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之塔的最强魔女今天也在摸鱼_11 欢迎宴会(自然常数)

快穿女配 2020年03月24日

浮游大陆哪一个种族最强大,这个问题曾经引起过无数的讨论。

有说兽人的魔法天赋虽然稍差一些,但广大的人口之中总能找到一些超凡个体;有说平均寿命在五百年以上的精灵那依靠时间积累下来的睿智和庞大的魔力量足以抵消族群数量稀少的缺点;有说不问世事,一心驻防大陆东北方的血族才是最强的种族,因为他们从不需要天璃宫的帮助就能击退星幽种;更有甚者觉得龙族也该被拿出来比较……

因为这个问题,甚至导致了不小的武力冲突,毕竟这是一个有限的空中大陆。至今,最强种族是哪一个仍然没有定论,可是若问起浮游大陆上最弱势的种族是什么,十个人中的十个会说是人族,即使这十个人里有一半是人族。就连人族自己,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他们不论在军事实力还是政治实力上都是垫底。

人族的平均寿命只有不到百年,他们没有精灵那样的悠久寿命,没有兽人强健的身体,也没有强大的魔法天赋。除了繁殖力外,人族可以说什么都没有。虽然现在这片浮游大陆有一半的人口是人族,就算如此人族的发言权却弱得可笑,大部分的人族隶属于其他种族为王的国家以求庇护,而唯一的人族帝国则只拥有基本都是荒漠的广袤、贫瘠的土地。

在天璃宫以及大陆上各国首脑的会议中,人族帝国的皇帝的意见也基本不会有什么人听,一个无法为浮游大陆的存续贡献力量的种族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在其他种族眼里,人族更像是一种寄生虫,享受着浮游大陆这片净土的安宁却没有任何付出,就连半身人都可以看不起人族,谁让他们都至少能稳住一个纯色的位置。

虽说也还有其他的因素,不过最能直观地看出一个种族实力的指标就是纯色之中有几位出自这个种族。在过去的千年之中,人族从未培养出任何一位纯色魔女,最高也只有普通的魔女,大部分止步于准魔女。直到五年之前,人族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个,也是人族历史上的第一个纯色魔女,她被冠以“黑”之名。

明亮的水晶吊灯照亮了整个宴会厅,许多贵族的绅士淑女拿着酒杯谈笑风生,奢华、典雅、高贵,让人觉得这才应该是于王宫举办的宴会。然而在这样的一个宴会之中,却有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将一杯葡萄酒喝完,觉得不太够劲的索菲娅从侍者手上拿过一杯琥珀色的高度蒸馏酒。今天的食物很丰盛,不仅因为要欢迎自己,也因为现在是建国祭,各种高级食材都被毫不吝惜地拿了出来。抱着不吃白不吃的想法,索菲娅保持着最低限度的礼仪做法,端着一盘烤牛肉走到窗边。

奥莉薇娅正被一群贵族围着暂时空不出身,席尔瓦家最后的血脉肯定引人注目,而且从她这个弟子身上说不定能了解到黑之魔女的一些秘密。被围住的奥莉薇娅看起来有些慌张,露出困扰神情的幼狼手忙脚乱地回答着问题。索菲娅没有上前解围的打算,这些贵族不会对属于他们那个群体的奥莉薇娅那么抵触,而且索菲娅也没啥被知道了会感到麻烦的秘密,睡相不好这点除外。

高浓度的酒精划过喉咙带来有点辣辣的感觉,虽然现在的她看起来还和十五岁那年没什么区别,但一个二十二岁的成年人喝酒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再说这个世界十五岁就算成年了。当然,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索菲娅还完全不会喝酒,要不是某个成天带着饮料和零嘴到她宿舍画设计图的矮人,她估计现在还在喝果汁。

尽管有所收敛,索菲娅还是能感受到许多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有的好奇、有的忌惮、有的恐惧……恐惧的视线来自那个被索菲娅逼着罚站了七小时的伯爵。看起来索菲娅成功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一片不小的阴影,三十多岁了还尿裤子,而且是在王宫的谒见厅,这个体验一定终身难忘,下次他在出席重要场合之前肯定会记得别喝太多水。

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绪和小算盘,但很明显索菲娅在这里是个不太受待见的人物。宴会开始到现在只有少数有资格出席这个宴会的人族贵族和为数不多的大胆家伙上前找索菲娅攀谈,其他人无论是否敌视,都选择了暂时观望。

千年来的第一个人族的纯色魔女,五年前一人挡下南部战线的强者,谁都不知道索菲娅的脾气究竟如何。加之白天的插曲,不少人都不愿意鲁莽地触碰黑之魔女的逆鳞,没人想要主动在这里罚站一晚上。

哼,这样正好。

不客气地咀嚼着鲜嫩多汁的小牛肉,索菲娅扫视了一圈室内的贵族们。

敬而远之总比主动上来找麻烦好,比天璃宫的那群家伙好得多。

天璃宫是在国家之上的组织,可是它所需要的人才、物资不可能凭空出现。魔女们有自己的故乡,卫士部队的训练和防卫设施的建设需要人力、物资,这些必要的东西都来自浮游大陆上的各个国家。以保卫浮游大陆的名义,天璃宫理论上可以从任何一个国家征收资源,可那些国家也不会心甘情愿地交出东西。为了现实而妥协的结果就是提供了越多资源,培养出越多纯色魔女和高阶卫士的国家和种族能够在天璃宫拥有越大的话语权,也在这片浮游大陆拥有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影响力。

对于那些这数百年来稳握浮游大陆核心权力,已经形成了一种脆弱力量平衡的各个势力来说,事到如今人族的突然加入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人族拥有大陆上最多的人口,如果让一个人族的纯色魔女在天璃宫的中央获得了一席之地,接下来所能带来的冲击有多大谁都可以想象。这就是为什么即使索菲娅展现了无与伦比的魔法之力,她承袭纯色名号依旧无比困难,而且在成为纯色之后仍然被所有人敌视和排斥。

“前辈,你今天喝的有些多了。”

带着王女的标准笑容,伊莎贝尔走到索菲娅的身边。她在和其他贵族寒暄的时候也注意着索菲娅的方向,这位前辈已经把今天提供的所有种类酒精饮料换着喝了两轮。

“呋呋,这种程度还算不上什么,克蕾雅以前来我宿舍的时候可都是带桶来的。”

一桶矮人的高浓度蒸馏酒,一大袋坚果或者肉脯,两个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少女能花上一天全部消灭。鬼知道克蕾雅那家伙怎么做到一边画图一边喝酒手还不抖,或许这就是种族天赋?就算是个咖啡因中毒者,她对酒精的喜爱度也一样高,不得不让人感叹矮人强大的内脏。(同时也有红茶党的索菲娅不会准备咖啡这个原因)

然后在多次酒会之后索菲娅也发现了自己的奇特天赋,那就是她比纯正矮人出身的克蕾雅酒量还大这件事。克蕾雅曾经向索菲娅提出过一次比拼酒量的挑战,最后站着的是索菲娅,而且她除了肚子很胀外没有任何感觉——貌似她有着不会醉的体质。

“那还真是……前辈们的私生活相当精彩呀……”

全大陆公主(包括伊莎贝尔)梦想中的纯色魔女私下里居然会就着干果灌酒,不管是谁都会感到有些幻灭。

在短暂的沉默后,伊莎贝尔开口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并非王室所愿,我们这数十年来都在推进种族平等的制度,贵族层里也增加了一些颇有能力的人族……”

“我知道。”

不等伊莎贝尔说完索菲娅就打断了她。

“你还有安德鲁陛下对人族没有什么偏见,或者说比起那种没有意义的偏见我的利用价值更大。”

索菲娅看起来不谙世事,也不愿意卷进麻烦的权力争斗,但她不傻。

“我不介意把头衔借你们用用,也不介意保护自己住着的土地免遭侵害,但是我不喜欢有人打扰我的生活破坏我的心情。”

天璃宫的家伙们是那样,今天白天的那个愣头青也是那样。

“我希望人们能够忘记我做过的事情,因为我不想太引人注目;但同时如果真的有些傻瓜忘记了我究竟能够做些什么,我也可以帮忙回忆一下,毕竟比起大群的星幽种,让几个人罚站很简单。”

索菲娅不是革命家,对这个世界的人族她也没什么归属感,如果有人不愿意自己的蛋糕被抢走,她愿意乖乖走到一边。这个世界的人族是活得很憋屈,但整体来说也没到饿殍遍地的地步,索菲娅没有为了这些人对抗整个浮游大陆权力体系的打算,好歹这块地还飘着靠的就是那个权力体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的想法很简单。

“就像我白天说过,可爱后辈的请求我还是会听听的。”

“果然就算离开了天璃宫,前辈还是那么天真。”

伊莎贝尔拿起一杯葡萄酒,露出安心的笑容。

“我会一直站在前辈这边的哦,前辈也要继续照顾我啊。”

玻璃杯轻轻相碰。

“我可不记得以前有照顾过你。”

喝干杯子中琥珀色的液体,索菲娅皱着眉头瞥了一眼伊莎贝尔。

“嘛算了,先去帮帮奥莉薇娅吧,被那么多人围着她也快晕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