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被邪教变成了邪神_7.芙蕾雅.亲情的替代品(奶香味的小夜夜)

科幻未来 2020年04月18日

当时我正在津津有味的读着儿童读本,看着上面那些很幼稚的故事,然后尽自己的全力去把那些刚刚学到的词语字母一个一个地读出来。

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尖嘴猴腮的大叔站在柱子边上面带着诡异的微笑看着我。

我马上坐正,这个人好是恐怖啊,也不打声招呼,我最近几天在庄园里面也没有见过他。

是准备把我买走吗?

“咳咳,你好,我叫奥丹姆,我就是过来陪这群小孩子玩耍,顺便送点玩具的。玩具是送完了,但是这里还有几个水果,你要不要吃?”

我接过了那个布袋子,但是也没有打开看里面是什么,单纯地就是用着戒备的眼神盯着他。

再怎么说,小孩子也不能吃陌生人递过来的零食水果吧,万一被拐卖了.....

仔细一想,不对,草,我已经被拐卖了,难不成接下去是拐卖套娃?

那个自称奥丹姆的男人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戒备,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往那群小朋友玩闹的区域指了指。

“真的不骗你,我刚还给了卡萨德拉一把涂了黑漆的木剑。还给了那群小猫一把小鱼干...”

我望向他所指的方向,那里是小朋友们最喜欢玩耍的的一片空地,那名魔族的小霸王手里的确多了一把木剑,而其他孩子的手里多多少少的确也多了一些零食玩具,害,没想到真会有傻大个跑到这里来陪孩子们玩。感觉,除了长得有点凶,也不是坏人啊。

当我把目光转移到回奥丹姆的身上的时候,发现他的身后多了一位女仆小姐,她一边挤眉弄眼地冲我使眼色,一边高高的举起空空的菜篮,重重地砸向了奥丹姆先生的头顶。

“砰”

奥丹姆先生似乎是经常锻炼,身体很好的样子,并没有被这一下菜篮砸的怎么样,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挠了挠头,朝着女仆小姐道歉;

“真是抱歉啊,黛芮亚小姐,给你添麻烦了。”

黛芮亚小姐则是气鼓鼓的插着腰,表示自己并不领情:“你这是道歉了多少次了?不能太宠着那群小猫咪的!”

“哈哈,下次一定,下次一定....”奥丹姆先生则是毫无内疚地打着哈哈,明摆着脸上写着几个大字:我错了,下次还敢。

黛芮亚小姐当然也知道这是个惯犯,当然也只是随便抱怨几句,也没有放在心上,对她而言,看到那群小孩子们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好,自己稍微累一点,问题也不算特别大。只是最近那个血族的小萝莉貌似不太合群的样子,如果奥丹姆先生有办法让那个怕生的小姑娘稍微开心一点,那就再好不过了。

然后她就发现她心里想的小萝莉就躲在奥丹姆先生后面的那个秋千上。

“哦正好,那个小姑娘几天前刚来这边,貌似有点认生,也不太合群的样子,如果奥丹姆先生有办法的话,一定要让她开心一点哦!”

似乎是非常相信奥丹姆先生的人格魅力一般,黛芮亚小姐一蹦一跳的,很高兴地离开了。

看样子的确是经常来陪小孩子们玩的好人呐,那么还是对他稍微友好一点吧。

我把屁股挪了挪,干脆让出一大片区域给奥丹姆先生坐下。

奥丹姆先生似乎也意识到我放下了戒备之心,干脆也顺着我的意思坐到了我的边上。

“你不打开看看,袋子里面是什么吗?”奥丹姆指了指被我紧紧地攥在手里的袋子,我这才想起来,他的确是有什么水果送给我的。

当我打开袋子的一刹那就傻眼了,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一种外壳坚硬的红色果实,剥开来有点像是石榴一样的透明红色小颗粒,吃起来的味道酸酸甜甜的,但是没有核,个头也比石榴大。

我惊讶的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爱吃,而是因为七月果是卡玛尔标志性的特产,这已经变成了卡玛尔之灾的幸存者回忆曾经的一种慰藉,难道奥丹姆也是卡玛尔的遗民吗?但是卡玛尔的遗民大多都被影响了心智,眸子大多都变成了充斥着疯狂的猩红色或者是粉红色,我从袋子里面拿出一个七月果,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金色的瞳孔很漂亮,偶尔有几丝血红的光芒流过,不像是卡玛尔的遗民的样子,眼睛没有没有充斥着疯狂和执着,深邃的双眼深处倒是感觉到了一股子悲伤。

或许是一个完全的巧合吧,毕竟喜欢吃七月果的人也挺多的,或许除了卡玛尔还有其他地方也有种植也说不定。

把头扭转回来,我开始摆弄起这个七月果,我倒是想打开这个果实,但是没有办法,七月果的外壳很坚韧,需要拿小刀割开,这里也没有那种危险的道具可以让小孩子们使用。

害,吃不成了。

“哈哈,差点忘了这个东西很难打开。”

我抬起头,原来奥丹姆他一直在看着我把玩着七月果,当然也看见了我试图打开果实却打不开的窘迫,然后他从我手上拿走了那个七月果,我心想这玩意皮很韧,你也打不开的啦。

只见他和掰橘子一样,指甲直接刺进了七月果里面,然后直接把它撕成两半。

WTF?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那东西是能这么撕开的吗?和掰橘子一样?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掰开一个七月果就和那手拍开椰子一样瞎扯。

奥丹姆看了一眼我满脸疑惑的表情,顿时忍俊不禁,

“叔叔看上去很瘦,但是有好好锻炼哦!”

哦,我明白了,这家伙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战士,归根到底还是以前的我太弱鸡了。魔法也不会,炼体也不会,真是抱歉。

奥丹姆把一整个七月果都递了过来,但是我就只拿了小一点的那半个。

“一人....一半”

这东西酸的很,一整个吃下去,我今天的嘴巴就别想合上了,怕是会一直流哈喇子,流到明天早上。

“哦哦,原来小家伙你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会向那边的小朋友那样,一点都不会西文呢。”

奥丹姆又往小家伙们玩耍的方向张望了几眼,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说,如果那群小朋友也会讲话该多好。

“结巴...学习...”

我说是自己结巴,但是我自己说那种没人听得懂的语言可流利了,但是没什么用啊,没人听得懂,别人就会以为我是个说胡话的小屁孩。到头来还得和小孩子一样培养一下语言能力。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找一个牧师治一治脑袋,估计是什么脑损伤让我的语言能力收到了损伤,没有什么病是一个圣疗术治不好的,前提是我得付得起圣疗术的钱。

啊,就这样过日子算了,有交流还是比没有交流好的,我现在还不会写字,如果又不能说不能写,那么问题就大了。这点交流障碍还是可以克服的。

“哈,真好,据我所知,异族的小朋友们可讨厌上课了。”

确实,归根到底,教育这种东西还是贵族们才会去搞的,像我这种乡下的孩子,不也是不识字的文盲嘛?整个村子里面也就地主才会要求他们的儿子女儿识字,为了记账什么的。虽然现在的教育不仅仅有纸质的教育,还有魔晶网络的上面的教育,但是即使现在魔晶科技在慢慢的普及,但是这些还是有钱人的玩具,穷人和普通人是根本用不起的,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我一只手拿着半个七月果,另外一只手拿起放在了膝盖上的儿童读物,在奥丹姆的面前摆了摆,表示自己可爱看书了。

虽然是儿童读物吧,但是以前的我可是没有碰过书的,纸可是稀罕的物品。

“真是个好孩子。”

哼,可不是吗?

奥丹姆看着我手里的七月果,他指了指那半个七月果,眼神里面闪过一丝坏笑,问我,“为什么不吃呢?”

我当然看见了他眼神里面的一丝狡黠,我挤出一个天真烂漫的笑容,对他说;

“一起吃。”

然后我们俩不约而同的倒数“三”“二”“一”,然后同时把一粒七月果的果肉丢进嘴里。

然后我就看着奥丹姆被酸溜溜的果直,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不断地吞咽口水。而我在边上哈哈地笑着,仅仅只是含着果肉,并没有咬破它。

“小家伙真狡猾啊,看来你吃过这个啊。”奥丹姆一边龇牙咧嘴地感受着酸味带来的刺激的感觉,一边也乐呵呵的看着我。

还好酸味只会出现在刚开始,之后再等舌头习惯了那种酸味,之后吃的任何七月果果肉都是甜味的了,这也就是很多人都爱吃的原因。

然后我也咬破了果肉,一起和奥丹姆一边龇牙咧嘴地挤弄着表情,一边嘶哈嘶哈地留着口水。

“你有名字吗?”奥丹姆和我很快就吃完了那两个七月果,他拿出手帕,递给了我。

我拒绝了那块手帕,因为我自己身上就有,我掏出那块放在口袋里面的手帕,然后用西文十分流畅地回答他。

“芙蕾雅·茨密西”

“嗷,我的名字是 奥丹姆·伊戈尔·河流,我可是有着安格尔之鹰称号的战士哦!”

他笑了笑,感觉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我也被他逗了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我和那个来到奴隶集中营陪异族孩子玩耍的怪人成为了朋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