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没有观众的主角人生是不圆满的 第177章 chapter177_城喃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05日

汪大东似乎是在怀疑她,关柊目光渐渐变冷。

“汪大东你过分了,”她还没有说什么,本来就压着火的王亚瑟却爆发了,“你不相信我也就算了,现在连关柊你都不相信了吗!她不是你……”

汪大东粗暴地打断他:“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位置!”

不断起伏的胸口显示出汪大东此刻格外不平静的内心。

事情尚无定论,汪大东的这个反应让关柊感到有些奇怪,她直觉自己错过了些什么。

汪大东很快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问题:“对不起,但是,”他犹豫了一下,“……你们两个为什么会一起进来?”

王亚瑟因为汪大东刚才的话口气不佳,不耐道:“小雨通知我的时候我在图书馆。”

“所以,”汪大东额角的青筋又绷起,“我到处找不到你,你果然是去了图书馆找关柊。”

王亚瑟“冤枉”雷克斯,汪大东在全班人面前口不择言说了重话,想拉上丁小雨找王亚瑟道歉,但在找了整个校园都找不到王亚瑟后,汪大东就已经猜到他去了哪里。

现在这个猜测无疑是得到了确认。

汪大东一把揪住王亚瑟的衣领:“王亚瑟,你明明知道她是——”

他话尚未说完,站在王亚瑟旁边的关柊在原地消失,在异能的作用下,趁汪大东和王亚瑟对峙无人注意到她,瞬移到雷克斯身边,扼住了他的咽喉。

之所以注意不到,也是因为她根本没有杀意,关柊不会伤害雷克斯。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雷克斯沉郁的眼神,感受着颈动脉中血液里携带着的残余能量——虽然不是异能体质,但这段时间手环的使用让她渐渐也有了对能量的一定感知力。

她缓缓把手从他的脖子上放下来:“的确像是摄心术的痕迹。”

闻言,王亚瑟扯起嘴角:“看来只是像而已。”

“但凡一个有些天赋的异能行者,只要看过摄心术就都可以模仿出类似于摄心术的能量。”关柊不奇怪雷克斯可以做到,在于胜德绑架她期间他就曾经窥视到她使用摄心术,她看向汪大东,“但只是类似,你可以趁能量还有残余,现在把修叫过来验证。”

“而且雷克斯跳楼的时间我在图书馆,就算图书馆监控‘恰巧’坏了,也有其他同学可以给我作证。”

王亚瑟冷笑:“拙劣的陷阱。”

“也或者,”关柊垂下眼,余光中的雷克斯以手掩面咳得厉害,“设陷阱的人另有目的。”

“王亚瑟,”她不再纠结之前的话题,揉了揉眉心,“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汪大东紧张道:“你们要说什么?”

关柊看了他一眼:“你也一起吧。”

有和校医说完话的田欣拖住雷克斯,关柊不担心他会偷听他们讲话。

她仔细考虑过,现如今剧情走上正轨,她其实不必一直守在这里。虽然她无意和现在的雷克斯纠缠,也打不起精神把雷克斯当做要对付的敌人,但雷克斯不这么想,只要她还待在芭乐中学一天,雷克斯就不会放过她,他也还是会找到机会中伤她。而这一定会让他醒来后感到自责。

最重要的是,汪大东今日的怀疑让她没有办法面对他。

雷克斯当然没有愚蠢到用这种轻易便可识破的谎言来中伤她,他的目的还是想要离间关柊和汪大东。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像一堵墙,墙体再坚不可摧,只要有了裂痕,溃裂的日子就不远了。

汪大东今天会怀疑她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而关柊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面对汪大东的质疑,她也有一瞬间的心灰意冷。

也许……是时候离开了。

关柊抱胸斜倚在校医室建筑外回的墙柱上,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我想要搬到土龙帮本部住一段时间。”

她和王土龙互相知根知底,土龙帮又戒备森严,是比较合适的去处。

“不行,”汪大东飞快地拒绝,“你忘了我们不能分开太久了吗?而且,雷克斯这件事肯定是有人想要陷害你,我们还没有查清楚……”

“土龙帮很安全。”关柊愈发疲惫,再次揉了揉眉心,对王亚瑟道,“我要说的事情你老爸都知道,我也不瞒你。十二时空的东西伤不了我,但能量不会消失只会转移,转移到……”

“关柊!”

汪大东越听越不对劲,陡然觉得对面的关柊陌生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他提高音量:“现在你连和我保持那种关系都不愿意了吗?!”

关柊回避他的眼神:“我只是觉得我最近离开会比较好。”

“你是,你是怪我不相信你吗?”汪大东抓住她肩膀,“我没有!我怎么会怀疑你会伤害雷克斯呢?!我只是有点……我只是气不过才那么说的!”

“总之,”汪大东语无伦次,“总之我不会同意的!”

“汪大东,”相比之下关柊显得过分冷静,至少表面如此,“同意不同意是我和王亚瑟之间的事情。”

“这话你倒说得没错,”王亚瑟点点头,“所以你们没必要讨论了,因为我不同意。”

王亚瑟对上关柊猛然看来的,有些不敢置信的眼光:“我虽然很不爽你旁边那家伙,但这个兄弟我还是想要的,你不要害我。”

“而且,你们两个有问题就要去解决,我不会帮你当逃兵的。”

这件事他打定主意要置身事外,尽管他还有话想对汪大东说,但眼下显然不是合适的场合。王亚瑟话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既然他不同意,那关柊和汪大东确实没什么讨论的必要了,她叹了口气准备离开,一转身却发现汪大东攥着拳瞪着王亚瑟离开的方向,似乎比刚才还要生气。

今天汪大东确实有些奇怪。

他们之间现在气氛不太好,但关柊还是犹豫地问了一下:“你……怎么了?”

汪大东红着眼睛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了半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关柊以为今天这事算是短暂地翻篇了,她在图书馆又窝了几天,这段时间汪大东不知道气什么,一直没怎么和她说话,虽然尽管关柊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她生气的理由更充足一点。

直到有天晚饭时间,憋了好几天对她不冷不热的汪大东开始没话找话起来。

饭桌上的菜量也在变多。

关柊隐约猜到是哪位客人要来。

汪家的正方形小餐桌,原本坐上四个人刚刚好,加了一个雷克斯,就立刻显得拥挤起来,而且总有人要卡在桌角的位置。

一桌五个人,只有汪大东不知道现在的雷克斯和过去已经不一样了。

但是刀疯刀鬼装傻技术一流,除了关柊面上不冷不淡以外,一桌饭吃得倒还算其乐融融。

吃过饭后,刀疯刀鬼去厨房洗碗,把客厅让给他们,雷克斯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交给汪大东:“大东,这是我帮你做的读书计划。”

汪大东拿过来认真地翻了翻:“好仔细啊……”他抬起头来感谢道,“多谢你啊雷克斯!我最近正需要这个呢!”

“还有……柊姐姐,”雷克斯看向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关柊,“我没有给你做,因为我觉得你应该不太需要读书计划了。”

“哦,没关系,”关柊敷衍地点点头,她还是做不到可以和雷克斯若无其事地虚与委蛇,转身欲走,“你们聊着,我先回房间……”

雷克斯突然叫住她:“柊姐姐!”

关柊背对他们的脸上浮现不耐,但她不想让汪大东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最终还是转过身面向雷克斯:“有事吗?”

雷克斯推了推眼镜,满脸诚恳:“对不起。”他抿了抿唇,“那天我跳下二楼时听到的那个声音很像你,我才会……我家倒了,我最近有点太敏感了,其实,其实是我自己自卑……我很后悔我误会了你,你能不能接受我的道歉?”

雷克斯身后,汪大东一脸希冀。

他当然能感受到关柊对雷克斯冷漠的态度,夹在两人中间的汪大东也许是最希望他们能“和好”的人了。

但是关柊实在是没办法对着这个雷克斯把“原谅”说出口。

她正进退维谷,大门的门铃响了,刀鬼快客厅里的三人一步,先去把门开开了。

门口的少年自报家门:“阿姨好,我是大东的同学王亚瑟。”

“是大东的同学啊,”跟王亚瑟他爸认识多年,明明是看着王亚瑟长大的刀鬼一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快进来快进来,大东和小柊都在呢。”

王亚瑟笑着正要换鞋进来,一转头看见客厅里的雷克斯,脸色又立刻冷了下来:“我看我是没有造访的必要了,阿姨,我先告辞了。”

“欸?”刀鬼错愕道,“才来就要离开吗?……那,那下次再来哦!”

不被任何人信任的王亚瑟本来想到汪大东家做最后一次努力,但雷克斯今日拜访,本来就是早早算到了王亚瑟会走这步棋,提前过来拆招的。

王亚瑟的匆匆出现也像是救了关柊,她抓上一个薄外套就要往外走:“我去看看亚瑟。”

她刚走到门口,手腕突然被抓住,关柊回头看去,汪大东双眼通红,几乎要哭出来:“关柊……你真的要去找他吗?”

他身后的雷克斯对汪大东的行为毫不惊讶,低头推了推眼镜,掩去了脸上的表情。

Top