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夭 第52章_戈南衣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26日

侍卫长的多番为难并没有让宁西昭遇上什么棘手的麻烦。反而因为这件事奥斯顿对他抱有歉意,特意要送他回德克里斯。

宁西昭看了看阿布,“阿布在六区的房子已经被毁了,我还要去帮阿布找新房子,非常抱歉,殿下,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奥斯顿心里对宁西昭更有好感了,他从小生活在洛德王宫里,因为母妃势力强大,他天赋又高,父王被众臣压着立了他为长殿下,但父王不喜欢母妃,也不喜欢他,父王喜欢的是安洛和他的母亲,一直想把他赶出去给安洛腾路,安洛也一直将他当做碍脚石,认为没了他他就会是洛德的长殿下,他在洛德威望是高,但在王宫里,处境并不是很好。

他想要拥有的东西,对平常人来说微不足道,对他而言却是求不到的天边星。

奥斯顿派人送宁西昭离开。

出了六区,宁西昭自然而然的收回扶着阿布的手,他低垂着眉眼,一点一点整理自己的衣服,拍去身上的灰,狼狈的姿态一点儿也看不见。

“在这里待上几天。”他摸出纸巾擦了擦手,声音冷淡,“到时候我会让人将你送回蓝星。”

“蓝……蓝星?”阿布知道这个新生不久的星球,它原来是个没有名字只有代号的殖民星球,后来不知道被谁解放了,听说那里风景很美,更奇特的是,那里的人,都是平等的,不管是A还是O,他以前听着就很向往,但是他很穷,没钱买票,而那个地方的旅游消费也很高。

宁西昭嗯了一声,将纸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

阿布想要问你是谁,但是看着对方冷淡的样子,他将想要问出口的话吞了下去。

宁西昭给了他一张卡,“去路易斯别墅那里,给那里的人看这张卡,让他们给你安排住的地方?”

“那你呢?”阿布下意识问道,反应过来又觉得自己事太多,不再说话。

宁西昭抬脚往前走,“回德克里斯。”

折腾了这么久,天快亮了,而他还没睡觉。

宁西昭回去的时候,另外几名舍友已经起床了,看他回来,身上还有些不干净,幸灾乐祸,“该不会是知道自己要被开除,昨天出去哭了一晚上吧?”

“看不出来啊,之前那么嚣张,真以为德克里斯好混?”

“过几天就是机甲实战测试,可惜哦,你是去不了了。”

“被德克里斯开除后,还有哪所学校敢要你?”

一人接一句冷嘲热讽着,目光期待的想看着对方露出痛苦或者是愤怒的眼神,然而对方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去补觉了。

今天机师科是下午三点开课,可以睡七个小时。

一觉醒来,宁西昭将宁戚丢在书包里带着去了教室,教室里他的位置周围明显空出了一片,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声不断,似乎是在讨论他,宁西昭刚准备坐下,上课的教授走了进来,看了他一眼,“路易斯.朝夜,理事会正在开会,让你过去。”

宁西昭压了压眼镜,“好。”

他转身朝教室外面走,外面正有人等他,准备带他去理事会。走过伊莉莎的面前,伊莉莎叫了他。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朝夜。”她说。

宁西昭有些不懂这个小公主的心思,他和她没什么接触,真要说接触,无非也是开学那一天,再说那天他态度也不好,她实在不必这样揪着不放。

他当做没有听见,走出了教室。

男人带着他一路走到理事会,理事会门前正挂着会议中的牌子,男人上前敲了敲门,门上的红色线条转为绿色,男人推开门朝里面的人点了点头,“我把路易斯.朝夜带来了。”

“让他进来。”一道沉稳的声音传了出来。

男人示意宁西昭进去,宁西昭踏步走了进去。

不动声色扫了一圈,里面有一张自动化的会议桌,十三个人,宁西昭最先注意到的不是坐在对面的德克里斯的校长,不是被他打伤的身上缠满绷带的小鸡仔,不是那个坐在小鸡仔身边身穿红色军装的男人,而是坐在校长身边,和校长说着话,微微点头冷漠矜贵的男人——赢修。

他淡淡笑开,在赢修看过来之前移开目光看向校长,“校长让我来,是要做什么?”

德克里斯的校长看了他一眼,有些惊讶于他的淡定,随即笑了笑,“你应该知道的,德克里斯不允许考核外的恶性伤人事件发生,路易斯同学,你违反了我们德克里斯的规定,我们正在开会讨论关于你的处罚问题,作为当事人,这场公平的会议需要你在场。”

“那你们讨论。”宁西昭寻了个位置坐下,坐姿端正。

他的反应引起了赢修的注意力,赢修投过来目光,他的眼睛是深邃的海蓝色,被他盯着看会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宁西昭摸出一本书,在他的目光下八风不动的看书。

他的外表很具有欺骗性,穿着德克里斯的白色制服,扣子扣到倒数第二颗,捧着书,戴着眼镜,唇瓣呡得有些紧,让人第一眼就将他从危险行列排除,觉得无非是一个脸长得不错但情商不高的公爵子弟。

校长拿出一份资料,那是伤残等级鉴定书。

他分发给会上的所有人,众人看了一眼手里的资料,纷纷摇头,表示德克里斯容不下这样残忍无情对同学下手如此之重的学生,宁西昭听得漠然。

装模作样。

他以后要建立的学校,这点要不得。

专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接下来是受害者控诉,受害者家长控诉,将宁西昭说得十恶不赦,让人觉得不把他赶出德克里斯就是罪大恶极。

习惯性的走了下流程,简单的进行投票表决,发表了下自己公平公正的看法。

宁西昭翻过一页书,手指在上面摩挲了一下。

耳边一声榔锤敲在桌上,校长最终裁决发话:“因路易斯·朝夜在学校对无辜同学进行恶意伤害,造成无辜同学重伤,影响德克里斯学院的名誉,经过理事会商议决定,给予其开除处分。”

宁西昭合上书,看着被他打得“重伤”笑得洋洋得意的小鸡仔,再看一脸得到公平公正的上尉。

接受了审判的罪犯,得到了公允的被害人。

他忽然笑了笑。

“德克里斯……也不过如此。”

“真是令人失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