的忠心我们已经见识到了,但是我们对于殿下、对于阿尔夏家的忠诚也丝毫不会逊色!所以,你下令吧!”格瑞重重捶了一下自己的左胸,话语之间透着无比坚定的决意。

“下令吧斯沃德队长!”

“我们趟过的刀山火海还少了?区区辛布里蛮子,队长你只管下令就是!”

“再杀他个七进七出!”

“谢谢你格瑞前辈……”斯沃德低声道了句谢,然后走上前,面朝着城门的方向。

咣——他缓缓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魔导剑。

“愿圣璇炎剑,护佑吾等凯旋!”

圣璇炎剑!!

维斯城外

相比城内的一片混乱,维斯城外的荒郊野地就显得非常静谧了。只有深蓝的寂然夜空配着稀稀疏疏的虫鸣,还有美丽而悠远的星空下不时吹拂而过的夜风夹杂着草叶和泥土的味道。但是大概谁也想象不到城外那片漆黑的野地里居然埋伏着两个军团一万五千多人的兵力,银亮的铠甲在月色下隐隐闪光,林立的长矛如同数不胜数的草茎。

因为保持着安全的距离而且城内骚乱吸引着轮值守城的辛布里战士的缘故,艾瑞尔现在带领着的两个军团还没有被发现迹象。但是他们不可能一直这么等下去。虽然不是抱着很大希望,但艾瑞尔还是期待着斯沃德顺利完成任务,解救了麦恩司令,带领突出重围的守备军正在赶来夺取城门的路上。

但是艾瑞尔自己也知道这实在是有些勉强斯沃德了。他和将领卫队的马穆鲁克们都不是专业的潜入者,如果说让尤莉安带着圣穆骑士团的暗部来执行这种任务或许是小菜一碟,但是擅长正面战场作战的将领卫队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其实并不适合这样的任务。

想到这里艾瑞尔也有些自责,虽说有让斯沃德锻炼能力的意思在,但是如果这次行动失败了也是会造成相当的麻烦的。但这也不是他真的没轻没重,说起来也比较尴尬,因为军队里除了将领卫队的精英马穆鲁克以外,艾瑞尔也找不出更合适的选择了。

“主人……”

忽然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面前晃了晃,艾瑞尔转过头去,立刻对上了安可面无表情的小脸。

“安可你出来干什么,快回去快回去。”

“主人,这个。”

“嗯?”

艾瑞尔下意识地接过来了安可手中的东西,黑色的一个球状物体,也就是手掌那么大。但是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物件,艾瑞尔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对啊!自己怎么会忘了还有这个东西呢!?

“安可,好样的。”

艾瑞尔伸出手摸了摸安可的头,她很快就像猫一样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其实对于剑精灵来说怎样都好,被主人夸奖就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而一边艾瑞尔则是看着手中的魔导炮炮弹。虽然那天已经在西蒂那里得知了这批炮弹的来历,不过第三王子后来根本没有再提这件事,是不是该说他意料之中地很大方呢?总之这么贵重而且有价无市的玩意儿,看来又要派上大用场了。只是……

“啧……一千第纳尔换一个城门……到底值不值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