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葱岁月 第8章 水灵的老爹_尼奥戏莺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3日

其实郭徳贵很早就起来了,他昨天睡得不好。同寝室的告诉他说有一个叫郭德光的人说是他表哥,打来好几个电话找不到他,还给他留了个地址。同学帮他记在了一张纸上,他表哥还说让他有空明天早上早点去他那里找他。

说到他的这个表哥可是个名人,高中毕业家里条件不好,他没有选择上大学,而是继承了他爸老郭的手艺--木匠。

虽然是木匠,郭德光可是很有名的木匠。具体咋有名大家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成年不回家。郭德光不回家可没耽误往家里寄钱,前几年他爸老郭没死的时候,的确过了几年好时光。老郭一天总是笑眯眯的,除了一天喝点小酒基本没什么其它花费。

儿子寄回来的钱他是舍不得花的,老郭用小郭寄回来的钱盖了新房子,剩下的就攒起来留着给儿子娶媳妇。郭德光妈死的早,他知道爹把他带大不容易,这也是郭德光没选择上大学的原因之一。

要说这郭德光钱挣的也不容易,开始没人赏识他的木匠手艺,他只能找个包工队混口饭吃。直到有一次山西那边要修一座庙,他随着包工队到了那里。等他们队儿的合同完成了,他结了帐没走。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在那里做木匠活儿的老木匠把式。

郭徳光心眼活、好学。老木匠把式喜欢他,他就留下来当了老木匠的徒弟。

老木匠有儿有女,儿女谁也没学他的手艺。他本可以不出来挣钱的,儿女都有工作,他和老伴也都有退休金。可是他闲不住,更要命的是他有个毛病--好嫖。

以前老木匠没退休时总要求往外跑,木器厂有什么外派的任务也都找他。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领导同志们知道他有这个爱好,最重要的还是他每次都能很好的完成外派的任务。

前年老木匠退休后在家有老婆看着,真是有点儿不太自由。他老婆比他退的早,也知道他的那个爱好,心想这回可有的是时间,到要看看你究竟是个啥德行。

老木匠是退了,可手艺还在,人脉也还是有的。他不去找别人,生意却来找他了。这次是让他带队去做工程,他只要把工程做好,人员带出来(主要是带徒弟)每月给他开五千。那个时候还有啥“万元户”一说呢,你说五千一个月的工资能不动心吗!

木匠老婆也没话可说了,两个人的退休金加起来还没有五千块呢,木匠老婆在钱的面前明智的选择了一切向钱看,忽视了其它的小问题。

老木匠收留郭德光是因为郭德光也是木匠。郭德光的木匠手艺是家传的,是家传的总要有自己的独到的地方。老木匠不想要郭徳光的木匠手艺,他只想让郭徳光给他干活。木匠要是带出个徒弟最少也得三四年,就是过了三四年也还要看各自的天分。

郭德光的手艺重在雕工,花鸟走兽无不逼真,这是老木匠欠缺的。就拿这次庙里的活计,有了郭德光,他能省下一个木匠大工的钱。郭德光干什么一点就破,老木匠真的没有教到郭德光什么。老木匠心想这要是年轻些,真得防着这小子点儿。

有了郭德光,老木匠省了一半的事儿,没过几个月,老木匠按大工的价钱给郭德光开支了,因为他辞了原来的大工。

有了空闲时间,老木匠更加发展了自己的爱好。每次换地方郭德光总是给师傅独自租房子住,也从不让老木匠拿租房子钱,还经常请师傅吃吃喝喝,他挣的钱基本没剩下。终于有一天在郭徳光的努力下,老木匠中风了。

负责包工程的老板是南方人,姓赖。赖老板看到这种情况也傻了,他要做的事情是必须得把剩下的工程做完。

老木匠推荐了郭德光,郭德光接受了。不过郭德光提出个条件,这个工程还算是老木匠的,老板不能因为这事儿就不给老木匠开资了。

这件事儿之后老木匠逢人就说郭德光人品好,还给郭德光推荐过别人。郭德光更是找了个机会把这些事儿说给赖老板听。

赖老板也是漫不经心的对郭德光说:“我用你师傅呢,并不是因为你师傅手艺有多么好,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有自己的爱好。他的爱好虽然不雅,但是做起来不太难。他也能把我的活儿做好,只有做好了活儿,他才能干他喜欢干的,嗯,那个爱好。”

“老板说得是,我师傅真不该喝那么多酒,年纪毕竟很高了。”

“我熟悉你师傅,他没你这个徒弟前是不怎么喝酒的。”

听了这话郭德光惊了一下,整个人也蔫了。

“其实投其所好也没啥,你师傅的事儿也怪不得你,事后你能那么对他也还算有良心。不过在我这儿干你要清楚,万事都要有个度,我喜欢明白人。”

郭德光从那次和赖老板交谈之后,回来想了很长时间。虽然他一直有想取代老木匠之心,结果却让老木匠生活不能自理了。责任不全在他那里,可是赖老板的话又不能不让他多想。他想再在赖老板手下干也不会有太多好处,赖老板虽然没明说,也是在给他敲警钟。郭徳光明白赖老板的意思是让他多干活,别耍心眼!

郭徳光也是有些后怕的,他跟老木匠的事赖老板怎么那么关心呢,会不会有人一直在看着他们。他感觉到了赖老板的不信任。可一个新人,谁又能那么信任你呢。

虽然结局是一定要离开的,现在离开还是太早了。郭德光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在老赖的手下干了五年,直到他老爸老郭没了。

郭德光的老爸是过了年之后走的,儿子在外没回家过年,一个人准备了好些个过年的吃食。他总是想着儿子回来了要有些东西才对。

北方的冬天很漫长,北方人有猫冬的习惯,每当过年家家都要准备很多食物。在北方,特别是东三省,酸菜是每个家庭必不可少的。酸菜腌制方法很简单,就是大白菜洗净,在开水里过一下,放到准备好的大缸里,放层白菜再放层盐。直到把缸填满,菜要冒尖。你可以在菜上再罩一块缩料布,缩料布上面压一块大石头,这样放大概四十天酸菜就发酵好了。我们这儿管这个过程叫激酸菜,是不是这个“激”我也不大清楚。我总结就是酸菜缸要干净,激酸菜时手要洗净,盐要撒均匀,白菜放开水里不要太久。一句话:做好除菌工作。

酸菜可已搭配各种食材做出特色东北菜,什么酸菜炖猪肉血肠啥的。现在发展到烧烤上了,五花猪肉切薄片,然后卷酸菜丝于其中再穿串上火烤,味道不错。

主食上呢,一般是些能够贮存时间长的食物,馒头、花卷、粘火勺之类的。

老郭木匠据说是吃粘火勺涨死

的(只是据说)。由于一个人在家喝酒,可能是吃多了喝醉了,夜里难受又没挣扎起来。好歹也算混个饱死鬼。

郭德光本来是应该回家过年的,年前赖老板就给他结了帐。郭德光代替了他师傅老木匠的位置后,很是拼命地挣了几年好钱。赖老板看到他这么能干就决定年底会给他一定数额的红利,也就是年终分红。他那这个钱已经是第三年了,前两年分别是一万和两万,今年老板给了他一万五。

郭德光不光跟他师傅学会了些木匠手艺,承接了老木匠的一些人脉外,还学会了找女人。他和老木匠找的女人不太一样。老木匠找的女人类型杂,花样也多。本来老木匠就是抱着玩儿的态度去处理两者的关系,还记得吴君如在周星驰的哪部电影里的台词“只要弄得大爷爽,要多少钱都给。”

郭德光呢,和老木匠不一样,他喜欢纯情的,即使是装的纯情。按现在的话讲就是喜欢“绿茶”。他很享受女人的那种欲罢还休,不喜欢过于热烈的直奔主题。郭德光可能是早期的Cosplay爱好者,什么护士装啊学生装啥的可是他的最爱。

郭德光在女人身上不只肯花钱,更肯花时间。就说这次过年吧,他本来没什么事情要做,和他老爹说好了要回家过年的。可是一封来自市里卫生学校的信改变了他的行程。

写这封信的人叫王艳红,是市里卫生学校的学生。郭德光是在去年卫生学校食堂改建时和她认识的。当时正赶上赖老板先前和别人谈好的一比生意被抢去了,抢他生意的人是有后台的,明面上和赖老板说要合伙干,实际上留给他的净是些费力不得利人家干剩下的活儿。表面上看倒是有一些赚头儿,可赖老板觉得憋气,索性就退出来了。谁让自己的实力惹不起人家呢。

赖老板一时也没能找到其它有价值的工程,可人马都叫来了总不能让大家空手而归啊!于是他就四下联系,你别说他的人脉又一次发挥了作用,市卫生学校的一个管后勤的主任曾经跟他一起吃过饭,记得就是在他请老木匠出山给他做工程的那天。饭后这个主任还给老木匠安排了一个卫生学校的学生,老木对此一直念念不忘,对他心怀感激。有了这个渊源再加上给校长送去了一万块钱,赖老板拿到了这个项目,当然后勤主任的两千块是万万省不得的。

郭德光遇见王艳那天正指挥他的工人们给新建的食堂上大梁呢。上了大梁通常要放几挂鞭的,因为大梁意味房子马上就要成型了,在这个关键时刻必须要庆祝一下的。放鞭也是要讲时机的,一般是先说几句吉利话,吉利话说完鞭炮就会响起来,这样就算圆满达到到了高潮。接下来还要进行别的项目,比如收礼金,吃吃饭啥的。

那天是在卫生学校,也没什么送礼的人(可能已经送过了,校长同志不能当众乱收礼。)可是吉利话是不可少的,这个说吉利话的活儿是给郭德光留着干的。

今日天睛来上梁,

主东修的好华堂。

华堂修在龙口上,

大家齐心来上梁。

上一步一品当朝,

上二步双凤朝阳。

………………

当时围观的人不少,有说有笑的大部分都是学生。

当郭徳光的话音刚落鞭炮声就随之而来,时间掌握的刚刚好。

“啊!有人受伤了。”

受伤的人就是王艳,是被二踢脚(一种鞭炮)蹦到腿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