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兰斯·波特 第215章 215_烟猫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3日

正如哈利之前和兰斯感慨的那样,斯莱特林的冷静是骨子里的。他们会考虑到自己背后的家族,而咽下这口气,不和对方发生冲突。于此截然不同的就是格兰芬多。正如现在的赫敏,哪怕她已经是格兰芬多中数一数二最冷静理智的人,可为了反抗强权,这个教授眼里的好学生,也敢提出如此叛逆的意见。

哈利和罗恩以为赫敏在开玩笑,但她似乎从来不会用大事开玩笑。

“你真的想好了吗?”罗恩说,“如果偷偷学习魔法被乌姆里奇发现,我们可能都会被退学。”

“有些事情比上学重要多了。”赫敏的脸上没有一丝犹豫,“我们需要武装自己,如果毕业后被神秘人——”她停顿下来,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如果我们被伏……伏地魔杀死的话,现在念书又有什么意义呢?”

哈利和罗恩面面相觑,在最开始的不敢相信过去之后,两个男孩也逐渐变得兴奋起来。

“我喜欢这个提议!”罗恩高兴地说,“这听起来很酷。”

“这不是游戏,不是用来耍威风的,这是……”

“是啊是啊,我知道,我们要用来学习咒语保护自己,防范未来。”罗恩仍然兴致勃勃地说,“但你不能否认这真的很酷。相信我,赫敏,我们的壮举一定会被记录校册的。”

赫敏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看向了哈利。

“你觉得怎么样,哈利?”

哈利思考了会儿。

“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可是……”他犹豫地说,“你确定由我来担任老师吗?”

“我确定。”赫敏似乎看出了哈利在想些什么,她说,“哈利,我们需要的是你,不是兰斯。尽管现在斯莱特林和我们各院的关系都缓和很多,可斯莱特林实在太抱团了,至少现阶段,我们三院更能接受的人是你。况且你本身也十分优秀。”

“谢谢你的鼓励。”哈利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这么说。

“这不是鼓励,哈利,你是真的很优秀。”罗恩反坐在椅子上,他的下巴抵着椅背,十分认真地说,“这两年你和他相处的时间太久了,你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有多么棒了。如果有一个人能教导我们,那个人只能是你。”

哈利从来不知道夸奖也让人这么难为情,他能接受去年罗恩和他发脾气吵架,嫉妒他参加三强争霸赛,他生气之后也就觉得没什么了。可是罗恩这样光明正大、发至内心的夸奖,却不知道让他如何回答。

他真的不觉得自己优秀,也不觉得有什么东西是能交给别人的。如果他真的优秀的话,或者塞德里克就不用死了。他最近总是睡得不好,一个是因为繁重的功课,另一个便是因为塞德里克了。

塞德里克是他在其他院的第一个朋友,哈利总是梦见塞德里克冲他微笑着,梦见他兴冲冲地跑来和他商量比赛事宜。而最后,所有的梦境都会以那个夜晚为结束:塞德里克嘴角的笑容还没有散去,他的眼睛半睁着,却没有了灵魂。梦到他让哈利总是惊醒,或许这是因为他还没学会调节自己的压力。

“哈利……哈利!”哈利听到赫敏在喊他,这才回过神来。赫敏和罗恩担忧的看着他。

“这也是我希望你能教导我们的另一个原因。”赫敏说,“你不希望用其他的方式变得更强吗?当你在教导我们的时候,你自己也会得到进步。”

哈利靠在那里,他想了很久。

“如果要做的话,我不想告诉兰斯。”他说,“他刚刚恢复过来,我不希望他再担心我。”

罗恩和赫敏互相注视一眼,他们都露出笑容。

“当然,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

兰斯坐在斯莱特林的休息室中,他面对着壁炉,绿色的眼眸中倒映着劈啪作响的火苗。火焰并没有温暖他的绿眸,他注视着炉火,搭在扶手上的手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

德拉科悄悄地从他的背后走来,一弯腰隔着椅背揽住兰斯的肩膀。

“你在想什么?”德拉科问,嘴角带着笑。

兰斯转过头,眨眼之间,他便眼角微弯,露出温柔笑意。

“我在想斯莱特林。”他说,“德拉科,你看着他们,你会想起什么?”

德拉科顺着兰斯转过头,他看到大大小小的斯莱特林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休息室里,有的在看书写信,有的女生在聊天,有的低年级在偷偷玩韦斯莱双胞胎的游戏产品。

一切都和往日一样正常。

“什么都没看出来。”德拉科诚实地说,“你会想起什么?”

“一盘散沙。”兰斯说。

德拉科停顿了一下,他低头看向兰斯。

“你想组织对抗乌姆里奇吗?”他问。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状况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兰斯叹息道,“斯莱特林也好,四个学院、霍格沃茨、魔法部、甚至整个魔法界也好,都是一盘散沙。你不这样觉得吗?伏地魔有自己的心腹和食死徒部队,而我们有什么,一小搓精英傲罗而已。”

德拉科想了一下,“可是傲罗都是魔法界最顶尖的巫师,他们的标准那么严苛,已经是超乎寻常的厉害了。”

兰斯没说话。他继续注视着劈啪作响的壁炉,过了一会,德拉科听到兰斯低低地、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德拉科甚至从这叹息中听出抱怨的情绪,就好像他已经对这整个现象不满很久了。

兰斯抬起头,德拉科却没有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什么来,他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平静又温和。

“在这个即将迎来六年级的关键时刻,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恢复学习小组。”他一本正经地说,“毕竟乌姆里奇走了,我们还得继续考试。”

自从今年开始,兰斯的思维似乎变得跳脱很多。比如现在,他上一秒还在叹息魔法部的防卫制度,下一秒却又恢复了好学生的样子。

德拉科挑起眉毛。

“好吧,一个学习小组。”德拉科慢吞吞地说,“不带哈利的那种,是吗?”

“在考试成绩这种集体荣誉面前,自然是学院优先。”兰斯十分诚恳地说。

他们第一次的‘学习活动’安排在了一个寂静的下午,兰斯、德拉科、格雷厄姆和马尔西姆,还有潘西和阿斯托利亚,以及另外两个和兰斯同届的五年级斯莱特林聚在了一起,这两个人是柯莱特和多尔顿,前者和兰斯在入学前就认识,后者是在学校相识的。

刨去潘西和阿斯托利亚,这四个男生基本上是和兰斯混得最久的斯莱特林了,尤其是格雷厄姆和马尔西姆,与兰斯关系更紧密。可以这么说,这六个人,都是兰斯所信任的。

至于兰斯信任他们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年来的相处,更是因为斯莱特林们的相处方式所造成的。蛇院中其实分为两个阶层,一个是普通家庭的斯莱特林,另一个则是由贵族后裔组成的交际圈。在学校里这两个圈子还能有所重叠,可等到毕业以后,就泾渭分明了。

每个学院都有贵族家庭,可斯莱特林是最抱团的。这样的好处是让斯莱特林家族们一同掌握了魔法部的经济来源和魔法界的生意来往的大头,坏处是让所有家族都密不可分。马尔福家族是斯莱特林贵族圈的领头者,家族和家族间的利益,让这六个小斯莱特林不管从感情上还是利益上都要以德拉科为首。

多年前,眼光长远的卢修斯想要和兰斯打好交道,就是希望未来有一天,通过马尔福家族的资源和兰斯的能力,让兰斯出人头地,兰斯再反过来让马尔福家族继续蓬勃发展。而现在,一切正如卢修斯所料,兰斯开始利用马尔福的资源,可这位目光长远的老马尔福唯一没有料到的是,他将自己的儿子也搭了进去。

至于潘西和阿斯托利亚,这两个可怜的姑娘一个喜欢德拉科一个喜欢兰斯,在他们两人在一起后,两个姑娘也不怎么在他们面前露面了。

兰斯从阿斯托利亚的目光中看得出,她已经放下了那段单恋。她的性格有一点像兰斯,她能够理智地分析出对自己最好的结果,也能干脆利落的放下。她未来也会跟随兰斯,但那可能不是因为私欲,而是为了自己家族能够更好的发展。

潘西便不同了,似乎三年级结束时兰斯对她的打击太大,她至今仍然有点耿耿于怀,一直都在瞪他。兰斯宽容了她的做法,潘西的小性子掩盖不了她的能力和她的天赋。

“你们大概知道我为什么将大家聚集在这里。”兰斯说,“你们是整个斯莱特林里最优秀,也是我最信任的人。如果要在斯莱特林里组建一个小组,我希望你们都是组内成员。”

男生们都露出很荣幸的表情,阿斯托利亚静静地微笑着,潘西则仍然瞪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愿意跟着你呢?”她讥讽地问。

“我愿意。”格雷厄姆不假思索地说。其他几个男生也分别表态赞同他的话。

被当场否认自己的话,潘西那张漂亮的小脸看上去十分愤怒。

“你们真是疯了,我觉得整个斯莱特林都疯了。”她生气的,不敢相信地说,“真的没有人发现他是个伪君子吗?为什么整个学院里几乎所有人都以他为中心,你们都没有脑子吗?”

兰斯还没有说什么,德拉科的神情已经阴沉了。

“潘西。”他说,语调警告。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应该放在后面。”兰斯平静地说,“现在斯莱特林不仅仅要在乌姆里奇的手下保持优秀,更要在她未来离开后保持先锋,有什么事情是比集体荣誉更重要的呢?我是学生会主席,更应该以身作则。”

兰斯的话让其他人都十分信服,可潘西不同。她难以忘记那一天,兰斯身上的恶意向她铺天盖地而来,他一点都不像表现出来的这样温文尔雅,潘西认为他是一个冰冷淡漠、野心勃勃的阴谋家,可所有人都没有看出来他的真面目。

兰斯的话让她作呕,在她眼里,这只是他的又一次计谋而已,他在借集体荣誉为名筹划自己的小算盘。

“我不服。”潘西说,“你是一个阴暗的人,波特,别以为所有人都被你蒙蔽了双眼,我就会忘记过去的事情。”

“潘西!”德拉科不耐烦地说。

“我接受你的愤怒,你可以在会议后来找我,自由地抨击我,这是你的权利。”兰斯慢条斯理地说,“现在大家都在场,可以让我们先谈论正事吗?”

潘西感到阿斯托利亚在拉扯她,其他男生的目光也变得不赞同起来,他们指责地注视着她,就像是在注视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这些蠢货。

“我拒绝,我认为你是一个烂人,你——”

潘西还在指责,就觉得自己的手腕被钳住了,那力气比阿斯托利亚大得多。她转过头,对上了德拉科阴云密布的眼睛。

“我们出去聊一下。”他低沉地说。

德拉科拽走了潘西,厚重的关门声响起,兰斯仿佛没事人一样看向剩下的人。

“你们都是我信任的朋友,有些话我就直说了。”他说,“首先,我们的行为在目前来看是被言令禁止的。我会负责你们的安全,不让你们被抓到,但这还是有一定的风险。”

“这算不了什么。”多尔顿道,“我们违反条令的事情还做得少吗?”

“没错,这不算什么。”

兰斯便露出笑容。

“我很高兴听到你们这说。”他道,“然后是第二点——我保证,参加我的学习小组,会让你们受益匪浅。”

“那么,我们需要一个练习的场地。”格雷厄姆说,“这里的教室虽然已经被废弃几十年了,但仍然有被发现的风险。”

“没错。”兰斯赞同道,“我们需要一个更隐秘的地方。”

“交给我吧,我这段时间在城堡里找一找。”格雷厄姆接着说道。

“我也去!”马克西姆也赶快说。

兰斯伸手拍了拍格雷厄姆的肩膀,这次简短的碰头会议就算是结束了。

他们离开那个僻静的楼层,兰斯没找到德拉科的踪影,他走下台阶,就看到一只老猫头鹰伫立在扶手上,它看起来老眼昏花了,但还是准确地将自己的头对准了来者。

“你们看这只老鸟,真滑稽!”马克西姆笑道。

“现在是送信的时间吗?”其他人则是有点疑惑。

不知道怎么的,兰斯就觉得这只猫头鹰或许是来找他的。他走上前,老猫头鹰颤颤巍巍地抬起爪子,将一张折叠纸放在了兰斯的手心里。

兰斯展开那张皱皱巴巴的纸,上面的字体十分潦草,但却没有忘记任何一处礼节。

【尊敬的波特先生,见信佳。

我猜您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是伊尼达,加比拍照师的侄子。

很抱歉之前在那么大事故后没有去圣芒戈医院看望你,我被家族禁足了一段时间,请你原谅。

说回正题,今天我在猪头酒吧办事,正巧看见哈利·波特先生和很多其他学生好像正在组建什么组织,请问您知晓此事吗?没有恶意,希望没有打扰你。

ps:我的猫头鹰眼睛不太好,麻烦您将它放到窗口再离开。

祝好。

——您忠诚的,伊尼达。】

哈利在创建组织?兰斯挑起眉毛。

他没有思考这件事情多久,直接将信纸反过来,在上面写了几句话。

【周末下午两点,猪头酒吧见。兰斯。】

他将纸叠了叠,塞给猫头鹰,让它站在自己的手臂上,直到来到了窗口处,才放飞了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