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联+雷神]诸神的谎言 第118章 Chapter 114_飞樱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3日

作者有话要说:

2月11日:

前方继续高能预警【不

本章的配乐,大家大概都很熟悉,是前年的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主题歌,Young And Beautiful。

之前也想过要使用别的歌,但是总觉得力度不够【不。。。

总之,最后是听着这首歌在写这段重头戏的,大家感兴趣的话请和我一起欣赏~~

我把左手整个覆盖到他冰冷的手背上,五指陡然痉挛了起来;猛烈的悲愤、沉痛、不解、绝望都于一霎那间在我胸中爆开,泪水倾泻而下,我哭得浑身抽搐,不能自抑。

“为什么要死……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死……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是哪里错了……难道是因为我不够努力吗……我已经很努力地想让你活着了……哦,天哪!……我、我真是个傻瓜……假如……假如能够让你活着……其它什么都不重要……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为什么不早一点这么做呢……可是……可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我还能做什么呢……”

忽然,在我的痛泣中,我似乎听见一个极轻极轻的声音,带着一丝气虚,飘进我的耳朵里。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乍然听见这句话,一瞬间我还没做出反应,眼泪仍然不断地从我眼里涌出来。但我因为极度的悲伤而变得有丝迟钝的大脑,就像一部已经老旧的机器一样,极力地想停下来弄个清楚,每个链条都慢慢绷紧了,试图勒住自己那犹如脱缰野马一般狂泻而去不由我控制的疯狂的悲痛;最后它终于砰地一声停了下来,再努力了几次之后,那些齿轮开始缓慢地吱吱嘎嘎地反向运转起来。

……洛基?!

……洛基的声音?!

我一霎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以为自己是因为过度悲恸而出现了幻听。

可是下一秒钟,那个声音就把刚才我隐隐约约听见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真的……为了让我活着……做什么都可以?”

我啊的一声失声大叫,猛地往后跌坐下去。

我咚的一声坐到了地上,震惊至极地看着洛基那张一片死白的脸上,眼睑忽然轻轻地动了一动,随即十分艰难地掀了起来——然后他那双绿色的眼眸就重新映入我的视野里了。

我呆呆地望着他。

他仍然仰躺在地上,虚弱地喘着气,双手捂着胸口。

我突然扑上去,用力扳开他捂在胸前的双手,然后看到他掌心覆盖之下的重重甲胄间的缝隙中,深色的衣服上有一小块更加深的颜色。用手摸一摸,有点湿意,还略微有一点黏黏的感觉——确实是血迹。

我觉得一瞬间自己的心脏被猛烈地抛向空中,又呈自由落体状陡然坠下,砰地一声摔在坚硬的地面上粉粉碎碎。我大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息,感觉好像呼吸比他还更艰难一些似的,双眼通红地瞪着他,身体里有一种野蛮的愤怒,在我耳边张狂地叫嚣着,想要撕碎我的头脑和理智。

“你……!!!”

他突然艰难地咧开嘴唇笑了一笑。那个笑容虚假至极,但是我发现自己似乎从没有像这一刻那般怀念着他的这些谎言与假笑。

“我……我受伤了……”他断断续续地说,“差……差一点就……”

我瞪着他,觉得自己的头脑里一团混乱,情绪也复杂得难以言喻。

他眨了一眨他那两片看上去似乎无比沉重的眼睑,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又合上了眼睛。

我猛地举起了右手,掌心迅速蔓延开一片明亮的白光。

他突然抽出一只手,反手按住了我的左手手背,带着一点艰难的喘息,断断续续地说道:“……别……别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这里……不安全……”

我的右手一凝,掌心那片直径已经达到五六米的白光倏然消散。

然后我重新伸展右手的五指,将它缓缓覆盖在洛基胸前那处伤口之上。我的掌心谨慎地发出暖白色的光芒,不多不少正好把他一个人的身体笼罩住,并没有向周围扩散的意思。

过了一阵子,我听见洛基在喘着气轻声地笑。

我感到一阵愤怒和不解,右手按了他的伤口一下。

他脱口“哦!”地低叫了一声,但是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疼痛的感觉。

“……为什么?!”无数个问题一瞬间突然全部从我四肢百骸的各个角落里疯狂地拥出来,我难以置信地问他。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托尔呢?他又去了哪里?他为什么眼看着你……却仍然把你丢在这里走掉了?!”

洛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突然笑了一下。

“托尔……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跟着那个中庭女人走了……”

我瞠目结舌地听着,感到一股炽烈的愤怒腾地一声涌上我的心口,烧得我的理智疼痛难当。

“他就……就把你丢在这里?跟着简离开了?!”

洛基费力地掀起眼睑来看了我一眼,突然又短促地笑了一声。

“要不然……他还能对我怎么样?背着我的……尸体一起走?”

我的理智啪地一声绷断了。

“拜托别说那个字眼!!”

洛基微微怔了一下,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有点迷茫而朦胧的笑容。那个笑容像一层轻雾一样笼罩在他脸上,隔绝了他其它的表情。

“理智点……约露汀。他大概还等着众神之父……派人来给我收尸哪。”他虚弱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轻佻和冷酷的语气,令我浑身不舒服。

我决定抛开关于托尔的问题不再追究。托尔一定是被他骗过,以为他死了。而自从我们离开阿斯嘉德之后,虽然可能托尔那几个好基友替我们挡住了绝大部分追兵,但奥丁必定十分愤怒;他一定会再派人直接到这里来,把我们抓回去,或者,替我们收尸。

他可以忍耐他的次子下落不明,我带着一点寒凉和讽刺似的想着。

但是他绝对不能够忍耐他的长子跟着那个中庭女人跑掉。

“那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决定我必须问清楚这个问题,否则刚才那些沉重到几乎要压垮我生命的悲痛,和现在这些在我胸腔中辗转翻腾着的冰冷而炽热的被欺骗的愤怒,都不会消失。

洛基上气不接下气地笑了一声。

“我只是……只是突然想到我可以……这是我的一个机会……”

是一个什么样的机会呢?他没有说下去。

他是什么时候突然想到的,又是什么时候构思好这整个计划的呢?我也不知道。

我注视着他的脸,没来由地感到一阵痛苦。

“这是你原本就计划好的吗?”我轻声问道。

洛基脸上的笑容慢慢凝滞了。当他重新微笑着回答我的时候,我感觉就好像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个僵硬死板的面露笑容的面具。

“我的答案重要吗?”

我的心微微一抽。

在那一瞬间,我仿佛能够劈开弥漫在这黑暗荒原上的浓雾,直接看到他隐藏得非常非常深的内心。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我却觉得已经够了。

他其实是想反问,我的真话重要吗。

我没有再追问,而是突兀地说道:“……I am sorry.”

洛基闻言,微微挑眉,瞥了我一眼。他脸上极淡的、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像是种伪装,在那层伪装之下,谁也不能真正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又会做什么样的决定。

他的视线在我的脸上仅仅停留了几秒钟,就往一旁飘开了。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假如你想表达你的歉意,就帮我一个忙。我必须秘密潜入阿斯嘉德,现在。”

我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现在?他还敢回阿斯嘉德?在托尔的眼中,他已经死了!在别人的眼中就更糟,他是叛徒,逃犯,卖国贼……他甚至连一个手下都没有!他觉得自己在阿斯嘉德单打独斗就能够成事吗?即使阿斯嘉德的防御已经破烂得不剩下什么了,那些黑暗精灵假如再打过来的话就有可能要玩完,可是他只有一个人,还受了伤,阿斯嘉德那些人挡不住黑暗精灵,难道还挡不住他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