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狐娘我接了夜魔女王的盘_三十六.这是爱情(似水东流)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31日

这一边莉莉丝想着尽量拖延时间,另一边安拉也知道迟则生变,不再放任茉娜,直接过去就把她拖走,临了还狠狠的瞪了眼多魔樱花酱,可怜人家一猫布偶毛都炸起来了。

“快走吧,老师的朋友还在等呢。”

“对不起老师,我看到樱花酱就得意忘形了。”挠了挠头,对自己的小任性,茉娜有些脸红。

“没事,之后我会给你买套多魔樱花酱的木偶衣把你套进去的,就是可能会有点冷罢了。”

“冷?”茉娜歪了歪头,然后展颜一笑,把安拉的手捂在脸上,她的可爱,并且她的脸柔柔的,暖暖的,很贴心。“没关系,茉娜很热的,就算是冷冷的布偶衣也能暖热。”

可惜却暖不了本该温热的人心,安拉所想的,是把冷掉的茉娜装进布偶衣中。

“啊,莉莉丝你怎么了?”这么一小会的时间莉莉丝的左脸颊已经有些肿了,鼓起来红红的一块。

莉莉丝看了眼安拉,我看你怎么圆。

而你安拉不愧是你安拉,只是微微一笑的功夫就有了说辞。

“因为茉娜你太可爱了,不留神就把她捏成这样了,我这下手没个轻重,下次疼的话就跟老师说知道了吗?莉莉丝。”

呵,反倒怪起她来了。

但貌似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用真话编织成的谎言往往更能迷惑人心。

“不过老师要我们见的究竟是谁啊。”跑到莉莉丝的身边为她用少量的木元素缓和疼痛,茉娜追问到。

“你们看到了,也就清楚了。”

谈话间安拉停下了脚步,原来是已经到了她的房前,小二楼,青藤缠着白漆,看起来蛮雅致。

坐落于教会租下的房区,修士修女之间有隔,门前来来往往的都是些修女之流,看到她对着江岚的孩子这么和颜悦色都有些惊讶,不过也有一些是猜测到了什么匆匆的便走过了,省的自己也沾上这麻烦,其他的,还有一丝幸灾乐祸在里面。

莉莉丝心中不禁冷笑,什么修女,什么慈爱世人,不过一丘之貉罢了。

最后的一点求救念想也打消,被安拉攥着她们被拖进了房间。

“好暗啊。”

明明是正午,安拉的房间却是漆黑如夜,向阳面的窗户都被黑色的帘布遮挡住,进不来一丝的光。

“觉得暗吗?那要不要开灯啊。”安拉的声调不再那么平和,带上了那么一抹轻佻,像是戏弄爪中弱鼠的猫儿。

啪嗒,身后的门突兀的上了锁,茉娜被吓了一跳,纵使再怎么迟钝,也发现了一丝不妙。

“老师?”

她疑惑道,此刻莉莉丝已经把她拉到身后了,安拉露出本性比她预想的还要快一些,她还以为还能再拖一段时间呢,没想到现在就要正面冲突。

“我问你,要不要开灯啊。”黑暗中安拉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话语中戏谑之意更甚。

呜呜呜,莉莉丝与茉娜听到了细小的呜咽声,像是动物,又像是人。

“开灯可不要怕,再跟老师说把灯关上啊。”

蓦地,安拉打了个响指,房间立刻亮堂起来,过度的光亮令两小只一时间适应不过来感到刺痛。

“咿呀!”刺痛完之后立刻传来了这样的尖叫声,轻轻软软的,松软的茉娜就连尖叫声都是这样的可爱。

但此刻已经无从追究这些了,莉莉丝的喉头剧烈的滚动,只觉得胃里翻涌想把午间吃到的东西尽数吐出来。

魔法灯亮起,她们终于看到了房间的全貌,不,已经无暇去打量了,她们的目光中只看到天花板上吊着的物件。

那应该是应该称作物件的吧,如果不是它仍旧是活物的话。

在天花板上吊着的是一类似于人类的物件,全身没有一丝的毛发,却并不洁白,那是更在其上的因由——没有毛发可以根/植的肌肤,它的肌肤被整个扒掉了,自脖颈以下。

如果是在标本学习课上,那一定是完美的模型了吧,腹肌,三角肌,肱二头肌,年轻的肉体上每一寸肌肉都纤毫毕现,又是那样的鲜活而富有活力,一喷一张甚至可以看到暗红的血液在其上流动。

明明是从生理上应该死去的生物,却因为治愈魔法的缘故还保留着最后的一丝生气,不世出的魔法天才,莉莉丝第一次认识到,魔法原来可以是这么残忍的东西。

不对,残忍的不是魔法,而是人心呐。

咳,咳咳咳,茉娜跪坐在地上干呕起来。

她看到了那‘物件’唯一保留完好的脸,脸上被烙上‘不忠'的字眼,口中塞满了布条,在看到她们的时候眼睛瞪大凸出,像是将死的青蛙,它左右摇晃,被塞住的口齿想要说些什么话,却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

茉娜和莉莉丝认识它的,伯特,不久前曾在江岚面前大秀殷勤的阳光少年,安拉的恋人。

曾经是。

#将恋人高悬深渊之上,她说,这是爱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