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丧尸有点萌_第四章 腹黑+心黑+手黑+傲娇=?(包子豆浆)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05日

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度日如年,度秒如时。

我们俩就这样一个趴着像狗狗,一个坐着像傻子,我感觉自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在此期间一直盯着小月那一动不动慵懒的身姿,啊,身材真好,就是胸前平平的吗,差评!

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噩梦,辣么可奈的小月突然变得像发了疯的野兽一般攻击平常她一直叫着【哥哥,老哥】的我。

现在想想都害怕,不过后来突然的反转实在是......毫无槽点?别开玩喜了。

突然我察觉到身旁的原本一直安安静静熟睡的小月的身子突然动了一下,我的内心猛地一抽,瞬间紧张,冷汗都冒出来了。

又动了一下,又一下......

我的手开始抖起来,我不知道等她完全站起来后我将会面对的是哪个小月,是可耐的,还是可耐的,好吧,我倒是希望一直是原来的小月最好了。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

“唔~”小月跪了起来,两只小手按在地上头低着,看不到面容。

我心里贼害怕,没准眼前这位小美女突然抬头,迎接我的就是两道猩红的目光,然后是两颗锋利的小虎牙。

小月跪坐在那里身子有点轻微的晃动,突然她全身一颤两只小手高举过头,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5555,啊~~”

我K,这声音听着贼舒服,啊,自己的妹妹果然全世界最可爱~

哇,这个时候我在想什么?邪灵退散!

“小月?”我尝试去叫一下眼前的这位,不过小月好像没有给我答复,就这么一直静静的坐着,坐的我都有点发毛了。

“小月?小月?”我接连叫了好几声,可是妹纸似乎听不到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去,要坏,这不会是暴力小月觉醒了吧。

我这么想着随手哆哆嗦嗦的摸起身旁那根被小月用牙咬断的半截棒球棍。【叮:系统提示,获得悟史的棒球棍,暴击+50%,攻击力+10,攻击速度+30】好吧,开玩笑的。(某无良包子试图以此来凑字数。)

K,这么半根棍子够毛用的,还不够人家一口!

这时候,小月终于抬起了头,看着她慢慢抬起头,其实人家用了不到一秒钟而已,我的心越发的紧张,手中的力道又大了几分。

“啊,唔,老哥?”懵懵中带有点点睡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哥?他叫我老哥也就是说这丫头还记得我!她恢复回来了?

我一把拉住小月的胳膊将她拥入自己宽广的胸怀中,啊,这小小的柔软的身体,这种感觉这是太棒了,咳咳,我是说小月恢复神智真是太好了!

“丫头片子,你终于好了,吓死本帅哥了。”

“你这死宅妹控快点去死好吗?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难道你的目的就是把我抱起来吗?真是恶心,还不快点放开我。”凌小月的声音里透露着虚弱,就像是得了场大病刚刚才好一样,软软的,听着让人觉得可怜。

不是吧,我一个人在这哭的稀里哗啦,为她恢复感到高兴,这丫头就这种态度?喂,导演,这剧本不对啊!不是应该像那样对方紧紧抱住我,然后拼命道歉之类的吗?然后我原谅她,最后幸福生活在一起?

“死妹控滚开好吗?在不放开我你就死定了!”

突然我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凌小月这丫头根本不会说自己老哥是死宅,死妹控,真恶心之类的,好吧,最后一个她说过。

况且她那挂在嘴边怎么也改不掉的标准用语,“喵”呢?

正当我还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大推力在我的胸口传来,接着我便看见小月的身影令我越来越远。

强大推力直接把我撞到身后的墙壁上,我甚至都听到了背后那墙壁碎裂开来的呻吟声,自己身体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好像断了几根。

我去,What happened?一股暖暖的液体从我的嘴角滑了下来滴到地板上,哇,我的午饭!好吧,开玩笑的,流出来的是已经陪伴自己很久的红细胞......

我这边趴在地上起都起不来,感觉自己快要飞升一般,那边却传来那原本听了让人感到舒服现在却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死妹控,再不放开我你就完蛋了!真是恶心。略略。”

声音的主人正是我以为恢复了正常其实却问题更大的凌小月,此刻那丫头正站在原地,活动着自己的手腕,标致的面容此刻挂上充满邪气的笑容,两颗小虎牙露在诱人的嘴唇外,再加上之前一身的鲜血,在此时更像是妖怪一般。尤其是那副居高临下的态度,让人看了尤为不爽。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这里的角度,啊~~真是靓丽的好风景啊,摄影师,你不用来了,盒饭也没了,你被解雇了,我自己来!

【嗯?】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眼神,凌小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下的短......裤,然后露出一副所以然的表情,“哦?呵呵呵...”

当凌小月走到我面前,面色发黑揉着手腕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死定了。啊,天是多么的蓝,啊,地是多么的硬......

砰,当,咣,嗒,啪,!

啊,啊,啊,啊,啊,!

那一天我再一次回想起被地板和拳头支配的恐惧,深深的了解到自己的脸没有地板硬这个道理,同时也下定决心坚持贯彻吾妹的指导思想,以达到苟且偷生之目的。

哇,怎么突然变这么暴力啊,哎呦,疼死了。我揉着肿的像个猪头一样的脸,准确的说我根本不知道现在脸在哪里,都被堵严实了。

凌小月小小的背影呈现在我眼前,我下意识的打个冷战。

因为在刚刚的殴打当中,我发现这丫头完全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一边哈哈哈的笑一边挥舞着她那小小的拳头,如果你要小看她的拳头的话那估计会被打成半残,那丫头每一拳挥下去的力道完全可以将砖块打出裂纹。

唉~谁让我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呢,2333,估计普通人早就被她打烂了吧。我为自己的明智报以微笑。

【砰!】“哎呦,为毛打我?”

“你一个人在那碎碎念什么呢?”萌萌的两颗小虎牙在夜晚月光照耀下都有点闪闪发亮,我K,小姐,你那是钻石吗?凌小月站在那里两只手抱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可是我再也不敢看她了。

请注意,我用了晚上,没发现什么不对吧,因为我被打了将近4个小时,可是我生命如同小强一般无敌。

现在已经将近晚上9点了,要是平常那个萌萌的小妹的话,估计早以收拾完碗筷提醒我早点睡后捧着课本学习去了吧。唉,还是以前的好啊。现在的这只小月到底是怎么了?

【砰!】“死妹控,你又在碎碎念什么?”清冷的声音从那只萌物嘴里传出来,哇,这究竟是怎样的违和感啊。

相同的面容,同样的身材,可是这性格也差太多了吧!OMG大脑在颤抖。

之前那个小月萌萌的很可爱,这个也太吓人了啊,不光腹黑,心黑还手黑。

简单给自己包扎一下受伤的脸,话说这医疗箱还是小月亲手拿给我的。

“给你,死妹控!”反转小月(先这么叫吧)突然冲我丢过来一个箱子,然后便不再理我。

我顺手给接了下来低头一看,看着这个大大的红色十字架,噫,这不是医疗箱吗?还是这丫头给我的,看来她还是知道自己刚刚下手太重了!(包子:喂喂,你的侧重点不对吧!)

看着手中的医疗箱,我抬起头对着反转小月投去感激的目光,可是这丫头居然直接无视了我,唉,伤心,不厚道啊!不够爷们意思啊!

“死妹控,可别指望着本小姐给你包扎,你自己包扎去吧,哼,最好你别包扎,死了才好呢,这样又会少一个死妹控,死妹控真恶心!哼!”说完,这丫头抱着双手直接冷哼一声扭过头去离开了!

哇,你连用三个“死妹控”究竟寓意何为啊?而且最后那两个“哼”是什么鬼?

诶?等等!我发现了什么!突然我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这丫头不会傲娇了吧?天啊,这个暴力狂居然傲娇了?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可以一拳打爆一块砖的暴力狂居然傲娇了?这简直就是当你看到一只哥尔赞冲你跑来,然后停在你面前甩了甩他的大尾巴表示你自己自杀吧,杀你脏我的脚然后就离开了一样!

啊,原来这小丫头不光腹黑,心黑,手黑而且还傲娇啊!2333,自古黄毛多傲娇,看来小月也逃脱不了这个定律啊。

简单包扎完,我站起身想去找小月。

隔着门我发现小月正站在阳台上抬头望着天空中那轮圆圆的月亮,今天正好是15号,月亮每次这一天都会变圆,真是美啊,就像一张大饼一样。

小月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在夜晚中显得十分孤独,让人心疼,我想上前和她站在一起又怕这丫头发疯打我一顿。所以我远远地站在远处望着她的背影。

“小月,我...”我轻轻地叫了她一声。

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声音,那娇小的背影抖了一下,慢慢转过身,突然我看到一抹红光在她的眼睛上一闪而过,只是闪烁了一下后便消失了。我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的。

反转小月看了我一眼,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像没有看到我一样,不过他的眼神似乎在闪躲,好像在躲着我一样,一会儿,反转小月微微张嘴,低沉清冷孤寂的声音传了出来:“呐,老哥,你说...我现在到底还是不是...原来的凌小月?”

听到这我猛地一惊,抬起头,正对上那对再次变得猩红的眼睛!

————————————————————————————————————

从昨天晚上(7月30号)开始包子家里的网就断掉了,其实不光是包子家,而是我们整栋单元楼都断了,找人来修也不管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请相信包子一直在码字,绝对没偷懒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接通,这就很尴尬,如果今天还通不了的话,那明天一早包子就带着资料去网吧更新啦~~~QW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