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甜婚约:亲爱的,过期不候 第一百七十二章 言尽于此_一笑生花1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3日

她不不可以在这个时候惹怒郑晨曦,否则等待她的将会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她这辈子也没有办法再一次翻身了!

她没有资格和权利去反驳,都没有任何理由去吧,这个得力的帮手往外推。

“郑晨曦,算我求你,帮我一把。我要重新站到最高处,我要成为容厉行的妻子!”

“你爱的到底是他的钱,还是他的人呀!”郑晨曦掩藏住了那双狠戾的双眸,声音也从乖张暴戾变成了平静的疑问。

伊柔的泪水被逼回到眼中,抬起头再一次与他对视的时候,只说了三个字:“我爱他。”

他们是彼此见证着一起长大的人,是曾经在花海之下许下过承诺的人,是永远哭泣的时候都会递给她肩膀的人。

所以, 她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就是容厉行。

“那你为什么在美国会和别的男人结婚?”

突如其来的问题,再一次把她打入深渊之中,伊柔忍着战栗的身体,咬着嘴唇,眼中蒙上了一层怒意:“我是被强迫的!”

“是吗?”

郑晨曦虽然还有一些不太相信,目光中依旧戴着讥讽,不过接下来,他却没有再说出那些伤人的话。

尽管他十分的好奇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却没有继续打算问下去的欲望了。

重新坐回冰凉的椅子上,他就像是帝王一样审视着面前的奴仆,终于开口说道:“我可以和你合作,不过,你最后得到的也许是一无所有的容厉行,这一点你还是要想清楚。”

“郑晨曦,怎么说,你都是他的……”

“你给我闭嘴!”忽然间放大的声音,响彻整个办公室。他双眸变得如同千年寒冰,紧紧握着的双拳显示着他此刻压抑的愤怒。

伊柔不敢再继续说下去,只好轻声说道:“就算是他一无所有,我也要得到他。”

“很好。”

他知道她的阴谋诡计,她也知晓他的狼子野心。或许只有这样的两个人合作才是最合适的,因为谁也不会去背叛,彼此都有着自己要要守护的秘密。

从郑氏公司出来的那一刹那,伊柔终于可以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终于可以将胸腔里的那种压抑释放出来。

郑晨曦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存在,就像是一个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

“曲宁宁,你夺走了我爱的一切,所以你必须要付出代价。”她转过身看了看这座大楼,忽然嘴角冷笑,目光之中透露着某种心思。

而站在窗户边的郑晨曦,同样负手而立,看着远处的街景,轻声念到:“这是你们欠我的,是你们欠我的!”

“你的肚子怎么不见大啊,估计还是因为太瘦了,应该补充一下营养。”林菱拄着下巴盯着曲宁宁的肚子,不断的感慨着。

曲宁宁被她说了一顿之后,低下头也看了看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四个半月的孕龄,好像和其他孕妇确实有些不同。

“上一次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孩子还算是健康的,大概只是因为我吃的少而已。”

“那你还是要多吃一点,人家怀孕的时候都会吃的胖乎乎的。”林菱笑嘻嘻的摸了摸她的肚子,然后转身又倒了一杯热牛奶递给了曲宁宁。

曲宁宁撇了撇嘴,接过牛奶喝了几口,幽幽的说道:“ 那把孩子生下来以后,我就会变成一头母猪了。”

“啊?那至于这么严重!”

“还是保持一下身材吧,否则孩子落地后,容厉行也许会嫌弃你了。”楚之翰坐在客厅里面一边打游戏一边大声喊着。

“你闭嘴!”林菱用狮吼功向外面大声呐喊,果然瞬间客厅里就没了声音。

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赶紧安慰道:“宁宁,你别在意,他就是在那里说假话呢。”

“如果是真的这样,倒也不错。”曲宁宁微微一笑,低下头,掩饰了转瞬即逝的悲伤。

如果因为自己身材的走样儿被嫌弃的话,他会不会就会提出离婚,到时候也算是脱离苦海。

林菱看到她低落的样子,虽然心里很关心她现在的感情状况,不过直觉告诉林菱,有些问题还是不问的好。

“对了,后天就是元旦了,明天晚上跨年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过呀?”她笑嘻嘻的转移了话题,提起了一些开心的事。

曲宁宁笑着摇了摇头,又继续说道:“不了,我公公一个人在那边住着,我们本来就不经常去看望他,所以已经决定了今天晚上在他那边吃饭。”

“哦,也好,毕竟是一家人嘛。”

“是啊,一家人。”曲宁宁又重复说道,只不过目光飘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后天慌的

“亲爱的,一会儿进去的时候,我希望你还是能保持一下你的笑容。”容厉行一只手轻轻地搂着她的腰,一边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呼着气。

曲宁宁听到他的柔声细语,还有这样亲昵的动作,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处之。可心里却觉得很不痛快,他们就要去表现出一副恩爱夫妻的样子,着实让人觉得讽刺。

前几天刚刚来过这里看望容父,他一直对这个儿媳妇很是温柔。

“爸,我们回来了。”保姆把门打开,容厉行你进门就大声的喊道。

曲宁宁笑着朝保姆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大红包递给她:“你也辛苦了一段时间,今天跨年就回去陪陪家人吧。”

“谢谢夫人。”保姆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喜很是开心,一直点头哈腰的道谢,转过身拿着红包就赶紧收拾行李准备出门。

坐在客厅的容父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转过头说道:“咳咳咳,你们回来了?”

他的咳嗽好像比以往更严重了一点,就连脸色都开始变得不好。曲宁宁下意识的看了看容厉行,他同样注意到了这一切。

“等过了年之后我就带你去医院看一看。”容厉行的声音变得严肃 ,不是请求而是通知。

容父刚想要拒绝就看到儿子又摆出了一副臭脸,无奈之下之后点着头说道:“等过完这个除夕再说吧。”

“可是病不能拖的。”曲宁宁脱下了外面的毛大衣,挂在了衣架上,关心的说道。

容父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拿起旁边的报纸继续看起来。

曲宁宁知道他不愿意提起这样的话题,只好闭口不提。可是直觉总是告诉她,容父一定是有事瞒着他们。

“既然保姆今天要回家跨年,我来做晚上的晚餐吧。”她悠悠一笑,撸起袖子就要去厨房。

容厉行立刻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拉住了她的袖子:“你还怀着孕不要闻油烟的味道,我去做吧。”

“你做的东西能吃吗?”她做出一副呆萌的样子,认认真真的反问。

容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看到他们夫妻二人这样互动的模样,欣慰的点了点头又开口说道:“不如叫外面的外卖吧,叫一些好的东西送到家里来。”

“不了,外面的东西不健康,况且我现在才怀孕几个月而已,还没有那么矫情。”曲宁宁用另外一只手推开了容厉行,笑了笑,转身走到厨房里面。

她其实只是想给自己找一个理由不用去面对容厉行,也不用这样强行欢笑下去。

容厉行看了看她的背影,眼眸微垂似乎也能感受到她的逃避。

“没事,你妈妈当年怀你的时候一样,要跟着我一起到处打拼,你不是也健健康康的,长到这么大吗?”容父以为儿子是在担心曲宁宁,于是开口劝说。

“最近身体怎么样,除了咳嗽以外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容厉行重新坐回沙发上,从身上拿出一根烟,看起来要点燃。

容父皱了皱眉,低声地说道:“还是少抽一点吧,对身体不好。”

这是第一次他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去管教儿子的行为,容厉行的手指微微一愣,他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三要状态,除了管家一直在他的身边,父亲几乎很少对他有任何的教育。

管家就像是他第二个父亲一样,可是碍于主仆的身份,他从来都只是建议却不会管教。

“好。”容厉行破天荒的乖顺了把烟又收了起来,靠在沙发上和父亲讨论了一下最近的经济形势。

曲宁宁在厨房里面洗菜,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她擦了擦,沾了水的手拿起手机接听。

“喂……”

“宁宁,到你公公家里了吗?”林菱仿佛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和她讲话。

“嗯,你也去婆婆那里了,对吗?”

自从林菱和公公婆婆的关系缓和之后,就会经常去他们二老那里,如今日子过得也是如鱼得水。

把所有的食材都准备好后,曲宁宁忽然觉得有些累,想着时间还早,不如先出去休息一会儿。

她就算是在想要逃避容厉行,也要在意自己肚子里孩子的安危。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够坚强的活下去的希望。

“宁宁啊, 这里有一些厉行小时候的照片,还有一些远方亲戚,你过来我给你讲一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