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的完美逆袭 第199章宁可孤独终老,宁可死,也绝不委屈自己_韩莫神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3日

“莫神,我想好了,我要回魔都去。”韩思桐点头

她不是没有看见莫神那阴沉的都发黑的脸,自己从小到大一直都看着别人的脸色而活。

一直都是为了别人的心情来委屈自己,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自己一直委屈自己来迎合别人,就是换来自己父母对自己变本加厉的伤害。

就是换来了自己那弟弟对自己没有一丁点儿的尊重。

自己还要老是委屈自己来迎合他吗?

要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和他过这个三个人的婚姻生活么!

韩思桐凄惨一笑,她今后决定听从自己的内心。

她以后就要真正做一个像自己父母说的那样,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

能想一出,就做一出难道不好吗?

既然这世界都没有人关心自己,没有人在乎自己。

那么自己以后做一个随心所欲的人,难道不好吗?

“好,既然你一定要回去的话,那我就如你所愿好了。

韩思桐我自认为已经对你够好。

甚至已经为你破过很多例了,而你为什么就老是这么以自我为中心呢!”

莫神皱眉看了一眼她,抬起脚来,大步的出去了。

韩思桐听的莫神这脚步走声越来越轻,知道他已经离开了。

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无声的一颗一颗的往下掉着。

小时候有一次被打了,韩思桐被疼的哇哇大哭。

可是那样不仅没有得到父母的谅解,反而说她这是丧气,说她在嚎丧。说她爸爸做生意赔钱都是被她嚎的,韩思桐从那以后几乎就没有哭过了。

即使委屈的话,即使特别想哭的话,也会偷偷的一个人躲在被子里,绝对不发出声音,绝对不会用手柔娜哭过的眼睛。

绝对不让人看见她的眼睛已经红红的了。

韩思桐也不知道她哭了多久。可能十分钟,也可能是20分钟,也可能是半个小时。

反正她终于觉得自己哭够了,眼泪流干的时候,才想起找起什么,把眼睛擦擦。

可还没等她动弹,一个爹爹四四方方,洁白柔软的丝绸手帕就递在她的面前了。

韩思桐抬眼一看,莫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竟然就站在她的面前,那么定定的看着她。

莫神看着她还是呆呆的样子,连丝绸手帕都没有接。

他直接动手帮她把脸擦了擦,把她紧紧的抱在自己怀里

“桐桐,你说我该把你怎么办?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不肯相信,我可你老是怀疑我。

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我和李惜琳早八百年都没关系了,只是有些事情错综复杂的我没办法跟你说。”

韩思桐无声地张了张嘴,却并没有说话。

莫神轻叹一声,把她搂在怀里。

“桐桐,你要一定要回去的话,我就让他们送你回去华夏魔都好了!

反正你们华夏这些年发展的不错,魔都也算是很繁华。你在那里也受不了委屈,我这里的事情顶天有一个月就能处理完,我处理完了就去华夏找你。

不过桐桐,等明天我带你再去医院好好看看。

你现在的情况真的很不对劲。你爸他又没练过我,他即使时就是用尽且全身力气的话。

你也不至于被他打这么重,我现在怀疑是不是你们那里的医学设备还不够好。是不是有些隐秘的地方没有检查到。”

“我不要,我不要,去检查了,我就是心情不好,我其实已经没事儿了。”韩思桐拒绝道

不知怎的,她尤其讨厌那冷冰冰的医院。

“桐桐,你听话啊,等明天我让人打医院给包了,就咱们两个到那地方检察,完了咱们就走好不好?

反正也来也来了,a国这里医院都是十分发达的。

我顺便让他们给你做个全身检查。”莫神好声好气的说着。

“我才不去呢,我又没病,我干嘛要去检查。

难不成你想给我检查好了,看看我身上的那件零件比较好,没有损害,好换给李惜琳那个女人用了啊!”

韩思桐恨恨地说道,她其实已经忍了很久了,现在终于让人不下去,发脾气了。

“桐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

我还没有伤心病狂的要去挖谁身上的器官好不好?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再说了,我要是真的想帮她换肾的话,这国外可和你们国内不一样,在这里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办到的。

这里的黑暗是你所想像不到的。不过这些事情我就不和你说了,省的跟你说了,把你吓到了。

算了,你不想检查那就不查了,那总好吧!

讲真的,宝贝儿,我老觉得你这样可能就是,你上次出车祸有的后遗症,本来当时不很不明显,这会被你爸就这门一打,反而引起来了。”

莫神听闻韩思桐的话,差点没把他噎死。

但考虑道李惜琳这件事情确实是他自己做的有些心虚,他也就只好把这口恶气给咽了下去。

其实他不咽下去又怎么样呢?难不成他还能把她揍一顿的吗?

“哼!你才脑子有病呢。我出车祸才没后遗症呢,我可早就好了。”韩思桐听到他这么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好了,老婆,我脑子有病,我脑子有病,好了吧?

你别生气呀,你一生气又要头疼了。我这招谁惹谁了?这婚宴让人讲了,你心里不舒坦,难道我心里就舒坦了?

老婆,既然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好了,再想这些事部也于是无补的吗?

你等我买,把这一阵子忙完了,我就给你补过蜜月好不好!

也是这阵子我公司里的事儿太多了些,又出现了些意外,才没有一直陪着你出去玩的。

老婆,你先回去上学。我也尽快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到时候只要你放假,只要我有空,我就带着你去世界各地转悠好不好?

桐桐,我告诉你啊,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好玩的地方,新奇的地方,那可是多了去了。

我保证带你转悠一辈子,你都看不完的。”莫神怜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

“莫神,每个人都有底线和原则。

而我的底线和原则和大多数人一样,我是绝对不接受家暴和出轨的。

这种绝对触碰到底线和原则的事情,我可是一点都不含糊出现了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可能再和你在一起生活的。

我不管你有任何原因,任何理由,但是这两点。

只要你做出一点儿,那么咱们两个也就只有分手了。

我自打记事起,就生活在我爸我妈的战争里的。

我当时就发誓,如果我将来的另一半出现我爸身上一丁点儿的恶习。

那么我就宁可孤独终老,宁可死也,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生活在那样生不如死的环境里。”韩思桐认真的看着莫神,一字一顿地说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