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今天又在本丸养老中 第34章 长谷部的模拟人生(4)_玄朱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3日

34

直到泡在滚烫的温泉水里,第一天来本丸就把两位同伴弄得半途清洗换衣的打刀,还在兴致勃勃地回忆着那一幕:

“‘咻——’的一声,吓得俺还以为要发生什么大事了!结果居然不是爆炸!!”

“听起来你有点失望啊。”旁边的鹤丸国永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一瓶可乐,微笑着在手中使劲摇晃,然后作势就要扭开瓶盖,“要不再来试试?”

“那个是什么声音来着?‘咻——’吗?”

跟鹤丸国永泡在一个池子里的小夜左文字、五虎退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对的对的!就是这个声音!”丝毫没有紧张感的陆奥守吉行眼睛发亮地凑到白发太刀跟前,重重地点头,“那个……鹤先生,能让俺来扭吗?”

“哦?”眉头挑了挑,鹤丸国永金色的双瞳显露出一丝狡黠:“你都玩过一次了,我为什么要把机会给你?”

“拜托!俺真的很想再试一次啊!”

黑发打刀双手合十,举到面前,诚恳万分地请求道。然而不待鹤丸国永回复 ,身后一只大手突袭上他的脑袋,将他直接朝水中按去。

因为没有防备,陆奥守吉行呛了好几口水,才湿着头发潜出水面。

“是谁暗算俺?!”

他气势汹汹地回身,正对上刚刚入池的太郎太刀淡定无比的目光,顿时理亏噤声。

“鹤丸,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一个清冷的嗓音突兀地在浴池内响起,浸泡在池水中的付丧神们一惊,齐齐朝入口处看去。只见氤氲雾气中,一个纤细修长的身影由远及近,迎着众人目光,不急不慢地进入到人数最多的那个汤池,然后从鹤丸国永手中拿走了可乐。

“主、主人……真、真好看啊……”

五虎退毛巾下的脸蛋红了起来,喃喃自语道。

他说出了其他付丧神们未出口的感叹。

这是审神者第一次和全部刀剑们坦诚以待。十几秒的时间很短,但从效果来说,很是立竿见影——它直接更新了刀剑们感知中的审神者形象。

他们的审神者,外貌精致秀美,身材单薄瘦弱,除去偶尔慑人的气场加成,大多数时候 ,在钢铁铸造而成的刀剑们眼里,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而哪怕是亲眼看过对方在竞技场中强势一面的烛台切光忠,也忍不住在分餐时因念起对方的“瘦弱”而多舀两勺。

他都如此,更何况其他从未了解过审神者武力值的付丧神们。

而刚才,审神者除去了遮蔽物。月光下烟雾中,那若隐若现的身体依旧算不上强壮有力,但皮肤白皙透亮,线条流畅优美,附着在骨骼上的肌肉瘦削结实、线条分明,洋溢着纯粹的生命之美,充盈着力量之源,完全和隐藏在“瘦弱”下的“脆弱”毫无关联。

他扭开瓶盖,仰头灌下瓶中的液体。一滴热汗从他鬓角浸出,随着上下滑动的喉结,在锁骨处回归到滚烫的热水中。

黑色的卷曲发尾抚上他染着几丝绯红的脸颊,他拿开饮料瓶,低下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粉色的舌尖灵巧地在齿间窜动。

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山姥切、歌仙等人看得口干舌燥,只觉得这水太热,热得人头脑发胀,晕乎不知所以然。

温泉之中突兀地安静了下来。

季楷不明所以,正要询问时,淋浴完的塔矢亮和进藤光加入了泡温泉的队伍。

“来来来!来这里!”热情好客的陆奥守吉行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听阿森说你们来自日本?那你们听过坂本龙马的名字吗?”

“伊达公呢?”烛台切光忠也感兴趣地凑了过去。

“还有细川大人!”歌仙兼定补充道。

自己的刀剑真是乖巧啊~

默默地看着以塔矢进藤为中心凑起的话语圈,黑发青年十分欣慰。他社交评价分数是挺高,但那些用来基础交际的句库只适合二十三世纪的点头之交。而如果想要快速地熟悉起来,就需要有人主动搭话,这对季楷来说,可是个毫无吸引力的选择。

他靠在池边,感受着热气从毛孔渗入的热度,不由地露出一丝微笑。

模拟人生中,想泡温泉还得专门腾出时间。而在这里,不仅有新鲜美味的美食、颜值担当各种风格的帅哥,还有下楼就能泡的温泉,懒癌季楷再次感慨,自己放着三米舒诺舒适豪华的顶层公寓不住,而选择蜗居在本丸狭小的二楼,其实是个很明智的决策。

说到三米舒诺……季楷睁开眼睛,在雾气中寻找中借助在自己公寓的某人。

找到了!

压切长谷部一点都不合群地一个人泡在另一个汤池中,一动不动地好像是在发呆,完全辜负了审神者特地带他来参加温泉派对的苦心。

季楷叹了口气。面对着这个被前主人毫无疑问伤害过的付丧神,他完全是束手无策。

虽然在手入室里给刀剑们扔下“全身心信任我”这种豪情壮语,但季楷很清楚,摊上自己这个根本和温柔细心完全不沾边的主,对于一些性格内敛、心思较重的付丧神们来说,这个目标将会十分的漫长且艰难。

好麻烦。好麻烦。真的好麻烦。但既然是自己的刀,就是自己的职责,根本不能放着不管……

而且你还占人家便宜了。

内心深处一个小人突然冒头,加了这么一句。

求别提!

季楷更愧疚了。他又叹了口气,认命地从池水里起身,拿起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珠,然后走了几步,在压切长谷部惊愕的目光中,走进了被他黑暗气息笼罩的私人汤池。

*

“不去跟大家聊聊天嘛?”飘散的雾气中,黑发青年朝他扭过头来,笑着问道。

压切长谷部觉得自己已经硬成了一块石头,手脚沉重的根本无法挪动。他垂下眼帘,目光落在波动的水面上:“没什么好聊的。”

“哦?”审神者玩味地发出这个音节,随即顿了顿,轻声“唔”着思索,像是在寻找话题。

“他们在聊自己曾经的主人呢。长谷部你呢?曾经的主人是谁?”

灰发打刀沉默着,冷峻的侧颜毫无所动。几秒钟后,他低垂着眼帘回答道:“我的名字……压切长谷部,很奇怪吧?”

“之前的主人,因为无法原谅茶坊主的过错,将他藏身的棚子一刀压切,以此作为纪念命名了……曾经的主人,他就是那样的男人啊……”付丧神低语道,“那个叫织田信长的家伙。”

“织田信长?”季楷感兴趣地重复道。自从穿越后,他的历史一直就没及格过,但对于这个名字,第一爱好打架的人还是有点印象的,“好像和烛台切的主人有点关系?”

“织田信长夺取天下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屁孩。”压切长谷部不屑道。

听出点其他味道的审神者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朝后靠去,视线在长谷部身体上打量了一下:“我将你从战场上扛回来的时候,烛台切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

因为“曾经主人”这个话题而神思有点飘远付丧神听到了关键字,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审神者了然地瞟了他一眼。

“‘暗堕可以逆转吗?’——他是这样问的。”

“长谷部,这个答案,你……感兴趣吗?”

黑发青年伸出湿漉漉的手,朝后捋起额发,发问道。

“……”

暗堕的打刀依旧低着头,脑中的画面转回了一个多小时前的户外野餐。

这顿户外野餐,最终以散落一地的食物包装袋和七倒八歪的饮料空瓶而结束。本丸现有的九振刀剑外加三名客人,除去对食物一脸漠然的太郎太刀,剩下的都被审神者的零食款待得肚子圆鼓。

陆奥守吉行和鹤丸国永不用说了。一个大胃王,反吃的必被其光速秒杀;一个蜻蜓点水,每种尝两口最终锁定松露巧克力,都是垃圾的最大制造者。而擅长料理的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一个具有厨师的自觉意识,一个对主公饮食负有无名的责任感,两人合作,很快就摸索出一套重点挑选、认真品尝、保存开发的研究模式。唯二两振短刀,五虎退负责解决鹤丸国永开封的各种零食,而有地利之便的小夜左文字,每种零食都被青年亲自喂食,就算不喜欢不想吃,给给面子,也得吃上几口。

在这场看似每个人都很尽兴的零食展销会上,实际上还有几个例外。

被陆奥守吉行喷了一脑袋可乐的山姥切国广需中途离场清洗,起身前,往压切长谷部的方向看了好几眼。

灰发打刀自然察觉了他的目光,却并不想回应。

“长谷部,你和山姥切一起过去,为大家先做点泡温泉的准备工作吧。”

临到最后关头,还是看不下去的审神者出了些力。

缩在角落的压切长谷部缓慢地起身、缓慢地走出野餐垫,和山姥切一起向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默默无言走了大半路程。快到到目的地时,金发打刀停下脚步,终于开口了。

“长、长谷部……”

“……”

灰发付丧神目不斜视地朝前继续走着,几句话下来,已超过了山姥切国广原本在前的位置。

“你、你……你昨天、搬、搬到了……”

从烛台切光忠那里得来擦拭脏污的毛巾垂在打刀的脸侧,遮住了山姥切忧心忡忡的双眼。

“主公、公在现世的……公寓?”万事开头难,开了第一句,山姥切国广终于不再结巴了,“……那里……怎么样?”

话题涉及到审神者,长谷部只好停了下来。

这个怎么样,凝聚着山姥切的深思熟虑、满腹疑问和万般关心。可说出来,真的只是简简单单几个发音,并无任何额外的意味。

压切长谷部是很聪明,也很善于察言观色,但这种特征通常只会在审神者身上得到发扬光大。而此刻,独来独往、沉默寡言惯了的打刀,完全就事论事地答道:“很大很宽敞。”

山姥切国广看着他的背影,不由握起拳头。这种似是而非的回答,完全是一种敷衍。他还记得昨晚审神者房间里长谷部那痛苦衰落的模样,他忍不住猜测,那些按理应该落在自己身上的遭遇,是否因为机缘巧合,而被另一人代替自己承受了?

他咬紧牙齿,愧疚和自责噬咬着他,他下意识地跨前一步,声音也不觉提高起来:

“主公对你,做了什么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