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纸纪 第46章 046 黯然失色的星光_狷狂

快穿女配 2020年03月24日

“上次交给你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丁一卓对着电话里询问。

“试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对方回答,“很让人吃惊。”

“怎么说?”

“我们召集了二十四名普十级以上的造纸师和八个没有写造天赋的原文枪手进行实验。第一组八个造纸师,八个枪手,将枪手写的原文交给写造师写造;第二组十六人全部为造纸师,再分为AB两个小组,A组的造纸师将自己写的原文交给B组写造师进行写造,同样B组的原文也交给A组写造。”

“等所有纸人诞生后,我们发现,所有由枪手写的原文由造纸师写造的纸人,忠心暗示的对象都是造纸师。可是,在第二组,由B组提供原文A组造纸师写造的纸人,忠心暗示的对象却是B组;同样,由A组提供原文B组造纸师写造的纸人,忠心暗示的对象却是A组。”

果然如此。

丁一卓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齐伟等人写造的纸人却跟着谢首跑了的原因。写原文的那个人是否具有写造天赋,这一点是关键。虽然谢首发生了魂力暴动,但是写那篇原文的时候谢首本人的天赋还是在的,因此造纸原理默认他为纸人忠心暗示的对象。

“我们还有一个发现。在第二组中,A组造纸师写造的纸人虽然对B组造纸师的产生了忠心暗示,但是如果B组造纸师不在现场或者没有给予相应的指示时,A组造纸师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影响纸人。”

忠心暗示的优先级吗?

丁一卓眸色一深:如果B组造纸师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纸人的忠心暗示优先级是否会变成A组的造纸师呢?

他突然从松软的沙发上起身,来回走了几步,才说:“我明白了。你做得很好。这项研究数据就作为你本年的贡献提交给给联盟吧。”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有这样好的事情,惊喜地道谢。造纸师联盟中造纸师等级的评定标准中,除了公开平台上的任务完成情况计入评分外,对于造纸师的研究发现或发明也给予了重奖。作为这项研究的提出和设计者这丁一卓完全可以将这项奖励纳入自己掌中,却偏偏便宜了他。这不是意外之喜是什么呢?

“一卓,最近在烦恼什么呢?”主位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神矍铄的老者,慈祥地看着眼神放空显然是在想事情的丁一卓。

“爷爷,我托人实验的数据出来了。”丁一卓抬头,苦笑道:“和我猜想的基本一致。”

他将实验结果说了一遍。

“这不是很好吗?你把这个数据告诉齐家就可以了。”丁爷爷说,“难道他们还敢不信你?”

“实验数据在这里,我不担心他们不信。”丁一卓摇摇头,“只是谢首现在不过是一个已经失去写造天赋的普通人了。齐家虽然还不在我眼里,但对于一个造设系的学生来说,他们可不会不敢下这个黑手。”

“难得看见你对一个同年人这么在意,这个谢首果然这么出色吗?”丁爷爷笑起来了,摸摸丁一卓的脑袋,骄傲地说:“比我的孙子还出色?”

“他?”丁一卓似乎觉得十分好笑,“就算他的写造天赋还在,我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一件作品都没有的造纸师,值得我去关注吗?不过是因为我现在坐在学生会主席的位置上,以谢首在狂欢会上的表现,进学生会是板上钉钉的。我只是不想造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不好看的乱子。”

“你担心齐家为此杀了谢首以取得话剧团的优先级别?”

“名利动人心。这笔钱对于齐伟一个还没出校园的学生来说,还是有些诱惑力的。齐家也是要顾全自己脸面。一个造纸师家族居然被一个造设系的学生抢去纸人,他们是不会平白咽下这口气的。”

“那你还把数据送给了那个实验主管?如果你将数据保密的话,齐家就不会知道忠心暗示优先级的事情。他们虽然一样不会放过谢首,却未必会为此杀人。”丁爷爷笑眯眯地说。他的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为自己孙子无情的做法而发生变化,显然是觉得这个叫做谢首的少年的生死仅仅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丁一卓沉默了一会,才回答道:“爷爷,你说的对。我其实对这个人还是有些在意。虽然他的天赋已经是过去时了,但是不知道怎的,我的直觉总在告诉我,他有些底牌没有翻出来。”

所……所有?

仙境之城的所有居民,五百余人?

简墨感到一阵华丽的晕眩袭来:五百多个异级纸人,靠,这已经不能用奢侈来形容了。

“谢郎君,你怎么了?”

简墨连忙问:“这么说,大叔你也会御剑飞行了?”

大叔摸摸头,有些羞愧:“大叔还没有那个本事呢。大叔只会一点简单的小法术。”说着挥动手指向渔船头一指。

简墨只见黑色中火花一闪,火把头被点着了。附近的海面顿时亮堂起来,水面上斑驳地倒映着火的颜色。

“能够御剑飞行的只有长老们的亲传弟子,比如送你来的贺先生就是。只有天资出众的孩子才会从小被长老收做弟子,传授更高深的法诀。”大叔解释道,“大叔只是普通资质,只能学会一些最基础的。”

羡慕地看着船头的噼啪作响的燃烧声,简墨真心诚意地说:“这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惜我没有修仙的资质。”

大叔笑了笑:“谢郎君,有什么可惜的。其实修仙不修仙又怎么样呢?日子还不是一样过。你看我,每天出海打渔,回家晒网。贺先生呢,每天上午劈柴煮饭,下午去衙门里帮忙做账,晚上还会与其他长老弟子一起轮流巡岛。”

“难道你们没有让生活和工作变得简单一点的法术吗?”简墨问,“我总觉得修仙者应该不会被俗务所累,每天要专心修习法术,追求天道,尽快成仙呢。”

“少年郎,那天道是什么呢?天道可不就只是几个神仙法诀啊!”大叔哈哈大笑,“四时变换,六道轮回,都是天道,生老病死,吃喝拉撒,也是天道。你想做神仙,那想过成了神仙后每天做什么呢?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粮食自己地里长出来,鱼自己从海里跳出来?”

“大叔觉得呐,做神仙啊就是每天能够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和自己亲人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可是现在大叔每天过的不就是这种生活吗?每天出海打一大堆的鱼,然后拿到鱼肆去卖,换回来的钱给老婆孩子买吃的,买穿的,买玩的。全家人开开心心的……要是大叔说的话,想要过神仙的日子,先要学会把人的日子过好!如果人的生活都过得凄惨无比,”大叔摇摇头,“那怎么可能做个快活的神仙呢!”

简墨嘴唇微微张开,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想起那段经典的台词:欲修仙道,先修人道,人道未修,仙道远矣。

伸手在深蓝的海水里摆了摆,水天一线处已经变成了淡淡的鱼肚白,很快下面会有一个红太阳跳出来,简墨想,然后一天又到来了。大叔的求仙生活就是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迎接着日出,可自己的天道又在哪里?

每天自由自在的坐自己想做的事情,和想待在一起的人待在一切,然后快快乐乐地度过每一天:他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写文,写自己喜欢的各种各样的文,可是他已经有多久没有为此动过笔了;而他最想待在一起的人——很多,有爸爸,妈妈,简要,连蔚……一起快快乐乐乐地生活,目前大概还做不到。

神仙的生活离他,好像还有一段距离。

简墨望着大叔站在船中,双眼圆瞪,蓦地把网撒了出去。那么大那么重的一张渔网,居然在两只胳膊的甩力下,在半空中几乎是平平地展开。如同蜘蛛突然喷出一张丝网,瞬间迎风而涨数百倍,向海下猛扑下去捕食了。

下面无数银鳞攒动。

简墨盯着网缝中的银鳞,渐渐懂了:其实大叔的神仙生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大叔在努力,每时每刻都在努力,而他这种努力实际上又是每时每刻在享受,享受这种神仙一般的生活。

人无时无刻不在追求自己的理想,可往往在追求的过程中执着于自己的追求却忘记了理想本身。就像那个喜欢星星的少年一样,爬上一个又一个高峰,只为离自己希求的那颗星星更近一点。可爬着爬着脑子里就只剩下了埋头爬山:我要爬上更高的山,哪里才能找到更高的山,我要继续爬,不断地爬……等到他想起来自己最开始的目的时,抬头仰望,满天星光,已经分辨不出到底哪一颗才是来时的那一颗了。

如此回想起来,在这个世界最初的十六年,他自以为过得备受歧视和欺辱的十六年,自以为失去做人的尊严和自由的十六年,才是最幸福的时刻。

那个时候他每天都可以自由自在地写着自己喜欢的文,可以吃着妈妈做的菜,可以和爸爸一起看电视做魂笔,可以和三儿一起插科打诨,到处玩耍,打架都是一起上一起逃。

可现在,他为了成为出色的造纸师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为了爬上更高处为了查到爸妈失踪的真相,为了获得了更大的实力为了不再担心真名曝光,为了可以光明正大站在太阳光下。他研究魂笔,他研究造纸原理,他研究异能……

他已经多久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写下文字了。

他本质是一个写手啊!

简墨忽然心头一轻,仿佛有一些长久压抑着自己、桎梏着自己的东西悄然粉碎,脑中一片空明,整个人身轻如燕,如置云中。他站了起来,仰头对着天空:“啊————————哈哈哈哈哈——————”

天空中的白鸥一边在他头顶盘旋一边“欧嗷——欧嗷——”地回应着他。

从今天起,他就要自由自在地写,从今天起,他就要做他最喜欢的事情,从今天起,他要认真过好每一天。爬山很重要,星星更重要。

船头大叔扯着渔网大叫:“少年郎,还不快过来帮忙?”

简墨转头快活地大声回答:“来啦——”

“子归,你觉得这个少年有希望?”白眉长须、道人打扮的老者指着下面不过一周时间就被晒得黑黝黝的少年说。

少年在渔船上奔来跑去,丝毫不知道半空中有两人对他指指点点。

“子归观察这位谢公子有几日,发觉此人品行端直,心性坚毅,尤以悟性极高。那日我陪他去市集当行李买东西。他盯着市集的石砖路看了两眼,便问我这座城建立多久了。我回答他已经二千八百多年了。后来我带他去王师叔家借住的时候,让他一个人待在门外等时,听见他自言自语道:‘丽江古城不过800年,地上的石砖路走着都打滑。二千年的古城地上居然……呵呵。我看历史最多也就三四十年吧——果然都是一型呐!’”

“哦,他看起来很了解的样子——你不是曾说过,同批的历练者中有人提过,这少年并非是造纸师啊?”白眉道人疑惑地问。

“确实这么说的。但其中有什么缘由,这我就不清楚了。”贺子归摇头,“王师叔说谢公子待他和一家人的态度礼貌平和,既没有稀罕好奇,也没有鄙视轻蔑,因而对他很是赞赏。据说这几日除了出海打渔,谢公子每日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在纸上涂涂抹抹,神态非常兴奋。”

白眉道长点点头:“既然你觉得不错,那就好好观察一下吧。如果有机会,不妨试探一下。”

贺子归拱手应道:“是,师父。”

白眉道长看着自己俊秀的弟子,叹了一口气:“‘世人皆醉我独醒’,殊不知醒着的人又有几多烦忧。子归,为师真不知道告诉你这些到底是好是坏?”

贺子归劝慰道:“师父,何不想开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趋吉避害人之本性,但如果真的天降灾害,坦然受之也是寻常。”

白眉道长摸着胡子:“哈哈,为师真是越活越糊涂了,还不如你这个小家伙想得通透。”

贺子归笑道:“师父已经活了一千多年,自然脑子不如我们不过百岁的小辈好使。”

白眉道长哈哈大笑:“到底是千百岁,还是‘最多三四十年’,谁知道呢?”

如同云端上踏剑而立的两人一般,君阳山的本地居民都神态安然地各做各的事,各干各的活。但就在此时此刻,君阳山七岛上的历练者都猛然抬起头,心中一股强烈的不安莫名而生。

幽暗的星海看上去似乎一切如常,但是身至其中的星星们都感觉到了海水传递来不寻常的波动。它们开始身不由己地随着海水传来的力度颤抖:发生什么了?看不见的什么地方发生什么了?

海水没有说话。某个黑暗的点剧烈震颤着,却没有一丝光逃逸出来。

海边的小木屋中,简墨重重留下最后一笔浓墨,放下毛笔,拿着一叠写满字迹的宣纸,哈哈大笑:“终于把大纲写好了。用毛笔写大纲,我特么真是太不容易了!”

胸前银色的链子泛着幽幽的光。

放下宣纸,推开紧闭的屋门走了出来,对着扑面而来海风,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仰头合眼,放开全部意识去感受这个世界。

一瞬间,漫天的星光黯然失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