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新娘:南先生,请接招 第1章 危险的男人_白熊熊

科幻未来 2020年04月04日

帝区别墅。

偌大的客厅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见,四下工作的仆人不时飘来看好戏的目光。

“妈……”洛裳敛了敛眸光,咬着牙唤了一声。

婆婆苏菀红冷哼一声,“别叫我妈,你最好解释清楚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不然我就把你赶出去!”

偌大的客厅只能听见苏菀红尖锐的斥声,洛裳的眉头微蹙,她这个好婆婆果然一同往常的上赶着找事,她耐着性子说道,“今天领导临时要求加班……”

“行了!”苏菀红登时冷笑出声,“洛裳,我看你是胆肥了,现在都敢撒谎了?为什么领导早不让晚不让,偏偏今天让你加班!”

“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和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洛裳蓦地抬眸,目光清亮,“妈!无凭无据,你这是在往我身上泼脏水!”

“你还有理了!”

苏菀红一向独裁惯了,从没有人敢反抗,当下气急,腾的站起身将手一扬,赫然要朝着洛裳的脸上挥去。

然而还没下手,便被洛裳抓住手腕拦了下来。

“妈,我尊敬你是长辈,但是不代表你可以无缘无故的对我非打即骂!”

洛裳这么一反抗,苏菀红整个人更是气的七窍生烟,这时,洛裳却忽然明媚一笑,“我的丈夫,您的儿子现在还等着我伺候,我想妈你也不想耽误硕夜的时间吧?”

说着,猛地甩开苏菀红的手,转身离开了大厅,任由她在后面越骂越起劲。

走出大厅之后,洛裳整个人才忽然一松,好似刺猬收起了浑身的利刺,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惫。

她缓缓走上楼梯,在门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才打开了卧室的门。

落日的余晖透过圆窗投射进来,落在扶墙艰难行走的男人身上。

他穿着斜襟睡衣,额头遍布细汗,过于精瘦的双腿坚定迈开步子,但每走一步,他都要停下来喘息好一会,才能继续第二步。

那双漆黑如渊的眸子精光熠熠,虽瘦却不凹陷的面庞俊美英气,刀削般的薄唇绷出冷漠矜傲的直线。

似察觉她的到来,南硕夜转头看她,眸里厌恶翻涌,字语冰寒,“滚出去。”

洛裳没说话,无视两道在脸上来回划拉的刀子,葱白纤细的手指攀上他的睡衣纽扣。

南硕夜一把攥住女人的手腕,“你干什么?!”

“帮你脱衣服洗澡啊,你躺在床上当植物人的两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洛裳挑眉,一脸的理所当然。

“不需要,滚。”男人恨的咬牙切齿,力道大的险些要把她的手腕掐断。

疼死了!

洛裳心底猛地蹿上一团火,一把将男人推抵到墙上,怒道:“南硕夜,你低头看看自己的样子,整个一肌无力,你要是真的可以自己来,我用得着帮你?”

“别忘了这两年是谁日夜不停衣不解带的照顾你!”

洛裳眼眶猩红,两年前的一切浮现在脑海中,亲人的逼迫,舆论的打压,南家的不待见……

四目相对之间,南硕夜心底猛然撼动,却也不过只维持了一秒。

下一瞬,洛裳便不顾南硕夜的反抗,强行把他拖拽到浴室里,将睡衣完全扒下。

力道之大,容不得半点反抗。

因为水渍的关系,她的眼线有些晕开,有着烟熏妆的性感,抿紧的唇红润饱满,此时被溅上水珠,格外诱惑。

不顾男人黑如锅底的脸色,她正要继续解纽扣,却忽然感到一抹强大的力气将她拽住。

洛裳的脑袋有一瞬间懵逼,触及男人戏谑的眼神,立刻回神,笑的前俯后仰。

“有本事让我屈服,光会摆姿势有什么用?不过,也是我强人所难了,毕竟你现在连走路都难……”

后面嘲讽的话语因身体传来的撕裂剧痛,尽数咽回洛裳的喉咙。

……

半晌过,洛裳无视男人周身散发的危险气息,以及那千刀万剐的眼神,若无其事的放下裙摆,整理乱掉的发丝。

“看来你的确不需要我帮你脱衣服洗澡了,那请自理吧。”

她一派优雅淡定的姿态走出门,回到自己卧室后再也装不下去,此前强行忍住的眼泪如同决堤一般落下。

许久之后,洛裳才拿出手机打开了相册,看着照片里萌萌天真无邪的笑颜,嘴角扬起又垂下。

两年了,如果不是为了萌萌,她绝不会嫁入南家,如今南硕夜总算醒了过来,自己必须尽快离开南硕夜,否则萌萌的身世一旦被南家知道,自己就再也无法逃离这些纷争。

也希望自己那个好妹妹,可以信守承诺,把萌萌还给自己……

洛裳的眼眸中露出一丝苦涩,她隔着冰冷的屏幕摸了摸照片中女儿的脸庞,耐不住疲惫和困意沉沉睡去。

半夜,洛裳是被一盆冷水泼醒的,感受到刺骨的凉意,她猛地睁开眼,只见小姑子南雪雅正站在床边,将手里的水盘‘砰’的一声砸到地上,随即直接上手抓着洛裳的头发,一把拖了起来。

“洛裳,要是我哥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给我哥陪葬吧。”南雪雅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将洛裳的头往实心的床头撞去。

剧烈的疼痛感从伤口传来,洛裳顾不得额头还在流血,着急忙慌的起身,朝南硕夜的卧室走去。

一打开门,洛裳就看到婆婆苏菀红正守在床边,医生正用医疗器械检查南硕夜的病情。

一看到洛裳,苏菀红气的眼都红了,她猛地起身,上前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洛裳的脸上,“你还有脸进来,下午让你给我儿子洗个澡,晚上他就高烧39度,你对他做了什么!”

洛裳摸了摸发烫的脸颊,脊梁挺着笔直站在原地,唇瓣倔强紧抿着没有说话。

苏菀红还想指责,看到医生收回医疗器械,着急问询,“我儿子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发烧,吃点退烧药就可以了。”

闻言,苏菀红这才长松一口气,跟随医生去开药。

洛裳走到床边,看到南硕夜眼睛下面淡淡的青色,明白男人一定是被她的话语刺激到,一晚上都没睡觉,所以才会受寒发烧。

洛裳抿了抿唇,心底一片复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