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的修仙之路 第59章 猎人与猎物2_霜湘家的猫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01日

猎人与猎物2

这一次的出行不同于上次的简陋,每一个区域的的负责弟子都能得到一艘龙舟的操控权。这龙舟乃是天横至宝,“八千八百万龙船”的所分化出的分|身之一,是东华上仙唯一的弟子,也就是天横仙派第二代掌门人飞升之前专门为门派耗费十年心血所打造出的防御法宝。虽然分化出来的部分着重强化的速度和防御方面,所能做出的攻击只有初期金丹修者的程度,但对于中三千世界,以及负责中三千世界的弟子们而言是难得一见的宝物。

莫说是旁的门派,就算是与天横派分庭抗礼的幽篁鬼宗也对万龙船给予不已。

从外表上看,龙舟虽然是叫做“舟”,但实际上却像是凡间远渡重洋才会用到的重型巨船,里面的设施也颇为豪华,并且拥有自主防御的能力,所积攒的灵气足以抵挡化神大圆满的大能修者全力一击。由于着重特化了速度,若是全力飞行,其速度完全可以媲美化神修者的御剑速度。

也正是因为如此,“八千八百万龙船”一直占据着整个人间第一仙宝的位置。

在修复完毕的演武场上听完星辉掌门例行的发言之后,九歌一众对行李做了最后确认便纷纷上了龙舟。由于方向在前部分完全一致,九歌省了力气直接搭上了君之云的龙舟,里面的设施比从外边看到的更加精致豪华,即便是以魔君的眼光来看,除却品级不佳外也找不出什么错误来。

他不禁好奇道:“不知作为本体的万龙船是个什么模样。”

没了外人,玲欧恢复了本性。她俏皮的坐在船栏上踢着腿,一边用手中的炭笔描绘着下方一晃而过的绝丽风景。闻言随意道:“要是好奇的话,九歌你可以直接去找你师尊嘛,他那么疼你,又和掌门师伯交好,肯定能让你看到万龙船的本体。”

九歌看向君之云:“小云也没有见到过?”

君之云摇头道:“从未。并且师尊严格,定不会同意弟子因为好奇这种理由打开天横宝库的。”

“是这样吗。”

玲欧勾好了轮廓,一时之间也不急着继续画了:“所以你以为青冥门主为什么那么的讨厌司命真人。”

九歌好奇道:“为什么?”

君之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清枫真人与星辉掌门都对他寄以厚望,修行占据了他人生的绝大多数时间,又因为辈分与天资的高度而少有朋友,自然不如玲欧这在天横呆了百年的老人知晓的多。

“这在天横也不算事什么秘密了。”玲欧想了想道:“你们知道七百年前,由于一场天地异变,仙界天光照耀天横,使得众多渡劫期的大能飞升成仙。也因为此事,天横实力大减,幽篁鬼宗趁机攻上,便是四方山门也被破了个干净。”

君之云点头道:“这个自然是知道的,也正是在那时,司命真人一剑逼退魔宗众多当世大能名扬天下,第一次真正进入众人视野。”

“天横保住之后,司命真人就负责镇守天横。而掌门师伯则带领其于师兄弟与幸存的长老们奋起反击,最后在众多道友的帮助下守住了青冥山脉。”玲欧叹道:“在那里,当时本有希望重回天横第一门的前代青冥门主带领众多弟子坚守在第一线上,也因此,在战争结束之后,青冥门……也就是现在的青冥门主赤阳师伯的师兄弟们全军覆没,只有他因为实力最高活到了最后。”

“所以青冥门主一直都憎恨司命真人,他一直都觉得,在那么多次危机之中,一直呆在吟留涧的司命真人哪怕出手帮忙一次,都不会有那么多同门死去。”玲欧低声道:“其实不仅仅是青冥门主,恐怕除了掌门师伯和我师尊外每个人都这样想。所以司命真人虽然是天横的神话,却也仅仅只是神话。”

九歌点头道:“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往事,七百年前吗……”

玲欧又道:“还有一个传说。”

看到九歌和君之云的目光又回到了自己身上,玲欧笑嘻嘻道:“我听师姐们说,青冥门主讨厌司命真人的理由还有一个,就是他曾经喜欢过我师尊哦,但是师尊喜欢的却是司命真人呢。”

九歌一愣:“这我从未听师尊说过。”

“所以是单相思嘛,这么说或许不太好,但是师尊是一个有些偏执的人。她的感情总是很集中,因此也容易忽略身边的一些人。”玲欧耸耸肩:“虽说我是师尊的亲传弟子,却是被师姐们养大的呢。”

君之云不解道:“那么,为什么兮鸾门主要收你做亲传弟子呢?照年龄来说,她将你收做亲传弟子应当是十分喜欢你才对。”

毕竟玲欧的资质也只是勉强达到内门弟子的标准罢了。

玲欧苦笑道:“真是尖锐的问题……”

君之云尴尬道:“抱歉……”

“其实也没什么。”玲欧重新拿起笔:“我拜师的那一天也有过同样的疑惑,但是师尊很快就给了我答案。”

“她说,‘你画的画真别致’。以及,‘你是唯一一个在美貌上能超过我的女人’。”

玲欧摇头道:“你们可能不太清楚,兮鸾门没有男弟子,所有的女弟子都是千里挑一的大美人。”

九歌算是知晓玲欧在外人面前总是温柔清冷的模样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也真是不容易呢。”

君之云皱眉道:“九歌,怎能如此说师叔。”

九歌笑了笑,转移话题道:“这龙舟的速度还真是快,比那次的打芭蕉叶可强多了。”

君之云点头道:“毕竟是天横的至宝啊……时间已经过了半年,也不知骆冰他们……”

玲欧也对这件事有所耳闻:“虽说天横也没有投入多少精力,但若是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骆冰的话,他若不是在妖族盘踞的‘无尽苦海’,就是在幽篁鬼宗所统领的范围内了。”

【今天弟子也十分虔诚的祈祷了,为什么您还是不愿意降临呢?】

九歌一愣。

【是因为弟子还不够虔诚?是因为弟子存在着私心吗?】

九歌惊讶的模样实在是太明显了,君之云和玲欧都奇怪的朝他看了过来:“小九?”

【今天三弟爬到了树上掉了下来,摔断了腿。父皇很生气,说是要好好教训他,但是我知道父皇其实是很心疼三弟的。上神,请您保佑三弟早日康复吧,毕竟……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要进行逃亡。】

九歌皱眉道:“你们……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玲欧与君之云面面相觑,最后神色凝重的摇头道:“不曾。”

【上神,弟子先离开了,明天再来拜年您。您所赐予的这片丰饶土地,哪怕倾尽一生,弟子也一定会牢牢守住,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九歌轻笑道:“似乎真的是我听错了,可能最近被师尊训练的太紧,总觉得时时刻刻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玲欧忍不住大笑道:“皮!太皮了!身在福中不知福,小心我打你哦。”

君之云却明显并不这样觉得,但是在他开口之前九歌便道:“师姐,你早些时日答应为我画一幅人像,不知什么时候可以?”

“你还答应邀请我们上琉璃峰呢,也没有兑现。”玲欧哼了一声:“狩猎的时间是三个月,回去后我便给你画,不过先说好,人物画我还是不太擅长,你可不许说不好看。”

九歌温声道:“师姐画的如何会不好看。”

玲欧理所当然的哼了一声,脸却有些不自觉的红了。

君之云开口道:“小九,真的无事?”

九歌笑道:“真的真的,放心,一旦有事我一定会通知你,更何况还能呼唤师尊呢。”

想到楚辞的两次有求必应,君之云确实放心了许多。

九歌随口道:“现在到哪里了?”

君之云用玉牌确定了一下位置:“已经进入金蛇国道范围了,马上就会到金蛇国督促成。在那里会有当地的修真门派迎接你,之后只要帮助他们镇压附近的妖孽即可。”

“金蛇国吗……”九歌笑道:“如果可以,我还真想见见他们的国宝指环。”

“据说到现在都没能发现那究竟是什么。”玲欧嘟囔道:“我倒觉得也许那就是个普通的戒指,是那个魔道老祖折腾他们的东西呢。你看,自从有了戒指,金蛇国没捞到什么实际的好处,连国家都分崩离析了。”

君之云叹道:“无论如何,也不是我等修者应该管的事情。”

龙舟的速度极快,就这么说话的一会儿功夫便到达了目的地。它的周身有灵气环绕,没有一定修为的人都难以看到它的模样,就更不用说是普通人。在与君之云二人约定了三个月后再见后,九歌从龙舟上一跃而下,轻巧的落在了一处暗巷里。

在离开龙舟壁障的一瞬间,属于外界的气息便扑面而至。金蛇国国度位于西北边界,便是距离世界尽头的雪原也算不得很远。此时虽然到了初春,这里却依旧冷的刺骨。如刀的北风呼呼的刮着,哪怕是以九歌如今的体制都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巷子外的行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快步来去着,房顶上的冰锥与积雪在天上太阳的暖光下缓缓融化,化作水珠一滴滴的低落在地面。

九歌哈出一口凉气,他白色精致的锦袍在这片北方大地上显得极为显眼。索性须弥戒子中有楚辞送给他的白色大氅,披在身上白绒绒的一层,让精致如画的少年多了一丝可爱,也总算不在显得那样突兀。他走出暗巷在街道上前行,在太阳的照耀下逐渐退去白色的世界是与古莱镇完全不同的景象。笑容出现在嘴角,九歌转过身对着从不远处快步走来的中年男人道:“我是天横派的九歌,阁下可是玄黄门的门主山泉真人?”

中年男子站定在九歌面前,这位金丹大圆满的修者双手抱拳,朝着九歌露出了一个几乎是讨好的微笑:“在下正是山泉,仙君来此,在下有失远迎,还望仙君原谅。”

“仙君……?”九歌笑了声:“山泉真人不必客气,若是你提前为我安排好了住处,还应当是我感谢你才对。”

山泉真人恭敬道:“是,在下已经按照之前对要求,为您安排好了在城中的就客栈,还请您移步。”

“提前吗?”九歌恍然:“那么就麻烦了。”

看来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自家体贴入微的好师尊才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