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家有家规 第21章 职业_忘却的悠

科幻未来 2020年04月12日

库洛洛麻利的得给佐助编排了一套“身世”,比如左宇(新名字)是他早年在外地认识的,两个人一直有联系。

前几天被提醒要请助理后,却得知老朋友家逢突变。

父母去世,女友跟哥们跑了。钱财还被糟心亲戚骗走了。连番打击之下,心理出了问题,认为世界都是假的之类的。

佐助本人倒是对凄惨身世么什么意见,库洛洛和伏地魔这两位前辈的身世一样凄惨,一个是孤儿自立自强,一个是三代跨国孽债。而且对于全族都被灭的小孩子来说,父母双亡是事实,女友和哥们他都没有,钱财……整个木叶都是假的,他还操心钱财干嘛。

在佐助这小孩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这份本来就凄苦的身世被大家更加的编排了起来。整个剧组的人……莫名的围绕着他转悠了起来。

以前整个剧组,除了拍戏意外,基本上就是……聊天,打趣,打游戏,请客吃饭,早点休息之类的。

现在更有了全民娱乐的,逗弄佐助……咳咳,不能说是逗弄,大家不是齐心协力让人开朗起来嘛。

话说演艺圈内抑郁症患者还真是不少。工作压力,以及一些□□带来的影响,可以说明星这个行当患抑郁症的概率相当的高。

光这个片场,身边有朋友曾经也同样不对劲的就有八个人。

所以无论是感同身受,义务帮忙,还是因为导演和顾洛的拜托,大家全体对左宇热切了起来。

一开始还是称兄道弟的“哥们,帮个忙吧。”“谢了啊,今儿晚饭我请。”“抽烟不?”“来来来,尝尝这个。”

如此的正常的模式,除去库洛洛助理的基本工作,佐助算是被拜托得团团转。

但是……却让人半点都感受不的不满的痕迹。

大家的态度是那么诚恳,那么热情,拜托去买两杯奶茶都送佐助一盒鲜肉月饼(快中秋了)。

搞得好孩子佐助都觉得有所愧疚。于是在剧组中帮忙更加起劲,虽然他还是个孩子,但是人家是体质超群的忍者。

被指挥得团团转,外加这个世界的“高科技”彻底引起了佐助的注意力,他表情上带着的阴郁的确少了几分,配合着库洛洛给他定的造型以及鼬哥脸蛋的底子,他的人气也越发高了……恩,爱美之心嘛,帅哥放在那里总是招人多看两眼。

随后事情就有了转折了。

《谍心》的女三是实实在在的共/党人,她的戏份不多,但是却是一个核心人物,男女主角的立场转变都是她的功劳。

后期战斗中,她的出现就代表共/党的行动,共/党的态度。

真实的战斗自然不会这样,不过电视剧嘛,重复角色会让观众产生错乱。而且成本也不允许。

饰演女三聂芝的倪岚是个实力派演员。35岁,有一定的粉丝群,并不是大红大紫,但是也是小有名气。有个圈外人的丈夫,有个两岁大的儿子。除了拍戏和宣传,几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自然也没什么绯闻。这样干净的演员是红色电影电视最喜欢的。

数了数,去年文伽就在荧幕中看到她四回,三回是革命片子,时间跨度直接从抗战前夕扩展到建国后。

不接商演没有广告不定期曝光,除非遇到旷世好剧本,她这样的演员很难大红。但是她有着平静美满的生活和家庭。

其中优劣就是冷暖自知了。

佐助的事情她也是最热心肠的人之一,整个帮助抑郁症患者的平和行动也是她无心之失下来了个重大的转变。

那日她的丈夫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捧着鲜花来探班,那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倪岚感动之下,当场扑进丈夫怀里……当中似乎夹着什么?哦,有儿子。顺手把儿子往旁边的人怀里一塞。

等两口子感动够了,回头看儿子,却惊奇的发现他们帮助的“抑郁症”患者,第一次露出了那么丰富的表情。

惊恐,喜欢,强韧,慌忙,羞涩。

十分的鲜活。

那份手足无措的稚嫩更像是十几岁的孩子而不是二十多岁的青年。

抑郁症,看名字就知道,开朗乐观是他的大敌。所有人都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窗户,早知道这位喜欢刺激的,他们也就不那么婉约了。

家里有孩子的,纷纷打个电话,想孩子了,有空来探班吧。

演员们在全国各地,剧组人员可是本地人居多,更何况……还有隔壁剧组呢。

所有的孩子们在家长的各种明示和暗示下只有一个目标:找左宇哥哥。

更绝的是贺导,他的一个妹夫是一所小学的班主任,小学嘛,你们懂的,各种活动,比如雏鹰争章,假日雷锋等等特别多。

妹夫直接组织班级活动,拉来了三十个孩子。横店偏远,不过家长和学生都同意,去横店看明星总比上马路捡垃圾有趣点。

大家本来担忧过犹不及的,不过库洛洛这个“学者”表示完全没有问题。于是没孩子也行动了。

女主角率先出动,娉婷袅娜的走到佐助面前,要对台词,不对别的,偏偏就对她和男主告白的台词。完全不管正牌男主就在她后面三米玩手机。

面对深情款款的大美女,佐助僵硬得一字一句念。美女却投入得不得了,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片场这种地方会缺明星吗?片场这种地方会缺美人吗?

佐二少熬过了孩子攻击,在美女攻势发动的第二天,成功退败到库洛洛的房间。

“他们只是喜欢你。”

“喜欢?!”佐二少的表情有点撕裂。她们明显是在捉弄他。

“你可以继续思考真与假,不用理会他们。”

“…………”二少碰的一下变回了少年的模样,乖乖的坐在这里思考。不过黑色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那时候心若死灰的迷茫。

反而是有了带着光芒的深思。

库洛洛看了看佐助的表情,内心略微遗憾,这个助理算是差不多“合同期满”了,不过最近也玩的挺开心的,就这样吧。

对于库洛洛来说,受苦受累不算什么,先不说他的体质比普通明星好上一百倍,就连吃苦耐劳的极限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只要参考流星街是什么样的地方,就能明白库洛洛的忍耐底线了。所以……在别人眼里“艰苦”的拍摄。库洛洛还嫌弃太安静了,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佐助就是哪个恰巧凑过来的助理兼乐子。

看着佐助的眼神就知道,哪怕这件事在他内心深处还是个疙瘩,但是他已经回过神来看这个世界了。

这样的他,自然是“合同期满”了,让库洛洛略微有点遗憾的是,恐怕文伽会很满意他的“工作情况”。

让别人过得不是很好不是很高兴,一向是盗贼头子的乐趣。

“这次就算了……”

“???抬头疑问的佐二少。

“宇智波佐助,你可以继续迷茫,继续否定,但是问问你刚刚到手的护额,木叶的精神是什么。”

刚刚成为下忍的少年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连番“轰炸”打开了他的眼睛,库洛洛说得话彻底撬开了他的心。

“我,不管了,不管什么世界,我……要回家。我要找到哥哥,我要干掉晓,干掉宇智波带土和宇智波斑……我要成为火影!”

哪怕还没有朝夕相处,好基友注定针锋相对。

“很好,那么先去找文伽,你需要一份工作。另外……你的侠义点有多少了?”

为什么团长的真心笑容不会成为三大美色呢?

因为伊尔迷笑得时候最多要钱,库洛洛笑起来是要人命啊。

现在在地球上,要人命比较困难,不过让人退层皮还是够的。

在伏地魔那里帮忙拍摄宣传片的文伽收到侠义点转让的通知后,脸色扭曲的直接一个电话过去。

“怎么搞的?!”

“很显然,和我预测的一样,这个所谓的系统希望我们友好互助。成就点不能转让,但是侠义点却可以。”

“你……”

“佐助也是要回家的,官逼民反的事情,我不那么傻,只是让他帮忙处理一下平时的……日常需求。”

谁让侠义值需要日常维护,库洛洛和伏地魔都不是喜欢日行一善的类型。

有佐助帮忙正好。

而真正的侠义值任务……他可是有大计划的。

库洛洛这么说,佐助又是自愿的,再看着伏地魔神清气爽的模样……好吧,这事情就这么着吧,但愿下一个来的不是反派……就算是反派也最好来个乐于助人心地善良的反派。最好智商再不足一点的。

文伽现在也只能“但愿”一下了。然后带着佐助给伏地魔当后援团。

天才魔法师的初赛录制已经结束了。

24位魔法师,角逐出了16位,伏地魔以技惊四座的变装技艺和舞台表现力,被几个评委一致认为是种子选手。

其中一个刚刚从国际上拿奖的评委更是直言,伏地魔的魔术技巧含金量相当的高,他应该站在更大的舞台上。

后半句电台没有播,现在还在比赛呢,如果一方选手台过于突出,就没悬念了。

第二轮复赛是有题目的,金木水火土人影气体,两两一组,胜者晋级败者待定,最后八个待定的败者中,再选出两位晋级,第二轮比赛,是16晋级10为结束。

第一轮已经用了“手杖”了,第二轮最好是空手表演,考虑到佐助的特殊能耐,最好是抽中“人”,而果不其然,他的在一堆特殊的扑克牌中抽中了“人”。

“…………”文伽。“这作弊还能再明目张胆一点吗?”

“一个巫师,一个忍者,连一张牌都换不了,那才是丢人。”伏地魔一点都没有作弊的愧疚感。“魔术就是欺骗,我突然爱上这个职业了。”

“可以变大变活人。”佐助表示,变身术他是满分毕业。

“还可以表演墙上行走,和水上行走。”伏地魔也是看过火影的人了,佐助表示一夜特训就能做到,他是将来要当火影的人,不能比吊车尾更差劲。

“人体漂浮也是可以的。”伏地魔表示漂浮咒是基础咒语,不用魔杖他也能轻松的浮起一个人来。

“插刀子之类的也很容易,虽然机关是什么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我做起来更容易,只要在插进去的时候改变形状就可以了。”

“换装表演我能帮忙”变身术人都能变何况衣服。

“…………”文伽彻底对这个作弊的世界绝望了,不过从自己人的角度……“要注意整个节目流畅性和完整性,还有难度不能太高。必要的话模仿知名魔术,反正你不可能连前十都不是。”

三个人刚热切的讨论着的时候,佐助突然眼睛一眯,整个人救不见了,然后听到外面两下奇怪的闷哼,等文伽和伏地魔转头,就看到佐助一手拎着两个成年男子。

论战斗素养,他们中间绝对是库洛洛第一,佐助第二,虽然伏地魔比佐助大了三岁,但是佐助是按照上战场的标准上的学。所谓忍者,说明白了也就是一种特殊士兵和……武器。

“他们是……记者?”伏地魔看着他们脖子上相机。

“我觉得更应该称乎他们为狗仔。”

到处跟拍明星的个人隐私,然后把这些照片视频卖给报纸,杂志,网站。在香港因为地方就那么点,所以娱记和狗仔基本上不分家了,大陆地广人稀,明星又多。

如果一直派记者蹲守,这浪费的人力物力有点得不偿失。

所以,在大陆,各种神奇的工作室就出现了。他们包揽了,跟拍,偷拍等等工作。在各大KTV,酒店,餐饮场机场有眼线。

据说……收入很不错。

尤其是拍到了某些明星不想公布的内容之后。

“就这样的水准也搞跟踪?”佐助在这边鄙视,那边伏地魔已经问出话来了,竟然是走错了楼层,给了两个人一个一忘皆空,就让他们自己出去。

“那我也能干。”

“…………”在考虑狗仔能不能当道全国皆知功成名就的文伽

“没必要墨守成规,我可以做主页和副业,主业是到处拍一些新闻,副业是……做明星的危机公关。”

“什么意思。”

“我的追踪和隐匿行动速度足够我抓到我想要的新闻,我还会变身术,那些被绯闻纠缠的明星会很喜欢我的,我在记者中混得开的话,对库洛洛先生和伏地魔大哥都有好处。”

文伽和伏地魔顿时明白了佐助的意思。

他绝对是最好的娱记。

只要他下苦工去追踪就有报道,只要明星们花钱,他就能帮忙制造不在场证明。

举例说明,某明星A被拍到和B在某市幽会。口罩墨镜大帽子。

而与此同时,佐助提供一张明星A和明星B分别在其他城市的照片(自拍照),还是只有墨镜甚至是素颜的照片,辨识度极高。

那么之前的绯闻照就没人信了。

有了这样的合作,明星A和B不但会给钱还会呈他的情,有什么独家新闻都奉送什么的……

“好主意!”文伽重重的拍了拍佐助的肩膀,这哲学少年脑子清楚了以后就是不同凡响。“我还以为你智商不高呢,没想到还是略微有一套的。”

“…………”

“肥水不流外人田,走,先去给库洛洛做个专访,然后去各大杂志报社门户网站转悠一下……恩,自由型记者,很不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