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斑他妹 第115章 你所不知道的事_翙羽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0日

宇智波镜有一个愿望,实现无望的愿望应该叫做执念。

而执念的名字,叫做宇智波唯一。

谁都不能否认的是,叫宇智波唯一的那个女人,和镜的一生是如此的息息相关。她深刻的参与进他的童年时代少年时代青年时代中年时代……

再往后,嘎然而止。

镜就要死了。

天空布满阴沉的云,大雨倾盆,相貌俊美的青年还在企图用写轮眼的幻术催眠他的意志告诉他不要死。

镜却在视线恍惚中准确的抓住了青年的手,即使脸色已经因为极度失血和冰冷变得惨然的青白,镜却笑了起来,他从这个角度看着青年的脸,轻轻的说:“时雨……你和姑姑长的可真像啊……”

像啊,真像啊……这张脸。

叫做时雨的青年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他似乎已经发现了写轮眼的用处不大,想要把镜带走就势必要牵动他身上的伤口,那样会让镜本来就岌岌可危的生命消散的越发的快。

后面还有敌对的忍者步步紧逼,天气又是如此的恶劣,他该怎么办?时雨梦呓一样的呢喃起来:“我怎么就那么没用呢……”

谁也不会回答他,半晌,他才低下头对镜露出了一个惨然的笑容,“镜哥,我该怎么办?我好像,救不了你了……”

那是必然的,时雨的能力不足以支撑他们两个人一起逃出敌人的追踪,更何况他还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在时雨看来糟糕透了的大雨其实是在帮助他们,雨水可以相对的掩盖他们的气息,一旦雨停了,他们大概就会很快被敌人发现。

前提是,如果他还能活到雨停的那一刻。

镜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他命不久矣。

“别哭,时雨……挖掉我的眼睛,带回族里,你自己可以逃得掉。”镜眯着眼睛,视线越发模糊的只能看清楚一个大概的轮廓了,可最少,这个轮廓和那个人很像。

真的很像,真的是太好……

那个人是他的姑姑,名为,宇智波唯一。而准确来说,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

任何的……

镜亲生的父母死于宇智波和千手结为盟友的初期共同对抗外敌的战场上,不到两岁的镜成为了孤儿,族长宇智波斑的妻子青禾一直苦于没有子嗣,那些年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孩子无数,镜却成了那唯一的幸运儿。

他理所当然的是应该感谢青禾的,虽然时至今日,他对青禾的记忆已经被时间消磨的寥寥无几。

那时他还小,小孩子的记忆很模糊,在那十步存一的记忆里,镜却总是能记得一个总是面对着窗户的削瘦背影,以及那一声声的幽幽叹息。

那个曾经是他母亲的女人,后来镜想起她,能形容的词汇只有惨白的,忧愁的。

到死前,她已经成为了族长宅子里一个苍白的幽灵。而转过年来,青禾死于敌对忍者针对族长发起的一次袭击,她本就不是擅长战斗的忍者,却在那次袭击里义无反顾的为丈夫挡住了他完全可以毫发无损躲过的攻击。

孩童时代对同龄男孩若有若无的好感,少女时代对年少有为的族长理所当然的倾慕。然后费尽心思的嫁给对她没有爱情可言的那个人,最后为了他徒劳的死去。

这就是青禾的一辈子。

青禾在最后对镜应该是愧疚的,坚持的要收养他,在把他领回来之后却并没有投入过多的热忱。她在最后拜托自己的丈夫,要好好照顾年幼的镜。

斑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可他又实在不是个可以照顾小孩子的人。

顺理成章的,镜被丢给了他的妹妹,宇智波唯一。

虽然之前镜和唯一也不是没见过面,甚至她还给他换过尿布,可这才是他们故事的开始。

宇智波唯一其人,做事总是莫名其妙,为人娇气无比,固执却总是在不该固执的地方。同时,她是个多么不讲理和愚蠢的人,似乎除了一张脸,就没有别的赞美词汇可以安在这个人的身上了。

如果镜用正常人的思维思考,怎么都会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和这样一个人产生比血缘还深刻的羁绊。

可这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镜多多少少是庆幸的,如果青禾当年没有选择收养他,那么他和唯一的羁绊也将不复存在。

可要说遗憾,也是有的。

为什么,自己不是真的作为那个人的孩子而出生的呢?

如果是的话,很多事情就可以做的更理所当然一些。

镜知道,就算是这样,自己也被时雨嫉妒着,那个孩子总觉得自己的母亲对他这个外人更好一些。

其实不是的,他只愿意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而不愿意研究更深层次的。

就像是现在,时雨看上去马上就要哭了,但实际上并没有,只是眼圈泛着红,他咬着牙看着镜:“如果没有我,镜哥你一定能逃出去的吧?”

镜已经气若游丝,却还是回应了他:“为什么……会那么想呢……”

“如果你死了,我活着回去……她,我是说我妈妈,她或许不会多么开心。”时雨哽咽着,却还是不肯掉眼泪,他甩了甩脑袋,去揽镜的肩膀:“不行,我一定要带你回去……我要带你回去的!”

拼命的也想把他带回去,难道不是怕他死掉,回去之后自己的母亲会伤心难过吗?

真是的……口嫌体正直,别扭的母子。

母亲不肯说,一直在暗地里,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他。儿子也不肯说,总是觉得母亲不喜欢自己。

该嫉妒的人难道不是他才对吗?如果真的是……作为那个人的孩子出生,就好了。

镜最后拍了拍时雨的肩膀,手无力的滑了下去,然后再也不会抬起来。

宇智波镜有一个愿望……不,那应该真是个执念了。

因为他死了,愿望再也无法实现。死人的愿望,那不叫执念,叫什么?

可真逊啊……

作为忍者,时雨当然听到了在雨声中消失的那抹微弱的呼吸声。

他一怔,支撑他的动力仿佛霎时间都失去了,他松开手,死去的镜重新倒在了泥泞的雨水里。

而时雨自己也就势倒在了镜的旁边,纵使再美貌的脸,此刻也有了一种苍白又颓败的感觉。

回去吗?如果镜死在外面,回去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话,他的母亲一定会非常失望难过的吧?说实话,时雨一点也不想看母亲那种表情。

他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可却总是活下来的那个人。

出生之前夺走了属于姐姐的那份营养,所以姐姐死了他活着;现在镜为了救他死掉了,他还是活着。

如果他也和镜一起死在这场战争里,他母亲缅怀自己侄子的同时说不定会突发奇想的也顺道缅怀一下自己这个从来不讨她喜欢的儿子吧?

那就多想想他吧,也是好的。

破罐破摔一样放松下来不再绷紧精神的时雨突然觉得腰还挺疼,伸手摸了一把凑到眼前,一手的猩红血液,在雨水的冲刷下很快消失的一干二净。

只顾着重伤的镜,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受的伤。

不过镜死了,他也没准备逃出去。

就这样吧,挺好的……他这样不讨喜欢的家伙在人生的最后是这样不完美的句号当作结局,相得益彰相得益彰……

伴随着越来越模糊的神志,时雨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般的,他仿佛又看到了母亲。

她冲他伸出了手,然后把他抱在了怀里。

“如果那个时候死掉的不是姐姐,是我就好了……”时雨嘀咕了一句,伴随着全黑的视线,意识也离他而去了。

……

……

雨依然在下,一队忍者已经将这棵树包围起来。

树下横着着两个宇智波,一个已经死了,一个昏迷着也离死不远。不过就算都死了也无所谓,从忍者的尸体中提取机密是当今忍界非常常见的行为。

更何况,更加吸引人的,是他们的写轮眼。也不枉费他们特意设下埋伏后又追击那么久

领头的那个忍者面具下的脸露出笑容,上前检查了一下确定没问题,正打算吩咐部下把这两个人带走,却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昏昏欲睡之感潮水一样袭来冲刷着他的大脑。

不好!还是有问题!难道这两个人是假装给他们设下的圈套?可是他万分确定,自己刚才并没有看到两个宇智波的写轮眼。

脑中困意越盛,他用余光瞟到自己训练有素的部下早就七扭八歪的倒成一团。这个发现更是打击了他的意志,让他的抵抗更加的摇摇欲坠。

最后,倒下前,他似乎听到了女孩子的声音……

“略略略,敢在我的地盘搞事情?盯你们半天了!”女孩灵巧的从树干上翻身而下,落在地面上抹了把自己脸上的水珠。

地上倒着的这些人让她成就感十足,正打算哼着歌离开,却发现哪里不对。

她又退了回去,发现之前就趴在那里的人中好像有一个没死掉。

女孩想了想,蹲下来,特别粗鲁的揪着那人的头发把他拽了起来,但是入眼的那张脸却让她忍不住有点晕眩。

“真好看,是个美人哩。”女孩发自内心道,急忙松开了美人的头发,变换动作,把美人的头揽在了怀里。

美人怎么看但是美人,就算面色苍白长头发糊在脸上跟鬼一样也无损美貌!女孩看的一阵痴迷,她对昏迷的美人道:“你快死了呢,要不这样,你让我亲一口,我就救你?”

昏迷的美人自然不会回答她,女孩兴高采烈的把这就当作是了默许,把头凑过去,对着美人失去血色的嘴唇就亲了一口,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好了!你就是我的美人了,我会救你的……嗯你怎么还抓着他的衣服?这人谁啊?你认识?”

“算了不管了,一起带走吧。”女孩一阵暴躁,索性一边一个,把尸体和美人扛在了肩上。留下一地躺的七扭八歪的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